159 不公平的待遇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159不公平的待遇

    看着叶老参谋长虎着脸,叶江小身板颤了颤,但一想到这是哥哥的婚礼,他怎么也不能退让:“爷爷,你就是偏心,只知道向着奶奶,我就是要去参加哥哥的婚礼,哥哥都对我笑了,你们要是不让我去参加,哥哥要是把我忘了怎么办?”

    他粉嫩精致的面庞上挂着浓浓担心,像是真的很担忧叶翌寒长时间不见把他给忘了。

    叶老夫人闻言,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轻声抱怨:“你呀……。”

    这个孩子真是一点也不像肖雨涵和博山,小小年纪就一副机灵样,口口声声亲热叫着哥哥,她真是为他感到心酸。

    要不是有这么一个妈,指不定翌寒多疼爱这个小弟弟,她能看的出来,翌寒只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他对妮妮都是和颜悦色的温软,更别说对这个有血缘关系的亲弟弟了。

    可惜……可惜了啊……!

    人一老,早就没了年轻时候的雄心壮志,唯一求的不过是希望家庭和睦,子孙满堂,可要是看着翌寒和小江和平相处,怕是这辈子都不大可能了。

    想到这,她心中一痛,忽然没了先前谈论婚礼时的愉悦。

    面对叶江委屈指控的目光,叶老参谋长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两声,然后有些无奈朝叶江招招手,沉声吐口:“你这个小机灵鬼,谁说爷爷偏心了?爷爷最喜欢你了,你难道不知道?”

    叶江窝在叶老参谋长怀中,扬着天真面孔,白净小脸上尽是潋滟笑意:“那爷爷,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参加哥哥婚礼?听说妮妮妹妹要当花童,我也想当。”

    只要一想到能见到哥哥,小嫂子,还有妮妮妹妹,他这心里就美滋滋的高兴。

    叶老参谋长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眉眼弯弯,枯老的面容上浮现出淡淡笑意:“你想去参加婚礼,不会是只想和妮妮妹妹一起当花童吧?”

    其实说来小江的辈分要比妮妮高,但这俩个孩子都差不多大,他也就无所谓了,叫妹妹也挺好的,要是妮妮真的叫小江小叔,他才觉得难受呢!

    被人拆穿心中所想,叶江小脸一红,白嫩面容上挂着红晕,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太过明显,又急急解释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去参加哥哥婚礼,和妮妮妹妹没关系。”

    话虽是这么说,可他满脸的不好意思,任谁都能看出那份不好意思。

    叶老夫人扬了扬唇,欣慰笑了笑,心中暗想,这到底是个小孩子啊,不然也不会也顾着玩。

    肖雨涵在一旁红了双眼,咬着红唇,暗暗瞪了一眼叶江,随即很快垂眸收敛心中,可心中却像是被猫爪挠过般的难受。

    这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口口声声向着外人,现在更是来指责她这个母亲,在很多时候,她都在心中暗暗想着,那叶翌寒到底给小江灌了什么*汤,让他这么无条件向着他?

    抬首冷睥了一眼站在一旁面色隐晦的肖雨涵,叶老参谋长枯老面容上那丝笑意微微收敛起来,沉声道:“雨涵啊,你也别怪我们当父母的,我想我我们的决定,你也能明白吧?”

    明白,她怎么能不明白呢!

    老爷子,老太太,就是不想她出现在婚礼污了叶翌寒的眼。

    她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他们都看不见,只抓着她的过错,他叶翌寒倒是他们的宝贝长孙,可结婚这么大的事竟然一点也不管,全全交给他们俩个老人,可真是够孝顺的。

    她怎么能释怀,她顶着叶家媳妇的名号,却一点也不得叶家人的心,就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向着她。

    垂在两侧的拳头微微握紧,肖雨涵微微抬眸,掩下眼底怨恨,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笑意:“我都知道,爸妈,你们考虑的周到,既然翌寒不待见我,我也实在不好出现在他婚礼上招惹他不开心,可是小江……。”

    说着,她怜爱的目光落在叶江身上,似是十分不舍他现在的委屈:“小江还小,又一心向着他哥哥,如果我们不让他去,他肯定在家里也不安心,爸妈。我不去没关系,你们能不能带着小江去。”

    叶江闻言,如水目光中闪过一丝光亮,连忙点头:“爷爷奶奶,你们让我去吧,我肯定会乖乖的跟在你们身边,绝对不给你们招惹麻烦。”

    从小在这个家里长大,他也已经七岁了,早就不是那懵懵懂懂的小孩了,每次哥哥回来,家里都免不了一阵轰吵,瞧见这样的场面多了,他也渐渐明白,哥哥是真的不喜欢他和妈妈,而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是大妈生的,妈妈是在大妈之后进门的。

    叶家二老相视一眼,眼底精光闪烁,还是叶老夫人率先开口柔软笑道:“也多亏了雨涵这么懂事,既然这样,那小江就跟着我们一起去好了,雨涵,你就留在家里招待贵客!”

    什么贵客不贵客的,当到了结婚那天,大家都去酒店喝喜酒了,就她一个人在家里,哪里还有什么人了?

    肖雨涵心中忍不住冷笑一声,但面色却不显,微微点头,表示应承下来。

    叶老参谋长眸光闪了闪,对于这么顺从的肖雨涵,他心中并无多大感想,只是看在小江的情面上,他不得不给他的母亲一分面子。

    叶江闻言,整个人手舞足蹈的高兴起来,稚嫩眉宇间扬着惊喜,眸光金亮闪烁。

    “小江,作业写完了嘛?”叶老夫人看着叶江这般欢呼雀跃,心中忍不住一声叹息,多可爱的孩子啊,可惜和翌寒这辈子都亲近不起来。

    想到这,她含笑的语气也淡了一分:“作业没写完可不成,雨涵,带着小江上去写作业吧,晚饭就不用你操心了,你现在得多花点心思在你儿子身上,免得他到时候成绩不好,你又要懊悔了。”

    这话说的极重,甚至隐隐有埋怨肖雨涵不分轻重了。

    肖雨涵听言,脸色瞬间一变,她微微抿唇,浅淡一笑:“妈说的对,我这就带着小江上楼写作业。”

    她岂能不知道老太太心中想的是什么,可现在整个叶家,还是老头子和老太太掌权,就连博山在他们面前也不敢忤逆,更别说她这个不招人待见的媳妇了。

    叶江早就听着叶老夫人说起作业的时候,他整个人就恹了,眸光黯淡,偷偷像着肖雨涵旁边走去。

    先前在楼上不小心听见爷爷奶奶的谈话,他就激动的跑了下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作业不作业的?

    肖雨涵牵着叶江,朝着坐在沙发上的叶家二老打过招呼之后,这才带着他上了楼。

    迈着清浅的脚步,她一步步朝着楼上走去,脸色冷淡如冰,心中恨的牙痒痒的。

    这个时候叶江扯了扯她的衣袖,嘟着粉唇道:“妈妈,我有一道题不会做,你等会教教我吧?”

    微微收敛起脸上的阴沉,肖雨涵笑着对叶江道:“好啊,那你带妈妈去看看。”

    ……

    两人的对话,让坐在楼下的叶家二老听的一清二楚,叶老夫人脸上笑意松懈下来,忍不住叹息道:“孽缘,孽缘,都是孽缘啊!”

    小江聪明伶俐,可偏偏有这么一个不光彩的母亲,有时候,她就在想,当年她为什么就不能狠心点,不让这个女人进门?也许今天,这个家也不会是这般场景了。

    叶老参谋长抿着薄唇,眸光阴历盯着肖雨涵消逝在楼梯尽头,忽而重重叹了一声:“罢了,现在多说无异,我们都是活不了几年的半个死人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翌寒娶了宁夏,我看他比以前变了许多,说不定在宁夏的帮助下,翌寒终有一天会接受小江呢?”

    到了这把年纪,他早就没了年轻时候的争强好胜,现在不过是想翌寒能真正的融入叶家,和博山,小江,关系处好。

    叶老夫人没有说话,她静静靠在沙发上,花白的眉梢紧皱,整个人像是老了很多岁似的。

    人永远都是这么不知足,当年殷桐倒是光宗耀祖的厉害,可她嫌弃她没女人味,不知道相夫教子,现在肖雨涵的确是温婉贤惠,可她又嫌她名声不好,不安好心。

    人啊,永远都是这么矛盾了。

    ……

    肖雨涵带着叶江上楼之后就一直没下来,她在旁边看着他写作业,见他遇到不懂的,她就细心教导。

    叶博山下班之后,习惯性的要进书房来看看叶江,如今见肖雨涵正在闻声细语像儿子讲解数学题,他脚步不禁放缓,唇角上难掩笑意。

    人这一辈子求的不过是家庭美满,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儿子和貌美温软的妻子,他叶博山这辈子也算是圆满了。

    肖雨涵保养的极好,虽然才刚满四十,可却比三十多岁的女人还要年轻,再加上她十分会装扮,身上有一种少妇的抚媚韵味,这是当年的殷桐所不能比拟的。

    殷桐太过骄傲,在发现叶博山出轨之后,她不屑去找那个小三谈话,更是不愿做什么挽留的举动,所以才沦落到最后那种凄凉的地步。

    可肖雨涵不同,她懂得审时度势,更是懂得利用身边的形式来为自己得到目的,比如,殷桐从来不会用仰视的目光去看叶博山,而她则是把叶博山看成她生命中最的男人。

    哪个男人不喜欢如花似玉的女人?

    即便过去这么多年,当娇妻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他时,叶博山不得不承认,他心中一荡,隐隐有一丝温情流露出来。

    “你回来啦!”不经意抬眸,看见身后的男人,肖雨涵笑容满面的站起身来,体贴的接过他手上的公文包,然后扶着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温声像他笑道:“我刚刚在教小江题目,他上个星期感冒没去学校,有个知识点没学会,正好我帮他补补。”

    她是名牌大学毕业,对于小学一年级的题目自然手到擒来。

    叶江在看见来人是叶博山的时候,顿时高兴的跑到他怀中撒娇:“爸爸,爸爸,你回来啦!刚刚妈妈好厉害,教我的那些方法比老师都厉害。”

    对于这个儿子,叶博山是欢喜的,他笑着把叶江抱到自己腿上坐着,温柔看了一眼娇妻,暖意融融道:“你妈当真这么厉害?”

    叶江毕竟是个小孩,早就将先前对肖雨涵的埋怨给抛到脑后,尤其在她教了他几道数学题之后,他更是满眼崇拜望着她:“当然了,妈妈比老师厉害。”

    在叶博山笑意深沉的眸光注视下,肖雨涵面色一红,微咬着红唇,轻声解释:“博山,你别听小江夸大其词,他就是自己不会做题,我教了他两道就这么讨好我。”

    她羞红着脸的模样一如那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似的十分害羞。

    叶博山看在眼中,眸光微沉,微启薄唇,嗓音低沉磁性:“小江也别说了,再说下去,你妈就害羞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笑声十分欢愉,看上去心情不错。

    肖雨涵注意到这一点,微抿着红唇,白嫩面颊上泛着淡淡红艳,笑着哄着叶江继续去做作业,自己则是拉着叶博山出了书房。

    ……

    卧室里,肖雨涵动作温柔帮他把西装外套给脱了下来,软声问道:“晚上出去应酬了?饿不饿?要不要吃饭?我下楼给你熬粥喝?”

    她一连串的细心问候听在叶博山耳中,心中微暖,屋顶上盯着盏明亮水晶灯,卧室内灯光璀璨。

    但真正吸引他目光的是她脸上那细细柔情似水,他情不自禁拉着她的手,温声吐口:“我吃过晚饭了,你别忙了,这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肖雨涵自打嫁入叶家之后就没再出去工作过了,在这个家里生活这么多年,她每天忙的不过是一家人的衣食住行,其他勾心斗角的事一点都没有操心过,一年中,叶翌寒也就回来那么几次,她忍忍也就过去了。

    再加上面前这个男人是真的待她极好,所以她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只是如今心中存着事,她倒显得没之前那么温柔似水。

    叶博山像是看出她的恍惚,不禁轻声问道:“在想什么呢?”

    彼此之间生活了这么多年,太清楚对方神色了,所以在她面露恍惚,欲言又止的时候,他就已经能猜到她是有话要说了。

    肖雨涵心中微跳,面对他的关心,她只是淡淡一笑:“没什么,就是在想小江,他作业还没写完,我得去陪他,你先洗澡睡觉吧!”

    她越是这般,他就越是明白,她心中肯定是有事为难不愿和他说。

    叶博山微微皱眉,那张和叶翌寒相似的俊颜十分耀眼,即便已经快要六十岁了,可他看起来精神奕奕,正是蓬勃向上的年岁:“雨涵,咱们都做了这么多年夫妻了,有什么事你还不好和我明说?非得藏在心里自己难受?”

    被他拉住手腕,肖雨涵离开不得,她先是抬眸看了他一眼,见他眼底闪烁着坚定光芒,然后抬首,抿着红唇,眉宇间漾过一丝为难,却还是摇头苦笑:“没什么难受不难受了,只要咱们这个家能安安稳稳的就好了。”

    她口口声声都是要为家里考虑,叶博山听在耳中隐隐有些明白,可能是家事。

    他微微皱眉,拉着她在床沿上坐下,沉声问道:“是不是老爷子为难你了?”

    在家里,相对于老爷子的冷酷严肃,老太太则是好说话多了,所以他才由此这么一说,而且这些多年来,老爷子对雨涵也的确不好,不高兴的时候,话里话外尽是讽刺,连他这个当儿子的都不放过,更别说雨涵了。

    肖雨涵闻言连忙摇头,娇媚明眸中闪烁着惊慌,手足无措道:“不是的,不是的,爸爸对我很好!”

    她满脸惊吓,看上去十分惹人怜惜。

    叶博山看在眼中,心中又是疼爱又是难受,伸手温柔的握着她的玉手,低沉吐口:“那就是老太太?”

    问到这,肖雨涵咬着红唇,欲语泪先流,她眼角上含着晶莹泪水,哽咽朝着叶博山问道:“博山,我们当年是不是错了,就算我再爱你,也不应该不知廉耻的在你没离婚就和你在一起,我应该等你正式和殷桐离婚之后,再陪在你身边的。”

    这些年来,她一直努力做好一个妻子,叶家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媳妇,那她就辞职,放弃外交部里薪资优越,发展前紧很好的工作。

    这一切她其实一点也不后悔,她想着凭她的容貌和才华一定能夺得叶家二老的欢心,可嫁进来之后,她才发现,有些人有些事,不管她再怎么努力都比不过。

    在外面,人人都称赞她嫁的好,可只有她知道,她不管做的再好,在叶家二老心中,她始终都是第三者,是破坏人家家庭的贱女人。

    这么多年下来,她以为自己已经很淡定了,可在小江幽怨的目光下和叶老人的鄙夷中,她发现,她一点也不能淡定。

    她真是恨死了,恨死殷桐的阴魂不散,死了之后还要打搅她的生活,尤其是那个叶翌寒,更是像一根刺卡在她喉间,让她如鲠在喉般的难受。

    叶博山这回明白了,他紧皱剑眉,惊诧问道:“今天翌寒回来了?”

    他满脸的担心,可眼底却难掩光亮。

    肖雨涵看在眼中,心底忍不住一阵悲戚,他始终都是看重叶翌寒的,不管那个男人如何不孝,甚至多年来都不愿叫他一声爸,他都不在意。

    虽说每次叶翌寒回来的时候,他都喜欢板着张脸表现的多不耐,可在他走后,他又一个人在书房里垂首叹气,那苍凉的背影她看在眼中,不知道落了多少泪。

    在肖雨涵清明含泪的双瞳下,叶博山自觉自己表现的太过明显,不由轻咳一声来掩饰,然后才意味不明笑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说你好好的哭什么?”

    他真是老糊涂了,翌寒这个时候肯定在部队里,哪有可能回家,恐怕不到婚礼前两天他是不会回来的。

    有时候只要他一想到和儿子的这种僵硬关系,他就忍不住叹息,真是冤家,也不知道上辈子到底是谁欠了谁。

    纵使肖雨涵心中再不舒服,当着叶博山的面,他也不敢表露出来,微抿着红唇,她红着眼眶,眼底闪烁着委屈光芒,朝着他哽咽诉苦:“博山,我知道,爸妈这些年来没能接受我,本来我也不想强求什么,可爸妈今天居然说让我别去参加翌寒婚礼了,我好歹也是你的妻子,爸妈这样做置我于何地?”

    在很多时候,她一直都告诉自己要释怀,可在叶家二老一次次的冷脸中,她也不禁心寒,她已经不像年轻时候想的那么简单了。

    她如今身边还有个小江,她要是那天不出席这场婚礼,别人会想想她?怎么看待小江,而且她也不放心让小江一个人独自面对叶翌寒。

    小江倒是把他当成了亲哥哥,每次哥哥哥哥叫个不停,可他叶翌寒呢?明明就把小江当成了仇人,如果手里有一把枪,她会毫不犹豫的相信那个男人真的会举枪把小江给杀了。

    如此冒险的事情她不愿小江一个人去面对,谁知道他叶翌寒什么时候抽风,突然对小江不利?

    “爸妈真这样说的?”叶博山深深皱起剑眉,漆黑黑眸中难掩惊愕:“爸妈太过分了,你现在是我妻子,也是翌寒名义上的母亲,你去参加他的婚礼,完全是合情合理的,他们为什么不让你去?”

    说着,他突然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像是要去找叶家二老理论。

    肖雨涵眼皮跳了跳,心中一慌,她连忙上前拉住他,压低声线,小声道:“博山,你别激动我,我已经答应爸妈不去参加翌寒的婚礼了,爸妈也说让我在家里招待客人,他们带着小江去。而且现在爸妈都休息了,你这样跑过去和他们理论什么?”

    这样的做法无非就是不承认她是叶家人,她太清楚了,让她留在家里招待什么客人那都是借口,指不定第二天大院里都传遍了,那她肖雨涵就成了整个大院的笑话,让人贻笑大方。

    叶博山一直都知道家中老爷子和老太太不怎么待见雨涵,可没想到在这么大的事情上,竟然真的不给她面子。

    他眼底燃烧起怒火,心中有些郁郁不平,在她的安抚下,他这才渐渐冷静下来,父母年事已高,他现在过去打扰他们休息,指不定讨不得什么好,还不如明天一早再和他们说。

    相到这,他也不再鲁莽,而是忍不住伸手将肖雨涵揽进自己怀中,微微垂首,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道:“对不起雨涵,我知道你跟着我的这些年吃了不少苦,还为我千辛万苦的生下小江,我一直都想对你好,可却不知道再哪补偿你,现在还让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真对不起。”

    结婚这么多年来,先前的激情荡漾早就被时光掩埋,虽说肖雨涵觉得这般如般温和的婚姻不错,可她心中到底还是有一丝不甘,如今见他又恢复到新婚时的柔情蜜意,她不禁扬唇一笑:“我没受什么委屈,爸妈年纪都大了,我是晚辈,总不能和他们争辩什么吧?其实翌寒的婚礼我不去参加也好,他对我始终都是有恨,指不定我不去,你们一家人才能开心点。”

    她话里话外都是为叶家人考虑,越发把自己地位放的很低。

    叶博山听在耳中,当即沉着脸反驳:“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你是我叶博山的妻子,自然是叶家媳妇。爸妈是年纪大,老糊涂了,才看不见你的好,至于翌寒……。”

    说到叶翌寒,他语气一顿,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在儿子的事情上,他始终都是存内疚抱歉态度的,翌寒不像肖江一样和他亲厚。

    早年,他和殷桐工作都在上升期,对于翌寒的管教自然薄弱,这才导致他打小就像一只野猴子似的在大院里调皮捣蛋,别家的邻居没少来家里抱怨。

    后来翌寒倒是这改变了,可却是殷桐的去世让他突然间长大了。

    每每想到这,他心中都抑制不住的疼痛,对于这个儿子,他是又欢喜又愧疚,再加上这些年,翌寒已经成了大人,有了自己的主见,对他的话又不听,他真是十分头疼。

    似是看出他的为难,肖雨涵无谓一笑,替他说了下去:“至于翌寒那,他是痛恨我勾引了他的父亲,害死她母亲,导致他家庭破例的坏女人。”

    这些话,背地里,也不知道多少人说过,可她并不放在心上,只有她自己是坦荡的,她和博山是真爱,那殷桐不过是占着叶夫人的名号,一点都不懂为人妻为人媳的道理。

    凭什么那个时候她要退让?她不旦不会退让,她还要成为堂堂正正叶家的媳妇。

    在她直白的话语中,叶博山脸色微变,随即无奈的看着她:“你何必这样说自己?翌寒始终都为他母亲的事情怨恨我,我一直清楚,所以在很多事情上都选择包容他,雨涵,以后这样的话你别再说了,我听了心里不舒服。”

    话落,他淡淡叹了一口气,比之先前仿佛老了许多,也少了一丝生机。

    人这一辈子有许多事情都不能两全,早就选择和雨涵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知道,有那么一天,翌寒会对他怨恨厌恶。

    在翌寒的教育上,他的确是没做成个好爸爸,可不代表他不想做,是翌寒每次都把他归类为外人,如果这个家里不是还有两位老人,他想翌寒恐怕是这辈子都不愿再回来了。

    见他目光苍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肖雨涵心中一痛,这个男人她是真的爱,即便这么多年平淡如水的婚姻过去了,可她内心深处还是关心他的,如今见他为了叶翌寒的事如此困扰,她也没了先前算计的心情。

    上前扶着他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又转身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这才微微扬唇,抱歉一笑:“是我逾越了,翌寒的事不是我能管的,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所以每次翌寒回来我都不愿多话,可博山,你也看见了,咱们小江是多喜欢这个哥哥,我只希望,等到那天婚礼的时候,你能好好照看着小江,别让他受了委屈。”

    话落,她就抿着红唇,垂下眼眸,眼底泛着幽幽森冷寒凉,心中忍不住嘲讽的想要大笑。

    她除了做出如此敦厚贤良的一面还能怎么办?

    她也想大声怒骂着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可她不能,不说为了她,就是为了小江,她也不得不隐忍。

    老爷子和老太太都是八十好几的人了,说句不好听的,这日子还不知道有多少天,她何不忍一忍,等着小江长大,叶家的一切都是他们母子的了,至于叶翌寒,她是一点都不放在眼中。

    他和他母亲殷桐一样都是傲娇性子,既然当年决定离开叶家,自己一个人出外打拼,那他肯定不会再要叶家的一切。

    这对母子啊,都是一个性子,有时候她就想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愚笨的女人。

    她殷桐在部队里再本事英勇又怎样?她始终都是一个女人,如果连丈夫孩子都照顾不好,那她始终都是一个失败者。

    叶博山深知对不起肖雨涵,如今又见她在他面前强颜欢笑,心中更不是滋味,忍不住伸手握着她的柔荑,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勾唇温和道:“你放心好了,小江是我们的儿子,我自然不会让他受委屈。而且翌寒也是小江的哥哥,他始终都不会伤害他的。”

    话已至此,肖雨涵明白,这事也就这样解决了,而她不管怎么闹腾,那场婚礼,她终究去不得。

    相到这,她心中抑制不住的寒凉一笑,在笑自己的愚笨,也在笑这个家的不公平。

    在这些人眼中,她肖雨涵始终都是一个外人,即便为他们叶家生了个小江,也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微微收敛起眼中的凉薄笑意,她微微抬首,朝着叶博山嫣然一笑,眼底说不出的柔媚风情:“博山,你是我的丈夫,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

    这句话无异于大大的满足了叶博山的大男人心思,当年的殷桐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在热恋中,都没说过这种话。

    尤其当面前女人用那种敬仰又爱慕的目光注视着他时,让他飘飘然的觉得年轻了许多岁。

    长臂一伸,几乎是情不自禁的伸手将她拉进自己怀中,伸手抚上她白嫩的肌肤。

    娶了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五多岁的女人,无数人都夸他好福气,的确,他心中也是这么觉得的。

    相比较殷桐的冷冰冰,这个女人在很多方面都很能放的开,如果一个妻子在那方面都满足不了她的男人,那她还算什么女人?

    年近六十的叶博山很有魅力,眸光深邃,眼角上皱纹为他平添一抹成熟男人的韵味。

    肖雨涵看在眼中,心中怦怦直跳,即便过去这么多年,她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还是如初见般让她动心。

    她倚在他怀中,微启红唇,唇际边勾着璀璨弧度。

    叶博山看在眼中,眸光加深,眼底隐过一丝暗芒,然后在她娇媚的笑意中,吻上那娇艳欲滴红唇。

    她的肌肤很是光滑白嫩,摸起来如豆腐一般软嫩,仿佛轻轻叹一碰就要碎了。

    室内温度瞬间升高,暧昧娇喘床边每一个角落。

    最后,沙发上,椅子上,床上都有他们激情的背影……

    在激情中,肖雨涵微微喘息着,她半眯明眸,满脸激荡飞扬,正如一朵多汁红艳的玫瑰花正在绽放着她的美好。

    头顶上的水晶吊灯正散发着她独有光亮绚丽,可却让她有一丝眩晕。

    这般激情飞扬的时刻,她已经有多久没有享受过了?

    如果不是今天在叶家受到了这一系列不公平待遇,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享受到他的温柔。

    思到此,她心中越发苍凉,微启着红唇,缓缓阖了上眼角,任由自己沉浸到这场激烈的欢爱中,再也不去想别的什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