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狗咬狗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再见?”肖雪闻言,心中陡然一凉,双眸瞪大,死死盯着徐岩,明眸中闪烁着难以置信光芒:“徐岩,你把我置于何地?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就是一句再见可以说的清?”

    她从没有像此刻一样感觉到心寒潦倒,她过惯了锦衣玉食,受人羡慕的生活。

    对于徐岩,她一向有自信,她觉得凭借自己的容貌和人情肯定能将这个男人牢牢抓在手中,可现实却给她了狠狠一个大耳光。

    都是因为齐高那个混蛋,他果真够狠,把她的退路清除的一干二净,让她现在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

    面对她的扬声逼问,徐岩脸色不变,紧皱的眉宇间难掩不耐光芒,微启薄唇,冷声一声:“我们多年的感情不还是抵不过齐高的破天权势嘛?肖雪,你现在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问这话?”

    聪明的女人固然让人赏心悦目,可一旦她变得愚笨了,那只会让人厌烦,就像现在的肖雪一样,难道她忘了她曾经做的那些事?

    他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个有脸面地位的男人,早在她和齐高双双公开出现在公众场合时,他的面子里子都丢光了,没找人在背地里整她就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如果她还继续这么拎不清的想要在他心中留下什么横记,那他并不介意用些手段让她永远都翻不了身。

    “不……不是的……。”肖雪眼角含泪,在他冷漠的目光下,她从所未有的感受到心慌,捂着胸口,一副委屈伤心过度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了,你相信我,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

    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以前站着徐岩女朋友的名头她出去参加宴会,谁对她不都是尊重羡慕?可现在她根本就不敢去那些那些地方,她怕看见那些鄙夷的目光。

    这个圈子里谁不是贪慕虚荣,一心想要像上爬?只是她们都懂得掩饰,这一切都在暗地里进行的。

    而齐高则是将她拉到了光亮处,让她在这个圈子里丢尽了脸面,齐副市长和徐副局不要的女人,谁还敢要?

    她不敢想象接下来的生活,没了徐岩,她连最后一丝脸色都没了。

    面对这般纠缠不清的肖雪,徐岩感觉很厌烦,他不是一个长情的男人,面对曾经背叛过他的女人,他没有一丝好感。

    上次不过是想到了那个打掉的孩子,他才一时鬼迷心窍了,而且潜意识里他也想知道,曾经被自己视为女神的女人如今到底能堕落到何种程度?

    这些年来很多事情他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的算了,只是人心是不轨的,不是他的,终究强求不了。

    “算了!”伸手按了按疲惫眉心,徐岩轻叹一口气,选择了退让,他扯了扯薄唇,朝着她清淡吐口:“你走吧!以后没别的事不要来找我了,你歌舞团的事我会帮你解决的,但至此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彻底清楚干净了。”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低沉的嗓音彻底寒了下来,抬眸,眸光阴沉注视着肖雪,眼底泛着浓浓冷漠绝情。

    在他说到要帮她解决歌舞团的事时,肖雪眉目中划过一丝亮光,随即在他坚定冷锐的嗓音下,她浑身一颤,微咬红唇,想也没想便沉声问道;“什么叫彻底清楚干净?徐岩,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以后真的要和我桥归桥路归路?”

    她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在徐岩眼中成了一种痴傻,他扬了扬薄唇,淡然一笑:“有什么不可以嘛?我可记得很清楚,当日你在齐高面前是怎么和我分手的,肖雪,你要真的还要点脸面就应该知道一个女孩子家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现在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在我面前说这些话,不觉得是天大的笑话?”

    他嘲讽的声音似一根利剑深深刺进了肖雪的心中,她面容陡然变得苍白起来,尤其那一句礼义廉耻更像是一根刺刺在喉间,不上不下,如鲠在喉般的难受。

    将她惨白的面色看在眼中,徐岩目光稍稍一恍惚,记忆深处,那个女人也总是苍白着面色站在他面前,只是不同于肖雪的让人憎恨,她柔弱的让人怜惜,不知为何,在不经意间他总是想到她,想和她有关的一切,更加想知道她的病情。

    也许明天去上班的时候,可以让吴靖查查她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这,他一直郁结的心情突然变得欢愉起来,唇角微翘,唇际边划过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

    肖雪一直眸含清泪注视着徐岩,将他唇角上那丝浅笑弧度看在眼中,她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明艳身躯向后推了推,她整个身子靠在桌子上,目光沉重望着徐岩,嘶声喊了起来:“徐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心中想着谁,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成全你们的!你只知道我贪慕虚荣,你怎么不想想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在她洞察一切的目光下,徐岩眼皮跳了跳,心中一沉,突然有些狼狈的移开目光,在心中大口大口喘息着。

    而肖雪则是扬唇自嘲一笑:“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做的这些很可耻,可徐岩,我没办法,我只有这么做,我父亲的那个小官还是靠着我姑妈的关系才座上的,我全家的兴衰荣辱都是靠着我姑妈才有的,我不想像她一样一辈子都束缚在家中,你不知道,她当年高考的时候是全市最好的成绩,进入外交部之后前途一片光亮,可在认识叶博山之后却自愿当他的情人!”

    “每个人犯错的时候都是自己的理由。”将眼底那丝慌张掩饰下去,徐岩微启薄唇,目光沉静盯着肖雪,出口的声音是那般讥讽:“可你的理由却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你是不是想说,为了家庭利益必须得跟着齐高,就因为他齐高家世比我优越,权势比我大?”

    这是肖雪心中一直以来最真实的想法,可现在被徐岩活生生掀开,她突然感受到了尴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可却反驳不了一句。

    因为他说的都是实话,她的确是因为齐高有钱有势才想要攀上那高枝的,可现在不旦没攀上去还摔了一个跟头,如今在徐岩面前,她除了隐忍,还能怎么办?

    刚想说一句软话来解释解释,对面的男人却蓦然伸手拦住她的话语。

    “肖雪,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这样只会让我更加恶心,我说过了,别人穿过的破鞋,我徐岩不感兴趣,如果你真的还知道什么是脸面的话,那现在就出去,以后也别出现在我面前了。”

    他阴冷的声音听在肖雪耳中彻底寒了心,她微微咬唇,眼角上的晶莹泪珠不受控制划了下来,浑身颤抖望着徐岩,但他却没有一丝同情,反而冷着脸移开目光。

    这样的动作无异于深深刺激了肖雪,她突然冷嘲一笑:“狠,徐岩,你真狠,我们以前的山盟海誓,甜言蜜语都是假的的,你心中一直有另外一个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说我背叛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我还要指责你对我的三心二意!”

    说到这,她陡然找回了点自信,她为什么要退让?跟了他徐岩这么多年,就算是要分手,她要点精神损失费也不过分吧?

    何况,在这段感情中,又不是她一个人出轨了,要说不知廉耻,他徐岩可是当仁不让,肖想别人妻子这么长时间,他的做法是不是更可耻?

    “你胡说什么?”像是被人窥测到心中最隐秘的想法,徐岩猛地转眸,目光冷峻望着肖雪,眼底慌张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无法看清。

    “你别以为我真不敢拿你怎么样?肖雪,做人要知足,如果你现在还不滚的话,别说是歌舞院的事了,就连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就有可能让你失去。”

    他不是一个心善的男人,更加不想和她牵扯不清,如果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就应该知道,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不应该说。

    帮不帮她,全看他的心情,如果她连这点都看不清楚,那这个女人就真的是太愚笨了。

    “我胡说了?”肖雪毫不退让的和他争锋相对,微扬的眉梢染上一丝刻薄,褪去优雅含笑的外表,此刻的肖雪就是一个刻薄的泼妇:“你自己心中是怎么想的,你自己最清楚了,别把自己想的太好了,我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你难道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心里那些小心思?”

    那个女人已经结婚了,他还肖想着有夫之妇,他有多高尚?

    既然大家已经撕破脸皮了,那她也没什么好顾及的了,他不是至她于生死不顾嘛?那好啊,她就狠狠掀开他虚伪的面具,让他好好正视正视自己一直不敢面对的问题。

    徐岩此刻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他拳头紧握,本来今天已经忙碌了一天,晚上回来就想缓缓休息下,可谁知道这个女人就像只疯狗一样来这咬着他不放,尤其是现在,她语气中的冷嘲更是刺痛了他。

    就像自己一直珍藏在心中不为人知的秘密突然间暴露在阳光下,耀眼的阳光将他晒的遍体鳞伤。

    他抿唇沉默着,像是忍受了极大的压力,肖雪看在眼中,不禁捂唇娇笑一声,她微扬红唇,媚眼如丝:“怎么?徐岩,现在知道怕了?我告诉你,没完!”

    说话间,她冷笑从包中掏出一张照片砸在徐岩脸色:“这些年来,你一直把我当成嫂子似的欺骗,就不应该赔偿我一些损失?”

    那张照片顺着徐岩脸上滑落到了地上,他俊颜铁青,看都没看那照片一眼,而是目光冷厉盯着肖雪,墨玉黑眸中泛着幽暗:“你以为你拿出这张破照片就能代表什么?肖雪,你别忘了,是谁先贪慕虚荣的提出分手。”

    他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女人的嘴脸竟然能变得这么快,他让她滚之前,她满脸惶恐,生怕自己哪做的不好,可现在却强势的站在他面前谈条件,一点亏都不肯吃。

    他当初怎么就眼瞎了,竟然和这种女人在一起这么多年?

    肖雪微咬红唇,脸上有些难堪,他一遍又一遍的提醒她贪慕虚荣让她心中很不好受,想到这,她不禁有些破罐子破摔了:“是,我的确是和齐高有过一段情,早在两年前我去波士顿演出的时候就和他好上了,我为什么要为你守洁?你心中压根就没有我,我凭什么要对得起你?”

    话落,她憋在心中这些年的委屈终于表露出来,舒了一口气,心里好受多了。

    此话一出,对面的徐岩冰冷的面色有些骇人,而肖雪则是满脸开怀的笑了起来,她指了指掉在地板上那张照片,勾着红艳娇唇,媚声笑道:“你怎么不敢把那张照片捡起来好好瞧瞧,这可是你和那个女人之间的照片,可是我下午帮你打扫卫生在你枕头下发现的。”

    徐岩一听,望着肖雪的目光中嗖嗖射出冷箭,然后快速弯腰将那张照片给拾了起来,微抿着薄唇,他选择了沉默。

    其实他现在心中矛盾极了,一边气恨肖雪的无耻行为,一边又痛恨自己竟然这么不小心的把这种照片放在枕头下被她找到。

    就在他抿唇懊恼的时候,肖雪嚣张含笑的声线又响了起来:“你怎么不好好瞧瞧?这照片你都宝贝这么多年了,可真是不容易啊!”

    “够了!”在她步步紧逼下,徐岩彻底怒了,他敛着眉梢,目光冷寂凝视着肖雪,出口的嗓音是那般寒霜:“谁让你到我家来翻东西的?这就是你的教养?”

    注视着眼前眉目清俊优秀的男人,肖雪心中存着懊悔,可一想到俩人现在僵硬的关系,她又不甘心的抿了抿红唇,她又何尝想和他闹成这样?

    只要他还留点情面给她,她就把这一切都忍下了,可怪就怪他太过绝情冷漠。

    想到这,肖雪心中那一丝温情也彻底被利益所掩盖,她嘲讽勾着唇角,精致面容上笑意那般刺眼:“我的教养就不劳你费心了,不过徐岩,你怎么会有这种心思?那个女人可是你的杀父仇人,你竟然爱上她了?这么多年来对她念念不忘,可真是够可以的,你就不担心哪天你妈清醒过来知道这一切?”

    说着,她咯咯一笑,捂着红唇,笑容盎然明艳,可看在徐岩眼中却成了索命的厉鬼,这些内心深处最隐秘的秘密被人挖出来暴露在阳光下,就像把他的皮给剥了,这种感觉很不好。

    他想也没想就扬声反驳:“你胡说什么?我会爱她莫宁夏?她和我是什么关系,你不知道?肖雪,你直说吧,你要什么,你说出来,我大可以满足你!”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满足了,他没有勇气在听她继续胡言乱语下去,接下来的结果不是他可以接受的。

    这个男人最是运筹帷幄,这些年,他的努力和成功,她都看在眼中,她陪着他度过最艰难的日子,可现在他成功了,功成名就了,却要抛弃她,她怎么能受得了?

    眸光闪了闪,肖雪尖锐的气势突然软了下来,她走上前两步,娇娆身躯贴在徐岩虎躯上,情不自禁温声道:“我要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心中一直有你,你难道就不能原谅我一次?我们还像以前那样生活,而且我爸妈已经答应我们结婚了,我们年底前就可以举办婚礼,以后我们还会有可爱的小宝宝……。”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徐岩冷着脸打断,随即伸手将她推开:“肖雪,你开什么玩笑呢?我们早就已经分手了,你别再拎不清了,我能让你继续回歌舞院工作就已经是最大的退步了,你别得寸进尺。”

    直到此刻,他才深深的感受到一个女人不要脸起来是多么的无耐,以前他还真是小看了她,从来都不知道她还有这么泼皮的一面。

    肖雪心中最后一丝幻想也随着他冷冽的嗓音而彻底消逝,她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终却归于平静。

    “好,好,既然你做的这么绝情,我也没什么留情面的,我跟了这么多年,第一次也给了你,你难道就不应该补偿我点青春损失费?”

    徐岩下意识的皱眉,拾起来的照片他始终都没有勇气去看,而是紧紧捏在手中,面对她的再三逼迫,他最后一丝耐心也用完了,不禁扬唇冷笑道:“第一次给了我?你如此的朝三暮四,凭什么让我相信?”

    这个女人开口闭口就要钱,可真是够恶心的,就算他现在发达了,有能这个给什么精神损失费,可真让他白白的给她,他也不甘心。

    他实在不知道,当初他怎么就瞎了这个眼,竟然和她好了这么多年。

    他的拒绝在她的意料之中,肖雪并不急,她佛了佛耳边抚媚长发,粉脸上挂着潋滟笑意,嘲讽的目光从徐岩身上一扫而光,然后不紧不慢道:“不给也没关系,只是让叶翌寒知道,你徐岩夜夜肖想他妻子,就是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了!”

    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她自认为很了解这个男人,所以明知道他心中对那个女人有不寻常的感觉她也不在意,有感情又怎样?这俩人的关系早就八年前那场车祸就注定了,他徐岩是个较真的男人,他这辈子只会对她怀恨在心,就算在喜欢也不可能和她在一期。

    所以她不怕,更是没把这个放在眼中,只是现在要和他分手了,她必须抓着这个筹码为自己赢取更大的利益。

    她威胁的话语听在徐岩耳中就像一种讽刺似的,他紧紧皱着眉梢,目光沉寂望着肖雪:“你威胁我?”

    他不怒而威的面容看在肖雪眼中,眼皮颤了颤,心底无端惊慌起来,可又起到这是最后一次了,她不得不咬牙挺住,暗暗给自己打气,然后才明艳一笑:“我怎么敢威胁你?我不过是给你提个醒,五百万,买我所知的这些秘密,我想这个价格应该很值吧?”

    徐岩最不受人威胁,尤其还是这么个朝秦暮楚的女人,他当下就沉下脸,朝她冷哼一声,坐到沙发上,满脸的云淡风轻:“你以为我是开银行的?你想取多少都行?别说五百万了,就是五块钱我也不会给你!我徐岩行的正,坐的端,随便你怎么说。”

    五百万?呵……也真多亏了这个女人能说的出来,她就不怕说出这个数字砸了自己?

    他徐岩是当官的,虽说有不少隐秘资产,可要真的拿出这么多钱,也是会被人盯上的。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走错一步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他现在最安全的做法就是什么都不做才是王道。

    “你就不怕我把你对莫宁夏的感情捅出来天下皆知?”不曾想他竟然会是这种不上心的态度,肖雪怔了怔,眼底难掩错愕,她饶过中间的玻璃茶几来到徐岩面前,眸光微闪注视着他:“据我所知,现在莫宁夏和叶翌寒的感情可是很好,那叶翌寒是什么性子我们都知道,你就不怕他知道?”

    这事发展的和他心中想的有些不一样,肖雪心中不禁有些着急起来,有了这笔钱,她可以出国包装自己,然后在国外再继续重头再来,凭借她的容貌和才情找个优秀的男人并不难,只是在北京城这边的圈子是完全混不下去了。

    而且这是她最后一次和徐岩纠缠了,必然要多要点,这样自己才不亏。

    “两百万!”徐岩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直接从口中掏出钱包,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面无表情道:“这里面有两百万,如果你真的识相,拿了钱之后就应该知道闭嘴!你跟了我徐岩这么多年,想来我的性子你也很清楚,凭我现在的能力,让你在北京城一败涂地也不是没有办法。”

    话落,他微微抬首,目光阴沉寒霜打量着她,忽而讥讽一笑:“其实本来依我打算是一毛钱都不给你的,只是看在你曾经给我打胎的份上,这钱我给,你不是想拿这个照片威胁我嘛?”

    摇了摇手上捏着的照片,徐岩唇角上笑意越发大了,看也没看就伸手将他给撕了,然后冷漠将碎片扔在地上用脚碾了碾:“一张破照片能代表什么?肖雪,你别太异想天开了,我告诉你,我和叶翌寒的关系早就崩了,自打他娶了莫宁夏的那天起,我和他就是仇人。”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不管她把不把这一切告诉叶翌寒,他和他都是仇人。

    肖雪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她气的浑身颤抖,望着桌子上那张银行卡,忍不住发疯:“徐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都做了多少投资,现在就想拿两百万来打发我?你以为我要饭的?随便给几个钱就能走的?”

    五百万和两百万实在相差的太大了,这个男人有个聪明的脑袋,他做的那些投资赚了不少钱,现在就用这点钱来打发她?当真可笑。

    徐岩霍然起身,脚上踩着那撕碎的照片,他一把捏住肖雪的下颚,垂首间,四目相对,他语调阴沉而又凉薄:“两百万你还不满意?我警告你肖雪别太过分,如果你真是要饭的,我怕是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他的力道很大,不出片刻,她白嫩的下颚就红了,偏偏她挣扎了下根本就挣扎不开,只能扬着头和他对视着,他漆黑的眼眸深邃不见底,看上去十分冷寂,不知为何,肖雪感受到了一份凉意。

    被他目光直直注视着,她从所未来的觉得压力很大,咬着牙浑身轻颤。

    徐岩突然松手,鄙夷的眸光从她无暇的面容上划过,然后轻轻拍了拍手,漫不经心吐口:“你父亲这些年可是没少收礼贪污,听说了嘛?李宗锐最近被举报双规了,你要是不想你父亲也是这个结果就应该知道怎么选择!”

    威胁他也会,本来他还不想说这种话,只是这个女人太贪得无厌了,他的确有这个钱,可是为什么要便宜了她?

    早在他冷漠无双撕碎照片的时候,肖雪心中就开始惴惴不安了,尤其是现在他拿她父亲说事,她心里更是不停的打鼓。

    以前和他好的时候,他总是温柔小意的,根本就不会摆脸色给她看。

    可现在却闹的这么僵,其实她并不想这样,她还想和他重归就好,这个男人如今就是天上的明月,不知道被多少名媛小姐看重,光是和她分手的这段时间,她就没少听说有谁谁谁要追求他。

    那一个个身价容貌都不比她差,甚至有的家族背景比她还要厉害,自己辛辛苦苦陪伴的男人就要属于别人了。她怎么能甘心?

    见她抿唇沉默,面容隐晦,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徐岩不禁微微皱眉,最后一丝耐心也用完了:“我没空在这和你瞎耗着,你如果是聪明人,就应该知道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他冷厉嗜血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让肖雪陡然惊醒,她眸光微闪,咬着红唇,玉手颤抖拿起玻璃茶几上那张银行卡,眼底难掩不甘,可在他的威胁,她又不得不妥协。

    她如今已经见识到这个男人阴沉的一面了,他说的到绝对做的到,如果她现在不接受这个条件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他真的会在仕途上为难她父亲。

    这一切,不是她敢赌的。

    也许打从一开始去她就错了,她不应该这么急切的把那张照片拿出来,这个男人显然一点也不在乎那张照片。

    要说他在这个世上最在乎什么,那应该就是他那半死不活的母亲了,她当时应该拿她母亲说事的。

    想到这,肖雪突然感受到了浓浓的懊悔,手中那张银行卡烫的她想赶快扔了。

    但下一刻,徐岩阴恻恻的冷笑就在偌大的客厅内响起。

    他说:“还算你是个明白人,知道这么大对大家都好,这么皆大欢喜的场景我最喜欢看见了,肖雪,我也不妨告诉你,我手头上握着的你父亲贪污受贿的证据,如果你以后还有什么不老实的小动作,我并不介意把这些发布让网上去,让大家都好好瞧瞧。”

    话音稍落,徐岩就扬唇笑了起来,唇角边勾着嘲讽冷笑,似是在嘲笑她的愚笨不堪。

    他那未来的老丈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为官这些年,可是没少贪污,这些证据还是当时为了帮他而从别人手上花了大价钱才买下来的,可现在却成了他威胁肖雪最大的武器,值,真值!

    而肖雪则是像疯子似的扑到徐岩身边,纤细的指尖划上他的俊颜,嘶声大喊道:“徐岩,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你竟然拿这些来威胁我,我都已经收下这些钱了,你还想怎样?难道你真要逼得我们全家家破人亡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