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家里娇花再好看,哪有外面野花香?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121家里娇花在好看,哪有外面野花香?

    爱情来的快,消逝的也快,宁夏从不强求什么,她一直以来都是孑然一身一个人生活着,可如今,她却不得不有所牵挂,她中意这个男人,是他的妻子,所以在很多事情上,她要向着他。

    ……

    送完妮妮从公寓里出来,叶翌寒面对老丈人的那份柔和笑意尽数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寒霜。

    憋屈了好久的宁夏终于停下脚步,目光如炬盯着走在她前面的男人,她扯了扯素唇,有些尖锐问道:“叶翌寒,你到底想干嘛?你给我说清楚,我到底怎么招惹你了,至于你这一个下午都摆脸色给我看嘛?”

    她眼角含泪,字字句句泣血逼问,清瘦的身躯在晚风中有些颤抖,一头乌黑如海藻般青丝披在肩头随风飘荡,带着淡淡潋滟脆弱。

    叶翌寒脚步一颤,眸光闪了闪,刚毅面容上隐过一丝恍惚,他发现,自打发现宁夏和徐岩不清不楚的关系之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那般冷漠可怕,连他自己都快要不认识自己了。

    身后宁夏沙哑沉痛的嗓音又响了起来,她说:“叶翌寒,我是你的妻子,有什么事你不可以和我坦白?就算我做错了什么,你不和我说,我怎么知道?”

    她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来责问他?

    叶翌寒有些气怒,他快速转身,在夕阳西下的余晖下,他目光冷沉盯着站在不远处的宁夏,凛冽俊颜上尽是犀利光芒,一字一句冷声问道:“宁夏,你还知道你是我叶翌寒的妻子?好,那你告诉我,你他妈和徐岩到底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在你的生日的时候给你发暧昧情深的短信?”

    在人来人往的小区里,他并不想问这种事,但宁夏的步步紧逼让他奔溃,他讨厌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甚至委屈的宁夏,明明就是她和别的男人关系不清楚,反过来还要在他面前委屈?

    叶翌寒是个男人,而且一向霸道冷酷惯了,在他人生中,别人都是顺着他,可自打遇见宁夏之后,他就在她面前一直服软认错,热恋时,这是一种夫妻情趣,可时间久了,他也会厌倦。

    他是一个成熟男人,正是事业人生顶峰的时刻,唯独缺了一个和心意的妻子,是,他的确喜欢宁夏没错,可这不代表她每次就能仗着他喜欢她,就在他面前恣意妄为,甚至还和别的男人关系不清。

    徐徐晚风中,宁夏眼眶微红,娇柔身躯不断颤抖,不曾想他竟然会提及徐岩这个名字,她脑袋哄的一声爆炸开来,所有感官意识都消逝的一干二净,素雅面容更是惨白一片。

    叶翌寒心里也不好受,他冷声着走上前去,离宁夏两步开外停下脚步,见她神色慌乱,脸色苍白,像是在隐藏什么秘密一般,他更是眸光一厉,薄唇微启,清冷残酷问道:“你不是一直问我你到底做错了什么嘛?好啊,我现在告诉你了,你倒是和我解释解释,他徐岩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会在你的生日的时候发短信给你说生日快乐?”

    他又一次的冷声询问,目光阴沉盯着她,不愿放过她脸色每一丝神色。

    他等不及了,等不了私家侦探查出来的结果了,他就想听宁夏一口的否决。

    哪怕她的话都是假的,她只要说出来,他都愿意去相信。

    心口处传来一阵阵疼痛,宁夏抑制不住的捂着心脏,面对叶翌寒如鹰的双眸,她更是惊怕似的像后退了两步,连忙反驳:“没有,我和徐岩早就没关系了,他不可能会发短信给我!”

    那个男人恨她入骨,怎么可能发短信给她说生日快乐?不……这一定不是真的,是叶翌寒自己弄错了。

    叶翌寒凉薄的唇微勾,直接从口袋中将宁夏的手机砸在地上,他眸光一瞬不瞬盯着她,似笑非笑扬唇讥讽笑道:“短信是我亲眼看见的,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宁夏,我一直都这么相信你,爱护你,把你看的不我的命还要,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他从来就不是拖泥带水的男人,在工作是这样,在生活上也是这般。

    可在感情上却优柔寡断多了,他不想这样,这样一点也不是他叶翌寒的风格。

    他突如其来的凶狠动作让宁夏吓了一跳,她目光怔愣看着被他砸到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急的泪水都要出来:“真的没有,翌寒,你要相信我,我和徐岩真的没有关系,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发短信给我,而且我根本就没有将号码给过他……”。

    早在他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其实是知道徐岩的,只是知道的并不多,或者说并不了解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现在从他癫狂发怒的神色中,她能感受到,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我不想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你号码的,我只问你,你和他现在是什么关系?你还爱他是不是?”叶翌寒双目赤红,目光紧紧盯着宁夏,刚毅俊颜上挂着浓浓隐晦,微扬薄唇,冷锐吐口。

    “宁夏,你不要骗我,我都知道,打从你嫁给的那刻起,我就知道,你其实不喜欢我,嫁给我,无非就是想让你爸放心,可这些我并不在意,甚至我都不想去想她当年和谁结过婚,可你不觉得你现在太过分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他可以不在乎她曾经谈过几次恋爱,喜欢过谁,可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她的态度,是她对别的男人态度。

    有时候叶翌寒想想真觉得憋屈,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就沦落成这样?

    对于身边朋友的讥讽,他也不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他们都不懂,小媳妇的好,又岂是外面能明白的?

    但现在这个丫头就是这样回报他的?养个白养狼也不过如此。

    “你知道?”没想到他竟然会提当年婚礼的事,宁夏整个人都懵了,她怔在当场,面容苍白的无一丝血色,脑海中情绪瞬间打起结来,看上去极为憔悴:“你怎么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这个男人的心思果然是深沉如海,她从没想过,他居然会知道,她当年和徐岩订婚的事,而且他知道之后,竟然一直都没在她面前说过,要不是今天闹成这样,他还要隐藏到什么时候?

    冷!

    宁夏从没觉得这般寒冷过,明明这是九月天,日头正毒,可她却觉得彻骨寒凉。

    “宁夏,我这么个活生生人就从没入过你的眼”。叶翌寒苍凉一笑,明明这个事实他早就知道了,可真正从她口中说出来的,他才觉得是那般寒凉嘲讽,薄唇微扬,他字字句句嘲讽:“六年前,你穿着婚纱在街头寻死,是我紧急刹车才救了你一命,宁夏,你忘了嘛?早在六年前,咱们就见过面了”。

    只是那时的他还不认识她,只不过把她当成一个普通女人,言辞狠戾,丝毫情面也不留。

    可过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想来,他脑海里还记忆尤甚,她那时还很年轻,稚嫩的脸上有些婴儿肥,穿着雪白婚纱,美的让人惊艳,只是那时他没这个心情去欣赏,自然错过了她最美好的年华。

    但不可否认,那时的她的确人娇花般明艳动人,但让她第一次穿婚纱的男人却不是他叶翌寒。

    每每想到这,他都忍不住想要杀人……

    电花火石间,宁夏脑海中浮现出一张黑沉煞气的俊颜,慢慢的和眼前这张深刻俊颜重叠在一起,她浑身一颤,差点没支撑住摔倒在地上。

    “不……”。惊呼一声,宁夏眼角上划落出晶莹泪水,她目光紧紧盯着叶翌寒,忍不住上前拉着他的胳膊,强忍哭意,哽咽道:“不是这样的,翌寒,我没想到……我没想到那个时候我们就见过,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回避当年的事情,是,我当年的确和他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甚至我当年出国留学也是为了逃避这件事,但我现在真的和他没关系了!”

    她精致面颊上挂着委屈泪水,晶莹的泪珠一点点划落,眸光黯然,但紧紧拉着他的手,像是在寻求什么安定似的。

    叶翌寒心中有一刻的不忍,但很快他就将这丝不忍给压了下来,他闭了闭眼睛,没有耍开她的手,而是沉声问道:“好,咱们不说当年的事情了,那都是在你嫁给我之前的事,我就问你,你和我结婚的之后,有没有在私下里和徐岩见过面”。

    其实早就市政府大楼请宁夏吃饭,他就知道,她和徐岩关系不浅,尤其在后面几次相遇中,她更是表现的极为复杂,这些他都看在眼中,他有时候在想,都是过去的事了,他又何必再强求?可心里那口气就是憋不下去。

    宁夏浑身一颤,在他阴历的目光下,她微微咬唇,眼中泪水止了止,心虚的将目光移开,很很快她又扬声解释:“我们是见过,但那都是碰巧遇见,翌寒,你不要误会,我和他真的没什么”。

    上次徐岩还阴魂不散的出现在她面前,她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就去欺骗这个男人。

    她一次又一次的让他不要误会,叶翌寒心中除了冷笑就是冷笑了,她做的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怎么能不让他怀疑?

    “我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和你解释,但是我能明白的告诉你,我早就不喜欢徐岩了!”见他眼中划过冷笑,宁夏身子颤了颤,生怕他会不相信自己,又忙声哽咽道:“我早就想像你解释了,可一直没找到机会,翌寒,你知道嘛?徐岩给我伤太痛了,我曾一度逃避这个问题……”。

    握在他手臂上的素手缓缓划落,宁夏双手捂着耳朵,眼中泪水更是汹涌,她眼眶红肿,满脸憔悴伤痛:“我以为都过去了,可你为什么还要问我,我喜欢的叶翌寒,他总是能包容我一切错误!”

    当真想被血淋淋撕开的时候,不止叶翌寒会痛,宁夏也会疼,她一点都不想谈论这个事情,更甚至都不想见到徐岩,可那个男人阴魂不散的出现在她面前,她能怎么办?

    “我是在用我最大的耐心去包容你了,可宁夏,你怎么回报我的?”叶翌寒紧握的拳头咯咯作响,他面容冷峻黑沉,看着痛不欲生的宁夏,有些寒凉讥讽笑了起来:“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宁夏,你真应该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为了另外一个男人,你在你老公面前这么痛苦,你他妈可真是够给我叶翌寒长脸啊”。

    因为气怒,他渐渐口不择言起来,目光阴冷寒霜,深刻俊颜上更是一片凛冽光芒。

    宁夏倏地抬眸,凝视着眼前,神色犀利的男人,她两眼泪汪汪甚是可怜,快速摇头,她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你不是逼我,我都告诉你了,我早就和徐岩没关系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小心眼?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翌寒寒着脸,厉声打断,他紧皱的剑眉微微舒展开来,注视着宁夏的目光充满了淡嘲:“对,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以前就他妈就一傻子,老婆在外面给我戴了绿帽子,我他妈还不知道,回来之后还在她面前屁颠屁颠的讨好!”

    冷酷的嗓音顿了顿,叶翌寒紧接着又嗜血一笑:“看见这样我,你是不是心里特别高兴?”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宁夏拼命摇头,眼角上晶莹泪水又抑制不住的划出,看上去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要是搁在之前,这样的宁夏看在叶翌寒眼中,早就心疼的不行了,但现在他却有些厌恶,她总是一副无辜单纯的样子,可却当成傻瓜一样在欺骗,他叶翌寒是个男人,是个男人恐怕都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我没有想这样,没有想要故意隐瞒我和徐岩的关系”。宁夏脸上挂着浓浓委屈,生怕他会误会,她又哭着解释:“你一直都没问过我,我想和你说的时候,又没找到机会,就一直拖到现在,可是翌寒,你要相信,而且我根本就没想到他会发什么短信给我,我真的从未想真正隐瞒你什么,我们是夫妻了,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我怎么会对你心存二心?”

    “说的可真比唱的还要好听”。叶翌寒嘴角上挂着冷然弧度,就差没仰天大小两声了,他清冷的目光中充满了讥讽,死死盯着宁夏,忽而一笑,笑容中尽是嘲讽:“我要是今天没看见那条短信,你能对我坦白?宁夏,你承认吧,嫁给我叶翌寒,你其实心里一直就不甘心,你看不上我,你是个追求享乐主义的漂亮姑娘,你看不上我这个当兵当到傻的大老粗!”

    宁夏哭着摇头,刚要反驳,就见叶翌寒伸出手来挡在她面前,她眼中泪水更加汹涌划出,死死咬着红唇,不用哭声泄露出来。

    正在气头上的叶翌寒就差没杀人了,他伸手挡在宁夏面前,阻止她上前的脚步,俊颜黑沉,冷沉的嗓音中更是透着冷漠:“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咱们现在都心情都不平静,说的再多,就要打起来了,我今晚不回家了,你一个人好好想想,我们接下里的婚姻应该怎么办?”

    冷酷嗓音顿了顿,他又继续嘲讽笑了笑:“如果你要觉得我挡着你和徐岩修复旧情了,我倒是可以给你们让位”。

    丢下这句讥讽意味十足的话,他就转身离开,上了车,直接将车给开走,看都没看宁夏一眼。

    等宁夏回过神来,跑上去去追的时候,他已经发动车子,急速飞驰而出了。

    直到现在宁夏才感受到这个男人是真的动怒了,他走的无影无踪,徒留她一个人站在这,像是傻子似的不知道要去哪里。

    渐渐地,被这种冷淡无助包围,宁夏弯腰蹲了下来,她满脸恍惚沉痛,双手抱着手臂,委屈哭了起来,那个男人怎么能那么狠,就把她一个人给丢在这了?

    周边路过的行人见宁夏哭的这么伤心,纷纷侧眸打量,但宁夏却顾不上那么多,她只觉得委屈,在她眼中,那个男人一直对她宠溺有加,突然间变的如此寒霜绝情,她根本就接受不了。

    ……

    开着车,叶翌寒心烦意乱的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里,他眉梢紧皱,满脸阴沉,看上去极为骇人。

    有些事情,他不想去深究,但那就像一根刺卡在喉间让他如鲠在喉般的难受。

    可单单一点就让他忍不住发狂,背着他,宁夏竟然和徐岩私下里还有来往,这样的认知,是他所不能容忍的,是,他的确可以包容宁夏任何的缺点,但却不能接受她和别的男人藕断丝连,这无异于是在打他叶翌寒的脸。

    ……

    最后,叶翌寒开着车去了省人民医院,也就是今早送昏迷的伍媚去那家医院。

    他买了饭拿去的,但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吵闹声,他微微皱眉,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在病房里炸毛的方老二。

    他满脸的风尘仆仆,看上去像是刚从北京过来,此刻手指着还没醒的伍媚,声音要多恶毒有恶毒:“方子,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嘛?为了个女人把自己弄成这样?你睁大眼睛好好瞧瞧,这个女人即便在昏迷中也在抗拒你,你还有什么好稀罕的,赶紧给我收拾收拾跟我一起回北京!”

    方子被骂的哑口无言,面对方老二的指责,他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刚刚要帮伍媚擦拭身上,但却被她伸手挥开了,哪怕在昏迷中,这个女人都讨厌他。

    方子既挫败又悔恨,也许在一开始的相遇中,他就错了……

    “你他妈赶紧把你脸色这破败神色给老子收起来,跌份不跌份啊?”见方子面露沉痛,方老二双手叉腰,忍不住怒骂了起来:“咱爸咱妈把你养这么大,也没见你在他们生病的时候红过眼睛,现在就为了这么个下贱货,你还能红了眼睛,方子,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嘛?”

    方老二真是气的就差吐血了,他就这么一个弟弟,自然是打心眼里希望他好,可他现在倒是长本事了,瞧瞧这满脸憔悴模样,他刚进来,还以为吞安眠药自杀的不是伍媚而是他呢!

    这样的话,方子这几个月已经听的耳朵都生茧了,从一开始的怒意反驳到现在的淡然,不过才两个月的时间,他竟然就这么适应?

    心底苦笑一声,方子将目光移开,眸光爱恋望着躺在病床上的伍媚,心中暗想,她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方老二都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见方子还这副无动于衷的表情,真是气的就差没砸东西,稍一转眸,就见叶翌寒来了,他刚开始还不相信,定眼一看,站在门口的可不是叶翌寒嘛!

    脸上顿时扬起一抹笑意,方老二连忙走了上去:“翌寒,你来了正好,你给我好好劝劝方子,这伍媚都吞安眠药自杀了,他还有什么好稀罕的?直接丢下点钱不就得了?”

    他这个弟弟在家里一向是小霸王,家里谁不让着他?就连那个不争气的大姐在瞧见他的时候还有两分忌惮,更别说家里的父母了,那真是有什么好东西都可劲的拿出来给他用,可他倒好,真是越活越活回去了,为了个犯贱的女人,在医院里衣不解带的照顾她。

    不是他不高兴,而是方子实在太过分了,连父母都没这么照顾过,现在倒来伺候伍媚了,可真是够可以的。

    “你们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们带了点吃的来!”叶翌寒看了一眼背影阴暗的方子,薄唇扬了扬,沉声安慰了起来:“方子,你过来吃饭吧,别担心了,今早医院已经说了,伍媚已经脱离了危险,等明个她醒过来,一切都好了!”

    他不擅长安慰人,就连说出来的话也都是硬巴巴的。

    方老二却突然瞪大了双眼,恶狠狠瞪着叶翌寒,惊愕问道:“翌寒,今早是你送他们来医院的?”

    叶翌寒知道方老二在生气什么,他稍稍抬眸,冷睥了他一眼,没承认也没否认。

    是,之前他也挺看不上方子这柔柔捏捏的性子,总觉得不就是个女人嘛?少了她还不能活了?

    但现在,这样的观点却让他彻底改变了,人活这一辈子,总要被一些事牵盼,如果说宁夏是他的牵挂,那伍媚绝对就是方子的心魔,得不到伍媚的笑脸之前,他绝对不能心安。

    方子微抿着薄唇,像是没听见叶翌寒的话一样,他依旧是一副沉默淡然的模样,看上去像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方老二熟悉叶翌寒的每一个神色,都是打小就认识的发友了,他的神色,他最为清楚,见他沉默,他更是气的差点骂人,双手叉腰,他将领口的扣子微微解开,怒气冲天道:“翌寒,你竟然去帮方子那个混蛋?你知道嘛?我收了他的公司,对他的朋友都打了招呼,没我的允许,谁都不准去帮他,你倒好,还帮他送伍媚来医院?”

    冷酷的声音顿了顿,方老二眸光一转,阴狠瞪着至今仍旧昏迷不醒的伍媚:“这个女人就是厉鬼,她就是来要我们方家命的!”

    在方老二的冷言冷语中,方子表现的十分淡定,这种话,他听过早就不止一遍了,既然老二想要骂,那就让他骂好了。

    可叶翌寒听在耳中却微微皱眉,他扫了一眼昏迷中脸色苍白的伍媚,对着发疯愤怒的方老二沉声吐口:“老二,差不多得了,人家伍媚现在还没清醒,你有什么话还不能等人家好了之后再说?”

    “翌寒,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方老二像见鬼一样瞪大了双眼,他乌黑瞳孔中闪烁着惊异光芒,惊诧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没好气道:“你可一向不是心慈手软的主,平时见到你提到伍媚都是皱眉厌恶,怎么今个倒是好心的为她说话了?”

    他们这一群兄弟中,可都是一个个比一个的狠,尤其是翌寒,早年没娶媳妇的时候,更是一副黑脸,生人勿近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在娶了媳妇的缘故,这为人处事越来越优柔寡断了。

    现在更是过分,竟然为伍媚那个女人说话了,他可记得之前可是翌寒头一号反对方子和伍媚在一起的。

    叶翌寒皱着英挺剑眉,面对方老二的惊愕,他只是黑着脸,沉声道:“这是医院,我不过是担心,你声音这么大把医生都给招来了!伍媚固然是不好,但你也不能这么逼方子,他好歹也是一个大老爷们,被你逼成这样,你就不怕他哪天真和你生气?”

    而且他真的相信,如果伍媚真的出事了,方子绝不会独活,他们能看的住一次,还能看的住一辈子?

    “你瞧他现在这半死不活的样,还能和我生气?”在叶翌寒黑沉似墨的目光下,方老二一噎,微侧眸,扫了一眼看不出神色的方子,倒是乐的冷笑起来:“他现在眼中只有他的伍媚,谁的话能听进去?我这大老远从北京赶过来,在他旁边也不知道说了多久的话了,可他就是牛逼,硬是理都不理我,眼睛直直拉着伍媚,生怕那女人能从医院逃走”。

    方老二一来南京看见方子和伍媚在一起,就气的呕血,想当年,他们哥几个,可是北京城一霸,可现在倒好?别说霸不霸了,就方子这个痴傻样,连个正常人都比不上,为了伍媚,连好端端的公司都不搭理了,要不是他从中插手,早就被敌人吞噬的干净了。

    这话叶翌寒倒是赞同,现在的方子的确是失了生趣,眼中只有伍媚,怕是现在公司倒闭,他也一点波动都没。

    心底苦笑一声,他有些难堪的想对,现在的自己何尝不是这样?

    和宁夏闹的换愉快,甚至都没地方去,最后没办法才来了这看方子。

    将他眼中的黯然苦涩看在眼中,方老二怔了怔,随即摸着下巴,狡诈笑了起来:“翌寒,你这好不容易从部队回来,不好好回家报着媳妇恩爱,跑这来做什么?”

    不等他回答,他紧接着又揶揄笑道:“你可别说你是和方子兄弟情深啊,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的性子我还不清楚?要说以前,我还有点信,但现在我是打死也不信,说吧,是不是和小嫂子吵架了,所以才被赶出来了?”

    对面男人满脸的八卦兴趣,叶翌寒浓黑剑眉皱的更深,他阴沉视线微微移开,下意识反驳:“你废话怎么那么多的?说完方子又来说我?我和宁夏好的很,不劳你操心”。

    怕他又要问个不停,叶翌寒放下手中东西之后,他直接转身离开:“方子,东西我给你放这了,饿的时候记得要吃,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打小的发小玩伴,方老二太熟悉叶翌寒了,见他放下东西之后急着要走,他幽深黑眸中划过一丝精光,笑意盎然走了上去;拦住他离开的脚步:“你说你急什么急?没吵架就没吵架嘛!这时间还早,你能有什么事?不会是回家搂媳妇吧?”

    “当然不是了!”叶翌寒下意识冷着脸反驳。

    方老二要的就是叶翌寒这句话,当下脸上笑意越发浓重:“既然不着急回家,那咱们今晚就出去好好玩玩,在这和这女人共处一室,阴气可真中!”

    说着,他朝着叶翌寒暧昧一笑,在他耳边肆无忌惮的笑道:“我认识一家夜总会,既安全又安静,里面的姑娘可是一个比一个美艳,翌寒,你可别说兄弟不够意思,今晚我就带你去开开眼界,免得你总是被你媳妇欺压,这家里的娇花再好看,哪有外面的野花香?”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