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哭笑不得的搭讪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因为时间所剩无几,所以叶翌寒这一路上车子开的比平时快了不少,宁夏下车之后脸色还有些煞白,这时身旁男人搂着她的纤腰,她没好气在他胸膛上轻捶了一下:“你刚刚开那么快做什么?我都吓死了!”

    她粉脸娇俏,言语间透露出淡淡娇媚,叶翌寒有些怜爱佛了佛她额前碎发,然后在她白嫩脸颊上亲了一下:“这不是要来不及了嘛!咱们家妮妮上学第一天总不能迟到吧?”

    因为是第一次送闺女去上学,叶翌寒一大早起来之后是既兴奋又紧张,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就怕穿着的不整齐让妮妮丢脸。

    这种紧张的心情,是他曾经一直不曾有的,哪怕每次经历危险的任务,他也能准备的做出判断,但现在遇上这俩个宝贝,他就神志不清楚了。

    宁夏捂着胸口,不断跳动的心脏稍稍抚平,娇嗔瞪了他一眼,算是就这样过去了。

    小媳妇今天穿了条深色系的裙子,裙摆上繁华的绣花,叶翌寒叫不出名字,但却觉得,这样的媳妇古典中透着少妇的妩媚,当真是明艳动人,他幽光一暗,忍不住上前低声夸奖:“媳妇,你今天好漂亮!”

    也许是气质使然,宁夏一直喜欢穿浅色系的衣服,身上这条裙子,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商场里看见,觉得不错就买了,没想到穿在身上还真的不错,现在就连这个男人都夸奖她了。

    哪个女人不爱漂亮?不欢喜自己丈夫对她的赞扬?

    宁夏也不过是个小女人,而且还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小姑娘,当下就扬起嘴角,眯着清冽凤眸,欢愉笑道:“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一个人去商场逛街的时候买的”。

    叶翌寒眸光闪了闪,低眸,目光缱倦注视着娇俏可人的小媳妇,由衷疼爱道:“以后我不在家,你想买什么就去买什么,可别亏待了自己!”

    媳妇爱漂亮,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就说卧室里的衣橱里,他的衣服就只有平时几套换洗的,而媳妇的衣服却摆的满满的,而且他还发现,媳妇最喜欢买鞋子,买回来的新鞋还没拆就有好几双。

    宁夏哪里能亏待自己?她生活一向富裕,打小花钱就大手大脚,更是喜欢购物,家里的衣服鞋子都是成堆成堆的放在那。

    都已经这些年过去了,她虽然目下无尘的性子改变了很多,但这喜欢消费购物却还是没改变,每次去商场逛街,不是买一大堆回家?

    莫父对此,倒是没多大想法,毕竟是自己唯一闺女,他赚的那些钱,除了给闺女用,他还能用多少?

    但瞄瞄却因为这个,没少瞪过她,总觉得她这样根本就是败家,以后谁还敢娶她?

    宁夏突然间想到瞄瞄曾经的话,她心下微微一动,凝视着英俊潇洒的叶翌寒,她故意向他身边靠了靠,眼底闪烁着狡诈光芒,在他耳边小声道:“这条裙子可是花了你大半个月工资,你不心疼?”

    结婚这么久了,很多事情,宁夏也是在偶尔的询问中知道的,彼此他每个月工资多少?每个月要消费多少钱?虽说他的钱都交给了她,可看着她这么挥霍,他就没点想法?

    叶翌寒怔了怔,没想到小媳妇竟然问出这么个小家子气的问题,顿时哭笑不得,但却甚有其事的点头:“嗯,既然你心态你老公赚钱不容易,你以后就少花点吧!”

    宁夏听他这么说,顿时不高兴了,扬着精致小脸,不甘心的嚷嚷:“我又没花你钱,为什么要少用?而且这条裙子买的时候我是刷我自己卡的!”

    刚搬到婚房的时候,她只是带了点换洗的衣服过去,后来的那些东西,都是他不在家的时候,她一点点带过去。

    她还记得,他第一次回家,打开衣橱,看着那满满一衣橱衣服时的震惊,那时她胆子还不像现在这么大,站在他身后,怯怯说:“我衣服确实是多了点,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拿点回家!”

    叶翌寒闻言,俊颜一黑,搂在媳妇芊芊楚腰上的大掌陡然收紧,一字一句冷声问道:“你买衣服的时候都没刷我的卡?”

    瞧瞧他这话说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不刷他的卡是多大的错误。

    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那股子危险气息,宁夏缩了缩脖子,眼底流荡着潋滟水光,气势顿时弱了下来:“我有钱!”

    “那也不行!”叶翌寒想也没想就厉声反驳,他板着脸,黑沉的面容上是罕见的倔强:“你是我媳妇,用我的钱是天经地义的,买衣服更是得刷我的卡,要不然,我赚那么多钱做什么?”

    他生活一向简单,因为常年生活在部队里,所以根本就用不到什么钱,平时买衣服也不追求什么名牌,他一直以为,这样的生活挺好,总觉得一辈子这样下去,也不错。

    可现在有了媳妇,他赚的钱理所当然就应该全部给媳妇用,可她倒好,一嘴巴一张一张的,和他分的这么清楚。

    见他脸色冷沉,好像真的动怒了,宁夏心底好笑,连忙上前挽着他的胳膊晃了晃,温软笑道:“不就是买一件衣服嘛!瞧你这较真的样,不知道人还以为你要家暴呢!”

    在外人面前,他整天黑着脸,让别人看了既心惊又有想法。

    她刚搬到婚房那去,住了这些日子了,也和周边的邻居认了个熟脸,曾就就有好事的大妈问过她,那个男人是她什么人?还捂着胸口,惊怕道:那男人看上去可真凶狠。

    为此,她乐的不行,可当真邻居的面,她只好笑着打哈哈。

    “这不是一件衣服的事,这是你有没有把我当你丈夫!”叶翌寒紧皱的眉梢稍稍舒展开来,但冷峻的脸色依旧有些渗人,他眸光紧紧盯着宁夏,一字一句沉声道:“我叶翌寒是你的丈夫,你既然是我妻子,吃穿用度自然要用我,你也别和我非的那么清楚,这些都是应该的”。

    宁夏怕他还要继续板着脸,忙不迭点头,扬唇轻笑道:“好,好,好,我以后去商场买衣服都用你的行了吧?反正你卡里面那么多钱,我不管怎么败都败不完!”

    听媳妇这么说,叶翌寒刚毅面容上寒霜光芒这才淡了淡,他高兴扬起薄唇,唇角边绽放出浓浓笑意,忍不住在容颜精致的小媳妇脸颊上吻了又吻:“走吧,咱们上楼接妮妮去上学!”

    宁夏抿着红唇,娇红着小脸跟在他身后,整个一副乖巧听话的小媳妇模样。

    ……

    楼上妮妮早就换好了新衣,背着小书包在家里等着了,此刻听见门铃响了起来,她飞一般的跑去开门,像只欢快的小蜜蜂一般叽叽喳喳:“妈咪,你看我这样好看嘛?”门才刚一打开,妮妮就忍不住兴奋的询问。

    也许是第一次上学,第一次背着小书包,妮妮显得十分兴奋,莫父坐在那,忍不住勾了勾唇,眼中透着宠溺光芒,心想,到底还是个孩子,瞧瞧这高兴的样,哪里还有先前的不情愿?

    “爸,时间快来不及了,我们就不进去了,妮妮,赶紧换鞋!”宁夏和叶翌寒站在门口,她揉了揉妮妮柔软的发丝,然后向里面轻笑道:“爸,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听见声音,莫父才从客厅里走了出来,眸光怜爱看了一眼正在那换鞋的妮妮,对于闺女的话,他只是淡淡摇头:“算了,我就不去了,妮妮是你们小两口的女儿,这第一天上学还是你们送她去学校比较好!”

    这孩子身世也可怜,他看着就心疼,别瞧她在很多事上老练成熟,但到底还是个孩子,尤其是这几天知道翌寒和宁夏要送她上学了,更是兴奋的不行,就拿今个早上拿说吧,站在镜子前,她没少折腾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在一旁看着,既好笑又感叹,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爸,我外公从北京过来了,现在住在我们家里,他可能过阵子要来看看您!”一直未曾说话的叶翌寒沉思片刻,最终还是扬声向莫父道:“爸,我外公他人老了,性子可能有些不好相处,到时候他要是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可别放在心上”。

    他这是提前打个预防针,谁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这既然都来了南京,也不能不见见亲家,可照着老爷子那傲娇的性子,估计真的见面了,肯定少不了烟灰炮战,好在宁夏她爸人好,要是换做别人,他还真不放心。

    “你外公来了?这可真不容易,他那么大年纪了,身子骨还爽朗嘛?”莫父一听亲家来了,脸上顿时浮现出盎然笑意,显然十分兴致:“怎么能让他老人家来看我呢?咱们定个日子,我得好好请他出来吃一顿饭!”

    按照辈分,翌寒的外公还高他一个辈分,他当然得尊重,而且在亲家面前留下个好印象,也是为闺女好。

    宁夏脸上笑意僵了僵,看着莫父兴致勃勃的神色,她微微抿着素唇,有些气愤在叶翌寒腰间拧了一把,这个男人也真是的,外公岂止是不好相处?

    昨个晚上,她受受白眼也就算了,凭什么现在还要让她爸也去不受待见?

    叶翌寒笑意不变,一手牵着宁夏,一手牵着妮妮,微微赫首,向莫父礼貌笑道:“谢谢爸了,我回来和外公他老人家商量商量”。

    莫父也没有多想,连忙点头:“好了,你们赶紧去吧,上学第一天别迟到!”

    ……

    宁夏带着妮妮坐在后面,上了车之后,她脸色仍旧有些冷沉,一直欣喜高兴的妮妮这才发现妈咪的脸色不好看,欢愉的嗓音顿了顿,她小心翼翼拉了拉宁夏的裙摆,轻声问道:“妈咪,你怎么了?”

    透过后视镜,叶翌寒看了一眼和他摆脸色的宁夏,轻叹一口气,刚毅面容上挂着淡淡无奈笑意,面对妮妮的问题,他勾唇率先解释:“妮妮,你妈咪这是在和爸爸生气呢!”

    妮妮眨了眨深邃眼眸,眼底闪烁着淡淡潋滟流光,“哦”了一声,在此刻很聪明的选择了沉默。

    宁夏心里的确不舒服,被外公怎样不待见,她都没关系,只是她不想让她爸也和她一样被外公嫌弃。

    车内又是一阵窒息的沉默,叶翌寒扯了扯薄唇,目光直视前方,忍不住向宁夏认错:“媳妇,你还和我生气呢?我错了还不行嘛?可你也得想想,就算我不说,老爷子他能安定?指不定他哪天就登门拜访了,我这也不过是先和咱爸打个预防针!”

    说到底还是因为老爷子惹起来的事,他来就来吧,他这个当外孙的也不可能不欢迎,只是他这野蛮的性子也是让人头疼,这是他的长辈,他除了忍耐,别无他法。

    窗户微开,宁夏靠在椅背上,吸着新鲜空气,看着从眼前飞掠而过的景色,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才清冽吐口:“也不知道是不是人了年纪都这样,我还记得我爷爷也是这种性子,只不过,我们已经很多年不来往了!”

    回忆起往事,宁夏素雅面容上挂着淡淡恍惚流光,微微一笑中,那些染着金丝的恍惚不过是过眼云烟,转瞬即逝。

    妮妮微抿着粉唇,回想着宁夏口中的爷爷,但却怎么也没有印象,但看着妈咪略带哀伤的神色,她忍不住上前往她怀中蹭了蹭:“妈咪,没有爷爷也没关系,你还有妮妮,妮妮会陪着你的,爸爸既然招惹你不高兴了,咱们等下就罚他坐在车里不准陪我们进学校好嘛?”

    这个惩罚可真够狠的,叶翌寒脸色顿时变了,扯着嗓音故作受伤的抗议:“妮妮,你太狠了,你和你妈咪都进去了,怎么能让我一个人留在车上?”

    为了能送妮妮去上学,他可是提前去商场买了新衣服,今天早上更是站在镜子前,整理了好久,就怕哪里哪没收拾好让妮妮丢人。

    可这小丫头倒好,竟然狠心的让他就坐在车里等。

    妮妮努了努唇角,白了叶翌寒一眼,显然在他和宁夏之中,选择了宁夏。

    ……

    妮妮虽是这么说,但下车之后,还是叶翌寒领着她和宁夏去了幼儿园。

    开学第一天,学校门口热闹非凡,因为是幼儿园,孩子都是五六岁的年纪,都是由家长送来的,宁夏刚一下车,就被眼前这种“盛况”给惊吓到了。

    她平时除了医院就是家里,很少出门,也很少见到这种人山人海的场面,因为妮妮上的是国际双语幼儿园,一年学费就要十万,但凡能上这种私家幼儿园的,交的起这么天价学费的家庭都是非富即贵,就说这校门口停着的豪车,那也是一辆比一辆值钱。

    宁夏突然觉得自己真是老土,眼角抽了抽,不得不感叹:“爸都给妮妮找了个什么学校啊?”

    学费的事,不是她处理的,她自然不知道,还是瞄瞄无意间和她聊天的时候说过的,那时她还震惊了好久,心中暗想,这年头养个孩子可真不容易。

    叶翌寒扫了一眼不是奥迪就是宝马的豪车,然后缓缓收回目光,正好听见宁夏这句抱怨,他温柔将她玉手握在手中,轻声提醒:“你就是太宅了,连网都不怎么上,现在社会都是这样,父母就一个孩子,自然是打小就要给她们最好的教育!”

    现在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自然是要娇惯宠爱的,幼儿园是孩子启蒙的第一站,但凡家里有条件的,哪个不想送孩子送好的学校,不然怎么现在那么多出国留学的学生?

    “那这也太豪华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豪车车站呢!”宁夏嘴角抽了抽,站在那,呼吸有些不舒畅,挽着叶翌寒手臂,忍不住抱怨:“早知道就让妮妮去普通点的幼儿园了,这里孩子身价都非富即贵,妮妮和他们在一起上学好嘛?”

    她这个当妈的真是不称职,关于妮妮上幼儿园这事都是爸一手操办的,她先前忙着工作,并没有想那么多,觉得上个离家近的幼儿园也不错,谁知道,爸竟然找了个这么豪华的?

    不过,她转念一想,也不惊讶了,就爸对妮妮的宠爱,还不是什么最好就摆在她面前嘛?

    只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太好了,这种学校和她当初上学的学校一对比,那落差简直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因为还是新生,妮妮身上并没有穿校服,而是穿着蓬蓬裙,身后背着一个粉色小书包,光是往那一站,就把同龄的小朋友都比了下去。

    “好了,你就别抱怨了,这花钱花的多肯定是有好处的,妮妮是咱们第一个孩子,该怎么样就得怎么样,这点钱是不能省的!”叶翌寒一身简单便装,军帽摘下来之后,他黑色短发更显精神利落,牵着宁夏的玉手,在她耳边压低声线道:“你总不希望妮妮成天在周边响着噪音的教室里上课吧?”

    男人赚钱养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平时又比赌博,又不比奢侈品,手头上的钱不还都是给老婆孩子用,既然娶了宁夏,那妮妮自然而然就是他的孩子了,给孩子最好的教育,是每个家长的心愿,他自然也不例外。

    宁夏有些气愤的抿起素唇,悄然瞪了叶翌寒一眼,怎么听他这么说,好像她很小气似的?连在妮妮上学上都舍不得花钱?

    她有心反驳两句,但裙摆突然被人拉扯,随之而来的是妮妮娇柔的嗓音:“妈咪,咱们还不进去嘛?”

    妮妮的个子才到她腰身,宁夏脸上顿时扬起一抹笑意,拉着妮妮的小手,温软笑道:“进去,走吧,随便我再看看学校!”

    看看这天价学费,到底有哪不同!

    叶翌寒好笑的看了一眼变脸变的飞快的小媳妇,薄唇微扬,漆黑墨玉鹰眸中难掩那一丝笑意,见宁夏牵着妮妮已经走到前面了,他长腿一迈,也紧随而至。

    他们三个站在一起,男的高大威武,女的青春靓丽,就连孩子都是模样精致。

    这样的一对组合,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被众人注视着,宁夏起先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有身旁这个男人在,她有底气多了,唇角上绽放着如花笑容,她从容的一步步走向教学楼。

    ……

    也许是叶翌寒的气势太过强大,周边人虽然看他们三个容貌俊美,但却看了两眼之后就收回了目光,只是当走到学校花园那的时候,突然从一株月季花中跑出来一个小男孩,他穿着学校藏青色校服,眼冒桃花望着妮妮:“妹妹,你在几班?”

    孩童稚嫩的嗓音中难掩那一丝欢喜,白皙面颊上更是透着红晕。

    宁夏蒙了,看着猛然间闯出来的小孩,她眼底惊诧光芒浓郁。

    倒是妮妮先反应过来,对于陌生人,她话一向不多,但出于礼貌,她还是抿唇温声道:“我是新生,还没有排班!”

    男孩黑琉璃般闪亮的眸光闪了闪,打量了妮妮一眼,自然知道妮妮还是新生,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欢喜:“妹妹第一次来学校,还不认识路吧?要不我带你去?”

    他一口一个妹妹,像是对妮妮极为熟悉似的,躲在花园中还有不少孩子,在听见男孩清朗的搭讪声音之后,更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叶翌寒俊颜黑了大半,看有人敢到他闺女的主意,他初当人父气势瞬间展现出来:“不需要”。

    冰冷冷的三个字让在场的人都浑身一颤,妮妮飞快抬眸扫了一眼叶翌寒,粉唇上扬起浅浅弧度。

    她喜欢这个的爸爸,威武霸道,能替她和妈咪抵挡一切灾难。

    宁夏却不赞同的皱起黛眉,尤其见那男孩吓的浑身一颤,她眼底更是隐过死死心疼,扯了扯叶翌寒的衣袖,瞪了他一眼,然后才看着那男孩清和笑道:“谢谢你,我是妮妮的妈妈,这是她爸爸,我们等下会带他去教室的!”

    “这位同学叫妮妮?”听见妮妮的名声,男孩直接将冷脸的叶翌寒给忽略在外,眼睛一眨不眨注视着妮妮。

    妮妮对于这样的目光很讨厌,本能的想到叶江,她退后了两步,嗓音也有之前的柔糯了变成了排斥:“我叫莫妮!”

    “妮妮,咱们走吧”。叶翌寒饶过宁夏,直接抱起妮妮,面对周边人“虎视眈眈”的目光,他黑沉的面容一一扫了过去,直把那些小萝卜头吓的拔腿就跑。

    看漂亮姑娘果然重要,但有个这么个动不动就黑脸的老爸,他们还是别招惹的好。

    那男孩一听妮妮自报性命,刚想高兴的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就见人家爸爸已经把她给报走了,他顿时气馁的叹了一口气。

    宁夏则是满脸的尴尬站在原地向那男孩道歉:“我们时间要来不及了,不好意思,你既然和我们家妮妮是一个学校的,那就是同学了,还希望你能多多照顾她!”

    丢下这番表面上的客套话之后,宁夏就连忙向着前面那个男人跑去。

    直到追上之后,她才哭笑不得的向他抱怨:“啧啧,叶翌寒,你赶紧把你脸上这神色收起来吧,人家小孩子不过上来热情的想和妮妮交个朋友,瞧你那小气样,有你这样当爸的嘛?把人家同学都给吓跑了!”

    话虽是这样说,但宁夏却不得不感叹,这年头孩子果真是成熟,连搭讪这种事都能做的出来。

    想到叶江,妮妮就开始不高兴了,被叶翌寒抱在怀中,她舒适之极,小嘴瞥的老高,心中暗想,那个混蛋可真够可以的,竟然有事没事就往家里打电话,她真应该心狠点,直接把家里的电话给拔了才对。

    叶翌寒冷哼一声,脚上步伐不停,他冷睥了一眼宁夏,没好气道:“你倒还有理了?这是咱们现在唯一的闺女,你就这么放心她被人家搭讪?”

    这些个臭小子,盯着他家妮妮的眼神直接太可恨了,真让妮妮在这里上学,他这心里还真不放心,生怕被那些臭小子给带坏就惨了。

    宁夏扬了扬精致黛眉,嘴角抽了抽,小声嘀咕:“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嘛?”

    见小媳妇满脸不以为然,叶翌寒怒了,他停下脚步,脸色不善盯着她:“你倒是心宽,咱们家妮妮长的国色天香,你就不怕被那些臭小子惦记上?”

    他这模样,再加上这酸溜溜的语气,明显就是吃醋的表现。

    宁夏怔了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她嘴角猛抽,惊愕吐口:“叶翌寒,这是吃醋了?”

    吃醋?

    怀中抱着香软可人的妮妮,叶翌寒凝视着宁夏哼了哼,满脸的不承认:“莫宁夏,你最好给我注意了,咱们家妮妮还是个孩子,对于那样搭讪的人,我们做父母的必须严厉管教”。

    他的确是吃醋了,闺女和媳妇现在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媳妇反正是他的人了,别人躲不走,就是这个正在一点点长大的闺女真是让他担心,就那刚刚的事来说吧,那个搭讪的小男孩他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说的有板有眼,让宁夏目瞪口呆的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能乖巧点头,小媳妇似的应道:“你别生气,我以后一定仔细盯着还不行嘛!”

    生起气来,他总是板着脸,看上去极为吓人,宁夏不想和他在这人来人往的校园里争吵只有应下。

    ……

    也许十万的学费,相当于的教育也是好的,宁夏光是从校门口走到教学楼的这段路上,只觉得校区整洁,因为学生年纪都小,倒是处处充满了童趣。

    因为想到了叶江,妮妮本来愉快的心情一落千丈,可当她真正进了教室,才真正傻眼。

    不止妮妮傻眼,就连宁夏都傻眼了,她呆愣愣看着坐在教室里的那群孩子,眼角猛抽。

    都还是四五岁的年纪,先前一直都生活在家里,大家第一次来上幼儿园,早前的兴致勃勃随着父母的离开就成了哭泣,眼泪鼻涕横飞。

    这样吵闹的哭声是妮妮始料未及的,她站在那,稚嫩眉宇微皱,满脸的厌恶。

    宁夏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她工作的地方又不是儿童医院,平时来看诊的病人也都不是什么大伤,别说哭了,就连哼两声都少,初次见到这多小孩在一个教室里大声的哇哇大哭,她还是有点不习惯。

    叶翌寒同样皱着剑眉,相当于教室里那些还不懂事的小屁孩,他家冷静自持的妮妮显得聪明多了,这种认知,让他打心眼里欢喜,薄唇边着浅笑,将先前报名时的通知书拿出来给老师。

    幼儿园里大多数是女老师,而且居是年纪轻轻,容貌娇俏的小姑娘,那个女老师红着脸从叶翌寒手中接过通知书,软着嗓音笑道:“这位就是莫妮了吧?长的真可爱,孩子就放在这边,你们家长可以离开了”。

    教室里不止一次孩子,有的家长看孩子哭的厉害,甚至留下来在那安慰,而有的是在家长走了之后哇哇大哭的,则有老师在旁边哄逗,而也有不少部分的孩子接受能力强,已经和坐在周围的同学玩成了一团。

    这根本就不是个学习知识的学校,而是儿童乐园啊!

    宁夏忘记她当年上幼儿园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副景象,但印象中肯定没这里设施齐备,就说摆在教室角落里的那家钢琴,她直到上了初中,学校里才有。

    “妮妮,和老师问好”。对于娇俏甜美的女老师看也不看一眼,但出于礼貌,叶翌寒还是揉了揉妮妮柔软发顶,温声音嘱咐:“以后你在学校上学,有什么困难都要向老师提出来,爸爸不常在家,你有什么事别都在闷在心里”。

    对于叶翌寒的话,妮妮还是很听的,朝着女老师点头礼貌问好:“老师好,我是莫妮!”

    她模样精致明艳,相当于那些还在不懂事玩闹的孩子,她表现的落落大方,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个上幼儿园的孩子。

    女老师愣了愣,像是没想到妮妮会是这般优雅懂事,但很快就收敛起那一瞬间的失神,笑着指着教室里的一个空位置:“莫妮是吧?你以后就坐那个位置,我叫楚宁,你以后叫我楚老师就好,有什么问题记得一定要和老师说!”

    她们这所学校是出了名的私立幼儿园,虽说那天价的学费让很多普通家庭望而却步,但却不影响她们对这所幼儿园的欣赏。

    楚宁大学毕业两年了,因为在校时学习优异,再加上自身条件好,父母从中帮了不少忙,能进这所高等私立幼儿园当老师也是理想之中的。

    虽然早就见过不少气宇轩昂的家长,但在见到叶翌寒第一面的时候,她还是小小的惊艳了一把,尤其他那冷若冰霜的气质,更是让她着迷,还没有哪个男人能这么无视她呢!

    这一刻,她完全忘记,这个男人是有妻子的,而妻子在站在他旁边。

    宁夏怔愣过后很快抬眸,见却见那女老师正满脸娇羞盯着叶翌寒,欲语还休的模样当真是楚楚动人,她当场气的脸色就变了,但扫了一眼叶翌寒,瞧他仍旧是衣服冷冰冰的不解风情模样,她心里倒是平衡不少。

    不动声色上前一步,挡在叶翌寒身前,笑意盈盈看着那女老师:“老师,我们家妮妮以后就拜托你了,如果妮妮在学校里做错了什么事,你可一定要打电话通知我”。

    她虽是在笑,但眼底流荡着幽幽冷光,脚上穿着那双裸粉色高跟鞋更是气怒的向身后男人脚上踩。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