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没出息的孬种(恢复更新)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雷武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原来那花是薛先生送的,真不好意思,我家宁夏最讨厌玫瑰了,签收之后就直接给丢到楼下去了”。眉梢高高扬起,叶翌寒最看不得薛子谦这种神情了,要不是顾着小媳妇,他真想二话不说先给他两拳。

    他冷沉的嗓音稍稍一落,就见对面男人脸上笑容僵了僵,叶翌寒完美薄唇边划过一丝冷笑,眼中笑意越发浓重:“媳妇,我说的对吧?”

    说话间,他低眸,眸光缱倦柔情看了一眼宁夏,那份浓情蜜意任谁都能看的出来。

    薛子谦垂在两侧的拳头紧紧握起,深刻俊颜上笑容中多了一丝隐晦,一双如墨黑眸紧盯着宁夏,薄唇微微抿起,心中惨然一笑。

    薛子谦呀薛子谦,没想到有一天你也沦落到这种地步,要不是真爱,他何必如此的爱而不得痛苦?

    身旁男人突然间的转换话题,让宁夏措手不及,尤其在子谦学长探究的目光下,她更是叫苦不迭,这都叫什么事?怎么就牵扯上她了?

    很快收敛起素雅面容上万千神色,宁夏亲昵挽着叶翌寒粗壮手臂,面对薛子谦的深情款款,她只是抱歉一笑:“对不起子谦学长,我的确不喜欢玫瑰,你的生日快乐我收下了,谢谢你从美国这么大老远赶过来给我庆生”。

    这个男人一直就是内敛的绅士,她不是没有动心过,在这孤苦清寂的六年中,他不时的在旁边嘘寒问暖,她还是很感动的。

    可这也就限于感激,一旦想到他身后复杂的家庭情况,她是怎么也不想再和他过深的交往。

    她太有自知之明了,什么是她的,什么不是她的,她从来就不愿去强求。

    小媳妇的配合让叶翌寒心底十分开怀,唇角勾了勾,他挑衅意味十足扫了一眼薛子谦,不阴不阳笑了起来:“薛先生,我媳妇的话你也听见了,下次就送要送花,也得想想人家姑娘喜欢什么花,不然就照你这个性子下去,指不定就妖孽打一个光棍”。

    说这话时,他丝毫也没想到,领证那天,他捧着送给宁夏的玫瑰花,他一向就不是风度翩翩的男人,尤其在此刻,更是怒火冲天,没冲上前先用拳头那都是给小媳妇天大的面子了。

    这点,宁夏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听着他刻薄嘲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她只是蹙眉看了他一眼,然后抿着素唇,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这个男人啊,实在小气的让人觉得可爱,他是不知道他这小心眼的样子,真是让人看了觉得幼稚。

    第一眼见他的时候,他军装笔挺,说不出的威武帅气,可等到后面真正熟悉之后才觉得,他不过就是个普通男人,褪去了平日里的冷沉犀利,他就是个居家型的好男人。

    薛子谦紧抿薄唇,眸光阴沉冷睥着叶翌寒,尤其在看见他眼中浓郁的挑衅时,他更是抿起薄唇,拳头紧紧握起,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一定不要冲动,只有莽夫才用拳头解决问题。

    是,他的确在意宁夏,想要赢得她的芳心,可这并代表,他就和世间所有男人一样因为爱情而失了风度,他是薛子谦,他有自身的骄傲,绝对不允许变的如此没品。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子谦学长你的!”决口不提上次的事,宁夏唇角边绽放出一抹清新笑意,眸光盈盈星星看着他:“子谦学长,你很好,值得更好的女人相配”。

    这话叶翌寒真心不爱听,他浓黑剑眉紧皱,揽在宁夏楚腰上的大掌快速收紧,黑沉目光阴沉沉瞪着她,眼底流荡着满满不满。

    小媳妇这是什么话?他薛子谦好,难道他叶翌寒就不好?

    当着自己丈夫的面说这种话,小媳妇还真是好样的,瞧瞧这傲娇样,真是都被他惯出来的。

    宁夏没理身旁男人的小郁结,她只是含笑凝视着薛子谦,语气中的郑重是那么明显。

    其实说到底还是她自私了,当初要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她也不会一直拖着和子谦学长的事,要是能在第一时间就果断的拒绝他,说不定现在就又是一副光景了。

    “宁夏!”薛子谦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眼角微微勾起,阴沉眸光扫了一眼她身旁神情傲然的男人,求而不得,爱而不果这就是他现在最大的写照。

    他也很想告诉自己能风度自然的放下,可心底另一个声音又在不甘心的响起,从未失败过的天之骄子,初见遇见情感上的挫折,他很难就这么放下。

    宁夏挑了挑清秀眉梢,将对面男人脸上复杂沉痛看在眼中,她心底无声叹息。

    何必呢?就子谦学长的条件,要找比她强上百倍的女人,那也是信手拈来的,何必强求她这个有夫之妇?

    而且此刻她的丈夫就在身旁,他就这么不顾影响的跑上来说这番话,光是这份不良居心就已经让她反感了。

    沉默半响之后的薛子谦,稍稍抬眸,他敛着眉目,复杂的目光的落在宁夏身上,沙哑沉声道:“我们能单独谈谈嘛?”

    此话一出,叶翌寒刚毅俊颜瞬间冷肃下来,想也没想就沉声冷笑:“做梦”。

    紧接着,他又朝着薛子谦嗜血阴沉道:“你想都别想,你不是一向就说自己是文化人?宁夏已经和我领证结婚了,你还真是一点脸都不要啊”。

    妈的,什么狗屁文化人,居然就这么理直气壮的想要和他媳妇单独谈谈?

    凭什么?

    他怎么张的了这嘴的?

    真以为他是吃素的?

    要不是看在小媳妇的面子上,他早就想要一拳打上去,让他有多远滚多远了。

    “翌寒……”。感受到身旁男人陡然间暴涨的怒气,宁夏连忙拉住他衣袖,生怕他就这么冲上前就要打人:“你别生气,我不去”。

    说着,她清冷视线一转,落在薛子谦身上,急忙冷声道:“子谦学长,这你也看见了,我现在和我丈夫过的很好,不管之前让你有什么误会,我现在在这和你说声对不起,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清冽如水的声线顿了顿,她继续寒声吐口:“而且我丈夫的性子你也看见了,他眼里容不得沙子,你还是赶紧走吧!”

    她还真怕这男人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冲上前用拳头解决问题,她倒不是心疼子谦学长,只是觉得用这种方法解决问题不好。

    她是个小女人,这么多年来的生活一直就简简单单,就连派出所都很少去过,可自打和这男人认识之后,什么刺激事没做过?

    像是为了响应宁夏的话,叶翌寒表现的凶神恶煞,他恶狠狠瞪着薛子谦,眼中充满了排斥幽光。

    想要挖他墙角的男人,他自然不会待见。

    他媳妇是这么的国色天香,指不定外面有多少癞蛤蟆惦记着,幸好他下手早,不然现在真没他的份了。

    见俩人态度强硬,薛子谦索性也撕了平日里的温润谦和,他敛着眉梢,眉宇间漾着阴沉,只不过一瞬间,他身上的气势就不知道涨了多少,他略带讥讽的眼角扫了一眼叶翌寒,然后慎重看着宁夏。

    和煦轻声问道:“宁夏,我知道你已经嫁人了,可你甘心嘛?就像你说的,你丈夫的性子,我很清楚,和他在一起,你就真的心满意足?”

    不等宁夏说话,他又继续勾唇一笑,笑容中透着清歌妖艳,像是蛊惑,又像是诱引:“国外的医学比国内发达多了,没人比我清楚你多热爱学医,宁夏,你知道嘛!其实很多事情根本就不像你想的那么复杂,你好好瞧瞧,这世上还有我,你要的幸福,我也可以给你”。

    这招软硬兼施真是精彩,叶翌寒在一旁将这话听在耳中,不禁凉薄笑了起来,笑容嗜血清冷,可却没有说话反驳。

    好啊这个小子,真是越来越本事了,还真把他当隐形人了?

    他越是这么说,他还就越不能动怒至少当着他的面时,他不能随便动气,不然就真的中了这个男人下怀。

    宁夏一怔,微微皱起黛眉,眉宇间漾着疑惑,面对薛子谦意味不明的话,她只是清清冷冷,娇娇如月吐口:“子谦学长,在我心中,你的形象一直很高大,甚至于是个涵养十足的绅士,可如今你当着我丈夫的面说这种话,真心让人觉得恶心”。

    说这话时,她眸光坦荡无一丝波动,眼底流荡的冷锐是那么明显,这分明就是开始讨厌他薛子谦了。

    她情感一直冷淡,对于别的男人爱慕,并没有什么太多感觉,只是现在和叶翌寒在一起了,才渐渐有了同龄人该有的活力。

    恶心?

    这个词真是深深刺痛了薛子谦的心脏,他浑身一怔,垂在两侧的手掌悄然紧握成拳,快速抬眸看向宁夏,见她神情冷淡中透着漠然,他心沉了沉,尽量忽视她语气中的厌恶,他不紧不慢又继续温润吐口。

    “宁夏,你不必回复的这么快,你知道的,这些年来我对你的心意一直都没变,而且以你的实力,大可以回美国找一家比现在还要靠谱的医院,至少没现在这么多勾心斗角”。

    一直刻意维持着清隽优雅的神情,薛子谦心底苦笑,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自持骄傲在她眼中其实是一文不值的。

    她可以选择这种粗野的男人,也不愿和他多说一句话。

    一向就是他在拒绝别人,此刻转换了角色,他才体会到那种刻骨的疼痛。

    听薛子谦说到这,一直未曾开口的叶翌寒沉着脸,冷哼道:“这事就不劳薛先生操劳了,宁夏是我妻子,我自然能会帮他处理好这些妖魔鬼怪的”。

    他从不否认这个男人的优秀,所以现在听他这么说,他也没有半点惊讶。

    之前他的确是大意了,他太了解小媳妇温吞的性子了,就算遇上什么不公平的事,她指不定还会忍气吞声,这丫头,也就在他面前无法无天的凶凶,一旦到了外面,就变得娴静温雅,哪里是那些妖魔鬼怪的对手?

    就像今个早上他见到的气势嚣张的秦素洁,要不是他亲眼所见,小媳妇根本就不会和他说。

    “你能处理好?”一直隐忍压抑的薛子谦猛然抬眸狠瞪着叶翌寒,相当于他的冷酷犀利,他表现的也极为冷锐,微敛的眉梢中透着明显敌意:“你早干嘛去了?宁夏被人欺负的时候,你怎么不站出来说这话?叶翌寒,你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嘛?宁夏还年轻,她刚从学校毕业,还有大好的机会可以一展拳脚,你现在就这么处处约束她,根本就是自己自私的表现”。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上三十岁的男人,他们的想法和刚刚二十多的男人自然是不一样的。

    这个男人如今已经三十四了,再加上他家庭的特殊性,他之所以娶宁夏,无非就是想要找个能安家的媳妇,再然后就是生孩子了。

    他太霸道自私了,这样的他,他怎么能舍得把宁夏交付给他?

    “薛子谦!”他话音才刚一落,宁夏就彻底恼火了,**一迈,挡在叶翌寒面前,她冷冽的目光注视着薛子谦,对他的称呼也由子谦学长变成了薛子谦。

    “你太过分了,你有怎么资格当着我和我丈夫的面说这种话?薛子谦,我现在就明明白白告诉你……”。

    恼怒十足的嗓音顿了顿,她抬着头,眼底划过一丝无谓,继而冷笑了起来:“就算我现在没有嫁人,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薛子谦,你凭什么这么自以为是的觉得没我丈夫,我就会和你在一起?你是仗着自己的钱还是家世?我告诉你,这些我都看不上眼”。

    是的,她的确不在乎钱财这些身外物,这些她大可以自己努力去赚钱,相当于心安理得的去用男人钱,她更喜欢自己奋斗。

    自打结婚之后,面对这些烂桃花,她的态度一向就很强硬,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从不拖拉。

    可为什么这个男人还非要撞上来?

    叶翌寒寒着俊颜,注视着薛子谦的鹰眸中喷射出浓浓怒火,可却因为宁夏的这番言论而彻底将火给压了下来。

    紧紧握着小媳妇的玉手,叶翌寒得意看着薛子谦,将他面容上的苍白看在眼中,他不厚道的笑了:“我媳妇的话你都听清楚了吧?薛子谦,你要真还要点脸,就不应该出来打扰我们夫妻生活”。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含笑的面容陡然冷峻下来,讥讽嘲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随即勾唇冷声吐口:“不是每天我都有这种好心情的,你要真想要上前找打,我也不介意,只是不知道,你这小身子骨受不受的了?”

    今个是小媳妇的生日,十二点还没过,他不想动手打人,可要是这男人以后还继续这样,他就不管那么多了。

    宁夏本来觉得打人不好,可看着薛子谦满脸的倔强,她又觉得,要真能把他打清醒了也好,省的他在这么阴魂不散的打扰她生活。

    面对叶翌寒表现出来的强势威武气息,薛子谦本能的像后退了一步,左胸上的肋骨隐隐发痛,他脸上苍白,看上去有一丝憔悴,在宁夏冷漠无情的话语下,他越发觉得无地自容,紧抿薄唇,竟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将他这个小小的动作看在眼中,叶翌寒扬了扬眉梢,漆黑鹰眸中隐过一丝轻蔑,心中暗骂孬种,真是一点出息都没,不过这样也好。

    江边晚风徐徐,宁夏如海藻般青丝正随风飘荡,隐隐透着丝丝淡漠气质。

    叶翌寒把身上外套给脱了下来披在宁夏身上,轻扯薄唇,淡声道:“困了没?咱们等会就回家?”

    一向傲娇精英的薛子谦,面对这一连串的打击,他有些挫败抿着薄唇,眼睁睁看着眼前相亲相爱的俩人,要不是因为他爱慕宁夏,他也会觉得这一幕真是极为和谐,不管谁看见,都会觉得舒心,可如今看在眼中,却刺眼极了。

    “嗯,我明天还要上班!”看了眼肩膀上的黑色外套,宁夏扬唇柔柔一笑,笑容清丽明亮。

    “困了,咱们就回家睡觉”。佛了佛她额前被江风吹乱的长发,叶翌寒眼底飘扬着柔情,在她白净面颊上轻轻一吻,然后温柔拥着她离开。

    明天还要上班,晚上又闹了这么一出,宁夏早就累的不行了,可被叶翌寒揽着离开时,她脚步顿了顿,转眸看了眼站在那一动不动的薛子谦。

    他依旧是一身挺括西装,一丝不苟的俊颜上挂着隐晦沉痛,和往日里的光鲜亮丽大不相同,像是刚刚那话对他打击极大似的。

    ------题外话------

    太久没码字了,速度下降不少,而且思路也不顺,嗯,在这文完结之前更新都会稳定,不会再出现这么长时间断更了!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