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求而不得的苦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不进去坐坐?”掩下眸底黯然苦涩光芒,郑静月理了理笔挺西装,娇娆温柔一笑,又恢复一贯的知书达理:“子谦,我这客栈开了有两年了,你可从未进去过去”。

    她堂堂南大经济学毕业的硕士,像个普通大学生一样去外企里找份工作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嘛?

    学校学校教授不止一次为她惋惜,而她呢?却安于这一块净土,求的不过就是他在外面风吹雨打够了,能一回头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一个女子能全心对他。

    可现在看来,不管她做的再多都是笑话。

    扶她站起来之后,薛子谦快速收回双手,抿着薄唇,似笑非笑眸光盯着眼前笑容娴静的女子,明明都是娇柔抚媚的女子,可他心中却只能惦记那一个,眼前这个再好,也人不了他的眼。

    被他幽深的目光久久打量着,郑静月死死咬着红唇,眼中激荡着如水流光,扯着嗓子,尖锐问道:“子谦,叶翌寒的性子你也摸清楚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话一说出口,她就连忙停住,紧张的心瞬间悬浮起来。

    她怎么忘了,那个女人是他心中唯一不可触碰的底线,他在她面前是温润如玉贵公子,可只要一触及到她的事,他就可以转脸化身为魔,而且是六亲不认的魔。

    果不其然,听郑静月这么一说,薛子谦本是俊逸的面容瞬间冷沉下来,眸光阴沉注视着她,眼底闪烁着森森寒光,过了好半响之后,才一扯薄唇,冷声吐口:“静月,你失态了,这事不需要你关心,今天的事谢谢你了,下次你有事,我一定鼎力相助”。

    在美国,得了他薛子谦一个答应,那是多大的荣幸,郑静月怎么能不知道他的一诺千金?要是别人,肯定早就感恩道谢了,可她却觉得无尽寒凉,到头来,他还是对她这么生疏。

    一句谢谢,一句帮忙,就把和她的关系定位在那个地方。

    求而不得对最是美好,她是如此,他亦是如此。

    挑着如墨眉梢,薛子谦扯了扯完美薄唇,寒声笑道:“静月,你是聪明姑娘,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你知道的,我最欣赏的就是你的聪明才智”。

    这种女人,无疑是做妻子做好的人选,她和她母亲一样,都是书香门第出生的,有极好的教育,都是遵从男人,就算和她结婚之后,他在外面胡天就地,她恐怕也只会在后面妥善打理。

    男人这辈子要是能娶到这样一个才情俱佳的女子,也就满足了。

    薛子谦有时候在想,他到底在纠结些什么?

    可脑海中那抹倩影却久久不能散去,到底还是求而不得的才是最后。

    朋友,朋友,她的定位永远只能在朋友上。

    郑静月忍不住捂住胸口,那儿疼的她呼吸困难,苍白的容颜,憔悴的面色,这样一个楚楚动人的美人儿看在薛子谦眼中竟然没有一丝温度。

    “子谦,你要明白,为你做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爸就在里面,为了帮你办事,我连他都欺骗了”。

    现在又来提这种事,连她都觉得害臊的厉害,可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再次和他擦肩而过,就算没有见过那个女人,可她也有信心并不比她差。

    是,她也许不算是天之娇女,和那些一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勺的小姐相比,她的家庭很普通,可父母从来没有忽略对她的教育,她有这个自信,虽然不是世上最好的女子,但一定是最适合他薛子谦的。

    “你开个价,需要多少钱?”薛子谦紧皱眉梢,看着眼前楚楚含泪的女子,他沉着俊颜,语调寒哨清冷:“不管怎样,这次始终都是脱了你的忙,不然我还不能接近他!”

    叶翌寒,果真是厉害,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北京贵族圈子里有名的少爷,都怪他当初太情敌了,才会糟到那样的侮辱。

    不过没关系,胜负还没分出来,他不急,他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了。

    以前看着他这样冷肃谈生意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男人真帅,气势强大,是个让所以女人都爱慕的对象,可如今,他这样冷冰冰和她谈钱的时候,郑静月才陡然发现,错了,真的错了,她的痴恋对他来说只是麻烦。

    瞧瞧这语气,他难道还真把她当成爱慕虚荣的女子?

    一想到这,她脸上猛然一变,颤声问道:“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轮到到需要用钱打发了?子谦,不管怎么说,我也给你当过两个月的助理,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

    她家确实没有他的家财万贯,可打小也娇养着长大的,吃喝不愁的大小姐,可在他眼中却一文不值。

    薛子谦紧抿薄唇,眉梢微微扬起,面对她的泣声逼问,他直接选择沉默,然后迈步就饶过她向前走去。

    说他心狠也好,无情也罢,他这颗心已经给了别人,无法在分心出来关心别人,别人的死活,他又为何要去关心?

    “薛子谦!”见他冷着脸直接离开,薛静月彻底恼了,她一把拉住他的臂膀,晶莹泪水顺着白嫩面颊划了下来,神情动人凄惨:“子谦,你醒醒吧,那是叶翌寒的妻子,你虽然在美国势力强大,可这是中国,是高官掌管的时代,你斗不过他,而且你的生意不是还打算做到内地来嘛?你要是得罪了他,你的生意怎么办?”

    为了一个已经结婚的女人,你真的要这么不管不顾嘛?

    最后一句,她没有问出来,可心中忍不住的苦涩,子谦,理智如你,怎么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

    当她在医院碰见浑身是伤的他时,心中震惊不是一星半点,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何时有过这么狼狈?

    “静月,你忘记我的话了?”薛子谦快速转眸,冷睥着黯然哭泣的郑静月,语气中尽是寒霜:“我欣赏你的聪慧,可这不代表你就可以来管我的事,我要怎样都和你没关系”。

    是,这次的事情确实要多谢她,可那不表达她就可以依仗这事在他面前放肆,在中国,他薛子谦的确没他叶翌寒本事,可男人在这方面都争强好胜,不撞南墙心不死。

    说话间,他就把她的玉手挥了下来,长腿一迈,继续向着巷子外走去,根本就不回头看看身后女人是怎样的神色。

    被叶翌寒如此羞辱,他岂能善罢甘休?他不在乎宁夏是不是已经结婚了,他爱她这个人,这些表面的东西都不是那么重要。

    要是以前对宁夏是一份淡淡守候,那么现在就是强势出击,在不争取,就真的晚了。

    能在龙虎相争的坏境中把家族企业发扬光大,薛子谦又岂是表面上看上去那般云淡风轻?他有自己的为人处事,更是不缺强劲的手段。

    只是在宁夏面前时,他收敛起了这一切,才让人觉得温和无害,而郑静月看的更多全面,当他助理的那两个月,她就明白这个事实,从来都不敢小看这个年轻男人。

    他走了,背影依旧清隽优雅,带着一贯的俊逸气度,郑静月站在他身后,痴痴傻傻注视着他颀长的身躯消逝在眼前,过了良久之后才牵了牵唇角,唇际边勾着苦笑,心底浮现出淡淡苍凉苦涩。

    她到底有什么好追求的?这个男人根本就看不上她,在他眼中,她和这世上任何普通女人都这样,是可以用金钱随便打发的。

    在他眼中,有的只有那个叫莫宁夏的女子,当年在纽约是这样,现在亦是如此。

    而她呢?现在已经二十五了,女子的年岁还有几年可以这般挥霍?

    “静月?送完翌寒还不后来站在门口做什么?”客栈内,传来郑世渊含笑中透着一丝疑惑的声音:“你赶紧给我进来泡茶,我怎么泡都没你那味道”。

    泡茶?郑静月闻言,微微一怔,看着挂在屋梁下的招牌,她莞尔一笑,笑容清丽明亮,但却透着淡淡悲伤。

    她纵使泡茶的手艺在好又怎样?在他眼中,不还是一文不值?甚至连她这些年来的心血,他看都不愿意进去看上一眼。

    郑静月,该清醒的人我看应该是你了,他薛子谦有这个财力权势去挥霍年华,你呢?你拿什么去争取?再过几年,你都人老珠黄了,还能入的人谁的眼?

    苦寂淡嘲笑了笑,她扬声应了声,然后将他丢下的手帕放进口袋中,脸上挂着完美笑容走了进去。

    ……

    天色渐晚,叶翌寒今个一个人在商场了逛了一个下午,买了不少东西,因为听说妮妮要上学了,更是为她添置了很多学习用品。

    宁夏和张锦有说有笑走了出来,刚一出军总大门,就见自家男人靠在车前,刚毅面容上挂着的是一贯冷沉,但即便是这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也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和她走在一块的张锦一注意到他的身影时,就连忙拉扯她的手臂,惊呼出声,眼中冒出星星点点桃花:“宁夏你快看,那那那,那个男人长的好帅啊,开的还是这种越野车,真是酷翻了”。

    她一向就是这咋咋呼呼的性子,所以说起话来丝毫也没有掩饰,周围不少还不知情的人听她这么一说,纷纷抬眸去看,刹那间,靠在车前的叶翌寒就成了众目睽睽之下的发光体。

    宁夏微微咬唇,俏脸上漂染过一丝红云,面对张锦的高兴致,她则是无奈居多,心中早就把那个男人给骂了个便。

    他就不能低调点嘛?仗着自己有张傲人脸庞,就到她工作的门口耀武扬威来了,瞧瞧,都不知道勾引了多少小姑娘的芳心。

    叶翌寒稍稍一抬眸,就瞧见自家小媳妇正站在台阶上,眉梢紧皱,满脸的不情愿。

    他还以为她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呢,快步走了上去,沉声问道:“媳妇,怎么了?”

    本来大家的目光都是落在他身上的,随着他的走动,不少人打量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宁夏身上。

    张锦更是在一旁捂着唇角惊呼:“宁……宁夏……”。

    叶翌寒表现的极为淡定,笑意深沉看着和他家小媳妇站在一块的女人,自然而然搂着小媳妇香肩,然后伸出手来看向张锦,礼貌笑道:“我叫叶翌寒,是宁夏的老公,你是我媳妇同事吧?”

    他笑容明亮璀璨,丝毫没有摆架子,亲和的态度瞬间让张锦的心靠向他,她看眼宁夏,见她满脸尴尬,她这才礼貌和他大掌轻握一下,脸上抑制不住的红晕:“你好,我是张锦,我是护士,和宁夏认识也有些日子了!”

    说话间,她悄然瞪连忙一眼宁夏,在她耳边小声嘀咕:“宁夏,没想到这就是你老公啊,长的这么帅,你怎么都没和我们说过?”

    她声音极小,可还是被叶翌寒听见了,他嘴角上勾着不羁笑容,眼角微微勾起,漆黑眼眸中隐过一丝得意。

    别人夸不夸奖他,他倒是不在意,可现在这人不同,这是小媳妇的同事,他自然乐于见成。

    被这么多人看着,宁夏脸皮薄,有些不好意思,尤其面对张锦的含笑打趣,她脸上更是抑制不住的的艳红,咬唇素唇,轻声道:“我也是刚结婚,他是军人,不经常回家,所以我也没怎么和你说过”。

    因为秦素洁的关系,现在在军总,只有张锦和她能说说话,其他的大夫护士都明哲保身,既不和走的近,也没表现出任何态度。

    对于这样的场面,宁夏倒是无所谓,反正她只要战战兢兢工作就好了,何必要去管外界的因素?

    “张小姐家住哪?要不要我们送送你?”指了指停在下面那辆车,叶翌寒笑容满面朝着张锦道:“我家宁夏性子外向,难得有聊的来的朋友,有空,还请长小姐上我们家去做客”。

    他一口一个我家宁夏,听在张锦耳中更是陶醉,她就是个普通的小女生,虽说这男人是宁夏的老公,可并不妨碍她在心里犯花痴,眼中冒着桃花,痴痴盯着叶翌寒深刻的俊颜,好半响都回不过神来。

    “不用,张锦家就住旁边,走路用不了几分钟的,她每天都是走路上下班!”乘着张锦因为叶翌寒发呆的时候,宁夏扯了扯素唇,连忙开口笑道,亲切挽上身旁男人的臂膀,悄然在他腰间一拧:“翌寒,时候也不早了,咱们还是早点回爸那吧”。

    嘴角抽了抽,真是丢人,她这朋友就不能挂她留点面子嘛,瞧着这男人就差没流口水了。

    听她这么一说,张锦也快速回过神来,不过还是满脸喜色看着叶翌寒,甜甜笑道:“我家就住旁边,就不劳烦你们送了”。

    话虽是这般说,可她却一点要走的迹象,仍旧是笑眯眯注视着眼前这张刚毅不凡的容颜,在心中暗暗犯花痴。

    啧啧,这男人可真是有味道,比韩剧里的你男主角帅多了,不不不,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韩剧里的那些男主角和他一比,简直就是小白脸,而他这古铜色的肌肤更加有男人味。

    宁夏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张锦平时挺机警的,怎么在这个时候就表现的像是傻大姐?

    轻咳一声,宁夏朝着张锦挥手,扬唇轻淡笑了起来:“既然这样,我们就先走了,明天再见”。

    她素雅面容上挂着无懈可击笑容,可指尖却在暗中死死拧在他腰间那块软肉,真是恨不得让这个男人赶紧滚。

    他怎么就一点不知道要收敛?笑的这么招摇,瞧瞧把张锦都迷成什么样了。

    要不是知道这姑娘就是这个性子,她这心里还真是不舒服。

    搂在媳妇香肩上的大掌快速收紧,忍着疼痛,叶翌寒微微皱眉,但却笑的风光奇岳:“张小姐,再见!”

    话落,他就搂着自家小媳妇上了车,而张锦站在原地好半天还回不过神来,心中下定决心,果然是兵哥哥帅,她以后也一定要找个兵哥哥嫁了。

    ……

    停车场里,一辆低调黑色路虎里坐着薛子谦,他死死抿唇,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脸上闪过让人难明的隐晦,高深莫测的瞳孔一直注视着军用悍马消逝在眼前,他这才缓缓收回视线,有才挫败在方向盘上挥了一拳。

    一向就是天之骄子的薛子谦何时遇见过这种事?平时想要什么,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现在为了宁夏,他变得如此阴沉,在她生日当天,他都没这个勇气上前,正大光明和她说一声生日快乐。

    何时,他薛子谦也这般卑微了?

    眼底隐过丝丝冷沉,薛子谦抿着薄唇,转动方向盘,将黑色路虎开出了停车场。

    人这一辈子自少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有时候想想,他真的是太不知道人间疾苦了,瞧瞧,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失败就让他这么憔悴,以前日子过的太好了,所以现在面对这些困难时,他才会如此手忙脚乱。

    但,对于宁夏的感情,他不会改变的。

    ……

    “你刚刚怎么不坐在车里的?”刚一上车,宁夏就张牙舞爪扑到叶翌寒身上,在他颈脖上咬了了一口,恼怒道:“你都没不知道,刚刚有多少人都看着你,尤其是你笑的时候,我那同事眼睛都直了”。

    说着说着,她语气中染上一丝郁结,眼中闪烁着浓浓幽光,咬着唇瓣,满脸不高兴。

    叶翌寒打响引擎,发动车子,军用悍马急速飞驰而出,听着小媳妇坐在他身旁委屈撒娇,他心中一阵失笑:“你没瞧见车后面放的都是购物袋嘛,我坐在车里闷,索性就站在车前等你了,哪里知道能招惹出这么多事?”

    一想到刚刚张锦那娇憨样,他就好笑,那确实是个好姑娘,眼中没有一丝**黑暗,能和小媳妇当朋友也不错。

    要是搁在以前,他并不屑于这样的小女生交谈,可现在却能耐着性子和她寒暄两句,有时候想想,他都不得不感叹,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制他最好的办法还是小媳妇。

    听他这么一说,宁夏快速转眸看去,见后座上摆满了购物袋,她很是惊讶问道:“你送完我之后一个人就去逛商场了?”

    话落,她嘴角抽了抽,都说男人不爱陪女人逛街,可瞧这男人满满一车的成果,她不得不开始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叶翌寒扬着英挺剑眉,满脸自然淡定,只是低沉的嗓音中难掩那一丝笑道:“瞧瞧你这是什么脸色?你跑去上班了,我一个人哪里好意思上门去看爸?”

    他这经常不回家的,本来就已经够对不起媳妇的了,要是再两手空空跑去拜见岳父,这不是让他老人家心里不舒服嘛?

    宁夏显然没有他想的那么多,她靠在椅背上,满脸的无谓,扬唇反击:“啧啧,没想到啊,你连这个都想到了,你不是一向脸皮就厚嘛?没带东西还不好意思上门拜访了?”

    说着,她就咯咯笑了起来,笑声清越欢愉,眯着清凉凤眸,眼中尽是促狭光芒。

    叶翌寒闻言,俊颜一黑,瞧着眼前这张笑意盎然的小脸真是恨的牙痒痒,还别说,她小媳妇现在这样还真挺让人恼的。

    总是把他想成多坏的坏人,可实际上呢?他对媳妇那真是掏心掏肺的好,可这就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她狡诈的很,让他甚是无奈。

    “哎呀,我就是和你开玩笑的,你还真和我生气了?”见他黑着张脸,带着山雨欲来的气势,她连忙举红旗投降,很没出息的讨饶:“叶大队长大有有道理,哪里真能和我这般小女子计较!”

    他考虑的周到,而是都是为她爸买的东西,她心里怎么能不感激?

    他们生活在南京,爷爷奶奶又远在北京,平时想尽尽孝都难。

    “你这张嘴还真是能说,我懒得和你计较了!”叶翌寒扬了扬如墨眉梢,眉宇间挂着柔软笑意,却偏偏口中却冷哼一声。

    宁夏顿时咧开嘴角,心中暗暗想道,真是小心眼的男人,明明自己就欢喜的不行,还偏要板着脸。

    ……

    门铃一响,妮妮就去开门,见来人是余瞄瞄,她扯了扯粉唇,明媚笑道:“瞄瞄阿姨!”

    “哟,怎么是妮妮开门的呀?外公呢?”瞄瞄带了一束鲜花和一个蛋糕进来了,见开门的人是妮妮,她顿时笑了起来:“听说妮妮明天要上学了,瞄瞄阿姨真是恭喜妮妮,妮妮这么聪明,以后学习一定很好”。

    因为明天就是九月一号,南京学校基本上都是在这一天开学,这样的话,妮妮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了,每次听,她都忍不住眼角猛抽,要不是因为听了妈咪的话,她才不想去幼儿园和那群小屁孩玩。

    指向厨房,妮妮嘟着粉嫩唇瓣:“今天是妈咪生日,爸他们还没来,外公正在里面做饭呢!”

    一进来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余瞄瞄早就迫不及待了,她把东西放下之后,就笑容欢愉去了厨房,望着正在忙碌的身影,忍不住撒娇笑道:“叔,你这准备的晚餐也太丰富了吧?啧啧,过生日可真好啊!”

    她家庭破碎,父亲虽说小时候对她很好,可最后却把家里的钱卷走和别的女人跑了,只留下她和妈妈生活在一起。

    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家里情况不比别人,其实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可有幸认识宁夏之后却不一样了,她找回了那么一点人间温情,尤其叔,对她更是好的没话说。

    莫父满身的油烟味,瞧着站在他身后的余瞄瞄,连忙扯着嗓子不悦唤道:“赶紧出去,赶紧出去,这里面都是油烟,女孩家的进来身上都是油腻腻的”。

    其实厨房里有油烟机,根本就没有什么油烟,余瞄瞄又怎么能不知道,叔这是在心疼她呢?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收拾起清秀面容上那一丝感动,余喵喵连忙轻柔笑道:“肯定是宁夏回来了,我去开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