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咱们出去买花吧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宁夏撇了撇嘴,心想这个男人还死要面子居然不承认,她心中越发好笑,潋滟清眸中酝酿着深沉笑意,山前拉了拉叶翌寒胳膊,在他旁边轻声笑了起来:“翌寒,你这种醋你也吃?你没瞧见我根本就不想要嘛,谁知道是谁送来的花?上面连个署名都没!”

    她挽着他的臂膀,素雅面容上挂着清新笑容,潋滟凤眸中更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倒影在其中,叶翌寒看在眼中,火气瞬间熄灭了大半,可为了面子,他还是扯着嗓子嚷嚷道:“既然不想要,怎么还把它抱了进来?还有,他怎么知道我们家这的地址?”

    妈的,让他知道这献殷勤的男人是谁,他非得废了他半条腿不可,连他媳妇都敢肖想,胆子可真够大的。

    对于这点,宁夏也很是惊诧,她皱了皱黛眉,满脸疑惑,摇了摇头,随即轻掀素唇,淡凉吐口:“我也不知道,按理说,我经常都是回爸那,没人知道这的地址,就算是要送花,也应该是送到我爸那的,可怎么就送到这来了呢?”

    还被这个男人亲眼瞧见,这不是故意让她没好日子过嘛!

    依他的小心眼,肯定都闹上一番。

    果然,宁夏想的没错,叶翌寒现在肺都要气炸了,他满脸阴沉寒霜,虎目中怒火滔天,愤怒的将小媳妇挽在他臂膀上的玉手挥开,冷哼道:“还不知道是不是你在外面招惹了什么野男人,现在好了,人家还找上门来送花,媳妇,你可真给我长脸啊!”

    他冷沉的嗓音带着一贯讥讽,宁夏听在耳中,朝他调皮吐了吐粉舌,丝毫也不在意他身上放射出来的低气压,扬唇轻声笑道:“哪有呀,我也不知道是谁,你可别冤枉了我,在说了,这年头送花的男人真俗,还是这种大红的玫瑰,我一点也不喜欢”。

    哪个女人不爱花?可宁夏打死也不可能在叶翌寒面前说喜欢,不然这个小气的男人肯定要闹的翻天。

    他也不想想,他上次求婚的时候抱着一束鲜艳玫瑰来的时候,她表情是怎样?现在收到红玫瑰又是怎样的神色?

    此话一出,叶翌寒阴森的目光缓了缓,可仍旧脸色不善,上下打量了宁夏一番,见她眉目清艳,眸光坦荡,丝毫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他心中这才好受。

    冷锐视线一转,他目光落在地上被他踩的七零八落的玫瑰上,微眯着漆黑眼眸,扯了扯薄唇,森凉哼道:“既然你不喜欢,我就去扔了”。免得

    放在这里,碍眼。

    宁夏本来就不喜欢,这种鲜艳欲滴的颜色,并不适合她,她自然乐于坚持,只是瞧着叶翌寒将这一束火红玫瑰给随手扔到窗户外面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跑了上去,嘴角抽了抽,扬声责怪:“叶翌寒,你怎么一点素质都没?就这样把东西给扔了下来,要是砸到人了怎么办?”

    这小区总共十二层,他们住的是第八层,就这么把一束花给扔下去,要是砸到人,还真挺疼的。

    叶翌寒本来缓和的神情因为她这句话,又瞬间冷沉了下来,冷酷鹰眸中蹭蹭蹭燃起猛烈怒火,咬牙切齿瞪着趴在窗户上往下看的小媳妇,薄唇轻轻掀起,阴冷淡嘲笑了起来:“怎么?还舍不得?好啊,既然舍不得就滚下去捡啊!”

    一在气头上,他起话来就会不管不顾,别听着平时多会保证,可要是事情真正发生了,他这脾气又抑制不住的怒长了起来。

    宁夏也是和他交锋了好几次才了解到的,她握在窗沿上的素手紧了紧,见楼下并没有人路过,她紧张的心这才落下,可身后男人阴沉嗜血的目光却让她如鲠在喉。

    无数次的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嫁给他了,那她就应该承担起当一个妻子的责任,本来这事也确实够让人多想的,她要在不好好解释?不是平白无故的引起家庭矛盾嘛?

    这样想着,宁夏深深咽下这口起,转过身来,娇俏精致小脸上挂着无奈光芒,微抿的素唇轻启,淡声解释:“翌寒,我不是在心态被你扔出来的花,而是在意你这样鲁莽的动作会砸到人,咱们住八楼,这样砸下来要真伤着人怎么办?”

    他一向就是粗心眼,对于这些,根本就不会多想,更别说现在还在气头上,一个不知道姓名的男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他媳妇生日的时候送花上门,他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憋的下这气?就像活生生被人打了一耳光般的难堪。

    见他沉默不语,宁夏心中也不好受,昨个晚上才闹了一场,怎么到了早上还都闹下去?这日子到底要怎么过下去?

    微微咬唇,宁夏脸上浮现出浓浓愧疚,上前两步,扯了扯他的衣袖,微垂着闪耀明眸,这低声认错:“好嘛,就算是不对好了,翌寒,你能不能不生气了?送你花的人我真不认识是谁,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就因为这么一束来历不明的花就要摆脸色给我了?”

    本是认错的话,可不知为何,最后却被她说成了委屈。

    叶翌寒低眸,望着站在他身旁,正别扭拉着他衣袖的小媳妇,坚硬怒气的心中就像被针戳了一般柔软,他冷幽鹰眸中划过一丝淡淡软意,强忍着那一刻悸动,并没有任何举动,而是站起那,继续冷声问道:“你真不知道这送花的男人是谁?既然不知道,人家怎么知道咱们家地址的?”

    说来,这婚房,他还是第一次回来过,之前刚带着媳妇从北京领证回来之后他就回部队去了,期间小媳妇去看过他一次,要不是这次因为媳妇生日,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可现在倒好,才回来呢第一天就发现这种事,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故意的?

    想到这,他浑身一颤,暗暗咬牙,指不定那个男人还真是故意的,既然都知道这的地址了,那肯定也知道他现在在家,故意派人送花来,就是故意碍他眼的,甚至还希望他能因为这事和媳妇吵起来,他就有机会乘虚而入了。

    宁夏不知道叶翌寒居然胡思乱想到了那,她仍旧拉着他的衣袖,低着头,一副小媳妇的受气模样,琼鼻微红,委屈吸了吸鼻子,软糯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花都被你扔了出来,还不能解气嘛?”

    叶翌寒浓黑剑眉微微挑起,瞧着小媳妇难得的温顺模样,一时间心中的满足感瞬间膨胀,他轻咳一声,以此来掩饰自己心中此刻柔软的笑意,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海藻般青丝,沉声笑道:“好了,好了,我没那么小心眼,哪能因为这么点事就和你生气?”

    他突然间的大方让宁夏目瞪口呆,猛地抬眸,嘴巴微张,注视着面前容颜俊美的男人,心中惊异的半天说不上来话。

    这男人还是一向那个小心眼的嘛?他能因为一丁点小事就和她闹的不停,可今个怎么这么好说话?她才刚刚解释了一两句,他就信了?

    见小媳妇满脸惊愕望着他,叶翌寒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一声,刚毅面容上不受控制闪过一丝红云,那双漆黑幽暗鹰眸中泛着的柔光足以柔软任何一个女人的心。

    他轻轻握起宁夏的玉手,放在薄唇边轻吻了一下,然后抬眸,清润笑了起来:“有男人对我媳妇大献殷勤,证明我眼光好,娶回来的媳妇是个优秀。”

    叶翌寒猛然间的改变态度,让宁夏半天也回不过神来,她乌黑明丽瞳孔微微瞪大,眼中闪烁着莫名惊吓目光。

    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怎么突然间就像变个人似的?

    ……

    “只能你不生气就好!”他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宁夏只好硬着头皮糯糯道。

    叶翌寒磁性的嗓音顿了顿,瞧着在他面前温柔如水的媳妇,越看越是欢喜,紧紧握着媳妇的素手,幽深鹰眸中渐渐升腾起浓郁流光。

    宁夏受不住了,抬眸,在笑容盎然的叶翌寒眼前晃了晃手,微咬的素唇微扬,犹豫问道:“翌寒,你没事吧?没事的话,咱们回去吃饭吧?”

    她这肚子里还饿着,尤其现在盯着他欢喜深沉的目光更是惴惴不安,生怕他又转眼间化身为狼。

    他一向就不安常理出牌,谁知道,他等下会做什么?尤其现在这种忽明忽暗的目光,她更是了解,绝对是他变身为禽兽前的征兆。

    叶翌寒要是知道,他媳妇现在心里是这么想的,非得气的吐血不可。

    英挺剑眉微微挑起,他心情极好的勾起薄唇,笑容潋滟盎然:“咱们今个不在家里吃,走,我带你出去吃好的!”

    说着,就伸手拉着宁夏往门外走,而宁夏则是扬声惊愕问道:“你早上不是做了一大桌好吃的嘛?怎么还要出去吃?”

    瞧瞧,这男人还真是这样的,让人琢磨不透,这好好的为什么要出去吃?刚刚还是一副冷脸寒霜,现在就笑容满面了。

    唉,宁夏这颗小心脏真受不住,要不是因为已经生活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她怕她都接不上他的思路。

    “媳妇,你是不是不想出去吃?”脚步微停,叶翌寒微转身,笑容和和望着在他身旁娟美明丽的小媳妇,眼底的欣赏怎么也掩饰不了。

    这是他的小媳妇,是他叶翌寒的妻子,就算外面那些男人惦记着他媳妇又怎样?他才是名正言顺的,那些野男人,不管怎样都是不会有机会的。

    他一直都知道他媳妇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姑娘,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可媳妇的美却是耀眼的,所以,这种事,他早就考虑过,本来想要好好和媳妇说话的,可当这鲜艳的玫瑰真正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才发现冷静风度都他妈是狗屁。

    他的轻声细语询问让宁夏忙不迭点头,微素唇的素唇扬起一抹完美弧度,淡声解释:“你都做了那么多好吃的了,要不是不吃完,多浪费啊,而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上哪能吃到早餐?”

    可话一说完,宁夏就想抽自己一巴掌,这男人今个明显处于不正常状态,她在现在逆了他的意思,不是自寻死路嘛?

    要是他突然又抽风怎么办?

    可谁知叶翌寒俊颜上笑容并没有一丝变化,她仍旧亲和柔软注视着宁夏,眼中甜蜜似要溢了出来:“那咱们不出去吃饭了”。

    宁夏闻言,眼中惊诧淡淡散去,可嘴角上笑容还没扯出来,就听他继续沉声道:“咱们出去买花吧,媳妇,你刚刚说不喜欢红玫瑰,那喜欢什么花?你喜欢什么,咱们就买什么回来!”

    伸手将媳妇耳边碎发别在脑后,叶翌寒唇畔边漾着清浅弧度,漆黑眼底笑意浓郁。

    那个男人不是想让他和媳妇闹翻了嘛?他才不会让他如意,哪个女人能不喜欢花?既然媳妇喜欢,那他这个做丈夫的,自然有必要多买点花回来讨媳妇欢心。

    可他忘了,送花这种事,都是出其不意的浪漫,像他这样正大光明的给说了出来,哪还有什么惊喜可言?别说是惊喜了,简直就是没情趣。

    宁夏怔愣站在原地,瞧着眼前的男人健硕身躯上围着她一直穿的围裙,虽说他笑的耀眼璀璨,可配上这样的打扮,怎么也不像平日里委屈霸道的叶大队长,反而像是电视剧里傻气冲天的傻子。

    被此刻心中浮现出的形象惊住了,就在叶翌寒微微皱眉不解的时候,宁夏这才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微眯着明澈如水凤眸,她笑声欢愉清越,白净脸颊上散发着淡淡缱倦柔软光芒。

    “就算要出去买花,你好歹也得去换身衣服嘛?翌寒,你不会告诉我,等下你就要穿成这样出门吧?”指了指他身上还围着的田园风格围裙,清冽的声线中难掩那一丝揶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