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故意找茬来了(精)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他的触碰让宁夏心里一阵反胃,咬着娇艳红唇,脑袋微微偏开,不想再看他脸上滔天的恨意。

    她不管说再多,他对她的恨意依旧不减,虽然早就对他没有任何感情了,可她却觉得心累,要不是现在在这世上有了牵挂,她真想一命抵一命的还给他算了,也免得总是这般牵扯不清。

    “怎么不说话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并没有逃过徐岩敏锐的神经,他薄唇边苍凉的笑意越发浓重,钳制在她精致下颚上的手也陡然加重力道,果然听见她嘶的一声,他欢愉勾着唇角,意味不明冷笑道。

    “那叶翌寒是瞎了眼吧?所以才会看上你这种没良心甚至恶毒的女人?”

    一想到,这个女人已经和叶翌寒领证结婚了,他这心中就抑制不住的叫嚣,莫名的情绪充斥在胸口久久排斥不了。

    这种感觉很陌生,陌生到让他恐慌,他应该是理智淡定的,可每次遇见这个女人,他该有的冷静就全部化为泡沫。

    “你别总是把翌寒拿出来说事,这只是我和你之间的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这样的徐岩是宁夏最为讨厌的,他总是这样冷嘲热讽的讥讽她,甚至还老拿翌寒来刺激她。

    扬着憔悴苍白面容的她,清澈明眸中荡漾着无谓光芒,一字一句甚为郑重:“你对我的恨意,我都明白,可你想怎样?除了让我去自首以外,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翌寒是我的丈夫,他的确不清楚我当年做的那些混账事,可那又怎样?你以为我当真就怕了?世上男人这么多,他要是不能接受我的过去,我又何必强求?”

    当着他的面,她表现的勇敢无谓,甚至于还把和叶翌寒之间的感情说的那么冷清绝情,可没有人知道,她现在心脏处到底有多疼痛,疼的她呼吸都开始困难,比刚才被他掐着脖子时还要难受窒息。

    同床共枕,亲密无间生活了这些日子,是个女人也都在叶翌寒的柔情蜜意下柔软了,她也是个普通的小女人,和世上大多数的女人一样对未来婚纱有着美好憧憬,而叶翌寒出现,则满足她所以别扭的虚荣心。

    他高大威武,容貌爽朗刚毅,家世更是一等一的好,对她也细致关怀,她怎么可能不动心?

    可当她上心之后,总是有那些外界因素来打扰他们,她只想要份简简单单的生活,可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让她不得好死?

    这样满是冷漠的宁夏让徐岩微微一怔,眸光闪了闪,眼底流光浓郁,过了好半响之后,他才伸回手,看着她煞白的脸色,淡淡笑了起来:“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能相信了?叶翌寒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碰见这样的金龟婿,你还不想尽了心思的牢牢抓紧?”

    这世上女人都是一样的浮浅,肖雪可以因为齐高副市长的身份而抛弃他,更别说她莫宁夏了?

    作为国内最年轻的上校,叶翌寒身上军功磊磊,家世显赫,前途更是无量,这样的男人,不正是每个女人追求的嘛?

    他就不信她莫宁夏就一点不被这世俗的条件所吸引?

    宁夏听言,精致如雪脸上隐过一丝淡淡失望,深深吸了两口气,然后忍着疼痛又把手上输液管给拔了下来,细白纤瘦的手背上顿时冒出一抹鲜血来,可她却不以为然,只是翘着素唇,目光幽深清冷望着面前的徐岩。

    最后讥讽笑了起来:“徐岩,你是不是记忆力不好?是,我确实是你的杀父仇人,你恨不得我下一刻死了才好,可你说这番话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六年前你还是学生的时候?”

    清冽如水嗓音中带着一丝愤愤不平,不等他作答,她紧接着又冷嘲笑道:“当年你也不过就是个贫穷大学生,哪怕再才华横溢,可也才刚毕业,每个月拿着那么点的工资,我还不是没有嫌弃你,一心想要和你在一起嘛?我爸曾经不止一次的想把我带回老家上大学,可我当时怎么说来着的?”

    她目光紧紧盯着他,时隔这么多年再次说起来这些,她心中不是不甘,而是一种揪心的疼痛,是对这个男人浓浓的失望。

    原来在他眼中,她就这么的不堪,她的确和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可他怎么不想想,她要真的嫌贫爱富,当初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上了他的当?

    哪个少女不怀春,也许在别人眼中徐岩并不够好,可在她莫宁夏眼中却是这世上的唯一。

    为了他,她可以和养育她那么多年的爸闹腾,甚至可以放弃富贵的生活,只为能和当初什么都没有的他在一起。

    也许大家都觉得,刚大学毕业二十多岁的男人什么都没有很正常,可当他三十岁以后,要是这些财富还没有,那就是他能力的问题了!

    可她从来都没这么想过,她不在乎他到底有没有钱,只是想要单纯和他这个人在一起,但最后事实却把她打击的那样惨痛,甚至让她一度不相信爱情起来。

    ……

    对了,她当年是怎么说来着的?

    面对她浓浓失望的面孔,徐岩脑海中不由回想起当年那一幕。

    她总是喜欢在他面前故作坚强,把什么委屈都往自己心里咽,可那次送她回家,是他第一次见莫宗天,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土里土气,就是个十足的暴发户。

    他站在他面前是那样的不屑,丝毫也不留情的让他离开他女儿,只要他能和他女儿分手,他就会给他一笔丰厚的报酬。

    这事被她知道之后,就和她爸大闹了一场,最后还离家出走了。

    那时,他心中是畅快的得意,瞧着这对父女争吵不断,他内心深处欢快无比,打那时起,他对自己的复仇计划更加有信心了。

    女人在感情上一旦较真,就失去了正常的理智思维。

    果不其然,她后来对他越来越百依百顺,只有他冷着脸的时候,从未见过她在他面前动怒。

    ……

    见他紧抿薄唇,怔愣的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宁夏娇嫩脸颊上浮现出淡淡暗芒,垂着浓密睫毛,清冷如月吐口:“其实我并不在意你把我想象的有多么不堪,甚至我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可徐岩你知道嘛,爱你的时候我是卑微的!不爱你了,你再怎么做,都伤不了我的心”。

    这是时隔六年之后,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提及和他之间的情恨。

    也许现在和他说情爱很可笑,这个男人是铁石心肠,他爱过肖雪,却从未爱过她,当年之所以和她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报仇,可这番话,她却忍不住的想要说出来。

    韶华青春时,为了他,她曾经三番四次和爸闹翻了,最后爸心疼她,没办法才接受了一穷二白的他。

    这些是她自愿的,愿不得谁,可如今被他就这么三言两语的给简单推翻,她还是抑制不住的揪心窒息。

    “闭嘴!”她清冽的嗓音不断在他耳边响起,使得徐岩脸色在不断变化,可最终却化为浓浓的愤怒,他低眸,眼底浮现出野兽般的恼火,咬牙切齿低吼:“你现在提这些陈年往事做什么?你当真以为我会因为你这三两句话的就饶了你?莫宁夏,你睁大眼睛好好瞧瞧吧,那不过是白日做梦罢了”。

    他真是恨不得掐断她那细腻圆润的脖子,让她永远在他面前消失了才好。

    可最后不知为何,心中一阵很抽痛,他竟然松手放过,现在想来,才觉得是那般懊悔,可又在庆幸刚刚的清醒。

    这个女人现在已经是叶翌寒妻子了,这点,他是不会忘记的,要是她真的因为他而怎样了,就依着叶家人的护短,他徐岩奋斗了这些年的位置恐怕就是过眼云烟了。

    “徐岩,没人让你心软,对,我莫宁夏当初确实是个混蛋,可你凭什么认为我现在也这样?”宁夏毫不示弱的扬声反驳,娇俏的小脸上挂着森森寒意。

    “不要把每个人想的都那么阴暗,我要是真的因为权势才和叶翌寒在一起,当年就不会在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一心一意想要跟着你了”。

    面对徐岩,她应该什么都不说,任由他发着怒火才对的。

    可当他不分青红皂白诬赖她和翌寒关系的时候,她心中委屈的慌,不自觉就要厉声反驳。

    人生中总有那么多不如意的事发生,可遇见翌寒,却是她活了这么久来最为幸福的日子。

    她心底的阴暗因为他的霸道爽朗而渐渐消逝,她的冷漠清冷也因为他的热情而变得开朗。

    那是要和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辈子的男人,她不允许任何人玷污了她和他的感情。

    女人都是绝情动物,她在爱你的时候,你是他的宝,可当她忘记你的时候,你不管说什么都是错了。

    徐岩现在深深体会到了这个道理,面对宁夏的漠然,他伸手指着她,指尖寒霜,幽深黑眸中闪烁着沉沉冷光:“一心一意又怎样?你别忘了,你当年撞死的是条人命,不是什么可以玩弄的动物,这都是你亏欠我的,你现在有资格诉苦?”

    盛世婚礼上,她眸光泪水,但却倔强看着他,像是要从中找出一丝玩笑来,这些场景,每到午夜梦回中,他曾不止一次的梦见过,每每他都是猛然惊醒,然后浑身汗湿,再也没有心情继续睡觉了。

    他痛恨自己的心慈手软,面对她时,冷硬的态度似乎变得不那么坚定了!

    “不是诉苦”。宁夏乌黑清丽瞳孔中泛着淡淡清光,微抿的素唇轻启,甚是清冷倔强道:“我没有诉苦,这些都是我应得的报应,我从来都不怨恨,只是我和翌寒之间的感情不是你能随便诬陷的,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所以没资格说这种话!”

    她真是痛恨是她这副虚弱的身子了,不过就是两顿饭没吃,就在马路上昏倒,要不是因为这个,她现在也不用用这种憔悴的模样面对他了。

    和他,她早就说不通了,她只想简单度日,可他却总是步步相逼。

    翌寒,翌寒,她口口声声都在说这个名字,徐岩不知为何,心中闷的难受,仿佛有双手捂心脏让他难受呼吸。

    他只是孤孤冷冷站在那,指着她的手已经挫败的落下,清俊面容上浮现出让人琢磨不透的隐晦,一双冷锐黑眸中泛着浓浓寒光。

    宁夏抬眸,淡淡扫了一眼,见他不语,她也无奈,如果六年前的徐岩让她黯然伤神,那么六年后的徐岩就更加让她不了解,她琢磨不透他真实想法。

    咬了咬牙,忍下头晕,也不顾因为强行拔下来针管,现在已经青肿一片的手背,她掀开被子,动作缓慢想要从病床上起来。

    这个地方她是一点也不想呆了,确切的说她不想和这个男人共处一室。

    “你知道你现在身体有多虚弱?现在起来做什么?”徐岩早就她掀开被子的时候,神色就瞬间清明过来,忍不住上前拦下她想要起身的动作,冷声呵斥:“低血糖,又中暑,你不想要命了是吧?他叶翌寒瞧着对你挺好的,怎么连饭都舍不得认你吃?”

    他这一番动作几乎是没有在脑海中思考就做出来了,等反应过来之后,他才觉得自己有多多事。

    她莫宁夏是死是活,关他什么事?他应该恨不得她下一刻就死去才好的,怎么现在反而来关心她的身体了?

    宁夏也是一怔,眸光流光浓郁复杂,明显感受到这次出现的徐岩变得很奇怪,可这种怪异的感觉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可就是让她浑身不舒服。

    因为拦着她下床,他骨骼分明的大掌还握在她纤细皓腕上,她愤怒的将他一把推开,苍白面容上浮现出幽幽冷漠:“不用你管,翌寒对我好着呢,你别危言耸听,是因为我自己没吃饭,你扯上翌寒做什么?”

    她真是恨透了他事事牵扯叶翌寒,爱情于她以前是一种伤痛,而现在却是她治愈的良药。

    “你放心好了,你的事我是一点也不想管”。像是对于她的自作多情很反感,徐岩被他推开的手优雅插进裤带里,眉梢微微皱起,眼底隐过一丝复杂,然后薄唇微扬,傲慢道:“你应该知道,你莫宁夏最后能死在我面前,我才开心的。”

    低沉的嗓音顿了顿,他继续意味不明阴沉笑道:“只是不想你现在就这么轻易的死掉,像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宁夏闻言,心底冷笑一下,对于这话,她已经渐渐免疫了,从一开始的揪心万分到现在的没感觉,他徐岩可是功不可没。

    幽暗眸光落在她渐渐青肿起来的手背上,徐岩眼底幽光越来越浓郁,可最后却归于平静,他扯了扯薄唇,讥讽而笑:“为了和我生气就这么鲁莽可是不值得的,你要是疼死了或者身体出了怎样的毛病,我是一点同情都没的”。

    宁夏顺着他复杂隐晦的目光一眼就瞧见青肿冒血的手背,明明就是一个小小的针管,可不知道为什么拔出来之后,手背上冒了这么多血丝。

    他不说还好,可这么一说,她的注意力全都落在这上面了,这才感受到手背上传来的刺骨疼痛。

    她从来都不是坚强的女人,这一刻无比怀恋那个男人宽厚的怀抱,她疼,他肯定比她还要疼,会在她旁边亲吻她的脸颊然后安慰他,更或者会气急败坏的叫来医院护士。

    不知怎么的,明明就是没有发生过的场景,可她却在脑海中极为舒畅的浮现了一遍。

    最后,她干涩素唇微微牵起,眼底闪烁着甜蜜光芒,唇畔边勾着愉悦弧度。

    她眼角含笑的模样落在徐岩眼中,插在裤带里的大掌紧握成拳,心中抑制不住的想,她这是想到了什么欢快的事情?

    “哼,像你这样的女人痛死了才好”。话一落,他就紧紧抿起薄唇,唇锋寒冽,本想出去叫护士的,可看到她这样,他竟然硬下心肠来。

    “我怎样,就不劳徐副局担心了”,总是被他三番四次的冷嘲,就算她心中再怎样的宁静,也不免起了那么一丝愤怒,狠狠瞪了他一眼,开口的声音染上恼怒:“我知道,我死了,你会很高兴,可真不好意思,恶人命大,没这么容易就死了”。

    爱你时,你才是宝,不爱你的时候,你说再多都只是废话。

    宁夏真是庆幸当年有勇气一个人出国留学,而不是继续留在北京,看他和肖雪相亲相爱。

    要是当年,她没能狠心出国六年,那么现在是否又会是另外一番光景?

    在他面前,一直以来她都是小心翼翼,甚至于卑微的,可那是因为她爱他,现在不爱了,他又凭什么还有伤害她的机会?

    眉梢紧皱,面对这样的宁夏,徐岩说不出来心中是怎么的感受。

    以往哪次,她在他面前不都是温柔小意的模样?虽然他一直都觉得这是她伪装出来的,可现在瞧着性子如此分明的她,他才猛然发觉一件事。

    恐怕,她现在在他徐岩面前连这种伪装都不屑了吧?

    也对,他们之间有血海深仇,唯一的情分也因为他在婚礼上的绝情而消逝干净。

    她现在是叶翌寒的妻子,家庭美满,丈夫出息,又何必在他面前服软?

    心中这样想着,他就觉得心脏抑制不住的疼痛,拳头死死握起,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这是叶翌寒的妻子,是他徐岩动不得的。

    ……

    看着就这么一声不响的出去徐岩,宁夏嘴巴微微睁大,眼中划过一丝潋滟错愕,心想,这男人这次怎么就这么好打发的就走了?

    可她还没高兴一会,去而复返的男人就推门而入,他身后跟着的是穿着白大褂的护士,还有吴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高级病房,连带着护士得挺高级的,瞧着散落在一旁的输液管,她只是轻声嘱咐:“这输的是营养液,小姐,你不要担心,你身子弱,没吃饭又低血糖,输营养液是必须的”。

    宁夏也是大夫,这些她都明白,当下只是抿唇柔柔一笑,并没有说这些。

    虽说这是军总,可就她平时那淡薄对什么都不注意的态度,自然是不会认识眼前这个护士的,确切的说,住院部和门诊部是两回事,她顶多认识点门诊部里的坐诊大夫,对于住院部了解的并不多。

    那护士动作很利落,不一会就将她青肿的手背处理好。

    宁夏本来还挺傲气的,一点都不想和徐岩共处一室,可当护士上前将手背上贴着的医用胶带撕下来的时候,她才感觉到那种刺骨的疼痛。

    刚刚因为被徐岩狠戾的模样吓着了,她不管不顾就把正在输液的针管给拔了下开,虽说挺疼的,可却被她一直忽略,现在这么猛地一撕下来,她才猛然惊觉,原来手背上已经青肿了好一大块。

    “你是怎么做事的?没瞧见病人已经疼成什么样了嘛?”将宁夏皱眉吸气的模样看在眼中,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徐岩终于忍不住的教训起来,再加上之前宁夏冷慢的神情惹怒了他,他出口的声音越发冷沉。

    “我看你们军总是不是尽出这种废物,还是都是靠关系才进来的?不然怎么连这点小伤都处理不好?”

    其实打心眼,他就不相信,宁夏去美国留学的时候是学医的,更加不相信,她能凭借自己能力在这样的三甲医院找到工作。

    再说了,这是军区总院,因为叶翌寒的原因,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她是依靠叶翌寒的关系才进来的。

    宁夏又不是傻子,岂能不明白他话中意思,就可怜了那不知情的小护士在一旁被训斥的心中委屈。

    直到将针管重新挂在另外一只手上,那护士顶着低气压,敢怒不敢言的出去了,宁夏才抬首,看着站在他旁边的徐岩,清冷厌恶笑道:“徐岩,你有病吧?人家护士招你惹你了?你要这样说人家?”

    此话一出,吴靖明显感受到病房内温度又嗖嗖嗖低了好几度,他满是惊愕的目光落在宁夏身上来回打转,心中更是错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女人是不要命了吧?

    她和副局以前的事,他不是不知道,正因为这样,他才惊吓,不是说她温软宁静嘛?怎么现在对副局是这种态度?

    徐岩猛地抬眸向宁夏望去,墨玉黑眸中泛着浓浓幽暗,清隽面容上挂着寒霜冷冽,死死咬牙:“看来叶翌寒把你养的长本事了,莫宁夏,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用这种口气说话?”

    宁夏却是不以为然,六年前,她并不敢用这样傲慢的语调和他说话,可现在却无所谓了,本来他就厌恶她,她又何必强求呢?

    “你别把每个人想的都那么不堪,是,我以前确实挺混蛋的,可你凭什么自以为是的觉得我现在还是这样?我现在当医生怎么了?你凭什么就瞧不起我?”

    好歹她也学医六年了,这些年来的每次考试都是凭借着真实水平,他以为博士学位就这么好得的?

    好呀,既然她这么瞧不起她,怎么自己不去考个回来?

    每个人心中总有那么点底线,爱情和工作恐怕就是她的底线了,之前被他百般讥讽,她都能忍的下来,可现在却是怎么也咽不下那口气。

    “莫宁夏,你别得寸进尺!”在这事上,徐岩不愿对与她计较,确切的说,他不敢和这样的宁夏面对。

    六年前的她,傲气并且卑微,可六年后的她,依旧是这身傲气,可在他面前不再卑微了,隐隐有着厌恶之势。

    这样的厌恶,按理说他应该不放在眼里的,可不知为何,他做不到,做不到无视。

    吴靖眸光闪了闪,微侧眸,扫了一眼徐岩,可这不好还好,一看,他更加惊愕,副局这明明就是怒气冲天,可却紧握双拳,隐忍步伐,最后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沉声向着宁夏道:“莫小姐,我看你恐怕误会我们副局了,你昏倒在街头,他很着急……”。

    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徐岩厉声打断:“够了,吴靖,你不要忘了,她现在是什么身份!”

    这话像是在讥讽宁夏,又像是在提醒吴靖,可更像是在提醒他自己别忘了,这个女人身份,她背后的势力。

    “是,副局,是我多嘴了”。复杂的目光冷睥了一眼宁夏,吴靖眼中隐过一丝不甘心,可在徐岩严厉冷肃的目光下,他还是低头认错,但心中却替副局不值起来。

    世上女人难道都这么容易变心?

    这女人当年对他们副局一片痴情,可六年之后却是这副淡漠厌恶嘴脸?

    宁夏眨了眨眼,有些不明白眼前到底演的哪出戏?

    一向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男人,竟然也会心软的把她送来医院。

    难道是今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算了,你先出去吧”。揉了揉疲惫的眉心,徐岩眼圈上有淡淡清影,疲惫之色看上去是那么浓重。

    莫宁夏显然已经没事了,这个时候他应该走了才对,可却移不动半分脚步,心底莫名的情愫满满充斥在胸口,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

    吴靖看在眼中,心疼在心里,忍不住上前劝慰:“既然莫小姐已经清醒过来了,副局,我们可以回北京了”。

    因为要来南京,副局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熬夜把这最近的工作完全,这才抽出空来过来,昨晚在飞机上也没怎么闭眼休息,一下飞机,就让他查莫宁夏在哪,最后偷偷跟在她身后。

    副局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明明就是紧张关心这女人,却偏偏憋在心中,连他这个外人看了都觉得心疼。

    温柔乡英雄冢,看来这古话说的真不错,副局这么一个感情清冷的男人,在面对情爱时也变得糊涂起来。

    宁夏抿着素唇,将视线移开,这个时候,没她说话的份,他徐岩要不要走,也不是她能左右的。

    指不定她现在让他走,这个男人却偏偏和她对着干不走了。所以她还是省省这份心吧。

    可是刚刚吴靖的话却让她心中那份不安越发浓重起来,也不知道这男人到底安的什么心,一时正常,一时讥讽,一时又像现在这样,复杂的让她不明白。

    吴靖话一落,徐岩下意识向宁夏看去,可见她转移目光,眸光清冷看着窗外暖阳,他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抽了两下,然后一扯薄唇,不耐烦道:“我知道,你先出去,我还有话和莫……小姐说”。

    宁夏眼皮跳了跳,听着他凛冽声音在冷寂病房内响起,身上传来一阵阵寒冷,她拉了拉身上薄被,希望以此得到点温暖。

    没有什么比她现在还要悲哀的了,世界这么大,可为什么偏偏她和他就有这段孽缘在其中牵扯?

    她是一点也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了,可他总是不会放过她,在不明白他意思的前提下,她做再多都是错的。

    将眼底的酸涩强行压下,靠在病床上的宁夏微微阖上清眸,恬静面容上挂着苍凉神色。

    此刻,她真的很想那个男人,虽说他总是不正经,可却能给她带来无限安定,要不是这些日子他的娇惯,面对徐岩时,她恐怕没有这份勇敢。

    吴靖咬了咬牙,还想劝上两句,可见副局脸色突然间冷沉了下来,他心中陡然一颤,低眸,抿着薄唇就要出去。

    可刚转身,就见穿着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大夫推门而入,她容貌娇媚,身材玲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

    只见她极为嚣张的走进来之后,根本不看别人,就对着病床上的莫宁夏讥讽冷笑:“莫大夫,您这身体又不舒服啦?啧啧,瞧瞧这副弱不禁风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疼啊!”

    吴靖这个时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可心中却明白,恐怕这你女人是来故意找茬的吧?

    宁夏紧闭的双眸因为听见这道熟悉的声音而快速睁开,定眼一看,果不其然就见秦素洁正盛气凌人站在她病床前,那居高临下的骄傲样真是让人看了牙痒痒的。

    见她只是皱眉望着她,秦素洁抚媚撩了撩耳边性感卷发,涂满丹寇的鲜艳指甲在艳阳的照射下闪过让人刺眼的光芒。

    “莫大夫怎么不说话?不是说中暑嘛?怎么现在瞧着好像都成哑巴了?”

    昨个下午的一巴掌已经让她在军总失了颜面,她秦素洁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要是以前对莫宁夏已经反感,那么现在就一定是浓浓的憎恨。

    在军总,有她莫宁夏,就没她秦素洁。

    等着吧,迟早有那么一天,她一定让她灰头土脸的滚出军总。

    “怎么说你们这也是三甲医院,怎么医护人员素质一个比一个差的?”不等宁夏说话,徐岩脸色就变了,寒霜的俊雅面容上划过淡淡厌恶,看着站在他对面的秦素洁,心中没有一丝好感。

    “你是哪个科室的?怎么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他这绝对不是在关心宁夏,而是他心中憋屈的慌,正好这秦素洁撞了上来。

    面对宁夏,他不知道说什么,可面对高傲的秦素洁,他身上的威严不由自主体现出来。

    这些年来官场上的浸淫,现在的徐岩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一穷二白的大学生了。

    秦素洁一心来奚落宁夏的,根本就没有想到这病房内还有别人,猛然听见这么有气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娇躯一怔,然后快速抬眸望去,咬牙不甘问道:“你是谁?这是我和她的事,关你什么事?你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话虽是这样说的,可她那双精光闪烁的眸子却在不停打量徐岩。

    尤其瞧见他俊朗的容颜和那一身价值不菲的装扮时,她更加更加咬牙切齿。

    这莫宁夏到底有什么好的?怎么身边围绕的都是这种钻石王老五?

    上次的薛子谦也是,这次的男人更加不逞多让,各个都优秀的让人侧目。

    宁夏一忍再忍,换成的却是秦素洁的步步紧逼,不把她彻底赶出军总,怕是她还不甘心。

    心中冷笑一声,出口的声音越发寒凉刺骨:“秦素洁,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好了,是,今个下午我又不能正常上班了,可你眼睛瞎了是嘛?没瞧见我已经病成了这样,还怎么工作?”

    因为说的极,话一落,她就抑制不住的咳嗽起来,之前被徐岩死死掐住的脖子,现在感觉到一阵阵闷痛。

    她是人,又不是机器,大家都是吃五谷生活的,谁没个头痛脑热的?

    本来她身子骨就不好,前些日子被叶翌寒给照顾的体体贴贴,才没生病,可等他一走,她作息就开始不正常,有时候忙起来,更是连烦都吃不上一口。

    徐岩视力一向好,哪怕隔了有两米的距离,他还是能看的清楚她裸露在外的颈脖上有着一道红痕,那白嫩肌肤上的鲜红是那么明显,明显的他心中莫名开心,就像她身上终于有了他的记忆一般。

    “你……”。宁夏毫不留情的话彻底惹怒了秦素洁,她乌黑瞳孔微微瞪大,伸手怒指着她,咬牙切齿间尽是熊熊怒火:“莫宁夏,你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我告诉你,等我爸一旦上位,军总第一次滚蛋的就是你”。

    这种话,宁夏已经不是第一次从她口中听见了,可每次听都觉得好笑,这女人就不能有点脑子嘛?

    就算家里有势力,可这么嚣张的说出来也不明智,就像前阵子网上闹的很凶的“我爸是李刚”事件似的。

    那个时候,宁夏看了这个新闻之后,还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那人还真是个孩子,肯定在家里被家长宠爱坏了,所以才敢在大街上面对群众这么嚣张。

    而现在的秦素洁不就是那个样子嘛?如此光长胸,不长脑子的女人,她真不屑和她多说话。

    徐岩眸光正一瞬不瞬注意着宁夏,见她眼底隐过淡淡不屑,红唇上勾着清浅笑意,不知怎么,她觉得这样态度鲜明的她极为美妙,美的让他都移不开双眼了。

    宁夏一心都在对着秦素洁,并没有察觉到徐岩的观察,她微垂的清眸缓缓抬起来,似笑非笑的眸光看着秦素洁,淡淡笑道:“那也得秦素素副院长先上位了再说,既然你现在没这个本事让我滚蛋,就先省省吧,别老是在我面前晃悠,我想,军总也是能理解我这个病人的”。

    对于这事,她从来都不担心,这秦素洁就是蠢笨如猪的女人,她都不屑与之争斗,要不是她这么三番四次的来门找茬,她是一句吧都不想和她说。

    她家世好?她莫宁夏也不是吃草长大的,凭着她家男人对她的维护,这种事,只要她回家一说,这军总哪还有她秦素洁说话的份?

    “你算哪门子病人?”秦素洁娇艳脸盘上挂着浓浓讥讽,眼底愤怒淡了淡,面对宁夏的云淡风轻,她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不能激动,不然就被这个贱人看了笑话。

    “我们的莫大夫现在可是伶牙俐齿的厉害,要说是病人,可没个人会相信。瞧瞧这粉脸红腮的,神情好的很的呢,怕是你故意不想工作跑这来潇洒悠闲的吧?”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声音陡然家重,幽深眸光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徐岩,本是惊艳的流光快速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浓浓冷笑:“啧,莫大夫,不是我说你的,这是住院部,不是动物园,你可别把什么阿猫阿狗的往这边领,我看这又是你朋友吧?你要叙旧就回家叙,可千万别把工作的地方当成是咖啡厅可以随便闲聊的”。

    秦素洁一向就是目中无人的,只觉得自己身份尊贵,根本就不考虑别人的身份是否比她还要好,对于徐岩,虽然畏惧他身上那份威严,可为了嘲讽宁夏,她并不介意把他拿出来说。

    一直在一旁沉默的吴靖听言,眼睛快速瞪大,眼底闪烁着错愕光芒,这女人居然把副局比喻成阿猫阿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