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咱俩这样好丢人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叶翌寒一噎,低沉关心的嗓音顿了顿,低眸,眸光无奈看着面前满脸不耐烦的小媳妇:“媳妇……”。

    在宁夏眼中,这个男人气势强大,是那种强大到可以保护任何人的男人,如今面对他神情中隐隐的委屈,淡凉晶亮清眸中划过一丝好笑,清冽的声线软了下来:“你真的多心了,我又不是小姑娘了,这些事情哪里能不懂,再说了,新房里没有人,我一个人晚上也不敢在那睡,前几日都是回爸那休息的”。

    其实,婚房布置的很好,很温馨,只是她晚上一个人睡在那的时候会害怕,所以有好几天晚上都是下班之后直接回爸那的。

    好在爸也了解这中间的不方便,并没有说什么,不然依着他现在维护叶翌寒的劲,非得把她给赶出去不可。

    “回爸那休息也不错!”叶翌寒闻言,眉梢紧皱,注视着面前笑靥如花的媳妇,心中不由得生出一抹愧疚,上前,温柔执起她细腻白嫩的玉手放在薄唇边轻轻一吻:“媳妇,跟着我真是苦了你了,才刚结婚一个星期我就回部队了,连个蜜月都没准备,等婚礼办完之后,你想上哪玩,我就带你上哪玩”。

    有时候想想,他还真是挺混蛋的,小媳妇条件这么好,就被他坑蒙拐骗给骗了回来,他要是再不好好对媳妇,那真是该天打雷劈了。

    哪个女人不幻想着能有场盛大豪华的婚礼?蜜月更是不用说了,可因为他工作的性质,别说蜜月了,就连带媳妇去试婚纱都没能抽出空来,等忙完这阵子,真是应该带媳妇去影楼拍婚纱照了,婚房的卧室里始终挂着结婚证上的证件照也不成事。

    宁夏不知道他已经想了这么多了,面对他清和温润的亲吻,她也只是微微一笑,娇嗔等了他一眼,微弯红唇,笑了起来:“我哪有那么多讲究?你的工作我又不是不清楚,早在决定嫁给你的那一刻,我就能想象到以后的生活,现在又何必来计较那么多?”

    她这么说一切都是在为他考虑,以前她可能还不怎么明白,可打从昨个被戴清接过来之后才发觉,这里一切都是那么严谨苛刻,就她出去都得要出示证件,什么蜜月婚礼的她真的不在乎,她只想和这个男人好好的生活,组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让爸安心。

    可谁知,她这话一说出来,叶翌寒的脸色就彻底沉了下来,刚毅冷峻面容上挂着薄霜,想也没想便深沉怒斥道:“这怎么能算是讲究呢?你是我叶翌寒的妻子,嫁给我是要享福的,哪里能让你受了委屈?等国庆回北京把婚礼办完之后,咱们就去蜜月了”。

    前几个晚上,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想媳妇想的睡不着时,甚至还在想要带小媳妇上哪去度蜜月。

    可他媳妇倒好,之前是皱眉不想办婚礼,现在连蜜月也不想去了,把他叶翌寒当什么了?

    他又不是没这个钱给她享受高品质的生活,都说女人热衷这些事,可她媳妇却偏偏相反过来了,现在想想,真是让他头疼。

    宁夏微怔,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她清泉般凤眸中隐过一丝郁结,咬着红唇,清凉如月的嗓音中难掩那一丝怒气:“我这也是在为你着想,你对我凶什么凶?你别忘了,陆曼的事情我还没好好拷问你,你现在倒是得瑟的敢在我面前摆谱了?”

    说着,她眯起冷冽清眸,狠狠瞪了他一眼,眼底威胁意味浓郁。

    一向重面子的叶翌寒被小媳妇这么一番冷眼冷言教训的脸色有些挂不住,可在她威胁浓郁的脸色下,不禁败下阵来,嘴上嘟囔道:“好,好,好,都是我不好行了吧?媳妇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别老是提陆曼了,我都已经在你面前保证了以后再也不见她了,你怎么还咬着这事不放啊?”

    小媳妇还真是没良心,说他摆谱?真是天大的冤枉,这就是他的姑奶奶,别说摆谱了,就连一个冷脸他都舍不得给,恨不得捧在手心上来宠爱才好。

    宁夏黛眉微微皱起,冷睥着神情懊恼烦躁的叶翌寒,强忍着心中的笑意,冷着脸,语气不善道:“谁知道你以后是不是真的就不和陆曼见面了?我又不在这,你就算骗了我,我也不知道!”

    叶翌寒听言,烦躁的在原地走了两圈,扯了扯衣领,心底压制着浓浓怒火,可瞧着小媳妇不悦的神情,他又不得不将这股怒气压下来,好言解释:“媳妇你真的想多了,打死我也不敢再和陆曼见面了,我叶翌寒的话你还不相信?好,就算你不相信我,那戴清你总相信了吧?让他帮你监视我总行了吧?”

    “得了,把老拿戴清说事,他还不和你一个鼻子出气?”宁夏可不会忘记昨个晚上在食堂发生的事,那戴清估计也不怎么着调,嬉皮笑脸的模样和这男人同出一辙。

    可如今,他在她面前服软的模样真的让她打心眼里甜蜜,虽然语气还是冷硬的厉害,可心底却早就柔软成一片了。

    这就是以后要和她相伴一生的男人,她甚至有这个信心相信她和他真的能携手一辈子!

    “媳妇,你怎么变得比我还要疑心?”叶翌寒深吸一口气,满脸无奈盯着媳妇,眼中划过深深后悔光芒,薄唇微启,冷寒吐口:“真的,媳妇,你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天,你说什么我肯定照做,你不待见陆曼,那我肯定比你还要不待见陆曼”。

    对于小媳妇拧巴的矫情,他都恨不得把自己心掏出来放在媳妇面前让她看了。

    陆曼算个什么东西?他之前是瞎了双眼,才因为这个和媳妇闹,瞧瞧现在,媳妇老是拿这个和他计较,真是让他头疼。

    “是嘛?”宁夏心中像抹了蜜糖般的甜蜜,潋滟凤眸中荡漾着娇媚光芒,微抿的娇艳红唇微扯,柔软笑出声来:“好了,不和你玩了,你也别放在心上,我刚刚就是开玩笑的,你都说以后不理陆曼了,我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对于他说的每句话,她还是很相信的,她明白,他对她的重视和喜爱,只要她一天不待见陆曼,他就绝对不会给陆曼好脸色看。

    这点,她坚信!

    陆曼那姑娘,打从第一眼瞧见时,就让她如鲠在喉的难受,既然她敢在她面前这么嚣张的亲密,那她正大光明的利用叶翌寒对她的宠爱,矫情下又怎么了?

    反正这是她的丈夫,她俩是受法律保护的合法夫妻,她陆曼是哪根葱?

    叶翌寒忐忑烦躁的心情瞬间安定下来,愤恨瞪着笑容狡诈明媚的小媳妇,薄唇微扬,咬牙切齿低吼:“你就作吧,幸好我性子好,不然哪个能受得了你这样闹?”

    瞧瞧媳妇这样,真是越来越胆大包天了,居然敢拿这事来寻开心,要怪只能怪他,都是被他宠出来的,想想第一次见她时,在车上帮他包扎的那副怯柔模样真是让他现在想来都心痒痒的。

    可现在的媳妇呢?别说怯喏了,根本就一点也不怕他,至于面前方面,根本从来就不给他,在家里没人的时候,他洗衣做饭全包了,做法的时候还得想想媳妇喜欢吃这菜嘛?

    他叶翌寒现在算是被她吃的死死了,一点都不敢有二话,做这些的事情,偏偏还犯贱的觉得幸福的不得了。

    宁夏扑哧一声笑喷了,欢喜的将白玉皓腕挂在他颈脖上,妖娆娇柔身躯贴在他坚硬如铁胸膛上,眯着明媚凤眸,笑靥如花道:“你怎么一点也不害臊的?你还性子好?该表扬的应该是我,瞧瞧我多大方,遇上那种恶心的事最后还被你三言两语好听的给打动了”。

    怀中温软香娶让叶翌寒心神一荡,长臂一伸,拖住媳妇的香臀,冷酷漆黑鹰眸软了下来,深刻璀璨俊颜上挂着淡淡笑意,宠溺捏了捏她粉嫩的琼鼻,扬声温和笑道:“谁不知道我媳妇心底最好了,我叶翌寒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所以这辈子才能娶到你”。

    宁夏靠在他怀中,扬着精致面容,咯咯笑了起来,笑声清越明亮,清冽如水的声线越发娇软:“我怎么觉得咱俩这样好丢啊,啧,尤其是你,这甜言蜜语是越来越会说了”。

    她欢愉欣喜的笑意感染的叶翌寒也轻勾薄唇,唇际边勾着浅淡清润弧度,冷酷鹰眸中闪烁着浓浓疼爱光芒,低眸,在媳妇白净光滑的面颊上亲了亲,含糊不清笑道:“丢人就丢人,反正在这又没有外人,就算被别人知道,也只会觉得这是咱俩恩爱的表现”。

    夫妻之间的情趣又岂是外人能明白的?

    宁夏明显感受到他健硕身躯上渐渐滚烫起来,她清楚灿烂凤眸中划过一丝惊慌,面对他细密的亲吻,惊慌失措的连忙推开,慌张吐口:“时间也不早了,咱们都闹了一个上午了,我也该回去军总了,你总窝在宿舍里不像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