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我不想搞特殊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小媳妇的肌肤很白嫩,身后连衣裙上的拉链被他顺着拉下,包裹在裙中的美妙身姿瞬间显现出来。

    叶翌寒看的眼睛都直了,眼中闪烁着浓浓幽光,锐利鹰眸中深光泛泛,很没出息的吞了吞口水,沉声称赞道:“媳妇,你真美”。

    这话,他是情不自禁说出来的,他的媳妇,虽说身上没多少肉,摸起来都是骨头,并不是男人都爱的那种丰满,但该有的地方也都有,尤其是那一身的冰肌玉骨,真是吸引的他移不开目光。

    宁夏惊呼一声,精致面孔上越发艳丽红晕,虽然还是夏天,可被这么火热眼神注视着,她还是抑制不住的轻颤。

    她根本就无法挣扎的下来,只能双手捂在胸膛,微微偏开头,清冽的声线有些惊慌:“无耻”。

    叶翌寒却是低声一笑,微扬的笑声中透着明显欢乐欣喜神色,薄唇凑了上去,细细吻上她圆润的耳垂,含糊不清暧昧笑道:“你是我媳妇,咱俩做点啥是有助于夫妻之间的正常感情,怎么能算是无耻呢?”

    他温热的大掌禁锢在她纤细楚腰上,完美的薄唇在她白净细腻耳边慢慢啃咬。

    不霸道,不凶猛,有的只有淡淡的温柔和腻人的情感。

    宁夏先是惊叫一声,然后全身就像触电一样的柔软下来,红唇微张,抑制不住的娇喘。

    她是打死也不会承认,她在他温柔如水的吻中,已经迷失了自我,只想随着他陶醉其中。

    将她如猫咪般娇娆的喘息听在耳中,叶翌寒漆黑如墨瞳孔中掠过一丝笑意,口中动作更加热情。

    宁夏顿时喘息加重,清淡如水的凤眸里隐过一抹迷离,红晕脸颊上浮现出丝丝酡红光芒,娇喘挣扎道:“别,别吻那”。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嘴硬,嗯?难道你就不快活?”像是不满她这时候煞风情的说别,叶翌寒在她完美的锁骨上一咬,立刻疼的她惊呼出声,媚眸光激荡着潋滟水光。

    娇气扁着嘴,委屈控诉道:“你咬疼我了”。

    叶翌寒口上动作顿了顿,心中好笑,抬眸,看着小媳妇那副委屈的似要落泪模样,满腔欲火瞬间熄灭,抓在她雪白大腿上的大掌也收了回来,失笑一声,然后无奈安慰道:“怎么又委屈上了?我可没欺负你,不过就是抱着你亲了亲”。

    说着,他大掌顺着她细腻光滑肌肤来到她背后,有些留恋摸了一把,然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把她连衣裙上的拉链拉了上去,微微喘息,平复起心中的激烈澎湃。

    宁夏靠在他怀中轻轻喘息着,素手握成拳,有些恼怒在他胸膛上轻捶了一下,清冽淡凉的声线还带着**过后的沙哑:“这都还没有天黑,你就又要做,我身上还疼着,而且刚刚才过饭,都没有消化,你看,我肚子上都是肉”。

    这个理由真是蹩脚的很,可她没办法,她一个弱女子,根本就不是这头狼的对手。

    别瞧着他衣冠楚楚,是个严肃冷峻的正人君子,可一旦关起门来,在没人的时候,他会化身为禽兽。

    尤其在这种她不想要的情况下,他能拉起她的腿,直接就办了。

    而且这个禽兽有惊人的体力,强壮的身躯,一做就是好几个小时,完事之后,他总能神清气爽,而她则是累的趴在那一动不动了。

    叶翌寒听言,深邃眸底划过淡淡笑意,真是顺手去摸宁夏的肚子,摸了几下之后,他郑重的板起俊脸来,严肃吐口:“哪有肉,我摸的都是骨头!”

    别说,他真的觉得这才几天没见,小媳妇就瘦了一大圈,之前脸上还带着正常的红润,现在直接是蜡黄蜡黄的,瘦的看在他眼中,真是心疼的心肝脾肺都疼。

    “媳妇,我不在家的那几天,你早中晚都是吃什么的?怎么都瘦成这样了?是不是你们食堂饭菜很差?”

    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之后,叶翌寒还是不放心,他伸手,动作细腻将宁夏耳边碎发别在耳后,温柔吻了吻她的脸颊,然后沉思片刻,英挺眉梢紧锁,冷沉吐口:“要不我打电话给军总院长,让他好好改善改善军总食堂的伙食?”

    这样说着,他心终于定了,觉得比较靠谱,一只手从宁夏柔软腰肢上收回,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手机,拨了号码,竟然就要打过去。

    他高大的身躯终于从身前挪开,宁夏本来应该放松的,但一瞧见他的举动,她想也没想就快速上前将他手中手机夺了过来,连忙从桌子上下来,摇头紧张道:“翌寒,你别打这个电话”。

    手机被媳妇拿了过去,叶翌寒也不生气,他只是眉梢紧皱,幽深眸底划过一丝不解,一双精光闪烁的鹰眸紧盯着宁夏,用眼神示意她说为什么。

    宁夏淡淡一笑,唇际边绽放着如花温软笑容,她微微走了上去,雪白皓腕挽着他健硕臂膀,笑的亲和淡然:“我知道你权利滔天,也是在疼惜我,这点小事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可我并不想闹特殊,别人都能吃,为什么我就不能吃了?”

    柔软亲和的嗓音顿了顿,抬眸,目光清淡看了一眼他的神情,她继续温和笑道:“再说了,我们医院食堂的饭菜也还不错,没你心中想的那么差,至少我经常见到我们主任也在那吃饭”。

    话虽是这样说,可宁夏心底还是无声叹息,淡淡无奈充斥在心中飘荡,排除不了。

    她其实真的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虽然她并不喜欢军总食堂里的饭菜,可当着叶翌寒的面,她并不想说不好。

    他所做的这些,她怎么能不明白?可她只想过简单舒心的日子,并不想靠谁的势在军总站稳脚步。

    今个下午,她扇秦素洁的那巴掌就已经让她明白了,不是她想平淡度日,别人就一定会成全她的。

    即便她不争不抢,不在别人背后乱嚼舌根,也一样会有人不喜欢她,真实于厌恶讨厌她。

    以往,她并不在乎这些虚无飘渺的表象,但是现在她却不同了,她只想和大家一样的普通。

    要是这个电话真的能过去了,院长会怎么想?军总里其他同事会怎么想?

    对于宁夏口中的主任,叶翌寒自然明白是谁,他紧皱的眉梢一直没松过,捏了捏宁夏粉嫩脸颊,没好气道:“我管白韵上不上食堂吃饭呢!我只关心自己媳妇,你们那食堂我没去吃过,但也知道,味道肯定不好,要不然,也不会才过了几天,就让你瘦了一大圈”。

    宁夏听言,说不感动是假的,心底有暖流划过,但偏偏她却冷哼一声,气怒笑了起来:“哪像你说的这样啊?这才几天啊,你就能瞧出来我瘦了一大圈,啧,你这什么眼神啊,可真神”。

    被小媳妇打趣了,叶翌寒不禁微勾薄唇,唇边挂着欢乐笑意,想也没想,边扬声笑道:“谁说我看不出来了?你还就说对了,我就是火眼精精,只瞧一眼,就能明白”。

    话落,他就弯腰把刚刚挥掉地上的文件一一捡了起来,一边捡,他还一边爽朗笑道:“媳妇,我说的可是真的,你可别不信,你的尺码我都一清二楚,刚刚一摸,确实小了不少”。

    把桌子收拾妥当,他深刻明朗俊颜上挂着义正严丝光芒,一字一句也再清明不过了,可那双冷沉鹰眸中散着淡淡邪恶笑意。

    宁夏娇俏面容瞬间烧红一片,连带着白净的耳垂上也染上一丝红晕,她咬着红唇,跺了跺脚,狠狠瞪了他一眼:“流氓,亏你还穿着军装呢,就不能正经点嘛?非得说这些下流话啊?”

    他雅痞似的耸耸肩,唇边挂着欢愉弧度,满脸的不置可否,丝毫也不受影响,反而觉得这话再正常不过了。

    宁夏却没有他的厚脸皮,白嫩光滑讥讽上泛着淡淡潋滟粉色,死死咬着娇艳红唇,狠瞪了他一眼之后,又气势极弱的松懈了下来。

    气呼呼道:“反正不管怎样,你就是别打电话去我们医院,我每天吃的可好了,你别担心了”。

    这话,她说的极没有气势,说完之后,还紧张的抬眸看了一下他的表情,像是生怕他会动怒似的。

    叶翌寒失笑,高深莫测瞳孔中隐过一丝无奈笑意,他长臂一伸,就将宁夏揽进自己怀中,淡然笑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不打电话过去嘛,我不打就是了,瞧你刚刚那样,好像很怕我似的,我有那么让人惊怕嘛?”

    也不知道,这丫头成天到底在想什么,在她面前,他真的算得上谦谦君子,什么暴躁的性子都收敛了起来,就连烟都没在她面前抽过。

    可现在倒好,小媳妇居然怕上他了。

    一时间弄的他不知道要笑还是要哭了,之前,在他面前扬着脖子,倔强模样让他现在想来都觉得头疼,可突然间这么转变一下,真是让他老半天都难以接受。

    “谁说我这是怕你了?”

    宁夏扬着脂凝白玉面孔,细腻的肌肤清晰的都能看出青色血管:“我就担心你对这件事的看法,人家白韵身份比我高贵多了,不还是在食堂里吃饭?我就是不想闹特殊,而且我也真的没瘦,每天晚上回家之后,爸都会做好多好吃的给我吃,上你这来了,又喝了鸡汤,我的日子过的可有滋有味”。

    她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以前没结婚的时候,爸也是经常这样在她耳边絮叨,现在结婚了,话还是一样的话,只是人却从爸换成了老公。

    而且这男人的语气比他爸还要霸道上一分,让她甜蜜中透着淡淡无奈。

    “是嘛?”

    叶翌寒眉宇紧皱起,一双锐利的鹰眸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将宁夏打量了一遍,然后伸手摸上她完美的酥胸,还下流似的捏了捏,笑容邪肆放荡:“可我怎么就觉得,媳妇你这变小了呢?”

    宁夏瞬间把他邪恶的大手拍掉,双手护胸,美眸圆瞪,气的脸色发青:“和你说正事情呢,你怎么又开始流氓了?我的就这么点小,你要是喜欢丰满的,就去重新找个啊!”

    说着,她气怒朝他冷哼一声,目光恼怒狠瞪着他,那咬牙切齿的模样真是像痛恨死他了。

    叶翌寒薄唇微翘,双手抱在胸前,一双精锐鹰眸淡淡扫了一眼宁夏自我保护的姿势,然后嗤笑一声:“怎么?连实话都不让我说了?”

    他越是这么说,宁夏就越是生气,她咬着红唇,狠狠瞪了一眼,然后气的转身就走,那高傲的模样真是让人咬牙。

    这个男人就是不正经惯了,她哪能和他说正事情?

    瞧瞧,这话还没说上两句呢,他就开始耍流氓。

    还敢嫌弃她那小,好啊,他既然喜欢大的,那就再重新找个去。

    眨了眨眼睛,瞧着小媳妇真的转身就走,叶翌寒长臂一伸,笑着将宁夏拉了回来,低眸,深刻璀璨俊颜上挂着缱倦温柔笑意,颇为无奈笑道:“瞧瞧,我还没怎样呢,你就生气了,都这么大了,还分不清我说的是玩笑还是真的啊?”

    说话间,他轻轻捏了一下她粉嫩的琼鼻,那宠溺模样分明带着一丝玩笑意味。

    宁夏心中有气,被他搂在怀中,她不悦的挣扎了几下,想要离开,但却被他牢牢禁锢着,耳边忽的响起他清润含笑的声音:“我就喜欢我媳妇的,大小适应,别人的我看都不想看一眼”。

    光滑白净脸颊上透着淡淡潋滟红晕,咬着红唇,唇瓣似血,淡凉的嗓音依旧可以听出那份咬牙切齿意味:“你刚刚不还嫌弃我的小嘛?怎么这下子又改口了,叶翌寒,你承认吧,你就是重欲的流氓”。

    说着,她还冷哼一声,那模样像是真的对他的行为很厌恶。

    叶翌寒闻言,嘴角抽了抽,眼中闪过懊恼神色,他怎么就忘了?女人都是小心眼的。

    他拿这种事出来开玩笑,小媳妇肯定会在意,任何女人都会很在意这种话题,而他家媳妇又是那样傲娇的性子,自然会生气。

    想到这,叶翌寒无奈一笑,微扯薄唇,笑容深沉中透着淡淡好笑:“媳妇的摸起来可舒服了,我爱的不得了,就算我是重欲的流氓,也只对媳妇一人流氓”。

    宁夏听言,精致面容上传来一阵阵酡红,狠狠斜瞪了他一眼,微咬的红唇轻启,冷哼道:“你就知道油嘴滑舌,没个正经样”。

    叶翌寒却不以为然,他薄唇高高扬起,唇际边勾着漫不经心笑意,眯着双精光闪烁的鹰眸,笑着看向宁夏,温柔缱倦笑着:“不管怎样,媳妇都是喜欢我的”。

    话落,他搂着宁夏的健壮身躯更加靠近一分,笑意盎然盯着她,忽而露齿一笑,笑容张扬璀璨,然后细细吻上她娇艳红唇:“媳妇,现在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了吧,也只有我才能如此清楚你的尺码”。

    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停歇,大掌顺着她柔美曲线摸了上去。

    ……

    次日,又是晴空万里的好日子,湛蓝的天空上白云朵朵,浩瀚的云层泛着星星点点光芒。

    素了好多天的男人果然是可怕的,宁夏昨晚深切的体会到了,她睡在单人床上,累的浑身发软无力,洁白如雪肌肤上盖着薄被,整个脑袋都埋进了枕头里看不见神色,但紧皱的眉宇依旧可以看出昨晚的疲惫。

    叶翌寒每天的作息时间都很正常,今早也是一样,哪怕怀中搂着香软娇媚的小媳妇,让他心中柔软的似能滴出水来,时间一到,他也快速起床,穿戴整齐之后就下楼去训练场了。

    “混蛋,臭流氓!”

    趴在枕头上,宁夏媚眼含着晶莹水光,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她更是气怒,都八点了,她都还没力气起床,昨晚真的纵欲过度了,累的她现在两腿还打颤。

    可听见从训练场上不时传来的声音,她心里还是有些好奇,咬了咬红唇,强忍着身上酸涩,最终还是起床洗脸刷牙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