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短暂的温存(精)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她神色娇媚如水,白嫩脂凝的肌肤上挂着淡淡红嫣,眼波流转间尽是妩媚风情。

    这样柔软似能滴出水来的小媳妇是叶翌寒所不曾见过的,他呼吸陡然加重,锐利鹰眸中荡漾着幽深暗芒。

    但一想起刚刚媳妇被撞疼的脑袋,他这心中到底还是不放心,宽厚大掌扶住她棉软的腰肢,低沉的嗓音染上一丝沙哑。

    “媳妇,真的没事不疼了?”

    宁夏好笑的看了眼坐怀不乱的叶翌寒,心底闪过一丝兴趣。

    没有回答他的担忧,而是将香软身躯更加靠近他,在他坚硬胸膛前蹭了蹭,她一弯红唇,潋滟清眸中流光更加娇滴,狡黠笑着:“我想你了,翌寒,你难道一点也不想我?”

    这个男人今个是怎么了?

    一向是最热衷这样的事,怎么今个事事表现的都这么慢?

    他呼吸舒畅的胸口因为她刻意的接近而快速浓重起来,心脏猛烈跳动中,口干舌燥起来。

    叶翌寒扶在她柔软纤细腰上的大手有些轻颤,一双锐利鹰眸早已幽光四射,但他心中关心着宁夏,只能哑声应道:“你是我媳妇,我不想你,还能想谁?”

    哪怕他说的不是甜言蜜语,宁夏听在耳中也觉得开心,她红唇边有浅笑弧度勾起,淡凉的凤眸中噙着浓浓笑意,白玉皓腕勾在他颈脖上,娇艳红唇凑上他完美薄唇上,轻轻啃咬着。

    清冽的声线有些含糊不清:“老公,我好想你,怎么办?你不在的这几天,我晚上一个人睡在新房里都不能安心”。

    她的吻实在算不上绝佳,也没有一丝技巧可言,一看就知道就个无经验的小姑娘。

    可不知为何,叶翌寒却觉得她的舌灵活棉软,她的唇娇艳香甜,这一切一切无不吸引着他。

    面对小媳妇难道的主动,他是完全怔在当场,但搂在她芊芊细腰上的大掌却在不断收紧,性感的喉结凸出,不断在咽口水。

    宁夏都已经这么主动了,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心中有些恼,不禁抬眸望去,但在看到他神色恍然,脸上挂着明显的惊愕。

    她满腔的恼怒顿时化为了好笑,更加用力在他怀中蹭了蹭,淡凉的语气带着一抹撒娇意味:“老公,我想你了”。

    说着,也不敢他作答,她就扬起弧度优美雪脖,闭上如水清眸,软棉香甜红唇在他唇边亲吻,丁香小舌更加大胆的闯了进去做乱。

    叶翌寒额头上青筋根根突起,极力掩饰着心底欲火,可在宁夏青涩的吻技中,他渐渐迷失了自己,犀利鹰眸渐渐幽暗,捧着她的脑袋,加深了这个思念的吻。

    本来是她主动,可到了最后却成了他的侵城攻略。

    一吻过来,宁夏靠在他怀中,眼角含媚瞪了他一眼,素手握成拳在他胸膛上轻锤一下,娇柔笑道:“你就不能轻点嘛,我嘴唇里面肯定破了”。

    他动作真的算不得温柔,带着他一贯的霸道意味,哪里是她能承受的住?

    叶翌寒明显觉得刚刚一番谈话下来,小媳妇对他的态度有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就像刚刚,她能主动吻他,还靠在他怀中温声细语,这样的感觉真是让他飘飘然起来了。

    “刚刚不还挺厉害的嘛,怎么现在就开始叫疼了?”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含笑意味,叶翌寒低眸,眸光缱倦温柔注视着小媳妇,幽暗的眸光落在她红艳的唇上,漆黑眸底闪过一丝幽光,薄唇微扯,笑容更加璀璨:“媳妇,我倒有点谢谢薛子谦了!”

    小媳妇根本就不知道她现在这模样到底有多诱人,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闪烁着媚光,更加让他移不开目光。

    “为什么?”他穿着笔挺的暗绿色军装,哪怕现在抱着她坐在床边上,脊梁也是笔挺的,宁夏白玉指尖在他胸口处划着圈圈,漫不经心抬眸,淡淡扫了一眼,然后口中配合的应道。

    她的思绪现在还没理明白,舒适靠在他怀中,所以想也没想便开口问着。

    叶翌寒闻言,注视着小媳妇的眸光更加幽深温柔,他低低一笑,笑声清润动人,就在宁夏不解是还,他适时解释道:“要不是有薛子谦的捣乱,你能这么温软的靠在我怀中,还抬起头来主动吻我嘛?”

    提起刚刚那一幕,宁夏白嫩如水肌肤上隐过一丝淡淡红晕,清澈眸底浮现出浓浓媚光,她咬着红唇,恼羞成怒在他腰间软肉上一拧,恶狠狠道:“你不喜欢算了,下次我不这样了”。

    他怎么能这么坏?就知道拿她来寻开心。

    “好,好,好,我喜欢,怎么能不喜欢呢?你是我媳妇,不管怎样我都喜欢”。

    叶翌寒薄唇上绽放着完美笑意,望着宁夏的鹰眸柔软的似能滴出水来。

    平时,小媳妇羞涩的根本不会这么主动,虽说每次他想要的时候,都是自己主动,可哪里有媳妇温顺时来的舒服满足?

    这男人一满足,不管天大的问题都好说,他显然是欢乐的,心情愉快,连冷沉的嗓音也染上一丝笑意:“不过,这薛子谦也真是够白痴的,他这么正儿八经的上门找我,就没想到我会揍他?”

    说起这个,他眼中闪过一丝幽光,但微扬的薄唇上勾着温润弧度,心中嗤笑一声,对于像薛子谦那样自以为是的男人,他并没有太多的感想,无非就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富家公子哥。

    媳妇这样傲娇的女人并不会看上他,就是因为明确这一点,所以他才相信媳妇。

    今个让他生气最主要的原因不是这样,而是因为小媳妇没有事先和他说清楚。

    要是她能早在电话中和他坦白,他也就释怀了。

    有时候,他真他妈觉得他越来越矫情了,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就不说出来,非得憋在心里,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出来?

    “子谦学……”。

    宁夏乖巧靠在叶翌寒怀中,本来想说子谦学长的,但一想到他之前大发雷霆的原因,就连忙改口冷淡道:“他的父母曾经是大学教授,后来去了美国经商,生意越做越大,最后就直接移民了,他自己本身又是哥大高材生,从小要什么有什么,人生也是一帆风顺的,对我也不过就是偏执罢了。”

    说着,她微微抬眸,眼帘上浓密睫毛微颤,眼皮轻掀,淡凉如水的声音有些无奈:“要是我也和一般的女人似的,对他趋之若附,他恐怕也不会对我有什么意思了,这人啊,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最好的,得到之后反而不会珍惜”。

    对于子谦学长,她一向是尊重居多,不同于左智温润面皮下的阴险,他是真真的翩翩贵工子,容颜好,家世好,性格更好。

    只是她和他相遇的时间不对,不可否认,徐岩一直都是她心中的一道伤,在美国留学的那六年,她并没有考虑过终身大事,本想着孑然一身过一辈子的,也就回国之后,在爸的催促下,她才开始正视起人生。

    要是没有薛母变相性的警告,她也许会和子谦学长交心,只是照现在看来,恐怕连最基本的朋友都做不了了。

    她声调中淡淡的伤感,叶翌寒不是没有听见,他浓黑剑眉微皱,眼底闪烁着幽幽暗芒,想也没想,便沉声道:“谁说得到之后就不懂得珍惜了?这些歪理你都是从哪得来的?”

    话落,他搂着宁夏更加用力,像是要将她刻入骨髓般的深刻。

    这丫头没事就在这悲伤感夏的,难道是因为年纪太小了,所以这思想还没成熟?

    想到这,叶翌寒不禁有些好笑,可不是嘛,小媳妇才二十六,正是花一般的美妙年纪,可却已经嫁给了他,虽说他已经三十四了,可没办法,媳妇小,他只能哄着,宠着。

    宁夏稍稍一怔,目光疑惑盯着突然间变脸的男人,眼底充斥着满满的不解。

    面对小媳妇清纯无辜的神色,叶翌寒冷沉的面容瞬间柔软下来,心中有些无奈的好笑,他家媳妇还真是,可爱的紧。

    “别这样看我,你不知道,你用这样的目光,最让男人兽性大发嘛?”

    暗绿色笔直军装包裹着颀长身躯,他健硕身躯上透着滚烫炽热,低沉的嗓音虽然带着玩味意味,但那双凛冽的鹰眸却一本正经的让人不敢多想。

    也就是不认识叶翌寒人见他第一面才会觉得这男人是个正经严肃的军人,可宁夏已经朝夕相处这么久了,自然明白他一举一动间的意思。

    将他话中潜在的意思听在耳中,她娇羞在他胸膛上轻锤了一下,怒骂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呢,不论场合的发情。”

    “发情?”

    叶翌寒眉梢高高挑起,眼中流光渐渐浓郁,狭长的鹰眸漫不经心戏谑看着宁夏,眸光兽光一闪而过。

    但还是被敏锐的宁夏扑捉到,她心中咯咚一跳,瞬间紧张起来。

    尤其是他胸膛里心脏猛烈跳动,健壮身躯带着一丝炽热,眼中更是燃烧着浓浓火焰。

    想也没想,宁夏拔腿就跑,素净容颜上闪过一丝慌张。

    这个男人她太了解了,尤其是这个时候的神色,她更加熟悉,多少个夜晚,他就是这么不动生色把她吃干抹尽的。

    宁夏的速度对于叶翌寒来说,无异于小白兔,他长臂一伸,轻而易举就将小媳妇给抓了回来,强而有力的臂膀禁锢在她芊芊楚腰上,他笑容明亮璀璨,低沉笑道:“媳妇,你跑什么啊?我又不是老虎,还能把你吃了不可?”

    她身子一转,就到了他怀中,香臀正坐在他腿上,因为害怕,雪白皓腕还勾在他颈脖上,娇俏粉脸上挂着潋滟嫩光,那模样看在叶翌寒眼中,更是让他兽性大发。

    他嘴上倒说的好听,可在她心中,他比老虎还要可怕,经常折腾的她下了不床,在她叫疼的时候,他还继续横冲直撞。

    “媳妇,你在想什么呢?”

    将宁夏娇嫩白净面容上不断变化的神色看在眼中,叶翌寒薄唇微微勾起,有浅笑弧度漾开,他低眸,在她耳边暧昧低语:“媳妇,我也想你了,不仅我想,我家兄弟也想你了”。

    说起荤段子来,他是一点也不害臊,神态自然的不能再自然。

    而宁夏听言,则是脸色爆红,潋滟粉色变成浓浓红晕,淡凉如水的清眸中更是流露出一抹媚光,在他腰间狠狠拧了一把,轻斥道:“瞧瞧你,怎么就没个正行,这还是白天呢……”。

    说到最后,她洁白贝齿狠狠咬住红唇,脸上臊的难受,声音也越来越低,低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了。

    她怎么能感受不到他的**?

    只是,这大白天的,还是在他部队里的宿舍,她实在不好意思,也没这个胆量。

    小媳妇别扭的害羞,看在叶翌寒眼中,不禁心神一荡,眼中光芒更加幽深,他一扯薄唇,清润笑道:“怕什么?刚刚来的时候,你又不是没瞧见,这是单独的一栋楼,平时没有人会来这的!”

    而且,戴清他们都是瞧着他把小媳妇扛过来的,肯定早就吩咐下去了,今个下午是没人会过来打扰的。

    他说的理所当然,可宁夏哪里有他的厚脸皮,脸上早就一阵阵烧红的厉害,生怕这个男人真的会不管不顾的现在就把她扑倒,她坐在他腿上开始挣扎起来,娇软的声音有些慌张。

    “不行,现在还是白天,有谁白天这样呀,翌寒,你就饶了我吧!”

    说到最后,她清冽如水的嗓音明显带着哭意,纯净的妙眸紧盯着叶翌寒,希望他能放过她,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他身上的紧绷了。

    相比于宁夏的惊慌失措,叶翌寒却是低低一笑,笑声低沉磁性,充满了性感意味,眼中幽光闪烁。

    他低头,在小媳妇细白脂凝的颈脖间的锁骨上啃咬起来,含糊不清笑道:“之前不还挺主动的嘛?怎么到了现在就开始害怕了?”

    低沉磁性的声音顿了顿,他继续意味不明笑道:“怎么能勾起我身上的火之后就想一走了知?媳妇,这么做,可不厚道”。

    媳妇是不知道,她现在这样娇滴滴的模样,不知道多让他惊艳,真是打心眼里喜爱。

    话落,他就不在说话,而且专心致志开始啃咬起她白玉的肌肤,像是她软棉的身上抹上一层蜜糖似的,食之不厌。

    这次的啃咬不同于上次火辣的吻,轻浅,但却带着浓重的欲火,从骨髓里透明出酥麻感,宁夏到口的阻止却成了轻声低吟。

    这样娇媚柔软的声音听在叶翌寒耳中无异于是兴奋剂,他浑身上下炽热的如同一团火,而唯一的清凉方式,就是把小媳妇给吃干抹尽了。

    一个翻身,香软棉滑的小媳妇就已经被他压在身上。

    慢慢的,满室生香,暧昧婉转低吟不绝于耳。

    ……

    南京军总。

    被宁夏狠狠扇了一巴掌的秦素洁气了足足一个下午,对着镜子,瞧着她白嫩圆润脸颊上那明显的巴掌印,她眼中闪烁的光芒足以燃烧,一听到白韵回来了,她想也没想就找了去。

    一进办公室,就见白韵正在洗手池前洗手,秦素洁快步走了上去,高跟鞋在光滑地板上发出清脆声响。

    她眼底隐过一丝厌恶,但娇媚的声音却染上一丝委屈:“白主任,你们科室的莫大夫脾气也太大了吧?我下午不过是来送资料,瞧见她要翘班,就说了她两句,谁知道,她居然反手给我一巴掌,你瞧,我脸上现在还红肿着呢!”

    话落,她心中得过一丝得意笑意,心中怨毒想着:好啊,莫宁夏你狠,既然敢打我,那我就一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她秦素洁并不是好招惹的,也不是谁都能欺负了去的。

    莫宁夏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也敢爬到她头上撒野?

    光听这高傲跋扈的嗓音,不用回头,白韵也知道来人是谁,她不紧不慢的将白嫩玉手擦拭干净,然后才转过身,保养极好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笑意,在注意到她脸上明显的伤痕时,她眸光一闪,然后才一扯红唇,淡淡笑道。

    “是嘛?宁夏真的这么做了?那姑娘我了解,性子温和,不会无缘无故动手打人的”。

    这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刚一来,她就瞧见那群小护士们聚在一起讨论疯了,等她走近一听,才明白怎么回事。

    虽然,因为宁夏的关系,而到底叶翌寒对左智下了黑手,这事,她这心中有些不舒服。

    但宁夏的人品她还是能了解的,那姑娘性子恬静温软,根本就不可能做出这么无法无天的事来。

    白韵显而易见的袒护让秦素洁一怔,她眸中闪烁着错愕光芒,上次在军总对面的餐馆里,她还不是表现的对莫宁夏处处讥讽嘛?怎么如今就帮着她说话了?

    心中虽然疑惑,可一想到下午莫宁夏那股子嚣张劲,秦素洁也是不肯吃亏的。

    她摸了摸到现在还发烫的红肿面颊,眼底隐过一丝水光,望着白韵的目光中充满了委屈。

    “白主任,我也算是你看着长大的了,那莫宁夏的性子你清楚,我的性子难道你就不清楚了?”

    说着,秦素洁像是真的很委屈似的,晶莹的泪水顺着精致面孔划了下来,坚硬的声音也软了下来,处处都是委屈柔软:“那莫宁夏仗着自己是哥伦比亚医学院的博士生,就不将我这个正式的医生放在眼中,本来我和她井水不犯河水,倒是对她的所作所为无所谓,可下午,我不过就是提醒了她一句,她就动手打我,我们这是医院,不是她可以发泄私人情绪的地方”。

    要是真的不清楚宁夏的性子,光听她这番言论,白韵也不得不相信,可就是因为明白秦素洁的为人,她才更加觉得这是胡诌乱造的。

    换好了白大褂,白韵拉开椅子坐下,含笑的目光看向盛势凌人的秦素洁,虽然她在委屈的掉眼泪,可她心中却没有一丝同情,掩下心底那一抹厌恶,她意味不明淡笑着。

    “素洁,这把这事告诉我也没用,下头的转正名单这个时候已经确定下来了,莫宁夏可是院长亲自指定的的人才,你就算再不满意,也要看在院长的面子上不要和她计较了”。

    就是因为看着秦素洁长大的,所以白韵才在这劝上两句,不然让这个蠢笨的女人闹大了,她还能活嘛?

    这秦素洁是副院长的女儿,仗着自己家世不错,就在军总趾高气昂,不是她看不上,而是就这点家世,有什么好炫耀的?

    那莫宁夏虽说也不让她喜欢,可总比这个强多了,而且她还是叶翌寒的妻子,就依照叶翌寒那股子护短劲。

    这事被他知道了,那秦素洁还能活?

    不要说她了,就她父亲那苦了一辈子的副院长职位都难在继续坐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