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媳妇,我爱你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怎么,你对这个词不满意?”

    斑斓的灯光下,宁夏精致面容上笑意不变,红唇轻勾,浅笑出声:“可我觉得我家翌寒就是好可爱,你瞧,他动不动就爱生气,脾气还这么暴躁,每次生气的时候就像炸毛的猫咪,可爱的不得呢。”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如此轻松欢快和他说着话,虽然是在说他可爱,可叶翌寒还是笑弯了唇角,冷然鹰眸中柔软了一地的星光。

    但他却故意板着脸来,语气不善训斥:“好啊你,居然敢这样说我?真以为我不在你身边,就没办法教训你了?”

    “哪里敢啊!”宁夏立马讨饶,白玉小脸上浮现出一丝娇柔笑意,玉手捂着唇瓣娇笑:“叶队长神通广大,就算回了部队,还是能让我爸对你言听计从的,光是这份功力就是我不能比的,我哪里敢在你面前班门弄斧啊”。

    她话里话外都是在怨恨他下午的胡诌乱造,叶翌寒听在耳中,幽暗鹰眸中闪过一丝宠溺光芒。

    这丫头还好意思说他小心眼,他都已经和她道歉了。

    可她呢?

    到现在还拿这个来说他,要真比小心眼,她可真是当仁不让了。

    心中虽然这样想着,可叶翌寒是怎么也不会说出来的。

    他一扯薄唇,唇畔边扬着温润弧度,只能笑着应付过去:“得了啊,媳妇,你再继续说下去就有点不像话了,我不是都给你赔不是了嘛?咱就不能大方点?我都没和你计较下午你为了左智的事情和我轴了,你就饶了我吧,下次在咱爸面前,我再也不乱说了”。

    其实,他真心觉得她爸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帮媳妇做饭吃,那是他心甘情愿的,每次做饭时,他还在思考做什么有营养,媳妇喜欢吃什么?

    真正要担心的是他,他这经常不在家,媳妇要是被别的男人给惦记上,他怎么办?

    所以,戴清说的真没错,他要是再和媳妇闹起来,不是平白无故的给别人添加机会嘛?

    小媳妇现在就是他的宝贝,就是被别人惦记上了,他这心里都觉得不舒服。

    说起左智,宁夏脸上盎然笑容淡了淡,眸光一闪,浓密睫毛微颤,在脂凝白玉肌肤上投下一抹清影,心中无声轻叹。

    就像他之前说的,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中意她,紧张她。

    要是和他无关的陌生人,他至于这么着急上火嘛?

    她不是不知好歹女人,这个男人的深情,她都懂,所以并不怪他的鲁莽,甚至于还觉得是自己眼光短浅了。

    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性格上的缺点,所以在工作之后,她开始正视起自己的人际交往了。

    吸了吸鼻子,宁夏静静靠在床上,素雅容颜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笑意:“其实我们科系的主任是左智的姑姑,我下午之所以说话那么冲,就是因为担心这一点!”

    搁在以往,她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可现在不行了,她开始在意这些表面上的东西。

    而白主任又是她的直接上司,在转正前,她的所以工作都由她负责,倒不是担心她会在她的工作上使什么跘子。

    只是心中有些慌张,这毕竟是她在步入社会以来接触的第一个人。

    但现在却因为一些私人原因,让她也对她没了好感。

    她理不清,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可现在冷静下来之后却也觉得没什么了。

    “你们科系主任是左智的姑姑?”叶翌寒闻言,英挺剑眉紧皱,薄唇微扯,惊愕吐口:“那个女人是不是白韵?”

    宁夏在心中轻声叹息,清雅淡凉的语气波澜不惊:“除了白韵还能有谁?不过,我挺奇怪的,既然左智是白韵的侄子,怎么她却姓白?”

    这是她至今都还疑惑的问题,以前吃饭的时候,那些小护士虽然在一起嚼舌根,可也只是说过白主任的性子刁钻,手段狠辣,很难相处,并没有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估摸着,那些护士恐怕也不知道。

    要不是因为她和左智认识,这种事可能到现在还不清楚。

    “呵——这倒是巧了!”

    说起白韵,叶翌寒冷锐寒霜鹰眸中隐过一丝幽光,薄唇高高扬起,沉声道:“白韵也上算的我们大院里的风云人物了,她以前叫左艳,后来和家里闹翻了之后,离家出走了,才改了现在这个名字,这个我也是听大院里的老人说的!”

    这白韵以前也是左家千金小姐,因为是家中幺女,宠爱自然不缺,她也甚为厉害,年纪轻轻已经是少校军衔了,以前还和他母亲是战友。

    “和家里闹翻了?因为什么原因?”

    宁夏黛眉紧蹙,想起白韵那张精致但却已经被岁月侵蚀的脸庞,眸光中泛着疑惑光芒:“我和我们医院护士聊天的时候,好像发觉她们并不了解白韵的家世!”

    “白韵很多年前就已经和左家脱离关系了,在外面,自然不会再以左家人自居了!”

    叶翌寒淡淡点头,明朗面庞上挂着冷然笑意。

    “听说,她当年看上寒门子弟,那人人品并不好,她父母都不同意,可她看不清楚,心心念念的都是爱情,为了那个男人就和家里闹翻了,但没想到结婚几年之后,她的丈夫就在外面胡来了,可她性子刚硬,将他丈夫那些年做过的贪赃枉法的事都举报出来了,她自己却因为过度激动而导致了流产。”

    讲到这些往事来,叶翌寒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冷锐鹰眸中浮现出一丝恍惚来。

    要是当年他的母亲也有这种刚强的信念,坚强点的早点脱身,是否就不会成最后那么惨烈的一幕了?

    想到这,叶翌寒双拳陡然握紧,猛地闭上阴暗鹰眸,掩下目光中的沉痛。

    白韵的事,并不是他特意去打听的,那时他虽然还小,但当时实在是太轰动了,过了好几年,仍旧有人在讨论。

    谁能想到白韵性子居然这么刚硬?

    别人家的姑娘遇见这种事,都是黯然伤神,根本不好意思说出来。

    可她偏偏和别人不同,不但拆穿了她丈夫的出轨,还亲手毁了他。

    直到现在想来,叶翌寒也不得不承认,白韵这个女人真狠。

    宁夏闻言,惊的半天说不出来话,嘴巴张的足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她知道的版本并不全,听他这么一说,才明白其中的前因后果。

    过了好半响,宁夏才回过神来,白玉光滑的脸孔上闪过一丝感叹,淡淡轻叹道:“看来,这世上果真不是每个男人都是好的,白主任也怪可怜的,要不是因为左智的事,她对我倒还好,我和她之间的相处一直都是相近如宾的,但如今……!”

    说着,她就淡淡摇头,后面的话没有再说出来了。

    虽然以前早就听过白主任因为丈夫在外面胡来而流产导致了终身不孕,但却没想到,她当年居然有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勇气。

    此刻,一向理智淡然的宁夏有些迷茫起来,难道为了爱情真的能抛弃疼爱自己的家人?

    蓦地,她又想起了徐岩,想起了自己当年那一段青涩但却疼爱的感情。

    心中苦涩,可不是嘛!

    这人一旦迷失了自己本来的心性,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要是当年爸不同意她和徐岩的关系,指不定她也会离家出走。

    当年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看来却显得幼稚鲁莽了。

    这世上谁少了谁不能过,当年她也曾一度把徐岩当成她下半生的幸福,可都这么多年过来了,她不还生活的好好的?

    其实当你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已经在岁月中被时间磨蹭的差不多了。

    “你的意思是说,白韵因为左智的事情在工作上拿捏你了?”

    一向精神高度集中的叶翌寒瞬间听明白了,他剑眉紧皱,眉宇间染上一抹戾气,低沉的嗓音越发冷酷:“媳妇,告诉我,她怎么对付你了?”

    要不他说呢,原来是因为白韵的原因,不然一向乖巧柔软的小媳妇怎么会突然间变得这么拧巴了?

    问题都出在白韵身上了,媳妇社会经验少,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自然会珍惜,要是她在工作上给媳妇压力,媳妇这心情肯定不好,所以下午在电话中声音才那么冲。

    宁夏恍惚茫然的神色被他突然间冷沉的语调给拉了回来,恬淡面容上浮现出一丝柔软笑意,微抿的素唇微扯,淡淡笑着:“其实也没什么,你别担心!”

    白主任也只是在言语间对她有些冷然,这并没有什么。

    她也不再是娇气的大小姐,连别人的冷眼都受不住。

    叶翌寒一向对小媳妇的事上心,听她这么说,自然不相信,眉宇更加紧皱,低沉的嗓音染着怒气:“媳妇,你别怕,告诉我,我帮你解决,要是再不行,咱们换家医院做,只要你喜欢,咱们上哪家医院都行!”

    宁夏因为他最后一句话嘴角猛抽,苦恼揉了揉眉心,苦涩的心中却染上一抹甜意。

    心中虽然明白他说的都是真的,可到底还是不习惯这样霸道的行事,她淡凉的声音中透着无奈。

    “真的没什么,白主任以前对我倒是还挺好的,虽然现在发生了左智的事,可她也没怎么太过分,只是看我的目光有些冷,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柔软清冽的声线顿了顿,宁夏脑海中灵光一闪,又连忙补充道:“真的没什么,你可不要再冲动了!”

    不可否认,因为左智的事,让她现在心中有了阴影。

    这个男人正常的时候,对她真是好的没话说,要星星不摘月亮的,可要是发起火来,根本就不管不顾,谁的面子都不给。

    别说是白主任了,就连她,他都舍得收拾。

    叶翌寒听言,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有些无奈笑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真以为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莽夫?”

    估计是上次在会所的事情让小媳妇心中有了阴影,现在老记着他发火时的凶狠模样。

    面容上虽然浮现出无奈光芒,但他冷肃鹰眸中满满都是宠溺流光,唇边勾起的笑意足以照耀整间屋子。

    这丫头啊,他平时宠爱都宠爱不过来,哪里真的舍得收拾她?

    不过就是上次她闹的太厉害了,他这性子又是一向的说一不二,所以最后成闹成了那样的僵局。

    其实只是她好好的,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他自然把她当宝贝一样的放在家里疼爱着。

    “没有,没有!”

    宁夏闻言,立马摇头否定,白嫩面容上不自觉浮现出一丝娇柔笑意:“哪有的事,你想多了吧?”

    顿了顿,她轻叹一口气,又继续道:“翌寒,这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会处理清楚的,要是再不行,我还可以再换家医院,凭我的文凭,不一定非要在军总的,还是说,你怕我没工作了,要你花钱养着?”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柔糯的声音中染上一层浓浓的笑意。

    其实她并不觉得当家庭主妇有多好,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人想这样生活。

    也许每个人心中想的都不一样吧。

    或者是因为她不缺钱的原因,所以在薪水方面并没有过多的要求。

    毕竟能每天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她就已经很欢喜了。

    “你要真的不工作了,我自然也是开心的,别说养你了,你就是想买什么,咱们也就买什么!”

    叶翌寒性感低沉的嗓音中充斥的满满都是无奈包容:“我这不是不放心嘛?知道你学识好,医学博士呢,可也不用老是说出来刺激我吧?”

    其实媳妇不管年纪再大,在他心中就是个小姑娘,是和妮妮一样可爱需要人疼爱的小姑娘。

    但他家媳妇别扭的很,不愿意他去插手她工作上的事,他也没办法,只好随着她了。

    可只要一发生问题,他在旁边肯定会准备好,到时候,媳妇想上哪家医院去都行。

    宁夏已经渐渐习惯于他的开玩笑,听他这么一说,她幽深如水清眸中隐过一丝兴趣,红唇微扯,连忙问道:“我还不知道呢,你是什么学历来着?”

    对于他的话,她一直都是坚信不移的,他说会养她,那就一定的。

    而且他的银行卡在去部队的时候都给了她,随便她怎么支配,她还怕他在外面养小三不成?

    叶翌寒一怔,不曾想小媳妇居然会问这个,他笑容开朗,徐徐道:“我媳妇是博士,可给我长脸,你老公学历可不高,才是本科。”

    其实高中毕业之后,家里人就打算把他送出国留学,可那个时候他性子倔,根本就不听他们的话,一意孤行的考了军校。

    然后一路走来都这么多年了,他也没机会出国,军人的身份限制他太多的事。

    和她想的差不多,宁夏并没有多惊讶,素唇边绽放着如水柔软笑意:“本科也挺好的,你赚的可比我多多了,我是博士有什么用?实习工资不还是那么低?”

    工作了,她才算了解现在社会上工资水平,真是不当家不知的柴米贵。

    以前在学校里,哪里能了解这些?

    现在自身体会了,才觉得社会竞争真激烈,要不是她多上了几年学,这工作指不定还做不上呢。

    “好了,该说的都说清楚了,以后咱们可得好好的了,不要再闹别的什么事了!”

    叶翌寒闻言,薄唇上虽然还挂着璀璨笑容,但心中却有些苦涩,有些事情他并不想让小媳妇知道。

    当特种兵赚的自然多,可那都是在刀刃上讨钱的。

    虽然他并不缺钱,和方子一起投资的很多产业每次的收入都很可观,可和自己亲手赚回来的总不是一种感觉。

    “嗯,你也要休息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宁夏舒展欢笑的眉宇微微皱起,眯着清凉凤眸,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钟,然后有些抱歉道:“我都不知道已经快十一点了,你赶紧睡吧,明早还要忙呢!”

    这通电话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打了快一个小时了,现在想来,她才觉得震惊,随即便是苦笑,这还是她打过最长的一次电话了。

    就算以前她在美国留学,爸每天想她,打电话过来关心的时候也不过才十来分钟。

    可和他打了一个小时,她丝毫也没察觉到,甚至于还觉得有很多话还没说。

    看来,她真的是变了,一向的沉默寡言的性子也改变了不少。

    “没事,我就是想你了,想多听听你的声音,今个回部队第一天,所以还比较清闲,到了后面可能连电话都打不了了!”

    叶翌寒英挺眉梢微蹙,刚毅明朗俊颜上闪过一丝疲惫,但还是清润笑着:“媳妇,你想我了没?”

    宁夏知道他的工作很忙,也不能经常回家,这点在决定和他领证结婚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所以她并没有显出多慌张,但在听见他下句时,还是忍不住想笑。

    “你才走几天呀?一天还没到,就问问我想不想,是不是太早了?”

    “不早,一点也不早!”

    叶翌寒锐利鹰眸中闪烁着浓浓星光,薄唇轻启,沉声道:“媳妇你是不知道,打从今早回了部队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你,想的心肝脾肺都在疼,你要是不和我说一声,恐怕我今晚就要失眠了”。

    宁夏听言,一阵失笑,素唇边绽放着娇娆弧度。

    这人说起假话来还真是越来越自然了,她没办法,只能顺着他的话,笑着应道:“好,好,我也想你了好吧?这样总行了吧?”

    “媳妇,我爱你!浑身上下都想你想的疼。”叶翌寒嘴角上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了,刚毅锋利面容在暗夜下散发着灼灼幽光,漆黑鹰眸中隐过一丝满意光芒。

    他温柔笑着:“等我回家了,再好好和你说,晚安!”

    ……

    电话挂了之后,宁夏拿着手中有些发热的手机,如水清眸中荡漾起一丝娇媚,咬着红唇,白皙脸颊上一阵阵红晕。

    那个男人居然在临挂电话前说他爱她?

    记忆中,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说爱她。

    嗯,不可否认,她是真的喜欢上这种感情了。

    “啧,我也想你了?”

    就在宁夏正在回味着刚刚那通电话的时候,卧室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瞄瞄穿着睡衣,披头散发从门外走了进来。

    顺手将墙壁上的开关打开,卧室内瞬间变得明亮璀璨起来。

    她站在宁夏床头,笑的像只狡诈的猫咪:“宁夏,你和你兵哥哥到底腻歪不腻歪啊?打个电话就打电话吧,最后还说这个肉麻的话,真是让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宁夏瞳孔微微瞪大,猛地一惊,突然齐来的光亮让她清眸瞬间眯了起来,伸手挡在面前。

    但嘴上却丝毫也不认输的反驳:“瞄瞄你这是嫉妒吧?赶紧的自己也找个男人去,别整天在我面前晃悠,也不显累的”。

    这死丫头,她还没怪她的粗心,她倒偷听起来了,要不是有爸护着,她早就一脚把她踢回家了。

    “嫉妒你?”瞄瞄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双手插在腰上,狠狠瞪着宁夏,没好气道:“我就是来提醒提醒你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小点,我在隔壁房间都能听见你们到底在说啥,你们就不能低调点嘛?闹的我晚上都睡不着,我明天可还是要工作的”。

    宁夏也不甘示弱,拿起旁边空着的枕头就像瞄瞄砸去,笑着怒骂道:“听你胡说,我声音根本就不大,你是什么耳朵啊?顺风耳都没你这么神吧?”

    距离不远,柔软的枕头砸在身上也不疼,但瞄瞄还是捂着胸口,一副很痛苦的模样,然后日狠狠看着宁夏,深邃美眸中划过一丝精光,阴狠狠笑道。

    “我这耳朵可比顺风耳神气多了,所以说呀,刚刚你和你兵哥哥那些肉麻话都被我听见了!”含笑戏谑的声音一顿,瞄瞄漆黑黑眸中隐过一丝幽光,继续扬唇轻笑道:“你说说你,这样就恼羞成怒了?我还没说你什么呢,你打扰了我睡觉我还没和你计较,你现在倒是脾气大了?”

    宁夏真是被瞄瞄胡搅蛮缠的劲给逗笑了,清秀黛眉微皱,摆摆手,无奈笑道:“赶紧给我滚蛋,随便把灯给我关了,我要睡觉”。

    瞄瞄站在宁夏床头,乘她不注意的时候,上前捏了一把她水嫩的脸颊,然后快速像门外跑去,边跑她还边嗤笑道:“宁夏,不是我说你,你和你的兵哥哥就是恩爱也得低调点,是吧?瞧你这脸红的,就差没诏告全天下你现在到底是有多幸福!”

    她也就是喝水的出来瞧见她房间灯还是开着的,就走过来瞧瞧,可没想到,却是和她的兵哥哥在打电话。

    啧啧,那小脸娇羞水润的,真是比用任何护肤品都要管用,

    哪里像她,没爱情的滋润,是越来越显老了。

    宁夏条件反射性的想要伸手去打瞄瞄,但却被快速给了跑了出去,房间灯一关,黑暗中,徒留她一人坐在床上,本来还是宁静的面容上不自觉漂染上一抹红云,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的。

    混蛋,上她家来住了,还敢这么闹腾,找个机会,她也上她家去,好好和阿姨推心置腹谈上一番,让阿姨赶紧给她找个男人才好。

    心中恼怒的想着,可宁夏还是伸手摸了摸滚烫的面颊,眼底浮现出浓浓娇媚,然后她身子一倒,趴在床上,脑袋上裹着被子,以此来掩饰自己心跳如鼓的心脏。

    她是打死也不会承认,和叶翌寒通完电话之后,她心中的幸福甜蜜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日子就这样一点点的过来了,自那一日后,就真如叶翌寒说的那样很忙碌,宁夏晚上再也没有收到过他的电话了。

    本来她也没觉得什么,平静的度过了俩天,到了第三天,她才开始觉得烦躁恐慌,打了电话过去可都没人接。

    这天,宁夏正在办公室里,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她脸色猛然变了,根本顾不上任何事情,从椅子上站起来之后就连忙向办公室外跑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