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妈的,什么玩意?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其实他求的真的不多,不过就是希望小媳妇一个诉苦的电话,想听她将自己心中的烦心事说出来罢了。

    电话接通之后,都是一阵沉默,听着小媳妇的呼吸声,叶翌寒只觉得这一刻心情宁静,烦躁的情绪瞬间一扫而空。

    宁夏则是沉默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紧蹙的黛眉,白皙面容上神色阴沉,想了想,最后还是问出声来。

    清凉的声音有些怒:“我们从医院出来之后,你又派人去打了左智?”

    虽说她对左智并没有什么好感,可他这样的做法,也让她反感,他就不能理智点?

    电话那头的叶翌寒一怔,没想到,小媳妇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他刚刚柔软下去神色又黑沉起来,没有丝毫否认,而是冷声回道:“对,第二天晚上,我就排人将他给打了一顿,他敢惦记我的媳妇,就该教训!”

    他不知道怎么这事,小媳妇会知道,本来他也没打算瞒着她,既然她如今已经知道了,就让她打个警惕,舍得她再摸不清,还以为自己是没结婚,没家庭的小姑娘。

    “我叶翌寒的女人,自然是不允许别的男人肖想的,更别说是左智了,他当着我的面都敢那么嚣张,背后还指不定怎么纠缠你,我这么做,也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以后长长记性,不是什么女人都是可以碰的”。

    宁夏听着他理所当然,甚至于有些恼怒的声音,真是被气的呼吸不舒畅,她握着手机,压低声线,寒声问道:“人家左智怎么我了?不过,就是当着我的面,说了一些不着调的话罢了,我又没理他,当着你的面时,更是向着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是真的被气到了,怪不得白主任今个一天都对她阴阳怪气的没好脸色,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是他打了人家侄子。

    有时候,她就闹不明白了,他到底有什么好生气的?

    她又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个男人表达对她有好感,她就跟着人家跑了。

    他叶翌寒才是和她领证结婚的丈夫,她知道这点,所以根本就不会乱来,怎么他连这点信任都没?

    在他面前,小媳妇从来就不会服软,叶翌寒也被气的不轻,他猛地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肃问道:“怎么?你这是来和我秋后算账了?我告诉你,我就是看不惯别的男人惦记着我媳妇,你他妈是我叶翌寒的媳妇,就为了这样事和我轴下去,至于嘛?”

    他妈的,她居然还敢在他面前这样说,看来,真是被他宠坏了。

    对左智下了黑手,那是他活该的,他的媳妇自己都宝贝疼爱不过来,现在被别的男人惦记上了,他还不能打两拳出出气?

    至于嘛?

    “叶翌寒,你怎么这么自私的?”宁夏心中冷笑,他是不知道情况,所以才说的这么轻松,换他被别人无端白眼试试?

    但最终,她还是没有把工作上的事情和他说,而是有些倔强重复:“你就想着自己了,那我呢?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左智的话伤着你男人的尊严了,你就派人下了黑手?要是哪次我也和你对着干了,你是不是还想抽我一顿?”

    她至今都还没有消化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甚至于并不习惯生活中又多了一个男人,哪怕生活习惯再渐渐和他融入,可有时候矛盾一发生,她就不知所措起来。

    工作上的事,她并不想告诉他,也许潜意识里觉得不想麻烦他,可她心中的委屈需要解决。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你好好的,我干嘛要教训你?”小媳妇有些无耐的声音听在叶翌寒耳中,十分头疼,他紧皱剑眉,没好气道:“别和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本来瞧是你的电话打来,我还在高兴,觉得我媳妇终于想着我了,可哪里知道,电话一接,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

    冷肃寒霜的语气顿了顿,叶翌寒手插在腰上,俊朗容颜上浮现出一丝阴沉:“不过,我不后悔那样做,要是下次左智再敢纠缠你,就不是打他一顿那么简单了!”

    嘴上这样说,可他心中却疑惑起来,妈的,这事小媳妇怎么知道的?居然还和他这样闹了起来。

    那个左智就是个绣花枕头,不禁打,不过才两三拳就打的在地上趴下来了,要不是看在殷老将军的面子上,就冲着他敢在他面前嚣张,他非得卸了他两条腿不可。

    “好呀!你还觉得自己那样做是对的?”宁夏听他语气软了下来,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可哪里知道,他居然还执迷不悟的觉得自己这样是理所当然的。

    刚刚才平静下来的神色又掀起惊涛,她握着手机的素手有些轻颤,冷笑道:“叶翌寒,你怎么就这么自以为是,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很过分嘛?”

    别说过分了,叶翌寒甚至还觉得对左智的那顿教训轻了呢!

    听着小媳妇为这事,三番四次和他争辩,本来还想大事化了,小事化了的叶翌寒,整个都爆发了,他脸色铁青,怒声吼道。

    “你倒是会说,左智敢当着我的面这样嚣张,我打他一顿怎么了?我告诉你,下次要是让我再瞧见,哪个男人和你纠缠不清,我就废了他,让他下半辈子就躺在床上度过!”

    他说这话时,咬牙切齿间全是深深的痛恨和恼怒,宁夏听在耳中,不用想,也能感应到电话那边他黑沉阴暗的神色,和他从骨子里迸发出来的那份狠劲。

    心底忽然浮现出浓浓的无奈,这个男人就是霸道惯了,他认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的清楚。

    就像现在,她根本就觉得没必要,可他呢?却小心眼的容不下一点沙子。

    扯了扯扣的整齐的衣领,叶翌寒手上拿着手机,英挺剑眉紧皱,英俊的容颜上浮现出浓浓阴森。

    他很不喜欢这样的对话方式,隔着手机,争吵时,他看不见小媳妇的脸色,不能分辨出她到底再倔强什么?

    难道还真的在心疼左智不成?

    这样想着,叶翌寒就连连冷笑,再加上之前戴清和他说的话,他的怒火怎么都抑制不住:“怎么?你这么一直和我拧巴下去?难道还在心疼左智?我告诉你,你是我叶翌寒的媳妇,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赶紧给我收起来!”

    他从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自打认识小媳妇之后,这性子才收敛了许多。

    可那也仅仅是在小媳妇性子温软的时候,像如今这样,不但不和他好好说话,还不知好歹的指责他,他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

    “别老拿我是你媳妇这说事,这些我都知道,我也没存怎样的心思!”宁夏真是痛恨死他这副霸道样,把她当成他手下的兵,像是该怎样都是应该的:“只是,你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太暴躁了?左智怎样,我并不关心,说到底他不过是个外人!”

    她真正上心的是白主任,她并不是长歌善舞,可以来事的人,傲娇的性子中更加有缺点,这些她都知道,所以来这工作,也都在渐渐改善。

    也许以前,她并不在意别人看她的目光,但现在却不得不了。

    脱离了学校,她必须在工作中,很好的适应下来,不是因为工资,只是一份兴趣和信仰。

    但这些,她并不想告诉他,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秘密,他的秘密不是也一样没有告诉她嘛?

    左智是个外人?

    叶翌寒闻言,冷沉森寒的面容才缓了缓,不可否认,这话听在心中真不是一般的舒服,薄唇高高扬起,可他仍旧沉声问道:“既然左智都是个外人了,你还和我较什么真?”

    明明该生气的应该是他,可他媳妇倒好,一个电话打来,直接教训他来了。

    他还没有兴师问罪,今早的事情,她倒是横的很。

    叶翌寒无奈摇摇头,咬牙切齿间尽是对小媳妇的宠溺,这丫头,真是被他宠坏了,平日里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

    在洗手间里呆的时间长了,宁夏也浑身难受,紧蹙的眉宇间染上一层烦忧,她有些不耐烦道:“算了,不和你吵了,这样的事情,下次,我不希望再发生了!”

    这通电话,她还是找了个借口出来打的,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她这样一直呆在这打电话被有心人瞧见了,影响肯定不好。

    而且现在再接着和他说下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个男人太霸道自我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她现在和他说的再多也没用。

    叶翌寒刚刚才柔软下来的脸色,因为宁夏这番冷漠不耐烦的语调又闹的阴沉,他双眸喷火,怒吼道:“怎么?和我打个电话就这么烦躁?你别忘了,你是谁媳妇,我下次回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不想想自己老公?”

    此刻的叶翌寒的就像一只炸毛的猫咪,浑身的刺全部竖了起来,锐利鹰眸中更是浮现出浓浓恼怒光芒。

    自打回了部队,他一个上午都不能安心,想着和小媳妇在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

    可她倒好,这通电话既不是来想他的,也不是来和他抱怨诉苦,而是厉声指责他的不是?

    好,媳妇还小,不懂事,他忍下来了,这样总行了吧?

    可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直接厌烦上了?

    “想你什么?不是今早才离开的嘛?”

    这个混蛋还好意思让她想他?

    想他什么?

    想他毫无节制,毫无克制的在床上折腾她?

    听着手机中传来他愤怒欲要杀人的声音,宁夏黛眉紧皱,不知道他又抽哪门子风,但她现在再继续说下去,等会回去,指不定白主任又要给她脸色看了。

    思及此,她清冽的声音越发不耐烦:“好,好,算我错了,行了吧?不和你说了,我要去上班了,不然影响不好。”

    “等等,我还有话要问你!”

    哪怕隔着手机,叶翌寒也能感受到那头小媳妇紧皱眉梢,满脸的不耐烦和烦躁。

    他气的恨不得现在冲过去,狠狠教训她一番,冷沉的声音也越发刺骨,隐隐带着一丝嘲弄:“你还真给我长脸啊,早上在你们医院门口和个男的抱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影响不好的?”

    要不是现在小媳妇不在面前,不然他肯定要把媳妇脱光了,然后狠狠打她的香臀,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横?

    就她那工作,不是他眼光高看不上,辛苦不说,工资还那么低,离婚房还远,上下班根本就不方便。

    他就闹不懂了,非要去那个医院嘛?

    要她喜欢工作,大可以进医学研究所,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

    可她没和他说过这事,他自然也不好管的太多,免得她又要说自己没自有。

    说实在的,自打和小媳妇生活在一起,他暴戾粗野的性子收敛了很多,尤其上次和小媳妇吵闹,小媳妇伤成那样被送进了医院,他就不敢再继续暴躁了。

    要不然依他以前的性子,早就不管不顾的打电话过去,直接质问了,哪能像现在这样,顾着她的心情,还好声好气的说话?

    宁夏浑身一颤,听着他淡淡讥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微抿着红唇,想也没想,寒声吐口:“你派人跟踪我了?”

    一定是这样,不然他怎么会知道,今早子谦学长来找她的事?

    “派人跟踪你?我还没那么无聊下流!”小媳妇恼怒的声音,让叶翌寒很是气愤,他一拳打在办公桌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然后冷笑道。

    “怎么?做贼心虚了?你做的那点事不要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就算要抱,你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不是?非得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你让我的老脸往哪搁?”

    有时候,这叶翌寒的嘴巴还挺毒的,这点,殷傅是打小就体会到了。

    其实话一出,他就后悔了,刚毅面容上闪过一丝懊恼,揉了揉不断跳动的眉心,脸色有些难看。

    本来原意不是这样的,他只是想善意的告诉小媳妇让她一个在家里住的时候小心点,那些陌生人都不要接触,还有那些居心不良,对她有企图的男人,更加不能见。

    可这火气一上来,怎么都压制不住,不知道怎么,出口的话就成了浓浓的讽刺责怪。

    宁夏闻言,深邃凤眸中隐过一丝慌张,气的浑身颤抖,再加上洗手间里的味道难闻,她淡凉的声音更加漠然:“叶翌寒,你这是什么意思?在怀疑我?我告诉你,不是谁都像你一样,那是我的学长,他大老远从美国过来,看看我还不行了?那个拥抱你瞧见了?没瞧见就别胡乱说,还是说,你不懂什么是礼节性拥抱?”

    是,她承认,她确实说谎了,以上次血的教训告诉她,这种事根本就不能和他明说。

    要是他知道,子谦学长对她有意思,他得怎样的暴怒冷沉?

    那天在会所里,她不过就是口不择言了几句,他就能那样的不管不顾化身为恶魔。

    现在知道,子谦学长对她的固执,他不更加凶狠?

    宁夏很无奈,对于感情的事情,她懂的并不多,不知道别人家的夫妻是不是也这样?

    可他一直都这样,确实让她害怕了,害怕将这种事情告诉他。

    这丫头嘴巴一张,什么话都敢从嘴巴里蹦出来,瞧瞧这样,还真是嚣张的很吶。

    叶翌寒也不是善茬,他薄唇轻启,刺骨凛冽吐口:“别他妈给我扯这么多废话,我只知道你是我媳妇,我媳妇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算怎么回事,你给我长点记性,谁会无缘无故的就对你好?什么狗屁学长?我看就是骗子差不多,我警告你,我不在家的这阵子,你少和他见面,不然瞧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原来是学长,和他一开始猜想的差不多,可谁他妈知道,这狗屁学长安了什么心?

    自己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跑来中国,搅合他和他媳妇的日子?单单就这一点,他就对那个未曾相识的学长没好感。

    其实嘴上说着收拾,他哪里能真的把小媳妇怎么样了?

    不过就是气恨,那个男人占她小媳妇便宜,他媳妇身子香软的不得了,自己还没抱够,凭什么被什么狗屁学长抱了?

    宁夏认识的人中,一向就是素质风度极佳的,什么时候碰见过叶翌寒这种,几句话说不合,就要冒脏话的?

    闭了闭眼,她平复下心中浮现出的无奈和挫败感,冷冽的声音也软了下来。

    “我不想上次的事情再发生,咱们俩的婚姻本来就不牢靠,非得一直这样对话嘛?我告诉你了,那只是我的学长,我和他什么别的关系都没了,你难道还要不相信我?”

    有些事情,不想告诉他,那是因为不想让他担心愤怒,而且她也觉得自己有能力解决好和子谦学长之间的事情。

    所以她才说了个善意的谎言,也许这样做,不过是想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更好。

    就像爸说的一样,她结婚了,不再像一样一样可以任性的什么都不顾了。

    这些,她都懂,她以前的日子过的太过逍遥自在了,甚至于自私惯了,毕竟在家里谁都让着她,爸对她的宠爱自然不用说,就连才五岁的妮妮,在很多小事上都会很懂事的帮她做。

    她是幸福的,这点她一直都知道,所以和叶翌寒生活在一起时,发生了矛盾才会各种不适应。

    可这毕竟是过日子,不可能一直都顺风顺水的过下去,其中必定会发生争吵,她也在渐渐学着退让,学着包容,可那并不代表,她就要一直受他的气。

    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深深刺激了叶翌寒的神经,刚刚还懊恼的神色瞬间被愤怒掩下,精锐鹰眸中闪烁着浓浓暗芒。

    “好,你还真是好样的,都尼玛和我领证了,还敢说这样的话?谁他妈告诉你,我们婚姻关系不牢靠了?你是我叶翌寒的媳妇,这辈子都是,整天都扯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

    这都他妈算什么事?

    都和他领了证,上了床,还敢这样说?

    这个小没良心的。

    温顺的时候,让他整颗心都软的似能滴出水来。

    可拧巴的时候,真是闹的他心肝脾肺都在疼。

    哪怕心中一直明白,小媳妇现在根本就不爱他,可一直没被说出来,他也视而不见。

    总想着,反正已经结婚,是他家人了,这日子有的是时间可以培养感情。

    可他现在才回部队第一天,就有臭苍蝇凑上去,想要采他媳妇这朵娇艳小花,这让他很担心,甚至于有些惶恐。

    偏偏她媳妇不但不给他一个保证,还这样大脾气的和他说这话,这事,一直就是他心中的灰暗,一提及,就愤恨的想杀人。

    这人,三言两语间就是脏话,宁夏微微蹙起黛眉,心中憋着一口气,语气也不再是之前的柔软,而是有些恼意:“到底是我想乱七八糟的,还是你?叶翌寒,你怎么就这么小心眼的?不过就是和学长之间礼貌性的拥抱,你就能长篇大论的这样教训我,你对左智下黑手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说完,宁夏心中就无奈的疼,这男人这样是吃醋嘛?

    可就算吃醋,也得靠谱点成嘛?

    就一简单的拥抱,就能让他成这样?

    叶翌寒同样是被气的不轻,刚想要出声反驳,就听见手机中小媳妇冷淡无谓的声音响起:“算了,先不和你说了,我真得去工作了!”

    她说的那叫一个干净利落,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不出片刻,手机就挂了。

    气的他脸色瞬间变得黑沉似墨,然后手机中传来嘟嘟声,叶翌寒口中怒骂了一声,最后又拨了过去。

    ……

    电话挂了之后,宁夏直接将手机给关机,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她理了理乌黑秀发,然后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中不断翻滚的情绪。

    只是心中却越来越无奈,怎么这好日子还没过多长,就又吵了起来?

    有时候,她很不能明白那个男人,就比如今个的事,她实在闹不明白,他到底生气什么?

    她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他就不能表现的大方点,有风度?

    照他这样的思维,那她以后和某个男人走的比较近,就有错了?

    和他耗费了这么长时间,什么有用的话都没说,那个男人霸道惯了,根本就不觉得自己下手重了,她还能怎么和他说?

    看着镜子中,脸色有些憔悴的自己,宁夏唇角微微扬起,尽力浮现出一丝柔软笑意来,心底无声叹息,然后才转身出去了。

    ……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以关机!”

    手机中传来甜美的女声让叶翌寒脸色越发难看,他一气之下,直接将手中的手机给砸了出来,瞬间响起一声闷响,动作暴躁的扯了扯衣领,此刻的他如一只暴怒中的狮子。

    “好,你个死丫头真是好样的,最好有本事一辈子都关机,不然看我回家了,怎么收拾你!”

    妈的,什么玩意?居然敢挂他电话。

    长这么大,敢这么在他面前横的人,还真不多见,要不被他狠狠抽了一顿,要不就是被他教训的服帖了。

    可现在这个倒好,在他面前嚣张不说,更是敢扬着脖子和他百般争辩。

    他还从来没瞧见过哪个女人像她这样,虽说他接触过的女人不多,可哪次相亲的对象,不都是大家闺秀,言行举止都优雅礼貌。

    可他家还真是好样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横着走,真是越宠越上天。

    “队长?”

    在楼下一楼听见响烈声音的小刘连忙跑了上前,推门而入,就见自家队长双手按在站在办公桌前,地上散落的是手机零件,而他则正处在暴怒中。

    小刘一怔过后,站在门口也不敢上前,连忙担忧问道:“队长,发生什么事了嘛?”

    叶翌寒眼皮一跳,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被小媳妇那么一闹,他心中的火气正好没处发,一转身,对着小刘没好气道。

    “哪里发生什么事了?长眼睛是做什么用的?赶紧的,没事就出去!”

    被叶翌寒厉声呵斥着,小刘苦着张脸,无措的挠了挠脑袋,明明就是队长你发生了什么事。

    可这话他是怎么也不敢说出来的,只能点头应道;“好,我这就出去”。

    一出办公室,就遇见门外的戴清,小刘真是苦不堪言,额头上还有冷汗,他朝着戴清连忙摆手,压低声线道:“别进去,队长现在心情不好呢!刚刚还发了好大一通火,把手机都给砸了。”

    他算是自撞枪口了,谁能想到队长这刚结婚回来的,就发了这么大火?也不知道和谁置气了。

    戴清手上拿着文件,本来是要放进去的,听着小刘这话,他脚步一顿,惊愕问道:“叶翌寒在里面发火了?”

    说着,他就要推门进去,但却被小刘眼疾手快给拦了下来,他把戴清拉到一边来,然后无奈道:“哎哟喂,政委,你这是要做什么?队长正在气头上,你现在进去肯定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被小刘拉到楼梯口,戴清紧张的神色缓了缓,面对小刘的疑惑,他深沉一笑,深邃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向他招了招手,精锐笑道:“你想知道?”

    “政委你知道?”小刘一惊,随即黝黑的面容上浮现出浓浓的兴趣,对于队长的八卦,他自然有兴趣听听。

    “嘿,指不定和他媳妇闹别扭了!”戴清摸着下巴,眼底隐过一丝幽暗,薄唇高高勾起,盎然笑道:“咱们队长,可是三好男人,但这性子太急躁了,对待水嫩嫩的小姑娘还不懂得温柔”。

    啧啧,他都不好意思说了,这叶翌寒也不嫌跌份的,刚刚在他面前,表现的大度,不在乎。

    可没想到这一转眼,就成了这样,还砸了手机?指不定是和他媳妇没说上两句,一个气怒,就把手机给砸了。

    越想,他就越觉得好笑,现在倒是砸的爽了,看他回家之后怎么和媳妇认错。

    就他媳妇那性子,指不定比他媳妇还要悍,不让上炕还是大方的,要是不让他进家门,看他下次还怎么在他们面前得瑟?

    小刘闻言,很是惊讶,嘴巴微微张大,惊异问道:“队长这才是新婚,不是正应该高兴嘛?今早他回来的时候,可是怎么都笑的合不拢嘴,就连那些小兔崽子说要喜糖吃,队长也说等着十月份婚礼一办就带过来!”

    这才刚结婚的,就闹成了这样,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相当于小刘的忧心忡忡,戴清是一点也不担心,他精光闪烁的黑眸中划过一丝玩味,拍了拍小刘的肩膀,颇为语重心长道:“小刘,你今年也二十五了吧?当兵不少年了,也是时候娶个媳妇了!”

    这帮兔崽子都还年轻,自然不懂夫妻之间的情趣,等小刘也遇上中意的姑娘了,并且结了婚,自然就明白这其中的奥秘。

    他就不信了,他叶翌寒还真舍得把他那娇弱水灵的媳妇给怎么了?在家里,肯定都是当着菩萨供着的。

    刚刚还在讨论队长的事,这突然间就转到他结婚的事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刘连忙摇头,满脸的不愿意:“政委,你要真这么闲,不如下基层调查调查,咱们军人,二十五还没结婚的大有人在,队长不还三十四才结?”

    “您就饶了我吧,我底下还有事,先走了,队长那你有时间就多劝劝,小嫂子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

    说着,小刘就连忙转身往楼梯下走,那模样,活像身后有鬼似的。

    徒留戴清一人站在楼梯口上,神色隐晦,满头黑线,实在闹不明白,怎么一和这些兔崽子们说找姑娘的事,就跑的比兔子还快。

    难不成,这一个个的,还真想学他们队长似的,都成了老光棍,才想着结婚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