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小三上位的可耻女人(精)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对于今天发生的事,齐高是打死也没想到,此刻听见叶翌寒满是嫌恶的话,他也顾不上生气,连忙点头,讪讪笑道:“好,好,好,我这就走!”

    妈的,他今个来这,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的。

    谁能知道这姑娘居然能这么倔?居然能和她妈咪轴起来?

    宁夏紧抿着绯色唇瓣,向来柔软淡冽的面容此刻漂染上一层薄霜。

    对于妮妮,她是掏心掏肺的好,在两年纽约街头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她心中就是一阵悸动。

    而那时,她的生活并不顺利,整夜的失眠和烦躁,精神处在一个极为崩溃的边缘,好在有了妮妮的陪伴,她才走了出来,不断告诉自己,要好好照顾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好在,妮妮确实懂事,除了一开始得自闭症的时候不和她交流说话,在以后的日子里都是个优雅的小淑女,事事都要自己做,甚至于在很多事上都是她在照顾她。

    俩人在美国生活的一点一滴宁夏都牢记在心,与其说妮妮是她的女儿,更不如说俩人是相互扶持的好友。

    所以,她从来也没有把妮妮当成小孩子来看,但她现在这样,真的太寒自己心了。

    为了自己一己之私,就能随便伤害关系爱护她的小江了?

    见齐高真的要走,妮妮心下一紧,微抿的红唇轻启,匆忙沉声道:“不许走,我不允许你走!”

    妈咪的话,她一向都听,但在这件事上,她并不想妥协,也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齐叔叔的举动,她无暇去猜测,但她就是不允许叶江咬齐叔叔。

    齐高起身的动作一顿,随即低眸,看向怀中倔强的小人儿,在对上她那双明亮固执的琥珀色眸子时,她怔了怔,然后薄唇微扬,笑容苦涩看向叶翌寒,清润凤眸中无奈流光浓郁。

    他确实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地,就算他和翌寒再熟,这到底都是他的家事,他也不好再继续呆下去。

    但现在是她闺女拉着他衣服不让他走,他能怎么办?

    叶翌寒英挺的剑眉深深皱起,对于妮妮的倔强,心里很是不能理解。

    他自然能看的出来她对于齐高的维护,但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已经重要到让她可以和自己妈咪顶撞的地步了。

    宁夏心底叹息,瞧瞧,这个孩子还真是轴,她难道真的以为她对她的责怪是因为她对小江的冷脸嘛?

    错了,她只是想让妮妮能够亲切和善些,她现在这样的性格没关系,毕竟在家里,做父母的都可以让着她。

    但要是她长大了,步入社会呢?

    现在谁家不都是独生子女?性子傲娇惯了,她再继续这样孤高自赏下去,以后谁能和她成为朋友?

    注视着齐高俊颜上的无奈苦笑,妮妮眸光一闪,眼中划过一丝浓浓流光,微抿的红唇一扯,然后向宁夏冷声道:“妈咪,我真的没觉得我有错,我根本就不喜欢和叶江一起玩,你非要让我和他再继续玩下去,你不觉得这样很自私嘛?将你的意愿强加在我身上!”

    这是妮妮第一次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和宁夏沉声说话,宁夏身躯忍不住轻颤,拳头紧紧握起,紧咬着唇瓣,一时间喉咙像卡住了快石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神色更是隐晦不明。

    原来到头来,她的苦心安排,到了妮妮眼中,就成了自私?

    说不心寒那是假的,看着妮妮固执坚决的面容,宁夏心中痛的更加厉害。

    脑海中思绪突然想到两年的车祸现场,她的父母惨死,是她收养了她呀!

    她并不求她能感恩报答,只希望她能这辈子都幸福快乐的生活。

    她让小江和她一起玩,也是希望她能感染上小江性子上的天真烂漫,哪曾想,居然被她认为是自私?

    见宁夏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叶翌寒刚毅的俊颜也冷沉下来,额头上青筋根根突起,不赞同的目光看向妮妮,磁性的声音中有些责备:“妮妮,这这话说的多伤你妈咪心?她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还小,不理解也就算了,但是说你妈咪自私,是不是太过分了!”

    妮妮闻言,微抿着红唇,垂下明媚凤眸,眼中神色幽暗难明。

    她确实不喜欢和叶江在一起玩,这俩天的忍受也都是因为妈咪。

    但如今叶江咬了齐叔叔,她就不能淡定了。

    平日里她忍忍他也就算了,但他这样野蛮的冲上来将齐叔叔的手臂都咬破了算什么事?

    妈咪一向都宠爱她,这次却为了叶江一而再再而三的冷面对她,她心里也不好过,但为了齐叔叔的伤,她并不想退让,也不能退让。

    话落,叶翌寒就上前将身躯颤抖的宁夏拥进怀中,温热的大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道:“没事的,妮妮还只是个孩子,你别放在心上”。

    他的小媳妇也是个爱较真的人,打从第一次见妮妮,她就知道,小媳妇对妮妮的上心到底有多真,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妮妮就是她的命。

    所以他才会毫不保留的对妮妮好,更是把他看成了自己亲生女儿,想要给她完美的爱。

    但如今就为了齐高这么个破人,她居然敢这样和她妈咪说话?

    叶翌寒除了心惊之外更多的却是沉思心冷。

    他知道妮妮的成熟老练,但哪里知道她能有主见到这般偏执?

    腰上禁锢的大掌让宁夏鼻子一酸,快速将脑袋埋进叶翌寒怀中。

    他从来就不是个坚强的女人,对于妮妮这样的话,难免心伤疼痛。

    这是她爱护宠爱的妮妮呀,是和她一起生活了两年的闺女,可没想到,最后,她做的一切在她眼中得不到好也就算了,居然还成了自私?

    她怎么能不心痛难过?

    他的小媳妇既敏感又脆弱,就跟水做的似的。

    此刻见她趴在他怀中,但叶翌寒就是莫名的感觉到她周身萦绕的哀愁,心中无声叹息,但仍旧柔声安慰道:“好了,乖,妮妮也是倔性子,咱们总不能和孩子较真吧?之前,你不就是这样和告诉我的嘛?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不管用了?”

    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安慰意味,宁夏被他紧紧搂在怀中,整个脑袋深深埋进他怀中,不知为何,听在这话,心里的委屈更甚,咬着唇瓣,半天没说话。

    瞧着妮妮面容上的固执,她还能说什么?

    在美国的两年,她们的相处方式一向平淡似水,只有温馨,哪里像今天这样争吵过?

    面对叶翌寒时不时飘来的冷眼,齐高真是有苦说不出,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今天出门,他肯定是没看黄历,不然怎么会被搅合进叶翌寒的家事里呢?

    其实他心里也憋屈的慌,是你家闺女拉着不让我走,我能怎么办?

    听见妮妮毫不留情的冷沉话语,叶江微微咬着粉唇,精致粉嫩的包子脸皱成一团,吸了吸鼻子,浓密的睫毛上沾染着晶莹泪珠,委屈开口:“妮妮妹妹,你真的不喜欢和我一起玩嘛?可是……打从昨个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好喜欢了!”

    可能孩子都是偏执的,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觉得稀奇,美好。

    就像现在的叶江一样,在军区大院旁边的学校里,他根本就看不上那些屁颠屁颠跑上来要和他一起玩的小伙伴。

    也不管他们的身份怎样,全凭自己的喜好来。

    甚至于还瞧不起那么还鼻涕横飞的小破孩,但瞧见妮妮妹妹时,他就觉得实在太惊艳耀眼了。

    小孩子对于美好的事物总是充满兴趣的,瞧着漂亮妹妹,难免起了亲近之心。

    但生活中一向顺风顺水,事事顺利的叶江在遇见妮妮时,却犯难了。

    这个漂亮的妹妹不喜欢他的玩具,不喜欢他的零食,更加不喜欢他这个人。

    可他就是想亲近妮妮妹妹,怎么办?

    江叶江柔糯语气中的委屈听在耳中,妮妮抬眸望去,却见他正用哀怨的目光看着她,眼中**裸写着:我很委屈!

    妮妮嘴角抽了抽,又想到他这两天忙前忙后的讨好,一直沉静如冰的神色不禁缓缓了缓,冷沉的面容也软了一分。

    齐高在一旁听的嘴角猛抽,满头黑线,尤其是在看见叶江对妮妮的欢喜,他就更加郁结。

    到底是他老了,还是现在孩子都早熟?

    啧,这一个比一个的早熟,都直接说喜欢了。

    想当年,他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玩着游戏,对于女生那是嗤之以鼻,哪里有叶江这么成熟?

    “妮妮妹妹……!”见妮妮半天没有声音,叶江咬着唇瓣一扁,清澈如水的星眸中溢满了泪水,那模样真是委屈至极,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只要妮妮再冷声,那肯定就得继续哭了。

    妮妮甚至头疼,瞧着叶江眼中的泪水,精致绝美的小脸一黑,但鉴于之前的那个哭声实在吵的她眼角抽,她不得不昧着良心,僵硬吐口:“没有讨厌你,只要你别再哭了,我就不讨厌你!”

    反正下午也要回去了,这个破小孩再也见不到了,现在随便哄哄他算了,免得他再继续用他的哭声茶毒她的耳朵。

    叶江闻言,本是黯然无光的星眸瞬间变得璀璨明亮起来,眼中隐藏的泪水也消逝的干净,一扫之前委屈伤心神色,他想也不想的冲到妮妮身旁,握起她的白嫩玉手,傻乎乎笑道:“妮妮妹妹,你真的不讨厌我嘛?”

    他语气中的欣喜和面容上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笑意,让妮妮微微一怔,微垂下凤眸,难道自己的态度对他真的很重要嘛?

    对于叶江,她确实不喜,原因不外乎他太幼稚,而且还自以为是,她之前不想去幼儿园,也是因为这样原因。

    但她一旦冷脸对他,他就扁着嘴要哭,她一向**惯了,哪里受得了他这种幼稚白痴的动作?

    “不讨厌了,只要你别在哭就行了”。

    妮妮抬首,看着温柔握着她双手,面露期冀惊喜的叶江,决绝厌恶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淡淡点头,闷声道。

    在她的世界里,就算再不喜欢一个人,但表面功夫也要做全了。

    好在叶江面前,她发觉,她引以为傲理智淡定根本就不管用,瞧见他幼稚的在她面前晃悠,她就眼角直抽,满头黑线。

    被叶翌寒温柔搂在怀中的宁夏抬眸,向妮妮和叶江望去,眸光闪了闪,淡澈如水凤眸中划过一丝复杂流光。

    她哪里能真的生妮妮的气?

    只是蓦地一听她的话,有些气不过罢了。

    她知道她的**自主,但却不想让她在童年时连个玩伴都没。

    虽然家里人可以对她百般宠爱,但人活在世上哪里能没个知心的好友?她只是不希望她长大之后回想起儿时童年的记忆会后悔。

    这个叶江对妮妮的欢喜是个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齐高更是幡然醒悟。

    怪不得这臭小子刚才咬的那么重,原来原因在这呢。

    好家伙,真是一点情面也不留,平时叫他齐叔叔叫的亲热,可到了关键时刻,还是为了漂亮妹妹死死咬他。

    “翌寒,你家这俩孩子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齐高一扬薄唇,含笑打趣的复杂目光看向叶翌寒,见他正满脸温柔安慰他媳妇,他嘴角微撇,语气也顿了顿,像是在想说辞,然后才轻笑道:“一个比一个的鬼灵精怪。”

    可不是嘛,谁家孩子能有他家这俩人宝贝聪明?

    叶江小小年纪就懂得对漂亮妹妹献殷勤,而妮妮不足五岁的年纪更加懂得辨别是非对错,在自己妈咪面前,更是成熟老练说着自己的意向。

    这样两个活宝,可不是普通人家里能生的出来。

    齐高越想越觉得好笑,幽暗凤眸中尽是柔和玩味笑意。

    面对齐高语气中怎么也掩饰不了的羡艳,叶翌寒薄唇高高扬起,温润得意笑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家的孩子,你也甭羡慕了,要是喜欢,就赶紧娶媳妇也去生个,保管你家老佛爷以后对你百般的好!”

    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错,要是齐高真的结婚生子了,他家老佛爷肯定得睡着笑醒。

    他的这群发小们,一个比一个不靠谱,但没想到他这个也不靠谱的人居然是最先娶了媳妇。

    有了家庭之后的感觉确实不一样,他们是没有体验过,不知道其中的乐趣,所以才会误把婚姻当枷锁。

    可即便这是把枷锁坟墓又怎样?

    有他的小媳妇在里面,他叶翌寒就心甘情愿上赶着往里面冒。

    这已经不是齐高第一次从叶翌寒的脸上看到心甘情愿了,他身躯怔了怔,漆黑如墨瞳孔中划过一丝浓浓幽暗复杂,微微抿起完美薄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婚姻于他们二世祖来说,无异于就是枷锁烦恼,他清楚的明白,一旦结婚,就和外面的花花世界告别了。

    他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就对他来说,他并不想结婚之后还在外沾花惹草,不仅对自家名声不好,就是对他现在的工作也有很大的影响。

    而且他也确实没有让他动心想娶回家的女子,如果有,他也许还会考虑。

    但是现在?

    齐高心中无奈笑笑,他现在还是做他的齐家大少好了。

    “瞧,这俩孩子不是好了嘛?”将妮妮和叶江的对话听在耳中,叶翌寒也不去理睬齐高是怎样的神色,佛了佛宁夏耳边的秀发,低首,眸光缱倦微弱注视着她。

    “都是小孩子心性,一会就好了,你也够倔的,妮妮是咱们的闺女,她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嘛?”

    他低沉的嗓音徐徐说道,丝毫掩饰的意味也没,在场的众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看着面前俊颜迷人,神情温暖柔和的叶翌寒,宁夏如水凤眸中闪了闪,明白他这是在给她找台阶下呢,心里划过一丝感动,眼角余光扫向妮妮。

    在听见他磁性温和嗓音响起时,妮妮就抬眸望去,其实她的本意并不想顶撞妈咪,只是她不善言辞,这话一说出来,反而成了冷冽的争吵。

    注意到妮妮面容上的愧疚,宁夏心终于安定了,但到底拉不开面子,只能向叶翌寒抱怨道:“她现在可了不得了,都知道数落起我的不是了!”

    好在妮妮也软了一分,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叶翌寒心底好笑,小媳妇还真是够别扭的,明明就没有生妮妮的气,但当着大家的面,却偏偏装成严母的模样。

    不管她怎么表现,在他眼中,小媳妇就还是个孩子,而且还是个喜欢闹别扭,使小性子的姑娘。

    有时候他就觉得,他根本就不是在养媳妇,而是在养闺女。

    但这样的认知却让他更加欢愉开怀,他就是想把媳妇当成闺女一样照顾疼爱。

    “妈咪……”。妮妮知道宁夏已经消了一大半的气了,但却还仍旧板着脸,不过是为了面子,她微抿的唇瓣一松,柔声道:“妈咪,我知道错了,刚刚不应该那样和你说话的,你能不能不生气了?”

    妮妮微微咬着红唇,眨着明媚动人的大眼睛,小心柔软的目光看向宁夏,深邃琥珀色凤眸中蓄满了晶亮内疚流光。

    瞧着妮妮这样,齐高不知道宁夏有没有心软,他却是真的心软了。

    心里那个气呀,怎么叶翌寒的闺女能这么可爱招人喜欢的?

    再想想自己,也不比他差呀,别说是闺女了,就连媳妇的影子都没瞧见。

    见妮妮是真的认错了,叶翌寒薄唇微微勾起,唇畔边有浅笑弧度漾起。

    现在这样多好,像之前那样争吵,他还真是无奈苦恼,俩个姑娘都倔的很,一旦较起真是谁也不让谁。

    宁夏也不轻勾唇角,看着妮妮的目光也不似之前那般僵硬冷漠,深邃的眼底划过一丝欣慰,心中像抹蜜糖般甜腻。

    她的妮妮呀,能知错就改就好了。

    “好了,接下就是你们家里的事了,我也该走了!”见这一家人终于融化,齐高薄唇轻扬,沁润笑道,然后站起身来,但眸光却向客厅里看去,见没有殷傅的影子,他微微皱眉。

    “殷傅那小子怎么不见了?今个还是他在市政府大楼里把我叫来的,怎么我到进来这么久了,也没瞧见他影子?”

    叶翌寒显然心情很好,一扫之前乌云密布的神色,他神情温和看着齐高,淡淡吐口:“殷傅那小子被我家老爷子追的跑出去了!”

    说起这事,他到现在都好笑,老爷子都那么大了,怎么一闹起来,堪比小孩子性子?

    他也就是要要面子,觉得殷傅在他眼皮子底下把家里的户口本偷出去了,害怕被别人知道丢脸。

    但他以为,他和小媳妇把结婚证领回来,老爷子也能消停欣慰了,可哪里想到,老爷子居然还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殷傅一进门,就追在他身后要找他算账。

    “噗……殷傅那小子也是活该,我瞧他今早来找我的时候就没什么好心,啧,你是没瞧见,笑的那叫一个狡诈!”

    对于殷傅被叶参谋长追着没影子的事情,齐高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心中欢喜,深邃凤眸中浮现出丝丝精光。

    然后一扯薄唇,笑意盎然:“那厮就是只狡诈的狐狸,上次从我手里骗去了辆法拉利,到现在都没告诉,那车到底去哪了!”

    殷傅那小子,也真是够跌份的,被他家老爷子管的屁都不敢放一个。

    准备上班,下班了得按时回家,别说夜不归宿了,就是身上有点香水味都要被他家老爷子抽。

    他就好奇了,都被这样欺压了,怎么就不见他反抗的?

    好在他家老佛爷凶悍归凶悍,但还没有不近人情到这种地步。

    他倒不是舍不得那车,毕竟兄弟喜欢,让他免费送了也没关系。

    可要送,也得让他点头,通知他声不?

    他知道殷傅喜欢各种绚丽的跑车,但因为工作关系和家里的老爷子,他平时也就瞧瞧,真正买回来还真少。

    倒不是没有那个闲钱,而是怕被老爷子抽。

    殷傅是怕,可他不怕,反正他也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就一股脑买了三辆,他现在偶尔用用小白,小黑还在车库里睡觉,小红被殷傅那个混蛋骗走了。

    说是借着玩玩,可现在倒好,都俩月过去了,别说是尸骨了,他就连小红的影子都没瞧见,这死了,也得有个信吧?

    他的这些发小是一个比一个的财大气粗,宁夏闻言不禁撇了撇嘴,心中无趣的浮现出这句话。

    好在她家男人没有奢侈成这样,不然她还真难以接受。

    不是没钱去消费这些东西,只是她觉得没必要,而且也不习惯这样花钱。

    对于齐高的那些跑车,叶翌寒一向是嗤之以鼻,眉梢紧锁,沉声道:“你的那些车,我是一辆都瞧不上,哪有越野车开的顺手?”

    将叶翌寒低沉的嗓音中毫不掩饰的嫌弃听在耳中,齐高脸色一黑,但转念就是云淡风轻的嬉笑:“得勒,您那是部队派的车,车牌都是军用车牌,明眼人一瞧都知道,开到路上还有人给你让路,我们这些小车哪能和您那拉风的越野车比呀?您就别淘汰我了!”

    算了,和他较真生气,他非得被气死不可。

    就北京这个破交通,性能极好的拉风跑车也只能龟在那,除非你能生出俩个翅膀,从别的车上飞过去。

    所以他很少开跑车,用的还是政府给派的普通车,以前虽然也不习惯,可和北京这堵车的速度一比,他就舒坦多了。

    也就殷傅那个傻蛋,没事喜欢开着跑车瞎溜达,真不知道他被堵在路上的时候是怎么度过的?

    徐岩不是交通局副局长嘛?怎么这交通还管的这么烂?

    想到这,齐高眸光一闪,心中暗想,有机会也得和他说说这事。

    “算了,我也不管殷傅了,就先回去了!”齐高微微蹙眉,见根本就没有殷傅的影子,索性也就算了,然后一弯薄唇,笑意深沉和煦看向妮妮:“齐叔叔就先回去了,希望下次有缘还能再见!”

    妮妮眸光闪了闪,在宁夏突然间变得复杂的目光下,她淡然镇定的笑了:“好,希望有缘还能再见!”

    她嗓音虽然还有些柔糯,但咬字清晰,一字一句清楚明了,丝毫矫揉做作都没,稚嫩的眉宇间尽是柔软笑意。

    她知道,她和齐叔叔不过算是陌生人罢了,要不是因为爸爸的原因,他才不管抱着她这么久,更加不会允许她的亲近。

    这样想着,妮妮唇角上绽放的笑容更加灿烂:“齐叔叔,你不要忘记之前说过的话”。

    而且,下午她就要和妈咪回去了,下次再见还真是说不准会是什么时候,可她就是想要他一个保证。

    不知道为何,但有些事情真的很奇妙,她就是觉得看齐叔叔顺眼,比任何男人都要顺眼百倍。

    齐高一怔,注视着妮妮沉静的脸庞,他心底失笑,不曾想这个姑娘还惦记着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他微微点头,郑重笑道:“好,我齐高说过的话自然不会变卦,等着哪天你有空了,一定带你上我家去玩!”

    能进他叶家老宅的姑娘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齐高这句话的意义,可见对妮妮的喜欢。

    他家老佛爷虽是商场上的女强人,但性子却喜静,所以老宅很安静,而且老佛爷有严重的洁癖和挑剔,要不是她的看顺眼的人,别说是进他叶家老宅了,就是在半山腰溜达,她都不允许。

    这点,叶翌寒十分清楚,所以听见齐高的话,他眉梢微微皱起,有些不确定沉声问道:“齐高,你说的是,你叶家的老宅?”

    正是因为清楚,他才更加惊讶,虽说妮妮很招人喜欢,可也不至于让齐高有带他回老宅玩的意向。

    见妮妮和齐高有说有笑,而且说的那话,还是他不懂的,叶江就深深蹙眉,精致眉宇间漂染上一层郁结。

    妮妮妹妹明显比较齐叔叔,这样的认知让他苦着脸,小嘴微扁,粉嫩的包子脸皱成了一团,眼眶微红,眼中光芒甚是委屈。

    要不是有妮妮妹妹之前的警告,他肯定又要忍不住的扁嘴大哭了。

    宁夏对于妮妮和齐高之间的谈话,甚是惊异,心中暗暗叹息。

    缘分有时候很奇妙,有时候也很可怕,就像现在。

    不过就初次见面的俩人,而且年纪还相差这么多,但却能聊的知己一样,甚至于让一向冷漠内敛的妮妮主动交好。

    “你不是嫌弃我那不干净会玷污你闺女嘛?现在好了,你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吧,我齐家老宅可是出了名的风水宝地,我家老佛爷更是洁癖的厉害,不要说不干净了,就连层灰尘都不会有的!”

    说这话时,齐高身姿慵懒,双手漫不经心插在裤带里,整个人玉树临风十分抢眼璀璨,漆黑的凤眸如同静夜下的湖面,波澜不惊,但却让人不敢深入,温润如玉的语调中更是难掩那一份傲娇和清贵。

    也难怪齐高骄傲的,他齐家的老宅是从清朝就传下来的,家中家具一具都是有年岁的古董,依山傍水而居,居高临下,站在山下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这样的宅子可不是军区大院可比的,据说已经是一座隐形财富了,市价根本就没人敢估计。

    人家眼中的无上财富,但在齐高眼中那就是个死物,是用来居住舒适的。

    对于他话中的揶揄,叶翌寒不置可否,眸光温和看了眼笑容矜持的妮妮,然后才一扬眉梢,向齐高没好气道:“不就是清朝传下来的宅子嘛,瞧把你给得瑟的吧,我家闺女今个借了消遣了一个上午,我还没找你呢,你现在倒这样说?”

    说着,叶翌寒俊颜上露出不耐烦神色,挥挥手,蹙眉冷声道:“赶紧的,该干嘛干嘛去,以后没事别上我家来,免得瞧着心烦!”

    齐高摸摸鼻子,清隽容颜上划过一丝尴尬,被人这样嫌弃还真是头一遭。

    压下心里的恼怒,他眉梢高高扬起,不阴不阳笑道:“算你狠,我这就走,你这太矜贵了,我可来不起!”

    话落,齐高就真的转身离开,清俊的身姿染上一抹慵懒意味。

    妮妮微抿着红唇,注视着齐高推门而出,清凉凤眸中闪过一丝复杂流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江仍旧拉着妮妮的玉手,见她目光一直盯着齐高,他咬着粉唇,心中无端生气闷气。

    齐高走后,宁夏轻轻捶了下叶翌寒坚硬的胸膛,微微抬首,潋滟凤眸中闪烁着浓浓娇嗔眸光:“你也是的,和齐高是发小,关系一向好的很,干嘛每次见面都不说什么好话?”

    这个男人,有时候做事,她还真不能理解,但她也知道这是他和朋友之间的相处方式,但嘴上却还是想说说他。

    这段时间的亲密相处,对于宁夏这种偶尔的使小性子,叶翌寒是十分熟悉。

    她的捶打对他来说,不过就是挠痒,但他却享受其中那份打情骂俏的乐趣。

    尤其是此刻,她白净如瓷的面容上染上一层嫣红,清澈淡凉的凤眸中浮现出淡淡潋滟媚光。

    看在叶翌寒眼中,精壮的身躯一僵,喉咙干涩,温热的大掌情不自禁搂上她的芊芊细腰。

    ……

    “小江,你这是怎么了?”

    扶着叶老夫人上楼休息的肖雨涵早点就听见楼下传来一阵窸窣的声音,看着老太太上床休息了,她这才下楼,但没想到见到的却是齐高的离开,对于齐高的无视,她也早就习惯。

    毕竟这个男人是齐家独子,年纪轻轻的副市长,她就算身份再高,也还没够格让他停下脚步和她打招呼。

    但却没想到进了餐厅,但一眼就瞧见叶江委屈的神色,尤其是他通红的双眼和眼角还未干的泪珠。

    她娇媚脸上瞬间浮现出担忧,连忙上前抱住叶江,紧张问道:“小江,你怎么就哭了?告诉妈妈是谁欺负你了?”

    ……

    肖雨涵进来的极为突兀,甚至于快的让餐厅内几人都没有想到,而且她神色中的紧张担忧完全是真挚的。

    被叶翌寒搂在怀中的宁夏将这一幕瞧在眼中,眸光一闪,唇角颤了颤,黛眉下意识蹙起。

    现在好了,人家母亲都来了。

    但这到底是妮妮先动手的,她想了想,轻声向肖雨涵解释:“肖阿姨,刚刚的事……!”

    “叶翌寒,小江是你亲弟弟,你怎么能这么对他?你哪次回来,他不都站在门口盼望着?你怎么能这么心狠的?”

    不等宁夏将话说完,肖雨涵猛地抬眸看向叶翌寒,美眸中闪烁着浓浓怒火,将叶江护在身后,她目光寒凉,一字一句冷声道。

    “我知道你对我有怨恨,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不能消气?好,就算你现在还痛恨着我,可小江呢?他这么天真烂漫,你怎么能下得去手?他还是个孩子呀,你有什么怨什么恨都冲着我来好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小江?”

    宁夏来叶家的这阵子,对于肖雨涵的印象还不错,至少在她眼中,她是个勤劳贤惠的好媳妇,把小江也照顾的很好,也是个好母亲。

    而且在叶翌寒面前,她一向都是忍让居多,何时见过她这样双目园瞪,愤怒吐口了?

    她清丽乌黑瞳孔微微瞪大,惊讶的半天找不回声音。

    被肖雨涵护在身后的叶江,眨了眨晶亮明澈星眸,怎么也没想到他妈会一进来就说这样的话,可见她不断轻颤,像是真的的生气了,他拉了拉她的胳膊,皱着眉梢,软糯吐口。

    “妈,你怎么能这样和哥哥说话呢?哥哥没有欺负我的!”

    家里人员之间的关系,小小的叶江虽然不是很懂,但从每次哥哥回家的时候,对他和妈妈的态度中,他能看的出来。

    哥哥并不喜欢他和妈妈,甚至于讨厌。

    以前他还不能懂为什么哥哥会讨厌他和妈妈,但后来见过大妈的照片他才知道,所以对于哥哥,他不但不讨厌,反而更加喜欢,毕竟是他和妈妈霸占了哥哥和大妈的位置。

    “你到了这个时候还要为他说话?”肖雨涵闻言,快速转眸,愤怒的熊熊烈火熄灭也一些,但眉梢紧皱,神色紧绷着,尤其是在听见叶江话语中细腻的维护,她更加气怒,娇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失望。

    “小江,我才是你亲生母亲,你敬重的哥哥根本就不喜欢你,甚至于恨不得你早点死了才好,为什么他都这样了,你还执迷不悟?”

    说到最后一句时,肖雨涵愤怒的语气有些哽咽,眼中失望黯然神色浓郁。

    宁夏一楞,黛眉蹙的更紧,精致白皙面容上浮现出一抹紧张,一弯红唇,连忙解释:“肖阿姨,你真的误会了,这事确实翌寒没有关系!”

    叶翌寒紧抿薄唇,唇锋锋利如刀刃,神色更是隐晦不明,面对肖雨涵寒凉的指责,他没有解释什么。

    宁夏知道他对肖雨涵的怨恨和不屑,所以也不指望他能出声解释什么,但在注意对面肖雨涵眼中的泪花时,她眼皮一跳,心中更加慌张:“肖阿姨,你应该相信小江的话,翌寒并没有欺负小江”。

    但在愤怒中的人哪能听的了劝,尤其叶翌寒的前科太多了,在肖雨涵眼中,他就是恨不得她们母子俩早点死了才好,而且自己儿子脸上未干的泪痕更是铁一般的事实。

    此刻听见宁夏句句都是为叶翌寒解释,她胸膛更是剧烈起伏,拳头紧紧握起,气的脸色铁青,看着宁夏的美眸中闪烁着浓浓厌恶光芒:“谁是你肖阿姨?你是叶翌寒的宝贝媳妇,我哪里担当的起你这声肖阿姨?”

    她冷嘲的声音十分明显,神色中的厌恶更是不加掩饰。

    肖阿姨?呵,这个称呼就像是讥讽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别说是肖阿姨了,就是一声妈,她都当的起,她是叶博山的妻子,更是叶翌寒名正言顺的母亲,肯老太太却只让新媳妇叫她阿姨,这不是打她脸吗?

    听到这句淡嘲的讽刺,一直未开口的叶翌寒脸色终于沉了下来,双眸如利剑般直直射向肖雨涵,目光沉沉,似山雨欲来,一弯薄唇,冷笑道。

    “肖雨涵,你别得寸进尺,宁夏叫你阿姨那是尊重你,可你这个小三上位的可耻女人有什么好让人值得尊重的?”

    ------题外话------

    o(╯□╰)o叶队长要发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