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寻个答案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他云淡风轻的清雅绝伦笑意刺痛了宁夏的双眼,此刻再听他用慵懒至极的声音出嘲讽的话,她心被堵的难受。

    眨了眨干涩的眼眸,宁夏抬首,定定注视着眼前这张在六年前令她魂牵梦绕的俊颜,年岁真的对男人特别眷顾,女人年纪大了会出现皱纹,男人只会更加成熟胜利。

    倏地一笑,艰难扯了扯绯色唇瓣:“徐岩,我错了,当年的车祸是我的错!”

    这些年她也曾换位思考过,如果车祸中撞死的是自己父亲,她是否能释怀?答案连她自己都迷茫了,她又怎么能怪他,请求他的原谅呢?

    “对不起!”她清亮如水的嗓音变得有些哽咽:“这句话当年我本就应该的,可却因为出国留学一直拖到如今。”

    她的骄傲自信在他面前早就消逝的一干二净,目下无尘也早就改变,如今她只是个和普通女人一样努力工作,努力生活的俗人。

    如同飘零落花般惨然的笑容看在徐岩眼中无一丝心软,他漆黑如墨的瞳孔中闪烁着凛冽寒光,声线却越发的温和清润:“宁夏原来也知道错了呀?真是不易,看来医学博士真不是白读的”。

    此时,宁夏已经无意去计较他语气中的讥讽冷嘲,只是快速睁大双眼,神色中隐过一丝惊愕,他怎么会知道她学医?

    可望着他淡定优雅含笑的俊颜,她心又突然平静下来。

    也对,蒋怡不是他在北京现在步步高升了嘛,既然能找到这里来,自然是早就将她这些年来发生过的事情查的清楚。

    心底苦笑一声,造成如今一切,她能怪谁?不过是报应罢了,他的恨她能理解。

    白玉指尖捏着骨瓷杯,徐岩神态自若抿上一口杯中咖啡,薄唇微翘,扬起清浅的弧度。

    只是心中却有着报复过后的快感,她一向都是娇纵任性的,何时有过如此卑谦的神色?可一句对不起就能消除她的罪恶了?

    看着徐岩扬唇意味不明的笑容,宁夏眼中黯然一闪而逝,当年他都不愿意接受她家的补偿,更加不用现在志满盈盈时了。

    六年不见,岁月在他身上真的有打造出很深的横记,记忆深处那个温润如玉少年早已变得成熟内敛,举手投足间尽是稳重男人的做派。

    剪裁适宜的银色西装穿在他身上风度翩翩,目光内敛闪烁着睿智,整个人低调中透着奢华。

    在他还是学生时期时,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将来绝非池中物,他有手段,有野心,更加懂得如何更好的往上爬。

    果然,如今再见,他已经是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才三十岁的年纪能坐到副局的位置,聪明的脑子和出众的手段绝对少不了。

    宁夏眼中干涩的难受,微靠在沙发上视线从他清隽含笑的俊颜上掠过,不经意被窗外花坛中一株株灼灼夭桃的锦色扶桑所吸引住眼球。

    扶桑花期较长,打理也简便,再加之红色扶桑是富贵的象征,所以一直被人们所喜欢,她也是因为偶然的机会才喜欢上如此艳丽明媚的扶桑。

    见宁夏娟美的脸庞上露出氤氲朦脓之色,徐岩一怔,随即微侧头,顺着她的视线朝外看去,那娇艳绝色的朱褀便这样毫无预期的撞入他眼中。

    明艳鲜红的颜色灼伤了徐岩的眼,他心口猛地一窒,急忙收回目光,着急紧张的神色正好被转过头来的宁夏所看见,脸色立刻变得狼狈起来。

    “莫宁夏,一句对不起你以为就能弥补你当年所做下的罪行?你怎么不想想你将我父亲撞的满身是血之后跑了,留他一人躺在冰凉的雨夜中,是否是一句对不起能扯平的?”

    薄唇轻扯,刚刚还是清润优雅的声音瞬间变得尖锐,他刻意压低了声线,凛冽冷厉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宁夏咬着唇瓣倔强望着他,清亮的凤眸中漾着水光,神色楚楚,面对他如此尖锐的质问却是一句话也不出来。

    扶桑……扶桑……原来是扶桑花盛开了,记忆深处明澈温润的少年在她耳边沁润低笑的声音渀佛隔了一个世纪般长远。

    “朱褀色扶桑”。徐岩思绪也有一刻模糊,可瞬间便恢复过来,眯着黑曜石般寒凉黑眸一瞬不瞬注视着宁夏,倏地,凉薄笑着。

    “也对,反正你家有的是钱,五百万一条人命在你们眼中还是付得起”。

    她确实大出他的意料,他想,再次相见,她应该比以往更加目下无尘,甚至会娇纵跋扈的对他不屑一顾。

    脑海中想过千万种可能,却偏偏没有像如今这般,她明明坐如针扎,可却还是倔强坐在这听他冷嘲的话语,清澈如水的眼中激荡的水光当真是楚楚动人。

    比之以前更加娟秀端庄优雅,身上尖锐的棱角也早已消逝,如在深夜中静静开放的幽兰般散发着她独有的清冷如月气质。

    这样的认知令他很心底莫名的气恼,就如同当他知道她居然和叶翌寒相识时心中所浮现的恼意,六年不见,渀佛有什么东西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宁夏更加用力咬着唇瓣,绯色唇瓣上立马浮现出一抹血印,倔强将视线移开:“对不起,我已经知道错了!”颤抖的声音有些闷。

    她知道他痛恨她,既然仇恨她又为何再来见她?

    “徐岩,你瞧见了吧?我并没有过的大富大贵,只是和普通人一样坐着简单的医生工作,而你如今已经是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了,这样身份显赫的你又何必再来和我这个小人物计较?”

    心底一直被压抑的不解终于被释放,她语带疑惑,要真想报复,他当年绝对有无数次机会可以买安眠药偷偷投放在她饮食中,并且以的才智绝对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可当年他都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在婚礼上让她丢脸,如今又何必特意找来讥讽她?

    徐岩一怔,僵硬着颀长身躯,眼中闪烁着浓浓黑雾,雾霭朦脓,看不真切。

    宁夏紧抿娇唇,眸光潋滟,明澈的凤眸中隐过一抹复杂光芒,在这一刻竟然异常坚决的寻个答案。

    ------题外话------

    话,咱们叶大队长快要威武出场了=3=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爀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