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一塌糊涂,御物诀

作者:洛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妖魅记最新章节!

    “上面…上面捣乱的是……是个小孩…”

    “小孩?几岁的小孩能把这么大四个人推下楼?”掌柜不禁疑问。推荐[]:

    “真的是个小孩……约摸,约摸有六七岁…”

    “六七岁?六七岁屁大的小孩有这个能耐?你这是大白天的说瞎话!”掌柜活了大半辈子,哪里会相信。

    “大掌柜的要是不……不信,就…就自己上去看……”

    掌柜愣怔了一下,脸现迟疑之色,虽然实在难以置信,但见眼前摔死了四个,而此刻只听得楼上丁零哐当的声响,却没有听到人说话的声音,哪敢跑到上面去送菜?

    忽然,楼上任何声音都没有了,楼梯口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

    “大、大掌柜,就是……就是这个小孩…”

    “你是……哪来的野孩子…”肥佬掌柜顿时呼喝道。尔后见到小孩伸手一招,楼下一张桌上的一只酒杯凌空飞起,正要落到小孩手中之时,蓦然间斜刺里改变方向,楼梯口出现一位黑夜女郎,随手接住了这只酒杯。

    “遥儿,别闹了。”端木琪拉住林遥柔声道。

    “姑姑……”林遥欲哭无泪,迸出一句:“我讨厌他们!”

    “姑姑也讨厌他们,我们走吧!不理他们就是。”端木琪回应,拉着林遥从楼梯走下。

    “你……你们打死了人,就这么……这么走了么…”掌柜当然也看清了形势,只是出了四条人命,兹事体大,走了凶手谁承当?

    “你想怎么样?”端木琪下楼本来是准备救了人离开,此刻却傲然问道。

    “没见过如此无法无天、如此野蛮的孩子,大庭广众之下伤害人命,这怎么了得?”肥佬掌柜觉得对方姿态软弱,便强硬起来理直气壮。

    “那好呀!我们就在此等候一下。”端木琪知道他们已经报官,只是官府的人还没出现。

    “不管是谁,杀了人就要偿命!”肥佬掌柜道。

    偿命?是应该要你们偿命,你们都活得不耐烦了!林遥心里狠狠地想,又是怨愤又是愧疚,若非为了帮姑姑除虫而召唤群蛙进城,今天就不可能有这么多田鸡被红烧、水煮、干炸、爆炒、生焖……

    林遥始料不及,如何能够接受这样的结果?又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当此刻,望着楼下十余张桌子上,那一盘盘田鸡肉,林遥压抑的怒火再次升腾起来……

    “遥儿,别…”瞧着林遥右手又使出“御物诀”招来酒杯,端木琪出言阻止不及,只得出手以“御物诀”夺酒杯。可是,各桌子上的酒杯接二连三飞起,霎时令端木琪应接不暇、措手不及,抢夺到四五六七八只,终究有一只落到林遥手里。众食客望着这姑侄二人,仿佛是表演杂技,因为此时端木琪左手上的酒杯叠酒杯,九只加起来却没有倒。

    转眼,见林遥手里的那只,脱手飞射而去。

    “呼……”

    “叮!”

    “哦哟…”肥佬掌柜痛呼出声,牙齿掉落了若干,鲜血随之喷洒,吃到苦头就只敢怒而不敢再胡乱多言了,即便是敢言恐怕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端木琪哭笑不得,“御物诀”是昨天才传授给林遥,哪里会想到竟然就被他运用得如此纯熟,此番成是较量,那自己算是输了。

    林遥接下来的动作,却是没完没了,随着右手掌运转挥洒,四下里的杯盘碗碟筷,纷纷跳跃而起。端木琪要制止林遥闹下去,最好的办法是将他两只手抓住,当然林遥若要闹,谁也阻止不了,当然若端木琪抓住林遥的两只手不给他闹,林遥也只好乖乖的独自郁闷忍受委屈。然而端木琪只是拉着林遥一只手,那是不给他过分闹得忒大,而林遥可以理解为是姑姑默许,当然端木琪私心里,很乐意见识下林遥对“御物诀”的运用,控制住局面就行。

    一时之间,酒楼里的情景变成,林遥使劲捣乱破坏,端木琪尽量挽救。姑侄二人各使“御物诀”几个来回之后,端木琪发现自己有点托大了,发现林遥是如此刁钻古怪,虽然仅仅只有一招,却压根就不按常理出招,使得端木琪救得了东边救不了西边,不禁暗暗感叹林遥在法术的运用上,也是个奇葩。

    端木琪使出浑身解数,仍然时而呯呤嗙啷、时而丁零哐当、时而稀里哗啦,依然出现像楼上那样的杯具和餐具齐飞,酒水共油水一色的景象,并且更加之精彩。那些乱叫乱嚷的食客,转眼间就成了鼻青脸肿个个的,终于明白楼上为什么那么安静,因为在这样的情景下,默默龟缩到角落、蹲在旮旯里最安全,否则很可能就会遭到飞来横祸。

    局面一塌糊涂,端木琪苦笑不已,最后连桌子、椅子也全都飞起来、坠落下去,成了烂木块。可是,林遥还没有要罢手的样子,顶上的瓦片开始被掀掉,噼里啪啦噼啪……

    “哐啷!”大门上的牌匾掉落,“顺泰楼”破了。

    老天爷呀!土地爷呀!这是哪来的小煞星呀!肥佬掌柜此时暗自叫天、是天不应,叫地、是地也不灵,又心急如焚地盼着县令大老爷,快点儿来吧……

    终于,街道上出现了官差的身影,不紧不慢迈步走进破碎狼藉的酒楼。

    “邱掌柜,怎么回事?”当先问话的这位满脸横肉,看起来约摸四十来岁,应该是班头。

    “搓…哟……搓噎…”肥佬掌柜努力开口,却是怎么也说不圆。

    “差爷们可来了,那……那两个人…”肥佬掌柜身旁的一个小二开腔,大着胆子伸手指了指端木琪与林遥,继而道:“众目睽睽之下……不仅打死了四个人,还将我们酒楼打砸成这个样子,还将……将我们大掌柜的…的牙齿打掉了…”

    “她……她们两个人…”那班头感觉这小二,像是在说笑话。

    “是我将这四个人打下楼的。”林遥扬扬头说道。

    “你?”那班头望向林遥,忽然大笑道:“哈哈……你都能将四个大人推下楼,那我这捕头、我们这些捕快,可就没有闲工夫了…”

    “哈哈…哈哈…嘿嘿…嘿嘿…”众捕快大笑之。

    “呸呸呸呸呸呸呸……”随之那班头以及众捕快,都张着嘴巴,吃了不少林遥的口水。

    “小…”那班头正要发怒,却被连贯呸呸呸的唾沫星子淹没……

    “沈捕头,这四个人已经没气了。”有位去探鼻息的捕快,幸而躲过此劫。

    “快把……把这小……把这两人拿下!”那沈捕头怒气冲天,断断续续地硬是把命令发完整了,后果当然就严重了。

    “哼!”林遥手腕子转动,地面上的杯盘碎片骤然飞到掌心里,小手旋即挥洒而去。

    “唉哟啊……啊…”沈捕头号叫惨呼,原本就丑陋的面孔即便是镶上青花瓷,恐怕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启^蒙~书^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