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小爷发飙,大闹酒楼

作者:洛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妖魅记最新章节!

    客栈里的罗浮宗门人,望见此番情景,全都是满脸的惊愕。

    “臭虫……臭虫被田鸡吃光了…”

    “在夜空中飞翔的那只,那可是一只灵鹫呀!”

    “师叔,这是什么回事?”

    “我也……没看明白。”黄初平神色依然有点疑惑,心底不敢肯定:直觉……应该是妖类的独门召唤法…

    黄初平以本身妖类的视角,自然而然地想到这点,然而却又难以索解。若真是如此,那么将是有一只法力深不可测的……蛤蟆老妖,在暗中相助于端木祭司,因为以黄初平“凝形化神境”后期,都丝毫没能感应到这只老妖的存在……

    或许,这只是个错觉,那么就可能是另一种情况。那就是端木祭司用巫术,召唤这些田鸡吃掉臭虫,尽管召唤野生的田鸡,并非像召唤驯养的灵鹫那么简单,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咦?”端木琪奇怪地发现,结界外面的形势彻底变化,不禁讶然:“好多的青蛙…”

    “咕咕咕咕咕咕……”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夜色中,声势浩大的声音,如凯歌唱响。

    林遥听着很亲切,感觉非常惬意,嘴里也念动咕咕咕咕,目送它们陆陆续续撤离,没入大街小巷。深更半夜的潮州城,亮起了若干灯火,出现了许多人影……

    天穹愈加黑暗,终于逐渐地明亮起来,旭日东升,朝霞炫丽。

    潮州城熙熙攘攘的人们,今日显得格外精神。端木琪带着林遥出了刘府,走上街头,神色很轻松。姑侄二人在潮州城里逛着,纯粹也就是游玩,端木琪此行公务已然完成。

    “遥儿,你喜欢什么就告诉姑姑,姑姑帮你买。”端木琪殷切说着,却见林遥轻轻摇头。

    明明见到林遥时而流露好奇的目光,询问他却总是摇头,端木琪心里有点纳闷,只得随着他,漫无目的地穿梭在行人中。

    从刘府辞行出来,就已经不早了,如此在纵横交错的街道上悠闲地东走走西看看,不经意时光匆匆,便到了晌午。

    “饿了么?我们进去吃饭…”端木琪见林遥抬着头,望着一座酒楼的牌匾。

    “嗯…”林遥目光离开“顺泰楼”,望向姑姑点头应声。

    端木琪牵着林遥的小手走进去,望眼“顺泰楼”里面,生意可真是火爆,十余张桌子塞满了大筷朵颐的食客,座无虚席哪还有空位。见此情景,端木琪哑然,颇有点无奈地望着林遥微微一笑,准备另寻饭馆。

    这时,一名小二百忙中得空,堆满笑脸跑过来。

    “女侠……是要用餐么?”小二客气地招呼询问,看来潮州城地处偏远的岭南沿海,大多数人还尚未见识端木琪身上这身祭司袍,背负宝剑英姿飒爽,确实有侠女风范。

    “当然!”端木琪爽朗回应。

    “楼上有雅座,楼上请。”小二利索而恭谦道。

    端木琪抬头望了一眼,楼上的座位确然较楼下高雅,食客也都是光鲜之辈,便带着林遥走上楼,见还有两张桌子空着,于是在一张靠窗的桌子坐定。

    “遥儿,想吃什么?”端木琪望望墙上悬挂着的菜谱,又望望林遥问。

    “吃…”林遥刚要随便点几样,却被小二插嘴……

    “本店今天,推出系列精致的特惠菜,价格只是平日里的六折,在平日里就是想吃这些菜肴,可不一定有哟…”

    “噢?”端木琪望向小二,随口问,“是什么菜肴…”

    “红烧田鸡、水煮田鸡、干炸田鸡、爆炒田鸡、生焖田鸡、田鸡焖黄豆、田鸡炒…”小二掰着手指头,滔滔不绝地报着菜名……

    端木琪听得全是田鸡,心下顿时明白了,只是秀眉微蹙,倒还没怎么。可是,林遥还能淡定么?肺都快要炸了,心头升腾的火气难以压抑,随时都可能爆发…

    “遥儿…”端木琪注意到林遥此时的神色,目光里有股异常的凶焰,这怎么可能呢?端木琪不禁心灵一颤,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童真年龄的林遥忽然目露如此凶光,让端木琪实在无法想象,甚至感到难以言喻的怵悸……

    “……若是点上三道菜,还有送,一锅田鸡粥…”小二虽然也注意到眼前两人神情的变化,却没有察觉出深层次的状态,笑脸依旧直到报完,以满面期盼之色等待着回应……

    “遥儿…”端木琪感觉到无形中气氛很恐怖,又柔声叫唤了一声。

    “女侠……小公子,点几样尝尝吧!味道十分不错的…”小二殷勤热切,却不知自己此刻的处境是多么危险,更不觉眼前这位小公子恼怒的后果有多严重。酒楼上此刻,正津津有味吃着田鸡的人,也不会感觉到离死亡很近,甚至可能连累整座城池毁灭,大祸临头就在小二眼前这位小公子的一念之间。小二面对林遥很不友善的目光,尽管浑身不自在起来,却也难以醒悟过来,“……看,今天来我们这里的客人,全都点的是…”

    “啊!”林遥火冒三丈,爆叫出声。

    “遥儿…”端木琪反应不及……

    嘭——

    林遥拳头出击,只见小二倒飞而去,直撞向栏杆。接着出乎端木琪意料的是,栏杆随之断裂,那小二的身子刹时向楼下摔落,事态虽然非常仓促,但端木琪出手抢救不成问题,本来也是要出手的,在瞬息间却又转变了念头。

    “哟……死人啦!死人啦、死人啦……”楼下顿时大乱。

    “叮叮…乓乓…哐哐啷啷哐啷…”楼上霎时更乱,真是杯具和餐具齐飞,酒水共油水一色,“…丁零哐当……”

    林遥小小的身影灵活奔窜,穿梭其间敏捷地掀桌子、摔椅子、掷杯子、扔盘子、砸酒壶、丢碗筷,即便是单凭巫力,然而又有谁能阻挡呢?

    端木琪袖手旁观,退一步寻思,此时林遥为何发脾气,就不难理解了。昨夜除虫,多亏了群蛙相助,今天见到满酒楼的人,都在吃青蛙盛宴,从这家酒楼的情况可以联想,全潮州此刻正在吃着青蛙盛宴的人们不知有多少。端木琪心里也不舒服、也有些气愤,便任由林遥使性子大闹酒楼。方才林遥凶焰的目光,给端木琪的怵悸随之柔和,反而觉得这孩子疾恶如仇很性情,只是血性的苗头过早萌发,对于还是纯真年龄的孩童而言,却是太过残酷了,使得端木琪难免产生忧虑感……

    当然,端木琪意识下的前后氛围确实不一样,尽管此刻酒楼里乱翻了天,但没有方才恐怖的气息。没错,尚未爆发时林遥的目光里,有沸腾的肃杀之气,而现在的氛围很戏剧。

    “哪来的……哪来的疯小孩?!”

    “这是哪个的孩子?谁的孩子…”

    “谁的孩子在这里发疯、在这里耍颠、在这里撒泼…”不明情形的食客们,蒙了半晌过后,稀里糊涂的纷纷叫嚷起来,还有人破口大骂,“…哪来的兔崽子,小畜生……”

    嘴太损,祸从口出立即成为悲剧,嘭嘭——

    顿时便见这两个食客大块头的身影,被林遥接连两腿,让他们步了小二的后尘,像两只猪似的从二楼跌下一楼,引起楼下唉呀、哎哟一片…

    “死人啦!又死人啦、又死人啦……”

    “是什么人在捣乱?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之下如此闹事!”楼下会上来暴跳如雷的声音,出自顺泰楼的掌柜,一位五十几岁的肥佬,“报官!报官、报官……快去报官…”

    相比楼下的混乱,此刻楼上的食客瞧清了形势,全都噤若寒蝉,谁还敢出声辱骂,除非他不想要命了。连叫嚷都没人敢了,全都哆哆嗦嗦的退避,战战兢兢下楼者有之,缩到角落者有之,蹲在旮旯者有之……

    丁零哐当的声响仍然不绝,林遥火气难消,将桌子拍得稀巴烂、将椅子踩成了木屑、将杯盘碗碟通通砸个粉碎。食客们偷偷而瞅的余光中露出了畏惧,这哪里是个小孩呀?简直就是个太岁爷,当然瞧明白了,这并非寻常人家的小孩,峭立的那位英姿飒爽、脸色如寒霜的黑衣女郎,也不似凡尘的女儿家。更是不知道,哪儿得罪了这么个小煞星,无端的倒霉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