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各尽所谋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临走之际,他眼角余光不留痕迹的扫了眼楚谨婳,就在那刹那,茅塞顿开,他总算想清楚哪里不对劲,这个女人太美了,美的妖异,一颦一笑,眉梢眼角间俱是风情入骨,不自觉的流泄出勾人心神的美态,直夺人眼球。

    连展惊叹,继而心惊,楚谨婳的那一笑总算让他想起来这是谁了?可不就是娱乐杂志上跟自家老板有暧昧绯闻的那位。

    他一向不看明星的娱乐八卦,这次要不是在超市意外看到薄少恒出现在娱乐杂志封面上,因此对楚谨婳也有了印象。

    他当时存着震惊外加有点幸灾乐祸的心理看老板的八卦,其实不太信薄少恒会是楚谨婳的情人,要知道薄少恒身边一直很少有女人出现,自从有了老婆之后,更加是灭绝的彻底了。

    而他也见识过薄少恒与席闻鸦相处之时,那不同于其他人客气中还犹自带着三分冷淡,出乎意料的温柔缱倦,目光腻满宠溺,笑容也格外的与众不同,连带对身边的人也亲切了不少。

    自家老板的性子他相处久了还是知道的,压根就不是一个多情的主,哪里会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情人。

    直到刚才他都是这么想的,薄少恒处理那件绯闻时的随意态度以及方式也间接表现出那女人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不过,就在这一秒,连展恍惚觉得自己会不会想错了,毕竟那么一个漂亮的美人在眼前,哪个男人不会闪了眼,下意识的连展将她跟席闻鸦放在一起比较了下,发觉容貌上席闻鸦还真是差了那么一筹,BOSS要不心动他都觉得他是不是男人呀?

    当然这些他只能想想,实在没胆去挑衅薄少恒的威严。

    薄少恒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也不善于跟女人聊天,当然除非那个女人是席闻鸦,否则他真找不到跟女人的共同语言。

    不过,楚谨婳却是个八面玲珑,善于交际的女人,很懂得谈话的技巧,说话的语速永远是温柔婉转,令人听了不会感觉到一丝不舒服。

    “我没打扰你工作吧?”她扫了眼连展离去的背影。

    薄少恒疏淡一笑,“没。”

    楚谨婳轻笑,眉梢柔若春风,“突然见到我你一点也不意外吗?”

    薄少恒喝了一口咖啡,苦涩甘润的味道盈满味蕾,他嗓音磁性,字字性感,“楚小姐来找我不会只是想我跟说这个吧。”

    楚谨婳浅笑,眼波流转,眉眼生媚,“是啊,我找你确有事相求,就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

    薄少恒未直接回答,想了下,嘴角微勾,语调慵懒,不徐不缓,“我从来不做赔本买卖。”他没直接应下,俨然以商人的姿态对待。

    楚谨婳担心过他或许会无情的拒绝,但没想到他会这般回答,一时愣了下,没一秒便回神,“这算是答应吗?”

    原来在他心底里,她连朋友这一词都不如,连帮忙都要以利益来衡量,心尖刹那有些难堪的刺痛。

    “楚小姐这里似乎没我想要的东西,所以这是拒绝。”

    薄少恒薄唇轻启,笑意凉薄,眸光清冽。

    “你可真无情啊,我都还没说什么事情,你就那么肯定我不能给你想要的。”

    哪怕楚谨婳掩饰的再好,平静的面容上也出现了一丝裂痕,似怒似怨。

    “哦,那楚小姐认为我需要什么?”

    他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面色慵懒,眉目倦倦。

    楚谨婳压下心头不快,自信道:“楚家半数的财富还有势力。”

    薄少恒眉端挑了下,似有玩味“这么大的价码,看样子楚小姐所求之事确实不简单,可惜……”

    楚谨婳本来一喜,但一听他那可惜两字,脸色又是一沉,果然只听他嘴角弧度优美,悠然说道:“还不足以打动我。”

    这般的诱惑他居然不为所动,楚谨婳满是不可置信。

    “等等,你是不相信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给你确保的证据说明我所言非虚。”

    “不,我相信你的话,也相信你背后家族的能力,可是我并不需要这些。”

    薄少恒眼神沉寂,但隐隐锋芒毕现。

    楚谨婳却是一惊,真是好手段,看来他是调查到了她的家族背景,要不然哪里会说出这番话来。

    “你会后悔的。”

    温柔的假面有些难以再坚持下去,楚谨婳骄傲而来,却觉得自己输的狼狈。

    她自以为的那些优势在这个男人眼中竟然如此不值得一提吗,她都还没说出口,他却仿佛已经知道了她的下一步动作,完全将她封杀。

    “不会。”

    薄少恒一声浅笑,笑意少了温度。

    楚谨婳盯着眼前眉挺目俊,极端优雅的男人,眸色一时诡谲莫测,若不细看谁也发现不了她眼底越发炙热的光度。

    直到坐上车,那份迫切想要得到的炙热温度依旧不减,楚谨婳觉得自己像是着了魔般,渴望得到这个男人,然后摧毁他运筹帷幄的从容淡定。

    他怎能拒绝的这么理所当然,对她的一番心思视若不见。

    “宝贝,真是好久不见。”

    声音响起的同时,楚谨婳还没反映过来就觉得腰身缠上一只铁臂,紧接着,颈项间有温热的触感,她乍然一惊,挣扎起来,“谁?”

    “啧啧,真无情,才一年多没见,居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来者虽笑,但声音总透着股阴冷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楚谨婳本僵直的身子刹那放柔,扯开男人环在身上的铁臂,冷笑道:“是你。”

    她转眸回望,男人一双妖异勾人的眼睛也直勾勾的看着她笑,“怎么,见到旧床伴就这副表情。”

    “你来B市做什么?”

    楚谨婳面有寒霜,连敷衍的笑都勾不出来。

    “当然是来找你再续前缘,宝贝,有没想我!”

    男人举止放肆,手掌直接从她裸露的领口一点点往下滑去,指尖轻佻而漫不经心,他的眼睛却是一派阴冷的毫无温度。

    “你要敷衍我也找一个好点的借口,傅铭峥。”

    楚谨婳不动声色的将他的手从自己领口里拿出,眸光充满讥讽。

    傅铭峥双目危险如狼,眯了眯,笑道:“这性子真无趣,傅铭袂可不太喜欢这种性子的女人。”

    楚谨婳的神色倏然一紧,死死的瞪着他,楚家想要跟傅家联姻的消息都没透露出去,他是怎么知道的?

    “很惊讶,不过我知道的可不止这点哦,我可还知道……”傅铭峥像是逗弄宠物一般,指尖温柔摩挲她的下颌,将她的表情尽入眼底,附在她耳畔低语:“你很不甘心对不对?很想挣脱家族的束缚是不是,刚才那个男人是谁?让我猜猜看,你的新猎物。”他的眼底闪过诡谲的光泽。

    “多事!我警告你别乱来。”

    楚谨婳目光危险看他,灼灼如烈焰仿佛能将人焚烧殆尽。

    “真看上那男人了,果然够情深,连我都要感动了。”

    傅铭峥语气温柔的不能再温柔,仿佛情人般的呢喃,可在楚谨婳看来,却是世界最毒的毒刺,尖锐狠毒,沾一点都能令人脱层皮。

    她可是亲眼目睹过这个男人前一秒还在温柔跟人说话,下一秒已用五指挖出人的心脏。

    这是个完全不能以常理去看待的疯子,变态。

    “宝贝,放轻松点,放心,我不会来破坏你的计划,相反,若是有需要,我还有帮你也说不定哦。”

    傅铭峥指腹摸上她柔腻的下巴,楚谨婳想也没想的躲开,避若蛇蝎。

    “你会好心?”

    “怎么,不信我。”

    “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确实,她压根不信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只是为了跟她说这些废话,好歹在一起过,没人比她更了解这个可怕男人有多么的自私自利以及自负。

    傅铭峥笑出声,“呀,别急,好歹很久没见了,不请我喝几杯再说。”

    他收起了花花公子的那套,变得绅士起来,连坐姿都端正了,目不斜视。

    楚谨婳美眸冷了几分,没说话,直接发动车子。

    楚谨婳的心情实在算不得上好,尤其在遇上傅铭峥后,若是可以,她真巴不得他立马消失,可惜,这个男人一旦惹上就犹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

    傅铭峥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脸无害模样。

    ……

    楚谨婳刚走,秦斫便到了,他目光迟疑了下,继而将手中的资料交到了薄少恒手里。

    薄少恒接过资料却没有当即打开的意思。

    秦斫嘴巴动了动,似乎有话要说,却又似想到什么,默然无言。

    薄少恒倒没发现他的异常,悠然的喝完一杯咖啡这才起身走的。

    由秦斫开车,薄少恒坐在后座位上已经细细的将资料看了二遍,车内安静的只听得到纸张摩擦声音。

    尽管心里已然有些猜测,然而真实所见依旧觉得刺目,薄少恒嘴角微抿,目光漠然,只眼尾折射出的细碎光泽犹如刀锋般锐利。

    小心留意他神色的秦斫暗自心惊。

    他抬眸刚想吩咐秦斫,一道手机铃声却适时响起。

    秦斫顿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明明这一天是他等待已久,可真正来临,他却又莫名不安起来,说到底还是时机不对,谁能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

    尽管厌恶,但在某一些方面,楚谨婳不得不佩服傅铭峥的手段与头脑,傅家的竞争向来惨烈,他能够从中脱颖而出实属不易,不过也能间接看出他的野心有多大,手段有多狠。

    “这么说来,你最大的敌人不是傅铭袂,而是那个隐藏的私生子。”

    像傅家这般家族有一两个私生子并不算奇怪,奇怪的是傅家家主竟然将自己名分下的所有财产股份均转给了“私生子”,文件还是二十年前签署的,看来对这孩子还真是不一般的宠爱,算计一切的给他的未来做打算。

    “是啊,谁能想到老头子居然留了这么一手。”傅铭袂微眯的眼角折射出几分狠厉,遂即他洒然一笑,“说来这对傅铭袂的打击怕是更大一些,从小他就被父亲依照继承人的模式培养着,现在却突然又冒出来一个有资格掌握实权的私生子,还是父亲授予的,你说,我这弟弟的心里会怎么想呢,还真好奇的很。”

    楚谨婳并未接话,只是抿了抿嘴角,她最先想到的也是自己的利益,若是这样的话,她怕是不用与傅铭袂联姻了,毕竟傅铭袂已然没了百分百的胜算,父亲一贯不喜欢做赔本的买卖,事情有了转圜的余地,她不禁松口气。

    傅铭峥看着她笑,笑意不明,却透着某种了然,“现在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

    “你这条消息可靠吗?可别是别人放出来的烟雾弹。”

    楚谨婳答非所问。

    “怎么,不相信,放心,我派人查证过,确实有此事,虽然还没查清楚那个私生子到底是谁,但应该就在这B市。”

    傅铭峥睨着她笑。

    “哦,怎么说?”

    楚谨婳看着他斩钉截铁的模样,挑了挑眉目。

    “傅铭袂和他母亲要不是因为这个私生子又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来B市啊。”

    傅铭峥漫不经心的说出心头猜测。

    楚谨婳一怔,暗自低声道:“确实。”

    作为下一代的继承者,若是没重要到不行的事情,哪里会不顾安危的出现在B市。

    “看来他比你下手的早!”

    楚谨婳眼波流转,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傅铭峥毫不在意的一笑道:“确实比我早了一步,但只要他还没得手,我就还有机会。”

    楚谨婳勾唇一笑:“那你可查到那位私生子是谁了吗?”

    “宝贝,这个任务就要靠你去完成了,我没记错的话,你跟傅铭袂不是正好有约。”

    傅铭峥冲她勾魂一笑,笑意充满蛊惑人心的肆意。

    “你还真是利用人不留余力。”

    楚谨婳眯眼,很想冷笑,这话听上去是合作,实然却更像是威逼。

    “宝贝,你会帮我的,对吗?”

    傅铭峥起身勾住女人的腰身,幽幽眯眼而笑,笑容惑人蚀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