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冲动终归是一时的,事后薄练臣冷静下来,想了想觉得还是有些疑点,可魏苏却并没打电话跟他解释什么,他没耐心等,索性自己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过去,质问他与安粱的事情。

    魏苏思虑了一会,他所谓的“我会看着办”既不是完全听从安粱的意见,但也不是与薄练臣对着干的情敌形象,他的表现简单来说有点装傻的意味,且还不是很明显的那种傻!

    薄练臣的话都被他以四两拨千斤的技巧给驳回去了,还格外给了他一个提示,安粱虽然口上说的决然,但是魏苏还是可以看出她对恋了这么多年的薄练臣还是有某些执念存在的,只是她心中有一个结,她自己解不开,而薄练臣一直未曾注意到,而以致于两人都闹得如此不痛快。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爱的有多深,伤的便有多深,心结也就越难解开!

    魏苏告诉薄练臣这些并不是一味的只是好心提示,其实不可否定,他也存了私心。

    他虽然是薄练臣聘请来的人,但是他也不是卖身给他,还不至于为他到卖命的地步。

    薄练臣挂掉电话,一时心神沉重。

    他不是白痴,不难听出魏苏话里隐隐约约属于男人的挑衅。

    哪怕他说的那些他都相信,也知道安粱与自己之间的问题才是最为关键的,但魏苏也不能不说不是个碍眼的存在。

    哪怕他现在真跟安粱没什么,但对安粱也是起了异心。

    薄练臣深吸一口气,突然有些懊恼,当初怎么就给安粱找了个男助理,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哪怕他现在要换掉魏苏,安粱怕是第一个不答应,对他的成见也会越来越深。

    要如何把魏苏从安粱身边弄走,还真有些棘手了,这事怕是要慢慢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解除安粱对他的成见才是。

    薄练臣自想好思路,一改之前对安粱的策略,开始不再纠缠安粱了,安粱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底也有刺痛的失落和迷惘,这段感情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她有些无法置信,过了两三天失神落魄的日子才渐渐缓过来,而同时,她父母那边觉得她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再耽误下去了,开始给她不断介绍对象,只盼着她能从薄练臣的阴影里走出来。

    安粱烦的不行却又推脱不掉父母,着实无奈,一连相亲了好几个男人却都令她无法入眼。

    她已然心如死灰!

    薄练臣与魏苏还有安粱之间的间隙虽然没有到达白热化的状态,但是目前的情形也算令席闻鸦的一番设计没白费,薄练臣已然不信任魏苏,暗中开始想法设法将魏苏抽离,这对于席闻鸦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件好事。

    不用她对魏苏出手,他们自己已经开始窝里反了。

    她虽然不知道薄练臣为何不收回安粱掌管公司的股权,但是想来怕也还是放不下安粱,爱的可真够深?倒是小瞧了薄练臣原来也是个痴情的种,只不过爱他自己怕更胜了一筹也才导致了如今的结果。

    公司的股权最近有不小的动荡,导致如此的原因正是因为席闻鸦趁着前段时间安粱养胎之际暗中动了些手脚,将一部分股份归入了研晟的名下,虽说很顺利,但也发生了一些小意外,魏苏虽说没发现她的举动,然而张晗还是注意到了一些异常。查探了一番,差点令席闻鸦露出马脚,还好最后研晟出面才得以让张晗最终明白,只是研晟想要夺回研习的公司!

    张晗作为对研习的绝对拥护者,自然没理由反对研晟来夺回公司,相反,他也表明了他的态度,他会帮助研晟,甚至希望把自己手上的股份转送给研晟。

    研晟对于他的赞同并不吃惊,但震惊于他转让股权似乎有想离开公司的想法。

    研晟不由问道:“张大哥,公司是你和姐姐的心血,它并不只归我姐姐所有,你付出的更多不是吗?怎么能说放手便放手呢。”

    张晗一笑,拍了拍研晟的肩膀道:“正因为是我们的心血所以交到你手里我也算彻底放心了,这些年来跟你姐姐拼搏,我也累了,或许是时候休息一下,想想自己的将来了。”

    住院养伤的时间里,少了忙碌多了许多闲暇的时间,让张晗想通了不少事情,曾今的研习他没抓住,现在的席闻鸦也已然是跟他失之交臂的人,他终归不过是她们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已,他不该强求什么,这个世间,若他们之间真有缘分也不会就此错过,况且,他也明显感觉到席闻鸦不似以前那般对他热切,两人有了隔膜,见面也尴尬。

    ——待——---——_____

    柳善容到了此刻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觉得全身无力。

    何姒微微扬起眼角看她,淡淡道:“时间允许的话,我会去。”

    她说的清淡极了,像是风一般吹过便了无痕。

    柳善容皱了皱眉,听得只觉满是敷衍,但也无奈。

    她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了,因而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来时,还含着期待,现在已经让她彻底死心了。

    “唐吾,你送送薄夫人!”

    “不必了!”

    柳善容清冷的拒绝了,可唐吾却依旧面带微笑的上前,领着她一路走出咖啡厅,他给柳善容开了门,柳善容一步步走出去,外面的阳光很大,却没有什么温度,照在身上没有丝毫的暖意。

    停靠在停车场的司机眼看她出来了,顿时开了车过来接人。

    而就在此时,砰的一声枪响!惊天动地!

    柳善容的头还保持着一个迎接暖阳的姿态,双眸中的几许茫然和痛心都还未来得及褪去,她的胸口部位便流出一股股嫣红到刺目的血液。

    她只听得旁边许许多多的惊呼声,还有司机的大叫,凌乱的脚步声,许多女人的尖叫,一切,一切都慢慢的离她遥远起来,她沉重的闭了眼,倒在了地上……。

    刚回转了身的唐吾当即眼神如刀朝开枪的发源地看去——

    哪怕是何姒也从咖啡厅跑了出来,入目的猩红将她的双目都染红了,她的神情那一刻流窜诸多情绪!

    闻人弒一招得手便转身跑了,他没有时间在这里耗着,必须尽快找到肖鹰的所在才行,不是他不相信薄少恒,而是肖鹰太过狡猾了,他必须亲自把这个人给解决了,要不然这就是一条埋伏在暗处的毒蛇,随时都可能给他带来致命的一击。

    然而他绝对不会想到,只因唐吾将柳善容送出门,他错把何姒认成了柳善容,而柳善容他也没见过,哪里知道她是薄少恒的母亲!

    冥冥中仿佛有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他的父母将傅家家主废成了植物人,何姒因而杀了他的父母,薄少恒救了他的命,他又再起举枪“误杀”了柳善容!这一切仿若一出精彩华丽的戏幕,令人目不暇接,瞠目结舌。

    到底是命数还是结下的恶果,只有天知晓!

    人生的神奇就在于你永远不会想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是生是死,有时候只在一念之间!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下班时间,席闻鸦去医院面见了张晗,有工作上的事宜也有私人探望的成分,两人相见都难免有些尴尬,张晗说了很多抱歉的话,席闻鸦也无法做到心无芥蒂,不是因为差点强暴她成功,而是,她总算认清了张晗心里确有研习,这让她觉得心中微微有些不适应感。

    这次的事,听闻是魏苏搞出的鬼,但席闻鸦怎么都觉得像是背后有人在操控着,不是安粱,怕就是薄练臣,不管是谁,总之都是针对她而来,既然他们出了招,她也没有不奉还的道理。

    她待了没一会,瑜美人突来慰问了,她的消息倒是灵通,第一时间便赶来了,不过她问张晗怎么伤的,张晗没敢说是强暴席闻鸦未遂被人打的,这话题也尴尬。

    正巧在医院,席闻鸦准备去安粱那里看看,她记得今天好像是她出院回家修养的日子。

    不过还没等她上去,在等电梯之时,她倒是遇到了似乎有急事匆匆下来的薄练臣,他拿着手机说着什么,面无表情,看到她脸色倒是变了一下,目光充满意味深长的探究。

    席闻鸦也朝他流露出颇具深意的笑意,与他擦肩而过进入电梯。

    到了安粱病房门口,还没进去,她倒是听到里面传来魏苏的声音,他倒是准时,每天都来给安粱汇报工作。

    然而今天似乎有些例外,魏苏没跟安粱汇报事情,倒是难得跟她闲聊一些事情,房间内安母不在,想来应该是办理出院手续去了。

    席闻鸦站在微微开了一线的门边没进去,只是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往里望去。

    安粱的气色比之最初的好多了,但看上去也还是有些不济,看样子又是流产又是自杀将她的身子折腾的够呛,预计要养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得以调整回来。

    “这么说,张晗住了院,公司里暂时没人跟我们作对了!”

    安粱边整理衣物边说。

    魏苏在一旁扶了扶眼镜框,笑道:“这是个好机会,少了他的阻碍,黄山那块地我想我们可以趁此机会拿下。”

    “这事你看着办,最好尽快拿下,迟则生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