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暧昧,私生子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张晗手拿着大衣刚从外面走进来,欢欢眼睛一亮,放下电话便冲了过来:“副经理,你可来了。”

    “什么事?”张晗眉目间微有倦态。

    “a。od的调查组在会议室里等您,是跟项目款项被挪用的事情有关,好像怀疑您……”欢欢神情隐含忧色,有些欲言又止。

    张晗怔了下,虽然她没说完,但他也猜到了几分,颔首道:“知道了,你去忙吧。”

    欢欢点头坐回了座位。

    张晗整理了下袖口和衣襟,转身朝会议室走去,路上不期然碰到了魏苏,他那双隐秘在眼镜下的细长眸子斜斜的睨着自己,张晗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走过。

    魏苏看着他远去,双眸里泛起一道光泽,嘴角勾起冷笑,他去了安粱的办公室,敲门进去只见安粱仰头靠着座椅,双目紧闭,眉心微蹙,似乎睡着了。

    他将手里的文件搁置在桌面上,扫了眼衣架上的大衣,将其取下盖在安粱的身上,才盖上,安粱突然睁开了眼,魏苏收回手插入裤兜,看着她道:“你这两天挺嗜睡的,累的话要不现在就回去休息。”

    安粱凤眸有些懒洋洋的看他一眼,坐起身来道:“没事,只是孕妇的正常反映,我闭了下感觉已经好多了最新章节。”

    魏苏听她这么说也不再多说什么,开始跟她商讨工作。

    安粱的能力从最开始的进公司的手忙脚乱在他的指点下已经渐入佳境,有时的想法还超出他的预料,已经有了领导的一些风范。

    跟魏苏说了半响,安粱觉得口渴,起身拿了杯子准备去倒水,却不小心被椅脚绊了下,刹那,身子倾斜往一边倒去,她瞠目叫了声,不自禁将双手护在了腹部,避免撞上桌脚,魏苏反映极快,迅速上前伸手拉住她微微转了个身,安粱安然的跌入他的怀里。

    “没事吧?”

    鼻端是安粱身上淡淡的香味,不同于她以往的香水味,这股味道并不刺鼻,反而很好闻,感觉像是有安神的作用。

    “没事。”

    安粱呼了一口气,心跳不已,紧绷的神经缓缓松懈下来。

    “你精神看上去很不好,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这么近的距离足够魏苏看清她眼下极力掩饰的青黛,方才站起身的那瞬,她明显有些心不在焉,要不然依她小心的性子也不会这么不注意。

    “可能昨晚没睡好。”

    安粱揉了揉额际,这两天她跟薄练臣表面上很好,但是跟以往比起来总觉得无形中已经隔了一层屏障,她没睡好也是源自于此。

    看着她流露出几分脆弱的容颜,闻着她身上的香味,不知怎么的令他眸底有了几分怜惜,伸手去拿她手上的杯子,指尖不经意间触及女子特有的柔腻丝滑肌肤,令安粱一下子回了神,察觉两人间有些难言的暧昧,自己居然还在他怀中,顿时推了他一把,身子极快的朝后退了几步。

    魏苏被推了下,有些错愕,安粱有些尴尬的歉意,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若无其事的低了头整理发丝。

    魏苏眼神闪了下,仿佛没发觉她突来的敏感,很是自然的去饮水机那里给她倒了杯水。

    安粱接过喝了一口,喉咙感觉舒服不少,她看了眼还稳坐在她面前的魏苏,不知是不是刚才的暧昧令她有种错觉,总觉得魏苏的目光比之以前多了股异样,但等她细看的时候,那股异样又消失不见了,她想了想道:“那我先回去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魏苏点点头温和道:“好。”

    提前下了班,自然没有薄练臣来接她,她只能自己打了车回去,精神不济的她一直到了家都没发现有一个人在她身后跟了一路。

    ……。

    突然接到章娆的电话,薄郾不可谓不惊讶的,自与儿子跟老婆翻脸,薄郾便一人住在了酒店,心情不佳连情人那里也不想去了。

    住了几天,陈钦文没给他电话,薄练臣也没有,倒是那个小嫩模一直来电话,他嘴里哄着却已经有了些不耐烦,这嫩模完全没有以前的章娆来的乖巧懂事,也不懂得看他眼色,现在的境况下,他根本没有可能还跑去跟那女人厮混。

    “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对那嫩模一旦厌烦起来,他对于章娆越发有了好感。

    “你最近身体好吗?我记得你的胃不是很好,不能经常熬夜喝酒!”

    章娆很懂得开话的技巧,知道现在遭遇家庭打击下的薄郾情绪很低落,最需要的就是别人的关怀。

    “呃,还好。”

    薄郾一愣,很久没听到这么暖心的话,一时差点接不上话来。

    “你骗我,还好一定不好,听你声音我都听出来了。”

    章娆有点小撒娇,但语气里字字句句都仿佛带着真诚的关怀。

    薄郾冷寒的心被她这话说的越发回暖了几分,眯了眯眼道:“你现在住在哪里?”

    “住在朋友的家里,怎么,你想来找我吗?还是别了,会影响到你的,我再连累你就不好了。”

    章娆站在他的角度处处为他着想,也间接的像是在告诉他,自己躲起来这么时间都是不想让他惹祸上身。

    薄郾的心情别提那个多热乎了,仿佛上一刻还在冰天雪地,这一刻却已经春暖花开了,他微笑道:“那事早就过去了,委屈你了。”

    “你心里有我就够了。”

    章娆在那头似乎想哭却忍住了,演技十足,让再坚硬的男人心都跟着牵动软化下来。

    薄郾并非铁石心肠的男人,特别是在遭遇到亲人儿子都不体谅下的情况下,突然有这么一个人居然这么将他放在心里,他怎么不可能动容。

    “好了,别哭。”薄郾哄人的次数不多,陈钦文都没让他哄过。

    这不说不打紧,一说那边的哭声似乎更大了。

    薄郾越发柔声细语的安抚她了,等她平复下来的时候,只听薄郾说道:“你的房子还给你留着,搬回去住吧,我有空了会去看你。”

    “不了,我不想再因为我影响你的仕途或者你的家庭了,今天这个电话我其实只是想跟你问个好而已。”

    章娆用一个根本不知道他跟他老婆孩子大吵一架的口味跟他说话,以退为进,这一招很奏效,当即,薄郾听窝心极了,女人就该像章娆这样的才对,知趣明理,当即他便有所表示。

    “回来吧,我也挺想你的。”

    人这一孤独起来,一旦有了真心对待他的人,总特别触动心灵,薄郾说这话的时候显得非常真诚。

    章娆沉默了起来,似乎在考虑,思付良久,才听到她的语音,有些踟躇道:“今天跟你打电话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

    薄郾蹙眉却没说话,等着继续说下去。

    “我……我怀了你的孩子。”

    章娆有些紧张,按照她的计划本来是打算等孩子再大点打不掉的时候再跟薄郾坦白,但这些天薄练臣不断在找她,已经越来越瞒不住,所以她决定先下手为强,找薄郾作为保护孩子的护身符,当然她也要先说服他接受这个孩子,而说服的理由她已经想好了。

    “什么?”

    薄郾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了身,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得来这么一个消息。

    他的吃惊表现章娆是预计到的,所以一点也不惊讶,她表现的很镇定,静静的等待着薄郾的下一句话:“打掉他!”

    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脱口而出的话,薄郾的脸色阴沉无比。

    “我想过打掉他,可是我没有勇气,这是我们之间的孩子,你知道吗每次看到你被你儿子气的心情不顺,我就特别难受,一直便想着若是我给你生个孝顺的儿子,那么你会不会开心点。”

    章娆低低的哭,低低的嗓音柔柔的,仿佛一个心疼他到入骨的女人。

    薄郾的心情可谓五味杂陈,打掉孩子的决心一下子没方才那么坚定了。

    章娆继续说道:“我知道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我也不配给你生孩子,可是你已经不年轻了,我怀的孩子可能是你最后唯一的孩子,我不想放弃,所以我想好了,若你不喜欢孩子,那么我一个人带着抚养他长大成材,不会打搅你的家庭生活一分一毫的。”

    章娆说的句句都说到了薄郾的心坎上,她对他脾性的了解已经了若指掌。

    薄郾再次有了松动,想到了他子嗣稀薄,想到了薄练臣对他的重重冷淡言语与行径,完全没有一个作为儿子的孝顺,让他寒了心,语气突然不似方才那般有力了,“你真要生下他?”

    “是,就算你不要他我也要他。”章娆语气坚定的不能再坚定。

    如此一个只一心为他想的女人,薄郾这个年纪还真没遇到过了,给他生个孝顺的儿子,这想法令他觉得心动不已。

    他眯眼想了下,缓缓说道:“孩子想生下可以,他归我,你生下他后必须离开,永远不能和他见面。”

    虽然这孩子生下是私生子的名分,但是使一些手段他还是能给他转正的。

    章娆早就知道了这个男人的无情,对于他的话一点也不意外,回答道:“好,以后他能陪你我也满足了。”

    他不仁,她的情深戏份做的还是十足,她的计划也总算踏出了一小步。

    ------题外话------

    补昨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