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柳卿容,何姒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回去的路上,薄练臣脸色阴沉,根本不搭理安粱,安粱亦沉默的坐在副驾座一言不发,转了头往外面看。

    两人间的僵硬气氛就连坐在后面的女佣都感受到了,她呼吸都不敢深喘,抱着喝奶的孩子轻轻哄。

    说来也怪,这孩子自打被薄练臣救下后,对他的怀抱不排斥了不说,还喜欢抓住他的大衣扣子咿咿呀呀的拉着他说话,眯了一双眼笑,似乎懂得想要跟他亲近了,可这本来高兴的事情,薄练臣反到高兴不起来,脸色阴郁。

    今天差点出了事,他能高兴起来才怪,精神到这一刻才有些松懈下来呢。

    他先将安粱送了回去,临下车的时候,安粱推了门便准备下去,薄练臣心中一动,伸手拉着了她,总算开了口道:“对不起,方才我的语气重了点,没想到你的感受,别气了,回家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知道吗?”

    他用最柔和的音调说着这番话。

    背对着他的安粱本来满心的委屈和怨愤,在这一刻通通化为了酸楚,似乎每次无论他伤的她有多深,只要他一句话柔声软语总能让她的心柔软下来,不论她内心有多顽强的抵抗都无法抵挡他施展的魅力,她对他从来都是无法抗拒,可心是那么的痛。

    看着安粱走远,薄练臣没发动车子,眼神深邃看着,知道她的身影不见,而后转眸朝佣人清冷的看了一眼:“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许在爷爷面前提及,知道吗?”

    “明白,臣少爷。”佣人唯唯诺诺的点头。

    薄练臣满意的看了眼喝着奶睡过去的纯真睡颜,心里的阴霾有所散去不少。

    …。

    在席闻鸦家用完餐出来,研晟跟章珂一前一后的走着,谁都没开口,章珂的神色很是纠结,研晟心里想着事,也没发现她的异样。

    大概走了一两分钟,章珂差点与一辆飞驰而来的电瓶车撞上,还好研晟手疾眼快将她拉到了路边,“想什么呢,走路也不看着点。”

    他虽然心里想着事情,但也没她这么马虎,都不看路走的。

    章珂回过神来,一双水莹莹的眸子直勾勾的望着他,咽喉里那句话想说出口却没勇气,只能化为一句:“谢谢!”

    她欲言又止的神色却令研晟恍惚了下,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两人间心知肚明,但有些时候就因为对方都知道所以更不知该说什么好。

    章珂的手自然而然从他手心里抽离,指尖快滑走的时候,研晟紧了下,牢牢抓住了,脱口说了声:“对于我以前对你的欺骗和利用,我郑重的向你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心要伤害你,还有我跟鸦鸦的关系,说来或许你不信,但是她在我心里就像我尊敬的姐姐而已!我也不是看不起你的身世或者家世,以前我因为薄家确实对你有所成见,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好人中也有可能有坏人,坏人中也有可能存在着好人,世间的黑黑白白很难分清,我也不该将他们分的如此清楚。”

    以前因为薄练臣,所以他仇恨整个薄家,但是这些日子以来,薄少恒的所作所为,对席闻鸦的付出,让他一点点改变了观念,他也懂得更深的去看待问题和思考了,也算一种成长吧。

    章珂被他突如其来的解释懵了一秒,继而,止不住的酸涩动容,“所以呢?”

    “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或许……可以继续试试看交往?”

    研晟说这句话有些微微不自然。

    “不是欺骗,不是利用?”章珂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有些酸,有些涩,也有些甜。

    研晟眼眸深了深,点点头,“是的,不是欺骗也不是利用,真心的。”

    “研晟,我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章珂展颜露出了笑,研晟亦露出一抹笑,摸了摸她的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

    做完美容的柳善容跟好姐妹们如往常说说笑笑走进了预定的茶餐厅,她们是这里的熟客,在这里有专属的包厢位置,几乎每次做完美容后都会上这儿来坐坐。

    “呀,真不好意思!”

    大门才走进去,一名太太包包的扣饰居然不小心勾住了路过的一名男人的衣袖扣子。

    太太们停驻了脚步,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正瞥向另一头跟人说话的柳善容也不例外,她转眸淡淡望了过来,只望了那么一眼,她便呆在了原地,愣愣的像是被雷击中一般,直到那名太太解开了扣饰纠缠,男人抬步要走,柳善容才反映过来。

    “等等!”

    她几乎想都没想,神情激动的冲上前想要扯住男人的衣袖,却被男人身后冒出来的似乎属下的人给拦截下了,那属下乍然看到她非常错愕,拦截动作都有些僵滞了下。

    傅铭袂眉目寂淡,轻飘飘的看了眼柳善容,眸色闪了闪却没说话。

    柳善容直指着他却难掩激动,“你是,你是?你母亲是不是姓柳?”

    傅铭袂微微挑眉,寂静看她,“不是,我母亲姓何!”

    “何?怎么会,不是柳才对吗,不是应该叫柳卿容吗?”

    柳善容望着他的眼神有些颤抖了,这容颜跟她都有三分相似,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她不信,不信。

    沉然抬眼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自家少爷。

    傅铭袂依旧用淡淡的语气淡淡而温柔的说:“不是,我母亲姓何,名姒。”

    柳善容脸上的喜色刹那便僵住了,何姒,怎么会是这个名字?难道她真的认错人了吗?

    看她不言不动了,傅铭袂淡然的朝她微微颔首,重新朝外走去,柳善容再次拦住了他:“等等,那能否告诉我你的名字?”

    傅铭袂眼眸暗了一分,想了想道:“我与夫人素不相识,怕没必要告诉夫人名讳。”

    柳善容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道:“不用名讳,能否告诉我你姓什么!”

    傅铭袂沉吟了下,吐出一字:“傅!”

    傅,柳善容在舌尖细细嚼了一遍,歉然说道:“对不住,你与我的一位亲人长的委实相似,所以我一时激动过了头,打扰到你抱歉了。”

    傅铭袂淡淡颔首表示接受她的歉意,然后大步离去,沉然尾随其后,余光却不敢再瞥向那个与夫人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她并没有认错,只是夫人并不打算认她这个亲人而已,而少爷,夫人不想认的人,少爷又岂会认。

    柳善容看着他们离去,眼里的惊疑却怎么也无法褪去,她匆匆跟一帮好友到了别往家里赶,再次拿出那张存放了几十年的照片细细观摩,她拿出手机颤抖的拨打了薄少恒的电话。

    电话才接通,不等薄少恒说话,柳善容已经率先开了口:“恒儿,你大姨或许还活着,还活在这个世上,你帮妈找到她好不好!”

    “妈,你哪里得来的消息?”

    薄少恒豁然一惊,也不顾身边席闻鸦错愕的眼神,深深锁了眉,起了身。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人,他长的跟我跟你大姨实在太像太像了,可是他居然说他母亲叫何姒,我不相信,不相信,恒儿,你帮妈查查他?”

    几十年未曾有消息的人,突然跑出来一个何其相像的人,她真的无法不怀疑,哪怕傅铭袂对她否决了,她也想要一个可以彻底将她说服的证据,让她可以彻底死了心。

    薄少恒沉默了,一双俊美的眉深折,他无法告诉她真相,可却又无法欺骗母亲,思虑良久,他点头道:“好,我帮你查。”

    “那妈等你电话,一有消息就打电话给妈知道吗?”柳善容满心期待的语气,薄少恒似乎都能看到她脸上洋溢的笑,可——

    这事他自在遇到傅铭袂那会便查过了,费尽心思查到的东西却并不如意,最起码对于柳善容来说,他并不想告诉她那般惨烈的一个故事,所以一直隐瞒着,却没想到,柳善容居然偶遇上了傅铭袂,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冥冥中自有注定。

    他挂了电话,神情有些凝重。

    席闻鸦冲他柔声道:“出了什么事?”

    他都不知道他此刻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沉郁。

    薄少恒重新在她身边坐下,闭了闭眼问了声:“鸦鸦,你觉得傅铭袂像不像一个人?”

    “怎么提起他来了?”席闻鸦微微诧然。

    薄少恒睁开眼,细细长长的眉眼柔柔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

    席闻鸦只好说道:“他像你母亲!”

    是的,第一眼看到傅铭袂的时候她有一股熟悉感,那时她不知道那股熟悉感源自何处,但之后见到薄少恒,见到柳善容,她便豁然开朗了,那是因为傅铭袂像他母亲。

    “连你都看出来了!”

    薄少恒失了笑,叹了声。

    “他,真跟妈有关系吗?”

    “是的,他有可能是妈那孪生姐姐的孩子,也是我的表亲。”

    薄少恒微微勾了唇笑,笑意有些凉薄,有些嘲讽。

    席闻鸦错愕不已,“妈还有孪生姐姐?”

    “嗯,她的名字叫柳卿容!”

    薄少恒的目光一瞬迷离起来,眼尾淡淡上扬,透出几许妖冶神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