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我爱你就够了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厨房里传出的菜香浓郁而诱人,电视里播报的新闻他全然没了兴致观看,一双眼睛不由自主的往那个忙忙碌碌的身影上瞥。

    都说爱情里,最先爱上的人是输家!他不想承认自己输了,但似乎他就是输了,还输的惨烈。

    他爱她!这个想法从脑海里呼啸而过的时候,他内心很平静但又很不平静,很矛盾,他不懂爱是什么,他根本说不出所以然来,在他的人生生涯里根本没有这个词汇,因为他根本没经历过爱人这一回事,但他就是感觉自己对她最初的占有,贪恋她身上的温暖渐渐的已经演变成一种刻入铭心的爱恋,她仿佛融入了他的血液里,与他密不可分,心脏部位的悸动也一次次尤为鲜明的告诉他,这个女人让他动了心。

    前晚的记忆还残留在脑海里,说不气不怒那是不可能的,但气怒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疯狂的想要侵占她的全部,更加的欲罢不能,说是占有欲也好,不甘心也罢,他只知道他爱上这个女人,爱的入骨入髓,爱的撕心裂肺。

    她只将他当成一个丈夫,他认了,栽了,甘愿让她在心头上插刀,其实,理智回归冷静下来后,他觉得自己也许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像她这样的性子要是心里真没有自己的一点痕迹又怎么会让自己委屈成全,甘愿委身于自己,更不要说强颜欢笑了,什么男欢女爱,生理需要,那都是屁话,她说的心狠,但是她其实并不是这样子想的。

    她就是想要让她自己死了心,她与他一样,骨子里都有着天生的残忍,对自己远远比对别人更为恨一些。

    她的心很敏感,自我保护意识也很强,一旦受到伤害便不自觉的伸出了全身隐藏的刺,她以为这样就能足够的保护自己,却不知她自己也会被刺扎的满身是伤。

    他不知道她这种保护是家庭环境造成的还是受到某些不良影响而促使的,但显然,他还不足以到让她完全信任,全心依赖的地步,她对他的在乎没有他来深!

    一切都想通透后,他只觉得神台一片清明。

    他起了身往厨房走,席闻鸦听到他的脚步声,眼神闪了下,拿着铲子的有些紧张。

    他的到来太过突然了,她都没有心里准备,满脑子自从他出现后便出现了浑噩状态,手上抄着菜,注意力却已经被他进屋的声音吸引住了,她听着他进来关门的声音,听着他走入她卧室的声音,听着他穿了棉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再听着他开了电视坐在沙发上用深沉的目光注视自己后背的眼神……

    那眼神仿佛要在她身上戳出一个洞来,她完全没有了烧菜的兴致,不是将糖放成了盐,醋当成老酒放,就是不小心将调味罐打翻,再则就是锅里忘了放水,好好的一盘红烧鱼差点变成了煎鱼。

    他到了她身后,她没有回头,紧张的不敢转身,只是盯着那热气腾起的锅盖看,手脚有些不知道该放何处。

    这时,她只听男人一声叹息,然后伸出修长有力的双臂环住了她的腰身,她的身子顿时僵直起来。

    这跟她想象中有些不一样,她还以为他会冷酷的站在她后面无表情的说:“离婚吧!”

    毕竟有哪个愿意受得了被她如此的奚落,更何况这是一个比之普通人更尊贵,更加狂傲如帝王一般的男人!

    但他只是抱着她叹息,然后突然狠狠一口咬在了她裸露出来的脖颈上,那一咬仿佛倾尽了所有,席闻鸦吃痛惊呼了一声,想要转身反抗,却被他双手死死压制住了双臂,她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突兀的咬自己,“薄少恒,你属狗的吗,做什么?”

    直到伤口咬出了血痕他才放开,嗓音低哑魅惑,不答反问道:“痛吗?”

    “我咬你一口试试你就知道了。”

    席闻鸦有些生气,脸上也出现几缕红晕。

    这一口真够狠的,直接咬出了血,她能不痛才怪。

    薄少恒这下双臂勒着她的身子更紧了一寸,薄唇贴在了她的脸颊旁犹如情人般低喃细语道:“知道痛就好,记住这痛,相比较你的痛,你在我心头扎刀的痛让我更痛,你感觉到了吗?它在喊疼,疼的撕心裂肺,无疑解了,只有你能救它。”

    他边说边将她的手执起放在自己心脏的部位,让她感受那里的跳动。

    席闻鸦手有些逃离的冲动,但被他扣住任是无法抽离。

    她只能被迫的掌心与他灼热的心口相触,那一声声稳健的心跳声很快,很激越,仿佛在搏击她的掌心,让它感受到它的波动。

    席闻鸦的心也跟着狂跳起来了。

    “听好了,我只说一次,我输了,把自己整个人都输给了你,从身到心输的彻彻底底,你必须负责,不能想着逃离,不能退缩,更不能弃我于不顾,我只是席闻鸦的,只属于你一个人,生生世世亦如是!你可以不爱我,我爱你就够了!所以我不会放开你的,你也休想与我撇清关系,就算我死后地狱,我也会带着你一起走。”

    男人的嗓音醇厚低哑,魔魅中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一字一句的缓缓吐出,他的一双瞳眸邪魅勾人,带着足以令万物失色的光彩。

    席闻鸦惊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这算是……表白吗?

    不算太过直白的话,却比之那些直白的告白更令人心弦为之一颤。

    他说:你可以不爱我,我爱你就够了!霸道的不给人反驳的余地。

    席闻鸦彻底乱了,震骇了,到底什么样的情感可以让一个男人不求回报,不求她的爱,只愿付出他自己的爱。

    这委实太过不真实了,席闻鸦从未接触过这样男人。

    她竟将他逼入如斯境地,让这个如天之骄子,一再折了腰,甘愿为了她屈尊降贵至这等地步。

    在他面前,她突然有种自愧不如的感觉,眼眶也有泻酸。

    这份沉重的爱,她该何以承受?

    老天总跟她开各种各样的玩笑,曾今,她一直希望有一份全心全意的爱,为了那样的爱,她可以付出一切,但老天给了她一个破败的结局,现在,她在爱情里惶恐的不安定,总下意识保护自己的时候,他又给了她一份她无法偿还的爱。

    她前世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却在今生得到了,而给予她的这个男人是如此的优秀,优秀到令她觉得自惭形秽,优秀到让她觉得自己抓得了他一时却无法抓住他一世,这种幸福不真实的就像是偷来的,她不知道何时便被老天爷重新夺回了。

    席闻鸦低垂敛目的沉默让薄少恒的心紧了紧,但下一秒看到她眼角一颗接着一颗滚出的泪又有些皱眉,修长如玉的指尖擦拭掉那泪珠却怎么擦也擦不完,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他语音低沉道:“哭的难看死了,像只花猫一样,黑鸦都比你漂亮多了。”

    他擦不完她的眼泪,放开了她的腰身,准备拿纸巾来擦,顺手也关掉了似乎煮好了的鱼,但没想到他才放手离了她的身,脚步也才动了一下,她猛然扎入了他的怀里,将眼泪跟跑出来的鼻涕全部擦在了他的胸膛上。

    声音闷闷的传来:“薄少恒,别爱席闻鸦了,她是个坏女孩,在她的生命里爱情根本不是全部,她太贪心了,想拥有太多东西,所以老天爷惩罚她,让她在这些东西里选择,她永远也不会选爱情,因为她根本不懂得再爱人,一点也不完美,完全配不上你。”

    薄少恒勾起了性感的唇线,眼里有妖娆的神色,“不,我说过了,不需要她的爱,我爱她就够了,她的不完美我来补上,她想要的东西不需要老天爷给,我给她,够吗?”

    她的坦诚让他愉悦,他喜欢诚实的她。

    席闻鸦刚控制住的泪腺再次涌出了热泪,紧紧的抱着他。

    薄少恒却依旧追问她要一个答案,指尖流连的在她发丝上来回抚摸,“够吗?”

    席闻鸦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里的触动只有她自己感受到,她索性踮起了脚尖,勾住他脖子来吻他。

    她的吻,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薄少恒揽住她腰身吻反被动为主动,吻的越发缠绵入骨。

    才短短两天时间,他疯了一般想念她的味道,怀念她身上的气息。

    那种令人就算天塌下来只要有她在身边浑然无惧的心安感觉。

    激吻了一阵,两人都有些气喘,气息凌乱,薄少恒的眼眸里更是燃烧着一簇火焰之光,仿佛想将她烧灼殆尽,他的指腹无意识的摸索进她润滑的肌肤里。

    席闻鸦没有拒绝的意思,还回吻他的眼睑,鼻梁,给予他鼓励的勇气。

    燎原之火,在她的引诱下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了熊熊烈焰,焚烧一切。

    他最初压着她在冰箱上缠绵,紧接着带着她一路转移阵地,经过客厅,衣物洒了一地,等到了卧室床上的时候,两人已是坦诚相见,他拥着她的力道凶狠,仿佛想要将她一寸寸融入自己的身体。

    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