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教训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席闻鸦并没有直接对张晗说她所查到的东西,原因有两个,且不说张晗相信与否,光她能探知这些信息已属不正常了,要知道她现在毕竟不是研习,而是席闻鸦,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能够看懂那些专业文件他不怀疑才怪,依照张晗谨慎的态度估计连她进入公司的目的都会怀疑起来。其二,她想将计就计借用这次的事情反击一下,安粱的身边有一个军师魏苏,安粱几乎什么事情都跟这个人商量,是个危险的聪明人,铲除安粱之前必须要先除掉这个人。

    让张晗自己意识到被设计了其实不难,那笔钱是打入他父亲账户的,他父亲贪财肯定会偷偷花完了也不说,但是让他母亲发现却也很容易,席闻鸦已经让研晟查到他母亲的手机号码给她发短信,想必现在她母亲已经在找他父亲确实了,待会她的电话便会打来。

    魏苏设的棋局步步紧凑,看似无懈可击,但是漏洞还是有的,而她要钻的就是漏洞。

    果不其然,在她汇报完工作刚要出的时候,她听到了张晗手机铃声。

    她关好门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后了一趟洗手间,她发了短信给研晟,让他的人准备好,随时可以反击。

    魏苏可以设计一出公款贪污,同样,她也可以设计一出,且还能做的比魏苏还好,要知道,魏苏跟安粱毕竟身在明处,而他们在暗处,更具有优势。

    “你们听说了没,昨晚张副经理亲自送那个新来的助理回家了,这两人之间你说要是没暧昧关系我倒真不相信了。”

    “真的吗?不会吧,现在的大学生怎么都这样。”

    “唉,现在的社会,女生都挺有心计的,知道耍手段进公司,依靠那身材脸蛋便以为勾到男人的心,什么都有了,爬爬床就能少奋斗三年,多好!我们可就没这好命了。”

    “是啊,我也听说这个新来的助理是法律系的学生,你说一个学法律的来干行政,一来就是助理,比我干了两年行政还爬的快,张副经理的魂看样子真给这女勾了。”

    “我觉得那女的勾引张副经理才是,真不要脸,也不使了什么手段让张副经理开了破例。”

    “就是个狐狸精转世,有什么了不起的。”

    三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在外面边补妆边说话,席闻鸦眼角撩起一个明媚的弧度,倒真没想到瑜美人的手段这么快,也这么低劣,在公司里传播她的谣言,妄想败坏她的名声然后让张晗为了避嫌自动疏远她或者将她弄离。

    她开了门,走出,笑吟吟的模样正对上镜子里三张俏丽的容颜,她笑意明艳道:“我是狐狸精转世,那么你们是什么投胎转世的,我挺好奇的!”

    她一点也无愤怒和尴尬神色,神情自若的在盥洗台前洗手。

    不得不说女人的嫉妒心还真可怕,席闻鸦从镜子里将三人的神色一一收入眼底。

    三名女生的脸上都变幻莫测,有闪躲的,有尴尬的,也有毫不掩饰鄙夷的。

    “狐狸精!”

    鄙夷的那女生临走之时还低低唾骂了一声,反正都被她听到了,脸皮也撕开了,她也不顾忌了,敞开了心扉骂。

    狐狸精吗?席闻鸦嘴角微微牵起一线笑意,今日的她不同于平日的披肩散发或者马尾辫,她将发丝在脑后微微盘了下,用发夹夹住,两髻分别留下几缕乌发,看上有些慵懒的风情,更有白领丽人的干练,这样的发式算不得复杂,她按照杂志上的步骤还算能够学会,她脸上并没有化妆,只是擦了点护肤品,看上很洁净算不上妩媚。

    这样的形象算是狐狸精,她倒真长见识了,原来狐狸精长她这个样!

    嗒嗒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人走了进来,看到席闻鸦的身影,顿时停下了步伐,她勾起兴味的笑走到席闻鸦的身边站定,“席助理够有本事的,才来两天就在公司里掀起了风雨!”

    瑜美人的声音里压抑着一股妒忌,看着镜子里那张比自己年轻漂亮,更具风情的脸,她更是恨得抓狂。

    她追了张晗两三年了,明里暗里的告白加起来也有五六次了,可张晗任是没有丝毫表示,她也想过放弃,但是实在太难了,她爱张晗爱到了骨子里,几乎看不到他就会觉得人生好像少了什么,干什么都没精神。

    既然放不下,那么她只能咬牙继续追,她对张晗的感情有些癫狂了,而这种癫狂也让她陷入极为狭隘的心胸里,不容许任何女人接近张晗,得到张晗,总的来说她的嫉妒心就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席闻鸦看着这个被嫉妒心蒙蔽了双眼的女人,笑意清淡道:“有没人说过你很可怜!”

    一个人在那儿唱着没有结局的独角戏,毁掉的是她自己的人生。

    瑜美人的笑有些僵硬,妆容更扭曲狰狞起来,“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她可怜?可笑,真是太可笑!瑜美人被气疯了,身子都在颤抖。

    “我说你活着真可怜也真可悲,你根本不懂爱,你爱的是你自己而已,却以爱之名干一些‘因为爱他所以干出的事情来’,你这根本不是爱,而是在毁掉你自己,你自己却没发现,还洋洋得意着,你说你可怜不可怜。”

    席闻鸦定定的看着她如她所愿再说了一遍,还说的意思更为渗透了些。

    “我活着可怜不可怜还用不着你来说,你算个什么东西?”

    瑜美人彻底疯了,完全不顾形象,脸色狰狞,长长的指尖凶恶的指着她,这个女人如此牙尖嘴利,字字几句都砸在了她的心坎上,让她自己都感觉自己可怜起来。

    不,她不可怜,她怎么会可怜,她事业有成,就差一个家庭而已!

    看着眼前神情狰狞的女人,席闻鸦摇了摇头,迈步要走,这个女人已经没救了。

    瑜美人看她要走,哪里肯放过,她气的咬牙切齿,可她倒好,一副风轻云淡的姿态,她伸出手便抓她,“站住,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席闻鸦躲了过,她没必要在这浪费时间。

    瑜美人看她躲完还继续要走,怒极,恶才心中起,伸手就推她的背。

    席闻鸦察觉到了,眼神闪了下,也有些恼意,在瑜美人触及她背部的一瞬侧身躲了过,瑜美人力道过猛,直接自己朝着前面摔倒了,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的时候摔得胳膊跟膝盖都青紫了。

    虽说现在是冬天,但是公司里配了空调,瑜美人穿惯了性感的衣物博人眼球,大冬天也不怕出冷,裙子还是过膝的那种套裙,能不伤到才怪。

    席闻鸦根本不理会她,直接走出了,她有些给她点教训,免得这个女人做的太过头了,厕所里没有监控,她也不怕瑜美人将这事情给闹开,不过就算闹开,也是瑜美人丢面子的事情,她一定不敢跟别人说的。

    瑜美人看着她的背影那目光简直恨不得剥她皮,喝她血了。

    .

    薄西禅自从那天跟薄少恒下了挑战书之后,他便没闲着,四处开始收集资料信息。

    骨子里的正气让他打心眼里看不起黑道,这次,不单单要将薄少恒拉回来,他还希望做出一点成绩来让少恒哥看看。

    他有攀比的心,但那攀比并不算是嫉妒,他只是将那作为了自己一个奋斗前进的目标,他希望有一天他能够站到跟薄少恒同一等的高度,不是依靠薄家,而是靠他自己的努力。

    b市如今的政局不太稳定,薄家还在被人打压的情况下,最近又出了新的新闻,不是播报这个高官落马,就是那个高官被罢职了,也不知道薄少恒到底是如何办到的,这些人不是因为贪污就是行贿而被下属有证据的检举撤职了,更有些豪门世家不但在商界的经济受损,在政界也受到了一些排挤和打压,而这些人都是打击薄家的前锋军,随着他们的一批批落马,更深层面的人渐渐显露出来了。

    动荡不算很大但也不算小,但雷厉风行,几乎不给别人翻身的机会,一下子打死,丝毫不留情面,怎么狠怎么来。

    谁也不知道这是杀鸡儆猴,还是风雨欲来?反正b市的天感觉在每分每秒都在变化着,上一秒是暴雨下一秒也许就是风和日丽,上一秒是晴天下一秒也有可能是辩寒雪,总之让很多人的心开始提起来了。

    薄西禅早上接到了一个电话,如约赶到了酒店。

    约他的人是容氏藏,要说起来,他跟这个男人曾今一起执行过两场任务,也算是旧识,他不知道容氏藏约他来的目的,但是他懂得薄家现在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自己该摆出什么样的态度来。

    他到达的时候,容氏藏已经到了,他的身边同时还坐着一个人,那个人他也认识,是容氏藏的弟弟容氏连,在南方部队里这人的名号还挺响的,但似乎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相互打完招呼后,容氏藏便邀请薄西禅坐下。

    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