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冷漠转身(七千更)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席闻鸦的午饭还没去吃,行政部的人倒找过来了,让她过去一趟,第二个不喜席闻鸦的人出手了。

    别看公司各个部门都相辅相成,但同时也是竞争的对手,张晗安排席闻鸦进来,先跟人事部打了招呼再跟行政说了声,跟行政部说的时候完全是知会一声的形式,行政部的经理自然而然就把席闻鸦看成了人事部那边安插进来的人手,看席闻鸦自然也就顺眼不起来,要知道她本来还想着年底的时候安插行政部门的一个人到张晗身边去学习的,也算是为接替欢欢以后的工作做准备,为何要这么说呢,主要私下闲聊的欢欢似乎有了生孩子的打算,她一走,这岗位自然就要空下来了,也要有人顶上空缺,而这个空缺行政部一直不想便宜了人事部招人进来,早就盯着防着,没想到张晗倒好直接自己找了一个,这一棒几乎打的措手不及。

    行政部的经理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姓辛,平日里大家都管她叫辛姐,是瑜美人的死对头,两人的暗潮汹涌不断,辛姐不喜欢人事部招太优秀的人进来,太过优秀的人会很难掌控,久而久之会影响到她在公司里的地位,她比较喜欢老实听话,只懂得干活的人。

    人事部虽然招了人进来,但是管理还是要行政部的人管理的,席闻鸦隶属张晗的助理,这一职位其实不算低,相比较其他几位副经理,她这工程管理副总经理助理的位置还是大家喜欢拉拢的人,要知道张晗是研习手下的得力干将,是公司的元老,好像还掺了点股份在其中,这也算是安粱一直想动张晗而动不了的其中一个原因。

    席闻鸦的直接上司虽然是张晗,但是管理她的人却是行政部的经理辛姐,带领席闻鸦的人到了辛姐办公室后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进去吧!”

    领路的人没跟席闻鸦一道进去,让她一个人进去了。

    辛姐并不能算是一个美人,跟现下大多数四十多岁的女人一样,体质都微微偏胖,容貌很普通,但她那双眼睛却比较特别,看人的时候很有一股在算计人的感觉。

    席闻鸦跟她打了招呼,辛姐很客气的指了指沙发,还倒了杯水给她,不过席闻鸦带着口罩还真不方便喝,“坐!”

    对于辛姐这个人,席闻鸦所略知的是她的家庭,拥有三段失败的婚姻史,二个孩子,现任的丈夫是某国企单位的一个主管,席闻鸦曾今想不明白,都已经失败三次了,为何她对婚姻依旧不死心,要知道一次失败的婚姻都足以在女人的心底里留下阴影,更别说是三次,后来她才知道,她其实并不是想要婚姻,而只是想要一个家庭,一个可以在她累了给她遮风挡雨的男人,一个可以给孩子健康成长的环境而已,她早已对爱情死了心。

    “第一天上班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辛姐的坐姿很笔直,也很规范,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她的脸画的是淡妆,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并不刺鼻。

    “很好,我不懂的地方欢欢会指点我!”

    她说的客套,席闻鸦回的也客套。

    以前虽然她不太留意手下人的暗斗,但是也并不是一无所知。

    辛姐今天找她来谈话,明显存了拉拢之意,她又岂会看不出来,果不其然,辛姐接下来又说了许多话,大意就是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她帮忙,就算是私事也无妨,在工作上是上下属关系,但是私下里也算是朋友。

    不得不说辛姐拉拢人心的手段很高明,她很懂得怎么跟人相处,特别是对刚毕业的那种小女生来说太有亲切感了,很有邻家大妈的感觉,瑜美人跟她一比,差了不少,主要是瑜美人身上的那气势跟她的气势太过不同了,就算她笑的再温柔,给人也亲切不起来,不过席闻鸦毕竟不是真正刚毕业的小女生,她并没表明自己的态度,只给了她一个中立的印象,也就说她不愿意搀和进她跟瑜美人之间的斗争里去。

    在公司里,瑜美人惯用打压法,而辛姐更喜欢软硬皆施的政策,就比如现在,她自个提前就吃过午饭了,专门挑了席闻鸦要去吃饭的世间跟她谈话,话里有拉拢的意思,延迟她的吃饭也算是一种不动声色的施压。

    她想让她明白,谁才是她的上司,你应该站在哪一边!你未来的发展跟我是有直接关系的!

    席闻鸦表明的态度是一回事,但辛姐的理解好像又是另外一回事,对她的话有些将信将疑,打探了许久,席闻鸦跟她闲聊下来几乎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辛姐才放过她。

    “晚上行政部安排了活动,你也来吧,以后这种应酬免不了的,你也该适应起来。”

    辛姐似乎就怕她拒绝,还给冠了负面堂皇的理由,让她一下子无法反驳,只好应下。

    陪聊了一个多小时,席闻鸦肚子早就饿了,拿了包包便外冲,在一楼出电梯口的时候跟安粱面对面碰上了,不过她认识她,安粱并不认识她,安粱是魏苏一起出去吃的饭,两人边走边聊的进了电梯。

    席闻鸦看了眼魏苏,眼眸闪烁了下,这个人他不认识?但看来很得安粱的信任。

    这个时间段,吃饭午饭的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只有她还往外走,不凑巧的是,张晗跟欢欢也回来了,在张晗身边还跟着一个人,正是瑜美人,她有说有笑的跟张晗说着话,那笑比花都还娇艳几分。

    席闻鸦楞了下,还没来得及跟他们打招呼,张晗眼尖先看到了她,顿时叫了声:“小席!”

    这叫法席闻鸦有种翻白眼的冲动,她走了过去,张晗又道:“既然都下来了,那就走吧。”

    他还以为她下来是找自己的,说完转身要走,席闻鸦脑子慢了一拍,“去哪?”

    说话后便想起来下午要跟他去工地,欢欢也正好在旁边提了声,瑜美人看她的目光刹那间便有些变了变,朝她笑了笑,说了句:“做助理的以后可要长点记性才行,多学着点吧。”

    这话变相的说给张晗听,也暗讽她的能力。

    席闻鸦对这女人真无语了,这都能挑出刺来说。

    瑜美人说完后便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扭着臀走了,欢欢冲席闻鸦做了个打气的动作,低声道:“加油!”

    这女生可爱的令人不喜欢都不行,席闻鸦眉眼笑开。

    跟着张晗上了公司的专用车,本来席闻鸦按理来讲是应该做在副驾座的,但是张晗让她跟他一起坐在了后车座。

    一上车,他便冲她伸了伸手,“资料拿来了吗?”

    席闻鸦点了点头,还好她早上早就做好了准备,就怕下午忘记了,东西都放在自己的包里,她将资料取出拿给他,“诺!”

    张晗一丝不苟的将资料翻开看了遍,看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内容零零碎碎的,但还是给席闻鸦拼凑了个七七八八。

    原来上午那通电话并不是恶作剧,也不是打错了,而真的是寻衅挑事的人。

    从张晗的电话内容里,席闻鸦大致了解点,sie公司现在的项目是费尽心思从很多家公司手里争取到的,不过没想到还没开始动工,刚征收来准备拆迁的土地上便闹出了死人,死者是那片土地上的一户人家,由于不满自己的房子在没经自己许可的情况下被征收死活不同意,但是他的老婆已经收了钱逃跑了,他再闹也与事无补,被逼的走投无路的男人就选择了假自杀来捍卫自己的房子,但没想到假死成了真死。征收那片土地的当初是a。od公司,按道理来说这本来不关sie公司的事情,但是由于不满sie公司抢了项目的竞争对手想要打压sie就故意在背后挑事,将这件事情跟sie扯上关系,他们不敢动a。od,但是动sie却是敢。

    a。od其实在得到消息的时候便第一时间派人处理了这件事,死者的家人当时挺激烈的,硬要a。od赔偿死者的性命,a。od按照法律程序来,做出了金钱上的补偿,还请律师来跟他们详细谈了下,大致是死者是自杀,并不关a。od公司的事情,且死者或许因为妻子卷款跟男人私逃才自杀的,并不应该让a。od公司负起责任等等诸如此类的大道理跟法律说了一通,简而言之就是就算告上法庭也告不赢的官司,a。od公司出钱也不过是出于对死者的同情,死者家人听完,直接傻眼,自己也跑去咨询了下相关的律师,得出的答案是一样的,也就讪讪作罢。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谁能想到,这两天那死者的家人居然将这事又翻出来闹了,这次直接闹sie公司了,不让他们开工,说是死者的亡魂还没散,还在那游荡,sie要是开工就是跟死者的冤魂过不去,sie没理会他们的闹,没想到死者直接上工地上闹去了,闹的人仰马翻还打起来了,工地上人都是要养家糊口的工人,知道这工地一停,他们哪里还有饭吃,有人就跟死者家人顶了两句,气的说死者死的好,死的妙,那家人哪里能忍得住,这下更大闹特闹了。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令人瞠目结舌了,那家人也不知道受了谁指点,居然诋毁sie公司害死了死者,只因死者生前买了sie公司的股票大跌,亏损了好几十万,说这才是死者真正的死因。

    至于死者家人为何会闹到张晗这里,主要是有人告诉他们这事闹的越大越好,最好闹得sie高层都人心惶惶,这样他们就能得到高额的赔偿,还好心的给了他们sie公司高层的联系方式,这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出。

    到了工地后,席闻鸦没想到,张晗还叫了其他人过来,他们到达的时候,那里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子,张晗一下车,归张晗管辖的工程部经理以及工程师都迎上来了,跟在他们身后还有好几名拿着公事包的律师跟助理,“副总!”

    张晗点了点头,率先朝工地走去,工程部的经理给他汇报情况,又指了下那家人在工地哪出闹。

    张晗直接往那个方向走去,还隔着老远就听到了那哭声,闹声。

    这家人赶赶不走,说说不听,无理取闹的很,有什么样的花招都用上了,一次还直接躺在卡车前面不让卡车过去,这叫什么事!

    张晗走过去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着工程部的经理直接带着律师上前跟那家人交谈。

    那家人被人利用了一番还洋洋得意的以为可以得到更高额的赔偿,赫然不知道他们这种滋扰行为触发了律法,严重干扰了公司的进展,工程一旦被干扰了,那么进度便缓慢下来,交工的日期也会延迟,这给公司照成的损失跟名誉是无法估计的。

    律师将他们不当的行为说了一番,那家人眼睛都有些心虚,却硬要咬还闹,在那便说自己的儿子死的好惨,好命苦等等,也不知道是收了好处,还是真的以为自己没错。

    张晗的脸色有些冷,走上前去说了声:“你们若真想你们儿子泉下有知死的瞑目的话,那就回家多烧几柱香,多积点阴德,别挂着替他讨公道的名号来闹事索要赔偿,白白被人利用了也不知道,sie公司跟你儿子的死有没有关系你们自己最清楚!”

    对于死字,张晗有些敏感,研习的死一直令他难以忘怀,对于这种以打着死人名号来闹事的人他实在厌恶。

    站在他身后的席闻鸦明显也感觉到了他的情绪起伏有些大,某瞳眸有些闪了下。

    张晗说完这句话,也不管坐在地上闹事的那家人,直接朝工地走去,工程师跟工头都反映过来,明白张晗要巡查,拿了两个安全帽以及图纸追过来在他身边便开始解说。

    席闻鸦跟在他们后面,也对这个工程大致看了遍。

    a。od此次动工的项目浩大,占地面积很广,逛完主要区域工地的时候,时间差不多过去一个小时,席闻鸦肚子饿的呱呱叫,可惜被工地里的噪音盖过去了,因而张晗也没留意到,直到两人出了工地,上了车,他才听到那叫声,席闻鸦当时那会挺尴尬的,脸都红了。

    张晗愣了几秒才反映过来,“你中午没吃饭!”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了,席闻鸦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这么拼命!”

    张晗失笑了一刻,突然想起什么,改了口奇怪道:“你中午不是约了人!”

    “我……”

    席闻鸦低了头,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编一个谎就要用无数的谎圆,真心累。

    张晗看着她的模样,也不追问了,了然的轻笑了下,笑声悦耳,之后,报出一个地址让司机转了道。

    “有这么好笑吗?”

    席闻鸦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掩饰自己的窘态。

    张晗却被她一瞪的风情闪了神,口罩遮住了半张脸的席闻鸦只露出一双光润莹泽的眼睛来,那眼神跟记忆力的近乎重叠,曾几何时,也有一个人喜欢拿这种眼神瞪他,与他犹如伙伴一般嬉笑打趣。

    这眼神像极了她!

    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跳动了下的心,指尖想要触及她的眼,席闻鸦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自在的躲了下,却没想到他伸手拿下了她黏在她发丝上的一抹灰色东西。

    席闻鸦扬了笑:“谢谢!”

    她压下刚才看到的错觉。

    张晗也冲她淡笑了,笑意平缓,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都跳出来了。

    张晗带她去的地方是他常去的一个土家菜馆,由于是熟客,老板老板娘看到他很热情,安排的座位的时候也特意给了他最好的位置,看席闻鸦的眼神有些暧昧,席闻鸦感受到了但还真没法解释什么,张晗想点菜的,可席闻鸦没想着让他破费,只要一碗面食。

    面没上来之前,她去了一趟洗手间,把嘴唇上的药膏给清理掉,双唇还有些小肿,不细看还是看不出来的,破了皮的地方被水润过一时也不算很狼狈,果真,她回去的时候,张晗没怎么留意到她嘴上有伤。

    吃完后,席闻鸦也没再把口罩带回去,抹了一层唇膏遮掩着,两人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公司。

    由于出去了一趟,大半下午的时间已经消磨掉,在公司里几乎只待了没多久的感觉便下班了。

    因为辛姐跟她说过晚上聚会活动的事情,一下班就派人来叫她了,让她下楼后搭辛姐的车去,欢欢好像也知道这聚会,不过她要跟老公约会所以无法去了,席闻鸦有些遗憾,公司中层的职员她不认识的居多,难得熟悉欢欢一个人,没想到她不去。

    她刚惋惜着,却没想到张晗不知何时出来,说了声:“一道走吧,我跟你顺路。”

    席闻鸦怔了下,欣然同意,搭他的车比搭辛姐的车好多了,不用应对那弯弯道道的,张晗打了个电话给辛姐,带着她去了停车库,不意外的在停车库碰到了瑜美人,瑜美人看到张晗便表示自己的车坏了,想搭下他的顺风车,张晗拧了拧拒绝了,说不顺路,可瑜美人哪里会让他蒙混过去,知道他们是去聚会,也表示了想去的意愿,不在乎晚上玩会再回家,张晗思考了下这才点了头。

    瑜美人抢先在副驾座上坐下,仿佛就怕席闻鸦跟她抢位置似的。

    一路上,瑜美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完全将席闻鸦这个人排斥在外,还专门挑一些张晗喜欢的话题来跟他说,仿佛无声而间接的炫耀她跟张晗之间似乎与众不同的,但席闻鸦跟张晗的熟悉一下便猜出这女的怕是为了追张晗做了不少功课。

    她有些失笑,转了头听着耳边的音乐,独自欣赏外面的风景。

    一帮人先去了饭店吃过晚饭后辛姐带他们直奔娱乐场所,辛姐这次真可谓花费了不小的手笔,竟然预定了b市中上消费的一家娱乐场所,场所很正规,来的都是白领级的人,聚会什么的挺多的。

    席闻鸦依旧是坐张晗的车子去的,虽然瑜美人有跟她暗示过,但是张晗喊了她,她索性拉了一个刚认识的女生陪她一起坐,瑜美人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由于是预约过的,到了那里的时候便有人领着他们去包厢,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边走边说,挺热闹的,张晗跟瑜美人还有辛姐走在最前头,席闻鸦夹在队伍的中间正跟一个女生说着话,巧合便这么发生了!

    “闻鸦?”

    席闻鸦怎么也没想到慕草微带的队伍跟他们的队伍的房间正好在两隔壁,两批人马撞了个正着,面对面。

    那一声叫声自然是出自慕草微之口,他看到席闻鸦第一眼的时候还有些狐疑,但看到席闻鸦抬了头看过来那狐疑顿时消散了,“真是你!我还以为认错了人。”

    席闻鸦点了点头,目光却没看他,而是转向了他身边的那个人,那个在第一时间听到她名字便凌厉眼眸扫过来的男人,他身姿挺拔修长,外表俊美无俦,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一种优雅和慵懒的风华已经飘然而出,他的脸色在一瞬间有些变化,但在人们眨眼的一秒间,他又恢复了淡漠如水,沉寂如枯井般的神情。

    席闻鸦一与他的眼神对上,眼睫便颤动了下。

    薄少恒的唇色死死的紧抿了一分,一双漆黑的狭眸危险的半眯起。

    两人间的微妙,没人看出来,也只有慕草微看到了,眨了眨眼,总算明白今日薄少恒总会无缘无故冲人发飙的原因。

    慕草微留意他两的微妙变化,却不知sie公司的人都在打量他和席闻鸦的微妙,很多人都没想到席闻鸦竟然认识这个看上去像是富二代的纨绔子弟!这个男的还如此一表人才,相貌不凡,还有他的那些朋友,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一般家族子弟出生的人。

    大多数人都还不认识慕草微是a。od的总裁,但是瑜美人跟辛姐这等接触过高层的人却是熟知的,惊愕的不得了,没想到席闻鸦竟然认识慕草微,当然还有张晗,他看到慕草微跟席闻鸦打招呼眼神闪了下。

    “过来一起如何!”

    慕草微不认识sie的人,跟他们打招呼都显得多余,他喊席闻鸦过来完全是为了薄少恒考虑的,老婆就在眼前,居然半天不讲话,席闻鸦也不讲话,玩起互不相认来了,居然还得让他出马。

    “不了,你们玩吧!”

    席闻鸦不敢再看男人那如芒刺背般的锐利目光,拒绝了慕草微。

    慕草微愣了下,刚想劝说,他身边的薄少恒冷漠转身直接推开了他们隔壁的门走了进去,然后砰的关上。

    这声响把慕草微心脏都吓了一跳,对着那门直瞪眼。

    席闻鸦眼帘低垂,嘴角流露出一抹苦笑。

    两帮人马各自进了包厢,一进去,席闻鸦便遭受了女生对慕草微的追问,席闻鸦言语简单的将这些问题化解,不过有几个女孩子对薄少恒似乎比慕草微更感兴趣,连连追问她认不认识慕草微身边那男人!

    看着一个个眼冒红心的女生,席闻鸦淡淡摇了摇头,“不认识!”

    她跟慕草微的认识因为是普通朋友而已可以做到无畏的透露,但是与薄少恒之间的,她下意识心底里排斥别人的知道,那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私密,她并不想与人分享关于薄少恒的事情。

    不过两个女生挺大胆的,听到她说不认识却还双眼泛光的希望她在慕草微那边打听点薄少恒的信息来,让她八卦给她们听,席闻鸦有些为难道:“我跟慕草微只是见过几面的认识而已,并不熟,他恐怕不会告诉我那人的情况。”

    她虽然说的委婉,但别人也听出她的拒绝,当即女生们不好再说什么,都各自散了坐。

    席闻鸦也总算得来了清闲,不过这清闲没几分钟,瑜美人便在她身边位置坐下,“没看出来,你还认识a。od的总裁!”

    席闻鸦没心情理会她,也不管她是好奇的一问还是嘲讽,只是朝她扯唇笑了笑。

    瑜美人觉得没趣,继续说道:“我挺好奇,你既然有那么好的门槛可以攀,干嘛还来我们公司,难不成……”

    不得不说瑜美人的想象力很丰富,她看了眼张晗所坐的位置,深意十足。

    席闻鸦真心觉得累,但又不得不解释一下打消她的敌意,免得跟自己处处做对,“不管你信不信,我进公司是因为我觉得sie公司很合适我!”

    但是她的话明显让瑜美人不相信,是啊,有谁会傻到好的更好的公司不去攀,反而选择其次的,肯定有目的而来。

    瑜美人头脑简单了点,但是城府还是有点的,也不算是一无是处的花瓶。

    看她不信,席闻鸦也懒的再说什么了,她能说的都说了,要是这瑜美人敢找她麻烦,别怪她不留情面。

    她跟瑜美人的交谈,远处,辛姐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眸子闪了闪。

    隔壁房内,也进行着一场谈话,不过有些冷场的是几乎都是慕草微一个人在说,薄少恒的思绪似乎在放空,根本没听他在讲什么。<&:bold; color:#ff0000”>请牢记本站域名:g.</font>

    e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