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与狼为谋的下场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进了门开了灯,薄练臣才敢招呼在站在外面的安粱进屋,“好了,进来吧!”

    对于薄练臣的细心举动,安粱满满都是笑意。

    她发现自从怀了孩子后,薄练臣果真对她比以前更加关怀了,也会每天下班去接她回来了,似乎好运将临,所有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这样的幸福是她始料不及的,她几乎都有些希望时光停住在这段美好的时刻。

    两人换了鞋进屋,安粱刚想开口说什么眼角猛然被沙发上的一个身影受惊吓了一跳,叫了声,等看到那人的脸,她几乎脸色惨白的尖叫了,“啊!”

    那哪里还是一张脸,刀痕累累,纵横交错,血肉模糊的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只有一双幽冷的眼睛泛着森冷的光芒,若不是那人坐在那儿穿着衣物,她几乎都还以为是鬼!

    薄练臣也被吓得倒吸一口冷气,但是他毕竟是男人不能像安粱一样躲在他的身后,他厉喝一声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怎么。连你也不认识我了,薄练臣。”

    徐盛嗤笑一声,这张脸现在有多恐怖,他能够想象的出来。

    他的声音一出,薄练臣当即便听出来了,但还是有些狐疑,问了声:“你是徐盛?”

    徐盛扯唇笑了下,这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那恐怖的脸配上那笑容尤为的诡谲阴森。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就算薄练臣胆子再大,心里承受能力再强也被他这一笑心里发寒了几分,更别提安粱了,几乎躲在他的背后不敢拿正眼瞧徐盛。

    徐盛坐在沙发上眼睛幽幽的看着他们,笑了声:“自然是来找你的,怎么,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惊喜吗?”

    “练臣,你们认识?他是谁?”

    安粱在薄练臣身边低低问了声。

    对于徐盛的突然出现,薄练臣脸色有些发黑,不太好看,更被他的“惊喜”吓着了,这哪里是惊喜,惊吓还差不多,他这辈子几乎都没看到过这么恶心恐怖的脸,他安抚了安粱道:“你先回房去,我有事情要谈。”

    这样的脸根本不适合被安粱看到,且有些话也不该让她听见。

    安粱看着他有些忧心,徐盛给她感觉的很不好,身上带着一股戾气,又带着这样恐怖的伤,本能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

    “去吧,我没事的!”薄练臣安抚了几声,推着她进卧室,安粱只好带着惊疑和忧心进屋去。

    “说吧!你怎么成了这副鬼样子!”

    一看到安粱进了屋锁了门,薄练臣便冷了脸开口了,几乎不敢拿眼睛去看他的脸,本能的有些防备起来。

    徐盛看他紧张的模样,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自己给自己倒了水,勾着唇笑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坐下来说!”

    明明是在他的家,他却搞的像个客人一般。

    被他一说,薄练臣神经却还是没有放松下来,紧紧盯着他道:“你不该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不能电话里说?况且你应该先去医院,跑我这里做什么。”

    居然跑到他家来了,薄练臣有些不满他的这个举动,且不说会吓到安粱,再则他这副模样,别人还以为他给弄的,瞧他脸上那血跟肉还是新鲜的!他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去找了医药箱过来,甩给徐盛道:“先处理下吧!”

    徐盛扫了一眼医药箱却没动作,反而盯着他看,有些失落的阴狠道:“我现在这副样子是不是跟路边的乞丐没什么区别,甚至比他们还丑陋肮脏。”

    这让薄练臣怎么说呢,他看着他,直奔主题道:“谁干的?”

    徐盛的能力他很清楚,能让他变成这副德行的人还真有能耐,看来徐盛遇上了大麻烦。

    徐盛哈哈笑了几声道:“很多想我死的人!”

    薄练臣皱了皱眉,徐盛的恩怨他不太想参与,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们也只不过是合作关系而已,他随口问也不过是出于关心。

    “你一定没尝过被人一刀刀割脸的滋味吧!”

    徐盛脸上的伤让人已经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了,但是薄练臣却还是觉得他此刻的表情是狰狞而阴毒的,只因他的眼神流露出来的目光令人几乎不寒而栗。

    “到底怎么回事?”

    薄练臣锁了眉问。

    徐盛斜睨他一眼,语气森冷的紧,“我的场子被人端了,那帮兔崽子竟然联合起来对付我。”

    薄练臣心一紧,“你的仇人?”

    “在道上混的,谁没个仇人!”徐盛冷哼一声。

    “怎么会这样,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薄练臣神色一禀,徐盛的失势让他也有些始料不及的感觉。

    “我要你帮我东山再起,讨回这笔债!”

    徐盛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薄练臣眉头皱了下,有些犹豫,帮助他要花费人力财力是不小的开支,且还要冒着很大的风险,结果也还不一定会如愿。

    投资在他身上,就想是在下赌注,他必须要谨慎,要不然本钱没了不说还会把自己搭进去,他可没那么笨。

    徐盛看到顿时不悦起来,冷声道:“怎么,不会告诉我,现在我没什么利用价值了,你这个时候也想把我踹了吧。”

    “这事我要考虑下。”

    薄练臣抬眼给了他答案。

    徐盛当即便恼了,觉得他在敷衍自己,要知道他现在没有世间给他考虑,外面道上可是放出了风声看到他徐盛就直接砍死,他躲的了初一但是躲不了十五,他要挽回局面,赢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最重要的他要为自己的脸报仇雪恨,“还要考虑什么,薄练臣别忘了你能走到今时今日我也帮了你不少忙!”

    “我知道,所以我考虑下!”

    面对质问,薄练臣冷静的回击,他没有直接拒绝已经够好了。

    “考虑多久?一天两天三天,还是半个月一个月?等你考虑好了,老子都被人砍死了。”

    徐盛眼神很阴沉,很阴沉,他有时间考虑,但是他没时间等。

    “这样吧,你先去国外躲一阵,等风声过了再回来如何!”

    这已经薄练臣想到最好的法子了,道上闹得厉害,徐盛要是被揪出来,他的事情也会曝光。

    徐盛眼眸阴沉的可怕:“躲?躲到国外人家照样有法子把我干掉,薄练臣,你到底明不明白现在的形势,不是警方要通缉我,而是道上的人要杀我,他们想杀一个人压根不会管他在哪里,就算是天涯海角也会找出来,我根本躲不了!”

    “那我也没办法了,你要么躲,我帮你安排好一切,要么你自己解决!”

    薄练臣也放下了话,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徐盛把他都牵扯进黑道厮杀中去。

    “孬种!我算是错看你了。”

    徐盛直接起身一脚将前面的玻璃案踢翻,砰的一声巨响,玻璃倒在地上发出脆响,玻璃渣碎了一地,他目光森冷的看着薄练臣。

    薄练臣也跟着起了身,这一踢动静有些大了,卧室里一直有注意外面动静的安粱一把打开了门,走了出来,神色说不出的紧张,“练臣!”

    “进屋去!”

    薄练臣朝她吼了一声,目光冷的没温度,安粱吓的哆嗦了下,又转身回去了,徐盛眼角邪邪的看了女人一眼。

    薄练臣看到他的目光有些紧张的防备起来,语气冷凝道:“你自己也明白现在的形势对你很不利,那么你就更应该先躲一阵子。”

    徐盛嗤笑一声道:“薄练臣,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别给我在这假惺惺的装,你要是不帮我休怪我无情,把你的事情给抖出来。”

    这便是与狼为谋的下场,你随时都会被人狼反咬一口,薄练臣算是结结实实的体会到了,他目光倏然如剑般锐利,“你这是威胁我!”

    没有人会喜欢别人的威胁,薄练臣也不例外。

    徐盛看他戒备的模样,笑意越发刺耳,悠悠的走过来道:“是你逼我的!你知道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也干的出来!”

    薄练臣全身紧绷,一下子死死的瞪着他。

    徐盛毫不在意,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劝你好好想想,我们都在一条船上的蚂蚱,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成,就算做鬼我也会拉着你一起!”

    薄练臣有刺骨的冷意从脊梁骨上冒出来,徐盛的话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几乎可以肯定他说的出做的到。

    “好,你给我三天的考虑时间总可以!三天后我给你答复,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薄练臣几乎阴沉着脸说出这样的话。

    徐盛总算有些满意了,点点头道:“好,我就给你三天时间,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事情说好了,但徐盛却没走的意思,竟然又走到沙发上坐下,薄练臣顿时拧眉道:“你不能待在我这里,你另外找地方躲吧。”

    安粱几乎都被他吓坏了,他也害怕徐盛会伤害到安粱。

    徐盛漫不经心道:“我没地方可去了,你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一露面立马会被人分尸的。”

    薄练臣死咬着下唇,冷然道:“我给你找个地方躲,你不能呆在我这儿。”

    徐盛看他坚决的态度,想了想道:“好吧,但是今晚你总让我先躲着吧。”

    薄练臣表情很不难看,但是也还妥协,直接去了卧室让安粱收拾东西,搬去他那里。

    安粱连连追问他出了什么事,那个男的是谁,薄练臣直接沉着脸嘱咐道:“听着,你没见过这个人,我也不认识他,今晚就当没见过这个人,明白吗?”

    安粱看他凝重的样子,也不好再问,只能点了点头,出去的时候,她几乎还是不敢看徐盛那张恐怖的脸。

    徐盛倒真冲他们露齿一笑,那笑容别提多诡谲了,比鬼怪都还要令人惊恐,安粱吓的不清,几乎都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做恶梦。

    薄练臣开车去了他的家,一路上心事重重,徐盛的事情,打的他措手不及,他一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