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日记中的真相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上了出租车后,一直不与席闻誉说话的闻人弒总算开了口,虽然他的脸色没多大变化依旧那般阴沉的可怕,但是语气却还算好。

    席闻誉撇了撇嘴道:“我不回去,我跟我爸说了去同学家过夜,现在半夜了跑回去不把他们吓死才怪,肯定会问东问西的!”

    “不回家,那你准备去哪?”

    “去酒店!”

    席闻誉对席父席母现在有种腻烦之感,主要是他们管她管的太多了,似乎总怕她再惹出什么事情来。

    闻人弒眉头微皱了下却没反驳的意思,让司机开车去酒店。

    到达酒店闻人弒作为一个男人很尽责的给她办好手续送到房门口才离开,然而他离开半个小时都快到家了,却又接到了酒店前台打来的电话,说席闻誉被一个酒鬼骚扰哭疯了,虽然酒鬼被保安制住了,但是席闻誉死活不回房间去,就在大堂里哭,前台安抚无效没办法之下只好打了闻人弒遗留下俩的电话。

    闻人弒头疼的又坐车赶了回去,一到酒店大堂,席闻誉就扑了过来,搂着他死死的哭。

    她发丝凌乱,还穿着酒店的睡袍,脚上拖着拖鞋。

    她的身子在发颤,看样子吓的确实不清。

    闻人弒搂着她腰,看向前台经理喝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她在房间里哪里来的酒鬼?

    “非常抱歉,是我们酒店的管理失误,席小姐的房间房卡遗失了一份,没想到是我们内部人员拿走的,我在此代表酒店向两位道歉!席小姐的房钱我们愿意全数退还,另外我们可以给席小姐换豪华套房!”

    经理非常诚恳的鞠躬表示着歉意。

    闻人弒抿了抿唇刚想说什么,没想到席闻誉抢先一步说了。

    “不要,我不要住了这里了!”

    她哭声小了不少,但是情绪还是有些不稳定,百日宴那天所受到的屈辱一直都是她心底里的一个阴影,这次又差点被人强暴了,她不恐惧害怕几乎是不可能的。

    经理一时脸色尴尬而充满歉意。

    闻人弒也知道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确实有些令人害怕,不由道:“行了,不住这里就不住这里!去把衣服换了,我带你走!”

    席闻誉总算满意的点了点头,去换衣服的时候却拉着闻人弒不放,就怕他跑掉似的。

    出了酒店上了车,闻人弒就对她道:“说吧,你家在哪,还是送你回去得了!”

    “不要,我不回去!”

    席闻誉脸上的泪痕犹在,被冷风一吹,面颊感觉特别的冰凉。

    闻人弒道:“那去另外的酒店?”

    “不要,我不住酒店了!”

    席闻誉现在对酒店特别的排斥。

    “这不要那不要,那你想去哪?”

    闻人弒有些不耐烦了,他还赶着回家查一些东西,没空跟她耗着。

    席闻誉沉默了一阵,看着他说道:“去你家!”

    闻人弒一愣,继而说道:“疯丫头,你没傻吧,去我家?”

    “嗯,就去你家了,我决定了,司机,开车吧!”

    席闻誉眼底没有丝毫犹豫,说完又对前面的司机说了声。

    闻人弒看着,顿时一笑道:“好,去我家!去了可别后悔!”

    她都不怕,自己还怕什么,也正好省了时间跟路费。

    席闻誉看着他哼了声算是应答。

    闻人弒带着她回了家,刚开了门和灯后,他便对她说道:“二楼房间你自己随便选一间,被子什么的在柜子里你自己铺下!”

    席闻誉好奇的打量着他的家,然后说道:“看样子你家挺有钱的,居然住的起这么大别墅!”

    闻人弒没回答她的话,去冰箱里取出了一杯冰水倒出来猛灌了几口。

    他不说话,席闻誉也不介意,自顾转了一圈后去了二楼,没一会便又回来了,说道:“喂,你家住了几个人,怎么感觉好没人气,房间一层的灰,一个比一个脏!都没人打扫吗!”

    席闻誉有些嫌弃的拍了拍手,那客房完全不是人住的,住一晚都可以被灰尘给呛死。

    闻人弒冷眼看她道:“是你要开我家住的,我可没逼你,想要住,自己打扫去!”

    “你房间在哪?”

    席闻誉娇生惯养从来没干过打扫的事情,让她打扫简直做梦。

    “怎么?想跟我一起睡!”

    闻人弒一下子就看出了她的小心思。

    席闻誉撇了撇嘴道:“我是客人,既然你客房没法住人,当然要把你房间供出来给我!”

    她说的理直气壮,闻人弒却挑眉道:“要么跟我一起睡,要么你自己打扫去!睡我房间,不可能。”

    “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席闻誉本想恶毒的骂他一顿的,但是想到他要是气极了把自己赶出去就完了,一时忍住了。

    闻人弒眼皮也不抬的从她身边走过去,上了楼。

    席闻誉在原地狠狠跺了跺脚,纠结了一阵,还是老老实实的找了清理的工具去房间打扫了。

    她几乎边打扫边把闻人弒从里到外的骂了一通,打扫完后她嗓子都干死了,去倒了水喝,站在下面大厅听到三楼传来不轻不重的声响,顿时抬头望了下,看到其中一间房间门口微微开了一线有灯光散出来,她想了想蹬蹬的跑上了三楼。

    房间内一片杂乱,地上布满了书籍以及各式各样的东西,闻人弒站在一个庞大的书架前还在不断翻找着什么。

    席闻誉小心翼翼的从一堆东西上跨了过去,看着一室的凌乱,顿时问道:“喂,你找什么?”

    闻人弒没答话,连回头不曾,似乎懒的理她。

    席闻誉一时无趣,随手拿起地上的书籍翻了下,感觉没兴趣便扔开了,然后再跑去书桌上东翻翻西翻翻。

    偶然看到放置在桌面上的一张照片,她咦了声好奇的拿过来看了眼,照片里显然是一家三口,男的脸庞阳刚而坚毅,女的眉目英挺自有一副英姿飒爽的风味,而那个五六岁的男孩似乎在学他父亲的表情,犀利的眼神,冷酷的面容被他一扮颇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席闻誉噗哧一声笑了,说道:“这男孩是你吧?没想到你小时候挺爱扮酷的!”

    闻人弒总算回了头,看到她拿着照片顿时扑了过来一把抢了过去,然后把照片在原位放好,语气冰冷中带着怒火道:“别乱碰人家的东西!”

    席闻誉被他吓了一跳,也有些气道:“不碰就不碰,真小气!”

    她哼了两声,倒真不碰桌子上的东西了,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只是拿着眼睛在看。

    她发现这书房里不是关于军事方面的书就是关于武器方面的书,她对这方面不敢兴趣,觉得乏味的很。

    书桌两边的柜子都被打开了,里面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不用想也知道是闻人弒干的。

    她眼睛滴溜溜的在一个个柜子里转着,一不小心看到一个好玩的东西,顿时忍不住看了闻人弒一眼,看他没转身,飞快的伸手将那东西取了出来。

    她双手握着枪放置在书桌下,从头到尾摸了一遍枪身,枪有些沉,她可以肯定这是把真枪。

    她眼睛亮了下,有些兴奋,尝试着在电视里看到过警匪片的开枪动作,她扣下扳机的同时嘴里无声的发出砰的一声,然而她没想到枪正传出了砰的一声巨响,然后紧接着呜呜的警报声响起,她受到冲击力坐着椅子直倒退到墙根处。

    “混蛋,你开枪了!”闻人弒被枪声震了下,豁然转了头,怒瞪着席闻誉暴喝一声。

    席闻誉被吓的魂都还没回过来呢,脸色有些白道:“我以为是空枪啊,哪里知道它有子弹。”

    她也被吓坏了。

    “该死的,不是让你别乱动吗!”闻人弒一把抢走了她手上的枪支。

    席闻誉被骂的不敢做声,低了头。

    书桌那边警报还在响,闻人弒看了她一眼后便去了书桌查看,在书桌下方他找到了警报的发声处,竟然是个密码小柜倒镶在书桌下面。

    他眼睛暗了下,心一时加快跳跃,他知道自己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

    肖鹰对他说的真相,他并不觉得可以百分百的信任,既然他们都可以从亲人遗留下来的痕迹里找到真相,他不相信自己的父母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更何况他的母亲是个很爱写日记的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席闻誉过来跟他道歉,闻人弒正沉浸在密码上,闻言冷喝了声道:“出去!”

    席闻誉咬了咬唇,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去了。

    闻人弒尝试着打开密码柜,却骇然发现居然还要指纹输入,不由暗骂了声。

    他起身去拿来了一个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一套复制指纹的工具然后在他还没翻阅到的一处书架上得到了指纹。

    他有些庆幸当年父母逝世后,他没动过这里的东西直接锁了书房,父母的指纹还遗留了下来。

    指纹输入后是密码,是十六位数,他想了想小心翼翼的按出记忆里母亲模模糊糊跟他常提起的数字。

    “咔”的一声,密码柜开了,看着里面的东西,他神色一时有些波动。

    里面的东西并不多,有几分文件,一本笔记,还有一张他小时候的婴儿照,照片上有血迹。

    闻人弒先拿出照片看了眼,眼眶有些湿润,闭了闭眼才再睁开。

    他翻开几份文件看了下,发现都是一些父母曾今做过的任务以及人物名单,还有详细的报告,他看的仔细,却并没有找到父母最后一次任务的遗留下的痕迹。

    他不死心,继续拿了笔记本出来看,上面的字体隽秀,他知道这是母亲的笔记,比文件有内容多了。

    他直接翻到最后记录的几页去看,却没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出来,日记记录的事件都是最普通不过的事情,他不死心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可日记根本没让他看出异样来,他烦躁的闭了闭眼正打算放弃的时候,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

    他飞快拿起笔记再次看,这次从前面开始看,看完再看后面的,总算发现了不同之处,

    母亲前面的日记都几乎记载了整整快一页的字数,只有后面那些一天天在减少字数。

    他惊了下,起了身去工具箱里拿出药水来开始在日记上涂抹,日记上本来空白的地方一点点显露出字迹来。

    他惊喜不已,一点也不错过上面的内容。

    “五月五号,天气阴,阿延接到上级指示要进入一个特别的训练时期做一个特殊的任务……”

    “七月九号,参与这个任务的人员只有我跟阿延,还有另外五个人通过,其余被淘汰了……”

    “七月二十号,任务指派下来了,阿延的表情有些沉重,我问他是不是有困难,他深深看着我不说话,但是我知道了答案,我握着他的手告诉他我会陪着你,然后他笑了,真是好看极了……”

    “八月五号,我们潜伏了整整十多天了,资料已经收集的差不多,可是阿延还是谨慎的说要再等待一段时间,我们继续等待……。”

    “八月十八号,任务成功了,我虽然受了伤但是我很开心,我的阿延永远是最厉害的英雄……”

    “八月二十五号,在我们身边到处是危机,阿延受了重伤,该怎么办才好……”

    “九月四号,我跟阿延终于回家了,算不算死里逃生?我好想我的宝贝,我们终于可以见到他了……”

    到九月四号为止,后面再也没有内容了,闻人弒握着日记的手骨根根凸起,背上青筋可见,眼里再也忍不住有热泪滚滚滑落滴溅在染血的婴儿照片上,晕染开。

    他死死咬着唇,不敢哭出声,只能压抑而悲伤的仿佛一只小兽。

    当年知道父母死后,他几乎都没哭过,只因他父亲说过,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想要像父亲一样强大那么必须做到发生任何事也不许哭,哪怕是父母死了。

    他一直一直牢记着这话,所以当年他没哭,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再也忍不住了。

    他哭的毫无形象,头低低垂着,咽喉里发出呜呜的悲鸣。

    ------题外话------

    我好想哭,我咋觉得这么虐心呐~<&:bold; color:#ff0000”>请牢记本站域名:g.</font>

    ()d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