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章娆没被营生带走的消息让薄练臣惊愕不已,当晚他便赶回了主宅。

    刚到他便有些愣怔了下,除却薄老爷子,薄安夫妇跟他母亲,竟然连薄荃,薄念青也在,薄家人几乎聚了个七七八八。

    陈钦文的脸色很不好看,坐在沙发上看到他来连眼珠子都没转动一下,神情竟透着说不出的悲哀和沉寂。

    薄练臣拧了拧眉过去先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后在陈钦文的身边坐下,他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个个好像都挺凝重的,特别是薄老爷子一脸肃然。

    他开口皱眉道:“出了什么事?”

    薄念青抬头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的,但是觉得不知怎么开口才好,一时又忍了回去。

    其中众人还在沉默,倒没想到陈钦文自己开了口,一贯柔柔弱弱的声音在这一刻带着说不出的强硬:“小臣,妈要你跟你爸离婚!”

    “什么?”

    薄练臣几乎从沙发上跳起来了,他看着陈钦文满目愕然。

    薄荃这时候叹息了一声道:“二嫂,一定要闹的如此绝吗?不能等薄郾出来后再谈谈吗?”

    “还有什么好谈的,事情都闹到如此地步了!”

    陈钦文闭了闭眼,一脸沉重,这个决定她想了好几天,已经足够了,这么多年她早就应该看透了薄郾的为人,却一直傻傻的还活在自欺欺人中,还以为再怎么样自己在他心中也是有地位可言的,却没想到他竟然瞒着自己在外面养了这么久的女人,就差没带回家来了。

    “二婶,我相信二叔也已经忏悔了,你就原谅他一回吧!”

    薄念青知道这话说出来有些薄弱,让一个女人原谅一个出轨的男人那要多大的心才可以容得下,但她还是要劝一劝,毕竟一旦离婚就意味着一个家庭的破碎。

    “是啊,都老夫老妻的了,现在闹离婚不是让人看了笑话嘛!”

    柳善容虽然对薄郾印象不好,但是终归是一家人,她觉得还是要劝一劝的。

    她这话刚说完,哪知一向不善言辞的陈钦文突然抬头笑了下道:“三弟妹,当初三弟闹出事情来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想的吗?现在我的心情就跟你当初的心情一模一样,所以你不必劝我了!”

    柳善容被她话噎了下,没想到看上去文文弱弱的陈钦文还有这么犀利的一面。

    薄安刚想说话,被她这么旧事重提了下倒真有些尴尬,但是他还是开了口道:“二嫂,你总得给二哥一个解释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我希望你也为孩子想想。”

    他说着看了眼薄练臣发现他的脸色难看而苍白,眼神复杂难明。

    陈钦文依旧笑望着薄安淡淡反驳道:“三弟,这些我都想过,但是很可惜我觉得薄郾这辈子都不可能会觉得自己错了,他的为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彻底死了心,小臣现在大了,我想他能够理解我所做出的决定!”

    “妈!不,我不理解,我不同意!”

    薄练臣听到陈钦文如此说,顿时便出声反驳,谁愿意看到自己父母家庭破碎,他也不愿意。

    他刚出声吼完,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只见正是薄少恒带着席闻鸦一起进来了。

    薄少恒看了眼客厅里的气氛,挑了挑眉对席闻鸦道:“鸦鸦,你上楼去!”

    他刚接席闻鸦回家,没想到便接到主宅的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席闻鸦扫了眼客厅里凝重的气氛点了点头,没有异议,由佣人带着上了楼。

    “小文你想清楚了?”

    薄少恒在薄老爷子身边刚坐下,薄老爷子便开了口,他一双虎眸看上去很平静。

    “是的,爸,我想好了!我不想在跟薄郾这样过下去了,我觉得很累!”

    陈钦文低了头,神色恭敬,姿态得仪。

    对于薄老爷子这么些年来她打心里尊敬。

    “那好,我同意了!”

    “什么,不可以,爷爷!”

    薄老爷子才刚点头,薄练臣便怒吼大叫起来,脸上无比震怒,震惊。

    陈钦文面色平淡道:“谢谢爸!”

    “疯了,疯了,你们都疯了!”薄练臣难以置信的看着陈钦文,再看向薄老爷子,“爷爷,你老糊涂了,不能这样,妈跟爸离婚会闹出多少非议来,外界指不定就相信了爸包养情妇的事情……”

    “这本来就是事实,有什么非议不非议的,既然你妈都决定了,这事就这么定了!”

    薄老爷子断然打断薄练臣的话,让他一下子脸色扭曲起来,变得无比难看。

    他一下子有些口无遮拦的脱口而出道:“爷爷,你这是在逼我爸坐牢,你有没想过爸的后果,你怎么能这么偏心,爸犯了一次错而已,你就能同意我妈跟爸离婚,可是当初三婶跟三叔闹得时候,你却怎么也不同意,我真想问问你的心到底是怎么做的,怎么能偏心到这个地步!还是你越老越糊涂了,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在你心里,他们是你的儿媳儿子,难道我爸妈就不是吗——”

    薄练臣嘶吼起来简直震的整座房子都震动了下,佣人们大气也不敢喘。

    陈钦文都被薄练臣的语气吓住了。

    薄念青咬了咬唇看着神色激动的薄练臣,起身想劝的。

    薄荃浓眉深皱。

    柳善容脸上有气,起身想去跟薄练臣反驳,薄安拉住了她,眸色看着薄练臣复杂的叹息了下。

    薄老爷子虎眸一瞪,猛然剧烈咳嗽起来,一声声仿佛要咳出心肺来,站在后面的营生顿时一惊上前。

    而薄少恒突然跃起身,在薄练臣话还没吼完之前一拳狠狠的挥上了他的脸颊。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加上薄练臣一时没防范倒真被他打中了,但是第二下他却准确无误的接住了,他眼眸里满是浓浓的凶戾之气,全身更是透着股说不出的阴狠,拳脚如雨般开始凶猛的反击薄少恒。

    两人一时在宽阔的客厅里便打了起来,陈钦文反映过来想劝架,可惜两人的动作太过凶猛,完全没她冲上去的余地,她只能站在那儿喊:“够了,小臣,别打了!”

    那边薄老爷子咳嗽声还不止,薄念青等人围着他一阵担心急问,大厅内一时杂乱的紧。

    下面的动静实在太大了,席闻鸦在楼上看孩子没多久便听到下面的杂乱,顿时抱着孩子便冲出来了,刚到楼梯口,她便看到大厅内乱成一团,薄少恒还跟薄练臣打在了一起,两人的招式几乎都有些拼命的架势,特别是薄练臣凶猛的仿佛不是人,像是一头愤怒的雄师。

    席闻鸦顿时一惊,眼神闪烁了下,她有些没想到由于薄郾的事情会闹得薄家如此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把孩子抱回去!”

    她把孩子给了佣人,跑下楼来。

    薄老爷子咳得已经脸色通红,手还捂着心脏部位,营生顿时便大叫道:“快,叫救护车!”

    佣人赶紧去打电话。

    “爸,你没事吧,撑着点!”

    “爸!爸……。”

    “外公,你心口不舒服吗?”

    一群人围着薄老爷子,席闻鸦听着薄老爷子的咳嗽声出声道:“爸妈,四叔,不要围着,透点风,让爷爷透下气!”

    众人闻言顿时全部呼啦啦往后面退了几步,只有营生还站在薄老爷子身后不断给他捶背拂胸。

    席闻鸦去倒了杯温水过来一点点喂进薄老爷子的嘴里,薄老爷子的咳嗽声总算有些缓和了下来,众人有些松口气心却还提在嗓子眼里。

    那边薄少恒跟薄练臣还在打,客厅的一小半物品已经被人砸的差不多,噼里啪啦的响动。

    薄少恒唇线紧抿,眼角锋芒尽显,脸色从未有过的冷寒如霜。

    “这世间最没资格说爷爷的人就是你了!”

    薄练臣的话气到了薄老爷子也让他震怒了一番,一直以来,爷爷为他们家,为他操碎了心思,薄练臣只看到爷爷对他们的冷酷却看不到背后爷爷为他们的付出,爷爷要是不在意薄郾,不在意他们那一家子,哪里会一次次叮嘱营生暗中帮帮薄练臣跟薄郾,这次的事,爷爷也尽了最大的能力不惜不顾脸面去找了几位政委求情。

    “我没资格,难道你有资格不成,你现在拥有爷爷给予的一切你当然这么说!”

    他的脸色冷的可怕,薄练臣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眸里射出来的戾气几乎可以杀人。

    薄少恒的身手比他好太多,他拼尽全力才能抵挡住他的攻势,虽是如此他还是挨了好几下。

    他简直气极,怒极,嫉妒极了,薄少恒身上呢头上带着的光环永远是那么耀眼,凭借他如何努力,好像都无法超越他似的。

    薄少恒看着薄练臣狰狞扭曲的脸,一下不知怎么的仿佛看透了薄练臣的心思,挑了挑眉道:“大哥,我的一切并不是爷爷给的,都是我自己努力争取来的,若你努力了,想必爷爷看重的人也一定是你而不是我!”

    薄练臣冷哼一声,嘲讽道:“说的好听,要不是靠爷爷你再怎么努力都不行,说到底还是要靠爷爷帮你!”

    薄少恒眼神眯了眯,看着薄练臣一时神色难明,“你是这么认为的?”

    他薄少恒能够有今天,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自己付出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努力!

    他不是靠着爷爷,而是靠着他自己!

    “不是吗?你要是不姓薄,不是薄家子孙,没有爷爷的悉心栽培,没有爷爷的倾心培养,你能有今天!”

    薄练臣满脸讥讽,眼眸越发显得凶狠无比。

    正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薄练臣今天算是豁出去了,他很明白他今天这些话一出来算是跟薄少恒撕破了脸皮,拿出了真面目做人!

    ------题外话------

    今天去扫墓,爬了五六座山,拜了七八个祖宗,腿软累趴了,泪奔~明天多更点~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