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怀疑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说起张舞在商场服装店碰到薄郾,这事情还真那个巧,张舞着实没料到逛个街竟然会碰到他。

    对于这位亲家,她不待见也不想打招呼,好在薄郾似乎也没注意到她,她正准备跟朋友一起走的时候,目光却突然凝住了,只因她看到不可置信的一幕,从试衣间里跑出来一个妙龄的美女双手勾住薄郾转了两圈,好像在问他衣服怎么样,也不知那女的得到了什么答案,看那表情估计是赞美的,抱着薄郾就来了个劲爆的吻,直把张舞看的目瞪口呆。

    那女她觉得在哪本杂志上见过,想了想才想起来是上周那期模特时装周的封面人物,她心里格达一下,顿时觉得有些恶心了,薄郾这个都可以当人家爸的人竟然勾搭上了这么年轻的名模,居然还让她这个亲家给撞见了,这事真说不出的尴尬。

    看薄郾那给女人买衣服的派头,看样子正跟人打的火热,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竟然干出出轨这样的勾当。

    这年头,出轨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鄙视了一番,为陈钦文不值了一把,回到家话多正气怒的跟研析嵘说着这事,恰好被回来的研晟听到了,顿时问她道:“妈,你刚才说什么?薄郾搞婚外遇,包养了情人!”

    “是啊,你可没瞧见今天那场面,那女的都可以做他女儿了,我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张舞说着现在还觉得恶心不已,不由摸了摸双臂。

    研析嵘有些皱眉!

    研晟眉宇一锁,嘴角却带了丝丝冷笑。

    他正愁没找到薄练臣的把柄,没想到这就有人专门送上门来了。

    他的眼神不太对劲,让研析嵘微微诧异了下,“你小子问这事干嘛,我可跟你说了别到处乱说,到时候搞的人家家庭分裂怪到我们头上可就是祸事了。”

    按研析嵘的意思是这事当作没看见,这事迟早会揭穿,让他们自个闹去,别把他们家也给扯上了,现在研家还真不喜欢跟薄练臣一家再有什么交集。

    “爸,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

    研晟这般说着,研析嵘还以为他是听进去了自己的话,哪里知道他心中是另一番想法。

    有了薄郾这个出轨的把柄,接下来的几天里,研晟专门找了人跟踪他,拍了他跟那名名模的亲密照。

    研晟是想借薄郾的事情给薄练臣一些打击,但是他绝对也不会连累到家人,他已经想好处理的办法了,不过他更加没想到此事上天还给了他一个惊喜,在之后将事情越发推向了一个**……

    这些天来,由于那天席闻鸦的主动敞开心扉,薄少恒发现与她的关系比之以往更加近了一步。

    她看自己的眼神无形中也少了疏离,这让他几天来心情都无比愉悦。

    晚上接了她回家,现在家里的晚饭几乎都是薄少恒包了,席闻鸦根本不用下厨了,她只要坐在餐桌上抱着黑鸦两个等着就有饭吃了。

    席闻鸦觉得自己跟黑鸦有的一比,都快被他养成懒货了,什么事都不用动手。

    黑鸦的嘴都被薄少恒养刁了,现在如果薄少恒不在家,每天定时来打扫的阿姨给它煮的东西,它死活都不吃了,宁可啃零食也不吃可把阿姨愁了一阵,后来去看了兽医才知道这家伙身体没毛病,只是被养刁了。

    “喵!”

    薄少恒做饭的时候,黑鸦最喜欢在他脚下蹭,不过自被薄少恒说了一次让它乖乖呆在席闻鸦怀里不许动,它还真老实了,现在只等着薄少恒饭菜一上桌才开始喵喵撒欢叫。

    薄少恒给它准备好它的晚餐,招呼它去吃,然后再给席闻鸦一起用餐。

    晚上的饭菜看上去有些不同……。

    席闻鸦刚坐下便发现桌子上多了往日没有的蜡烛,鲜花,菜色也是精致的西餐。

    她看向薄少恒,意外的发现薄少恒不敢拿目光正视自己,而脸颊似乎有些红。

    她嘴角微微不懂声色的牵出一丝笑意,垂眉敛目低了头。

    薄少恒干干的咳了一声,关掉了餐厅的灯。

    今天的布置都是慕草微告诉他的,他第一次做也不知道跟女人烛光晚餐是不是这样的场景,看席闻鸦的反映好像没什么反映,跟慕草微说的完全不一样,他有些懊恼,看样子真不该听信他的话。

    “吃饭吧!”

    席闻鸦神色淡定的拿起了刀叉,看样子没一丝惊异。

    “嗯,好!”

    薄少恒眯了眯了眼,手心有些汗,他觉得有些不对,应该紧张的是席闻鸦才对,怎么现在搞的好像有些反过来了。

    他平复了下心情,镇定自若的去拿了一瓶红酒先问席闻鸦道:“要来一杯吗?”

    她若不会喝,他不会勉强她。

    席闻鸦扫了他手里的酒液,肚子里的馋虫一下被勾起,执起酒杯点头道:“可以!”

    他既然有雅兴喝酒,她自然会陪他。

    薄少恒优美的唇线勾了勾,给她倒上酒,然后再给自己倒上。

    殷红的酒液在酒杯里浅浅荡漾,席闻鸦微微眯了眼浅酌了一口,那模样像极了一只慵懒的猫。

    薄少恒看的入迷,发现她身上有很多自己没发现的特质,他还以为她不会喝酒,看样子却像只小馋猫。

    他有些低笑出声:“小酒鬼!”

    她一脸愉悦的模样倒真让她觉得她比眼前的美酒更让他沉醉。

    席闻鸦怔然了下,笑笑没说话,执起刀叉缓慢的吃起来。

    饭后,照例席闻鸦梳洗碗筷的,但薄少恒又一手包下了让席闻鸦一下子又清闲起来了。

    无事可干,她只好回了卧室,刚回卧室,便看到研晟的短信,还是大致跟她说薄郾出轨的事情。

    薄郾的事情,研晟在得知的时候便打电话告诉她了,还将他的计划也一并说了,席闻鸦给他提点了下的同时赞同了他的想法,有些时机只可偶遇不可多求,既然有人自动送上门,自然要好好利用如此难得的机会。

    她回了研晟的短信,两人没聊一会研晟那头好像有事去忙了。

    删除掉短信,席闻鸦起身拿了睡衣去浴室。

    她刚进去不久,薄少恒便来敲她的门了,不过没得到应答,门到是自己开了一线,黑鸦从他脚下的门缝里钻进去了。

    薄少恒想了想,推开了门,没在屋里看到席闻鸦,只听得浴室有响动,勾唇笑了下将手里的牛奶放置在桌上。

    他有些舍不得走,想等她出来,可是留在这儿好像又有些多余。

    刚转身要走,砰的一声脆响,他转过头去便看到黑鸦不知何时蹦上了桌,爪子将玻璃杯不小心碰翻了,奶液留了一桌,还将桌子上的笔记本都弄湿了。

    薄少恒满脑黑线,顿时黑眸扫向黑鸦,唤道:“黑鸦,你又胡闹了!”

    黑鸦被他一教训,身子一颤,喵呜了一声,也知道惹了祸,跳下桌子一溜烟跑了,留下薄少恒处理烂摊子。

    它跑的倒是快!

    他拿了纸巾擦掉桌面上的牛奶,笔记本上面外面是擦掉了,里面却不知道有没有损伤,他想了想,开了机试了试。

    他修长秀美的指尖灵活运作起来,看了下大致没问题,刚想关机,指尖不小心点开一个视频,里面的内容让他一下子便愣住了。

    那视频不是别的,正是薄练臣行贿的证据视频,他从开始的惊愕到皱眉再到唇线紧抿,脸色一下子变幻莫测。

    这份视频他可以肯定已经全部销毁了,连原份都不在了,为何席闻鸦这里还有一份,这份视频还显然不是从网上下载下来的,那么她是如何得到原份的备份?又为何要保存这份视频?她是想对付薄练臣还是对付薄家?

    这一刻,他觉得脑子里纷乱,什么也不敢想,也不愿去多想。

    他一点也不想让自己陷入对她的怀疑中去,可是事实却残忍的摆在她面前。

    他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望着那视频,浴室的门咔的一声开了,席闻鸦被薄少恒突然出现在她桌前的背影吓了一跳,回神刚想叫他,目光却扫到正在播放的那视频,顿时眼眸一缩,有难掩的震惊。

    薄少恒回头来目光淡淡的看向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以足以掐死人心的温柔目光无比平静的看着她,他可以不怀疑一切,只需要她的一个眼神跟解释就够了。

    那时的席闻鸦已经有些惊住了,一时没察觉到他眼底的意思,眼神闪烁不定,数次张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薄少恒耐心十足的等着,一双漆黑的眸底纵然惊涛骇浪也依旧平静而温柔的凝望着她。

    等了一会,席闻鸦却仍旧未曾开口,他眼底里有黯然的失望,缓缓起身朝她走来。

    那脚步声明明很轻却踏在席闻鸦的心间上,让她不自觉的有些想要后退。

    “鸦鸦,你想说什么?”

    薄少恒眸光直勾勾锁着她,好看的眉目在她沉默中一点点皱的死紧。

    席闻鸦看了眼他的表情,发现他平静的可怕,但是那双眼却漆黑的让人看不懂,里面的温柔也足以击垮她……

    可她依旧不知该如何启唇,诉说!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