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阴谋(一更)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啪”的一声脆响,席母被席父狠狠打了一巴掌,他的手都是抖的,脸色爆红。

    男人最恨就是被人骂自己的女人骂窝囊了,还在女儿女婿面前这他多丢人。

    席母惊愕的捂着被打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席父,“好啊你个混蛋,我帮你,你居然敢打我,你这个白眼狼,杀千刀的东西,我跟你拼了!”

    席母委屈气怒的不行,扑身上前便拳头如雨点般落在席父的胸膛上,席父抓住她的双手狠狠一推将她推倒在沙发上,痛骂道:“疯婆子,你闹够了没!”

    席父真的忍无可忍了,他在帮她还不知道,还敢这么没脑子的瞎闹,一点也不懂看眼色的疯婆娘。

    席闻鸦看着眼前爆发性的一幕,微微惊愕了下,还真没想到席父竟然会毫不留情的出手打席母。

    薄少恒眼色眯了眯。

    席母倒在沙发上嘤嘤的哭,眼泪一下子止不住的流出来,死死的盯着席父,连颜面都不顾了,恨恨的骂:“你这个良心被狗吃了的东西,二十多年夫妻情分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也不想想看你当年是怎么过来的,还不是靠着我爸才走到今天的地步,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现在竟然敢这么对我!”

    席父太阳穴突突的跳,被席母一句句难听的话骂的气怒不已,若说方才他还有些理智,那么现在他的理智都丧失在席母的一声声痛斥之中,他眼神凶恶的看着她,指尖颤抖不已,喝道:“给我闭嘴!”

    “闭什么嘴!怎么,被我说中痛处,恼羞成怒还想打我,好啊,来啊,来啊,打死我算了,你这个王八蛋,窝囊废!”

    席母看着眼睛通红仿佛一头凶兽的席父,怒火上脑,浑然不惧的跟他对上了。

    “你……你别以为我不敢……”

    席父气的全身发抖,双手紧握成拳,再次一拳头利落的要挥下,席母虽说嘴上强硬了点,但是看着那一拳头落下身体还是下意识的颤抖了下,侧头闭上了眼,然而,预料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她只听得席闻鸦淡淡的嗓音清淡的说道:“对待女人用拳头,爸,你的手段未免也太狠了点。”

    她的眼眸淡淡的,神情也很淡,但是有一股说不出的气势。

    席母睁开一线的眼皮便看到席闻鸦正牢牢抓着席父的拳头,而席父脸上气怒未消,看样子一脸狰狞,看他的动作好像是想推开席闻鸦,但是眼神却顾忌着席闻鸦身后的薄少恒不敢动手了。

    对于席闻鸦的突然出手,薄少恒的眼神很平静,仿佛预料到她会如此做。

    “爸,妈,出了什么事?”

    大厅的吵闹惊动了席闻誉,她蹬蹬跑下来一看,便看到席父脸色狰狞与席闻鸦对视的场景,而席母倒在沙发上满面泪水,一侧脸颊还清晰的印着五指印。

    她顿时惊愕的看着席母道:“妈,谁打的你?”

    其实看情形,她心中已经有了底,但是她不敢相信记忆力从来没动手打过妈的爸会打她。

    席父颓然的放下了拳头,席闻鸦退后了一步,薄少恒不动声色的将她护在自己认为的安全地带。

    只要她没事就可以了,这场闹剧再怎么闹,他眼都不会眨一下。

    “是你妈我自作自受,活该被打!”

    席母恨恨看了眼席父,起身拉着席闻誉便道:“誉儿,我们走,跟妈回娘家去,这地方没法待了。”

    席闻誉还有些呆愣,听席母这么一说,虽然不明白事情的发展,但是很显然妈被打都是因为席闻鸦回来的缘故,她抬眼看着席闻鸦,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厌恶,“你还真是个扫把星,一回来就闹事了!”

    薄少恒看着席闻誉眼底戾气一闪而过。

    对于席闻誉的话,席闻鸦没想解释什么,连给她一个眼神都觉得多余,只是风轻云淡道:“我们要说的话已经说完,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

    “鸦儿……”

    席父伸手想要说什么,薄少恒淡淡一眼扫过来,挑眉道:“岳父还有事?”席父的手当即便收回去了,席闻鸦目光扫了眼,直接朝门口走去。

    那边席母拉着席闻誉也上楼收拾行李去了,她现在是铁了心要给席父一点厉害尝尝,居然敢这么对她。

    客厅里顿时孤零零的只剩下席父独自一人站着。

    出了席家的大门,席闻鸦上了车却忘记了扣安全带,薄少恒俯身过来给她扣好,看着她望向窗外浑然不知想着什么的眼眸,不知怎么的心被扯动了下,伸手将她的头转过来,看着她道:“鸦鸦,你在想什么?”

    不看着她的眼睛,他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席闻鸦看着他微微担忧的漆黑狭眸,扯唇浅笑道:“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你对我的忍受能力有多强,会不会也有对我失望,想要打我的一天。”

    她其实突然想起的是薄练臣为了安粱踢自己的时候,那一脚,那时候的她真的很痛,很痛,被最爱的人打是犹如凌迟一般痛的无法呼吸。

    他们之间没有爱情,竟然连最起码的亲情也没有!世间男人皆薄情,可为何她又让她遇到了他……

    “不会,我从来不打女人!更别说是你!”

    薄少恒摸了摸她的柔嫩的脸颊,贴着她唇如同誓言一般蛊惑的低喃,他简直爱煞了她对自己坦白的模样。

    他的目光坦诚而热切,席闻鸦却不信道:“男人都靠嘴皮子说的好听!”

    她笑,笑意有些凉薄。

    薄少恒眉宇一锁,想了想,说道:“那我发誓!”

    说着他便举起了食指,咄咄发誓道:“我薄少恒若有一天对不起席闻鸦,做出一丝一毫伤害她的事情,愿我众叛亲离,此生不得善终,一生都爱而不得求而无果……”

    他目光定定的看着她,语气沉稳的吐出,声线平而清晰,满目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世间最毒的毒誓他认为不是靠老天来惩罚自己,而是自己分分秒秒的承受着自我惩罚的痛苦,体验着众叛亲离的滋味,享受着噬心的相思之毒,承受着死都无法死去的痛苦……

    因为这些都是他最为在意的东西!

    “够了!”

    席闻鸦闭了闭眼再睁开,眸底里有满足的叹息,足够了,她相信他,愿意相信这个男人一回。

    是因为,他是如此的不一样,是世间独一无二的薄少恒,是唯一一个为席闻鸦甘愿赴身火海也要救她的男人!

    他早已从席闻鸦的心里抹不去了!

    “鸦鸦,若能让你安心,我愿受尽世间的苦果!”

    他吻她的额,低低的轻喃。

    席闻鸦勾住他的脖颈,眼睫轻颤了下,第一次尝试着轻轻主动吻了下他的薄唇,仿佛她自己脆弱的心微微的触及向他,“我……信你!”

    她愿意再把心付出一回,哪怕再次被伤的遍体鳞伤亦不会后悔!

    “鸦鸦……”

    她的主动让薄少恒眸底闪过一簇簇璀璨的光芒,嘴角优雅上扬,勾起的笑意妖娆绝色到令人惊艳。

    他难以自持,凶狠的吻她,吻的霸道而动情,仿佛倾尽了生命去吻这个女人……

    席闻鸦开始还不太适应他霸道的吻,但是渐渐的她摸索到技巧,开始试着回吻他。

    她的吻技可以说很青涩,她跟薄练臣之间很少接吻,因为薄练臣不喜欢亲吻,而她也不会主动,导致于她到现在还不太懂吻的技巧。

    薄少恒一点点的用自己的唇舌教导她,引诱她跟着自己尝试之前跟她没尝试过的吻。

    她难得主动一次,他自然要好好把握机会教她。

    车内的温度徐徐上升,几乎燃烧至了一个。

    席闻鸦都可以感受到他的身体反映,再这么下去迟早要出事,她微微推开了他,低垂着头脸色红润如晚霞一般娇艳明媚。

    薄少恒也自然察觉到现在情况环境不允许,只好吻过便作罢,靠在她的耳边低低喘息,平复着胸腔内的涌动和身体上那一股股沸腾的狂潮。

    比得上身体上的难受,他的心情愉悦到极致。

    “我们回家!”

    比起以往说这句话,他发现此刻说起来动听极了。

    ……

    从下午回来吃过饭洗完澡睡了整整四个多小时,再次醒来,薄练臣没想到已经晚上快七点了,他去洗了把脸,神清气爽的走出了卧室。

    厨房内传来声响,他去看了下,安粱正在做晚饭,他没过去,想了想去卧室拿了刚充满电的手机,上面显示着一个未接来电,他看了一眼回拨回去。

    那头,徐盛好像就等着他的电话一般,低哑的嗓音一下透了过来,“喂!”

    “最近出了什么乱子吗?”

    薄练臣知道徐盛不会无缘无故找自己,定然出了什么事。

    “我被薄少恒的人盯上了!”

    “怎么会这样?”

    薄练臣皱眉,压低了声音往阳台走去。

    “这事估计有些麻烦,你晚上有空吗,出来一趟我再跟你说!”

    徐盛觉得在电话里说不清,想要当面谈。

    “好,正好我也有事让你查下!”

    薄练臣脸色凝重,眼神里闪现着狼一般凶残。

    “查陷害你的人吗?”

    徐盛挑眉,唇色勾起一个残忍的弧度,“这事我早就派人去查了!不过对方好像有点能耐,将身份瞒得密不透风!”

    薄练臣单手撑在栏杆上,眼神眯起,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以排除式的方式一个个删除了可能的敌人,然后报出一个名字:“查查蒋森,那小子也在跟我竞争市长,很有可能是他干的!”

    “那小子有可能,行,我会让人盯紧点的!”

    两人都绝对不会想到由于薄练臣的代入思维,而险而有险的让研晟逃脱在了他们的眼皮底下。

    “练臣……”

    门外传来安粱的叫声,薄练臣当即对徐盛道:“晚上再细说,我等下过去!”

    说完,他干脆的挂断了电话,刚转身,安粱已经走到阳台这里,看着他穿着睡袍站在阳台上顿时关心道:“怎么在这吹冷风,快进来,饭已经做好了!”

    “嗯!”

    薄练臣与她一同进了屋吃了晚饭,饭后,安粱难得没钻入书房,而准备陪他,可薄练臣却换了一身衣服准备出去,安粱顿时说道:“天都晚了,你要去哪里?”

    安粱有些想要他留下来的意思。

    薄练臣随口答道:“有事回家一趟,你睡吧,我今晚不回来了!”

    他准备先去见见徐盛,再回家一趟。

    安粱眼神里有失望,双手帮他整理着衣服,叹息道:“那好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薄练臣点了点头,摸了摸安粱的脸颊算是安抚,然后转身出去了。

    他开车先在b市市区内转悠了一圈,然后在某家商场停车场停下,然后换了一辆杂牌的轿车开往与徐盛失常约见的地址。

    那里,徐盛早已在等他,一个人无聊的正玩着牌,偌大的房子内唯有他一人坐在沙发上。

    薄练臣来了也不客气,直接在一张沙发上坐下,然后脱去了外套。

    徐盛的眸光还留在纸牌上,却已经留意到薄练臣来了,开了口调笑道:“看你样子好像很累,怎么,被人虐待了还是刚上了女人!”

    刚才的电话他可是听到了安粱的声音。

    薄练臣揉了揉眉心,没心情跟他玩笑,直接说道:“说吧,什么事非要我过来一趟。”

    徐盛看了看桌面上的牌,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抽出一张照片然后“噗”一声轻响弹向了薄练臣。

    薄练臣皱眉接住了照片,不明白他神神秘秘的模样到底有何深意,不过看完照片后他便明白了,但也困惑:“怎么?这个女人惹到你了?”

    “你认识她?”

    徐盛不答反问,一双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

    “认识!见过几面!”

    薄练臣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徐盛怎么扔给自己一张席闻鸦的照片。

    “那你一定没想到她现在是薄少恒的老婆!”

    徐盛轻描淡写的说,眼神却微微眯起,他也没想到当日耍了自己一把的女人竟然跟薄少恒有关系!

    他到现在都还有些想抓席闻鸦来泄愤的冲动,可惜……

    “薄少恒娶了她!”薄练臣微微惊愕了下,但是很明显觉得这个不是事情的关键,“你想说什么?”

    “这个女人,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查到苏锦凉的死跟我有关了!”

    徐盛可以很肯定这个消息一定不是薄少恒告诉她的,因为他对薄少恒防范的最严密,不可能是他。

    “什么?她怎么查到的?”薄练臣心惊了惊,没想到处理的如此干净的事情还遗留下了尾巴。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好像不是薄少恒查到的,但是估计现在她已经跟薄少恒说了这事,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才好呢?”

    他双指夹着纸牌轻轻的扣打桌面,神色看上去一点也不紧张,倒有几分狠辣的平静,薄练臣心头一惊,吐口而出道:“你想杀了他们!疯了吗?”

    他几乎是挑起身来,杀死席闻鸦倒是没什么,但是杀死薄少恒引起的风波太大了,这不是他可以掌控的,且他也从来没想过杀薄少恒,他更希望在计谋,在头脑上,在权利跟事业上打败薄少恒。

    对于他的惊色,徐盛波澜不惊,眸光斜睨他道:“我们不杀他,他可已经出手了,你可知道这两天来我的场子都损失了多少,况且等他查到你也是幕后主事者之一,你认为他会顾忌兄弟情面而对你网开一面吗?”

    徐盛目光倏然变得嘲讽起来,犹如实剑一般,毫不留情的道:“薄练臣,你别把愚蠢当天真用!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要想清楚,若是这件事曝光,我倒是无所谓,你,算是彻底毁了了,我看薄家只怕也会把你扫地出门!你的那些高端理想都见鬼去吧。”

    他的话让薄练臣的脸色极为难看,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这些道理他都懂,但是他其实从未想过打败薄少恒的过程中会牺牲一些性命,这完全不是他所料到的。

    他咬着唇不说话,看样子很难做出妥协,确实,若是薄少恒死了,他还怎么打败他!那岂不是他一生都迈不过薄少恒这道槛。

    看他还不愿妥协,徐盛的语气倏然松了下来,眼神一变,说道:“其实这也不过是个计谋,你等着瞧就好了,若是他没死成,会有更大的收益等着你!我这是为你博得一个绝佳的机会!”

    他的笑诡异的仿佛地狱出来的勾魂使者,寒意森然。

    薄练臣眼神一瞬有些茫然不太懂他的意思!

    从徐盛那处回来,一路上薄练臣还是不太明白他话里深意,但是徐盛却卖起了关子不准备告诉他了。

    他开车回了家,陈钦文看到他平安回来很高兴,对于他做出的事情也没多问,这些都是官场上的事情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懂。

    薄练臣陪着她坐了会,突然随口问道:“妈,我爸呢?”

    陈钦文语气文文弱弱道:“他还没回来,好像有应酬说是这几天都不回来了!”

    “什么应酬要好几天?”

    薄练臣微微疑惑了下,但也只是一会,他现在满脑子乱,哪里还有心思去细想薄郾的异常。

    其实陈钦文也觉得有点怪,但是她没敢多问薄郾是什么应酬,她没那个胆。

    “算了,妈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薄练臣起身回了房,陈钦文诺诺应下。

    ------题外话------

    等下或许有二更,没二更的话估计审核编辑下班了,明天早上来看吧~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