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席母捅了捅席父,眼神示意他说话。

    席父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柳善容跟薄安,笑着说道:“我们今天来其实是为了我家女儿的婚事来的。”

    席父在家坐等了几天没等到薄少恒那方的父母来上门提亲拜访,心里一下子有些急起来,席闻鸦的性子他算看明白了,敢情她结婚的事情不想让父母插手,可是终归是他的女儿,他不插手哪里成,再则,好不容易有薄家这门大户人家让他攀,他哪里会错过舍得放弃这样的机会。

    想了想,他就带着席母买了几样补品首饰之类的贵重物品在这个晚上拜访了薄少恒父母。

    薄少恒父母的住址他还是通过千打听万打听才得来的。

    这不,他们的到来明显让薄安跟柳善容愣怔了下,没想到席闻鸦的父母竟然会上门来拜访。

    柳善容跟薄安坐在沙发上看着席父和席母,他们打量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打量这两个亲家。

    柳善容经过薄少恒的说解再加上薄安对她的开导已经开始慢慢接受席闻鸦是自己儿媳的事实,这几天正琢磨着让她家人出来一起聚聚,虽然薄少恒说他们的婚宴先不办,可两家人总要见上一面。

    可没想到他们这边还没来得及行动,对方已经上门了,还拿了一堆的好东西送过来,柳善容一时觉得这亲家可真殷勤,自己都还没上门去,他们倒是先来了。

    薄安也觉得对方来的突然了点,不过面上他却没表现出来,只是有些困惑的道:“恒儿他们不准备先办婚礼,这事你女儿没跟你说吗?”

    “什么?不准备办婚礼是什么意思?”

    这下,开口的却是席母,她瞠目一脸费解,“证都领了,这婚事怎么能说不办就不办!”

    她语气里夹杂着很大的不满,这让柳善容听了有些不舒服,这办婚宴又不是他们不要孩子办的,是他们自己要不办的,怎么整的好像是他们当父母的错一样,她本来好好的心情就这么被破坏了,微微冷了脸道:“这事你不会亲自问问你女儿去,我哪里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她一开口语气便有些冲了,薄安在旁边扯了扯她,柳善容回头瞪了薄安一眼。

    席母脸色有些尴尬的青紫,作为一个母亲,她确实在席闻鸦身上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这个女儿不讨她的喜欢所以忽略的多,但是她也不该埋着他们做父母的。

    她似乎忘记了,上次席闻鸦在席家是如何被自己奚落的,席闻鸦的话她基本都没听进去多少。

    席父也有些皱眉,不满,这么大事情怎么能说不办呢,他本来还想借着席闻鸦的婚礼多认识些薄家的人脉。

    他抬眼看着薄安,思付了下说道:“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孩子们没要求,但是我们做父母总归要给他们操办一次才对,毕竟人生就这么一次。”

    他这话说的极为动听,看上去完全是站在孩子方面给他们考虑的。

    薄安眼神安抚下柳善容,看着席父微微叹道:“亲家,这事还真急不得,恒儿说了,婚事他会办,但是不是现在,还要过一段时间,现在孩子们都还处于磨合期,估计不太适应。”

    “有什么不太适应的,都领了证,这婚说什么也要抓紧办了才行,要不然亲戚朋友该怎么说。”

    席母自打知道席父的心思后便有意帮他,也冲着柳善容给她的冷面反击的。

    这亲家母看自己不顺眼,她也还看她不顺眼呢。

    柳善容本来想息事宁人的,可这对父母完全是极品啊,自己女儿的事情不知晓来质问别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摆出这副脸色,把他们薄家看成什么了,自己儿子娶了席闻鸦那就是她们的幸事。

    她还以为今天这对父母是诚心拜访她家的,怎么就一副逼婚的势头,难不成还怕他们儿子没钱出婚礼费不成!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去,人正还能怕影子歪不成,再说只是推迟婚事,又不是说不办了,你们这么急着办婚宴,难不成还怕我们省了你们家的聘金不成,放心,薄家这么大家,那么一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

    柳善容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她完全是冲着席母的话反击的。

    她肚子里现在窝着火,不发泄了不行。

    席母也不善茬,不顾席父眼神的示意,也回了击道:“呦,你敢情还以为我们卖女儿呢,我们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不缺你们家那点钱,我们要的是女儿堂堂正正的嫁入你们家,有名有份的。”

    席母就觉得吧,领了证不办婚宴的婚姻不算婚姻倒像是被包养了,因为别人没喝自己女儿的喜酒不知道女儿是领了证,总有哪些个三姑六婶在背后说闲话,她就算有八张嘴也抵不过没办婚宴的事实。

    “领了证还不算堂堂正正啊,那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还要我儿子登报告诉全世界娶了你女儿。”

    女人间的战争就如此爆发了,任由薄安在旁边拉了柳善容几次都不成。

    柳善容算是被席闻鸦的父母彻底刺激到了,这都什么人啊,这话说的能气死人。

    席父也有火烧眉头的恼意,这是干什么呢,又不是来吵架的,只是来谈论婚事的,怎么就越扯越远了。

    他扯住激动了还要说的席母在她耳边低喝道:“你少说两句,别忘记我们是来拜访人家的。”

    席母瞪他一眼,不肯罢休,柳善容的气势明显比她足,她不服气,就想争一争,神色激越还想吵的,席父抓着她的手狠狠捏了下,低声道:“够了,适可而止。”

    他这一声喝极为严厉,席母一时倒被唬住了。

    柳善容在那边也被薄安拉着说:“老婆,你好好说,别这么大的火气,对身体不好。”

    “我是想不发火,可你听听她的话,好像我们家恒儿高攀了她家女儿一样,有这么做父母的吗,没责任心也就罢了,还敢来我们这里闹。”

    柳善容心里堵得慌,这些天好不容易顺畅些的心情又开始烦躁了。

    薄安柔声安抚她道:“恒儿他们估计还没跟他们说这事,不知道也正常的。”

    薄安觉得以后毕竟是亲家,闹起来多不好,再则让两个孩子夹在中间也难做,他们也许也只是为了孩子的名声着想。

    他安抚好柳善容后,转头对席父说道:“这事我会跟恒儿商量下的,其实我们也很想早点给他们办了婚礼,不过你女儿还在上学吧,我想他们也是顾忌着这个,所以才推迟婚期。”

    “呃,是的,我家鸦儿确实还在上学,不过也快毕业了,我本来还想着等她毕业了再给她定一门亲事,哪里知道她自己先急了跟人结了婚,唉,女大不中留,我们其实只要她自己觉得幸福就可以了,但是婚事却是一定要给她大办一场,毕竟女人嫁人就这么一次。”

    席父说的负面堂皇,一脸的慈父风范。

    薄安看着连连点头道:“确实,婚姻是大事,是要好好办,这事我会跟孩子们谈谈的。”

    薄安觉得席家如此在意婚礼,看样子挺重视这个女儿的。

    两个男人谈话倒没引起什么动乱来,主要是席父懂得如何把握分寸,他知道怎么说好,怎么说不好。

    席父跟薄安谈的还是满顺利的,倒是柳善容跟席母互看不顺眼,谁也不愿搭理谁,各自喝着茶。

    事情谈的差不多的时候,席父起身告辞,薄安将他们送出去,柳善容坐在沙发上翻阅着晚上的晚报没动。

    席母气的鼻子都歪了,好歹自己也是客人,居然有这么傲慢的亲家,她算是开了眼见。

    送完人回来,薄安就在柳善容身边坐下,叹了声道:“你啊你,怎么这个脾气就改不了呢,以后好歹都是亲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犯得着井水不犯河水搞的如此僵。”

    “谁跟他们是亲家,有这样的丈母娘我真觉得丢人。”

    柳善容啪的一声合上报纸,目光还充盈着几分恼意。

    她还真没想到席闻鸦的父母是如此极品的货色。

    薄安摇头无奈道:“再怎么不高兴也是亲家,得了,你就当为了自己的身体少气一些,以后我们不常跟他们往来便是。”

    虽然今晚跟席父聊的不多,但是薄安不知怎么就觉得席父是个很有野心的男人,看样子他是看上了薄家的名望来的。

    而另一边,席母气呼呼的坐上车,嘴巴不停的跟席父抱怨道:“这什么亲家,嘴巴这么厉害,我不过说一句,她能回我好几句!还有看看她那态度,那模样,搞的跟古代的慈禧太后似的,亏我们还眼巴巴的给他们送了一大堆的好东西,居然这种态度,敢情还不如送给路边的乞丐还会跟我们说声谢谢。”

    柳善容心里惦记着晚上送的那些礼品,越想越气,她自己都舍不得买那么好那么昂贵的玉镯子,席父倒好直接买了一对送给那个女人,她真觉得不值。

    “好了,你说够了没,你也不想想今晚差点因为你的话这婚事差点就吹了。”

    席父听的烦不胜烦却又不敢大声骂她就怕她跟自己大吵大闹,这女人发起疯来,他可受不住。

    “行了,行了,我不说就是了。”

    席母自觉理亏,也就是发发牢骚,眼见席父脸色阴沉下来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题外话------

    最近懒骨头犯了,对不住了~明天冲刺八千~群么么~

    推荐燕子回时的现代文《臣服》

    简介:

    展小怜造火箭的梦想破灭后,就是想找个外企当前台,看看言情小说找个温柔大叔当贤妻良母,结果,却被燕禽兽给占了。

    燕爷要的是什么?是臣服!

    燕爷就是要让天下的女人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自然,其中定是包括那只叫展小怜的肥妞。

    渣男vs民女,犹如拿破仑遭遇了滑铁卢,是裙下之臣还是入幕之宾,究竟谁让谁甘愿臣服,唯有局中人自知。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