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为她去死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他的神情林放看在眼里,叹息了一声道:“老薄,算了,看样子我们两家注定没结亲的缘分,我们先告辞了。”

    在他看来再留下来也没有意义了,薄少恒都表明的如此清楚了。

    “老林,真对不住,我送送你们!”

    薄安老脸有些红,这事闹的,他们都准备谈时间定下来了,没想到折腾出这么一出。

    林放拉着林霖走,林霖最后看了眼薄少恒,咬着唇神情里满是落寞和心酸,有些不甘的扯唇笑道:“做不成夫妻,做朋友也一样,不知道你愿不愿把我当成你朋友!”

    林霖心里堵,她放不下这个男人,她觉得现在只要能够站在他身边静静看着他也好的。

    薄少恒微微挑眉道:“薄林两家是世交,我们也算故交!”

    他这话说的有点模糊两可的大,他的女性朋友很少,几乎没有,若是有这么一个另外还真例外。

    林霖嘴角笑有点僵硬,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再次拒绝自己。

    “你不会是怕家里的妻子吃醋吧?”

    她这一刻有些嫉妒艳羡起席闻鸦来,这样一个男人不惹风流债,连交女性朋友都很谨慎,换做任何女人作为他的妻子都很受宠!

    吃醋?他倒是希望她会吃醋?不过他不会无聊的以女人去刺探席闻鸦,这种做法他一向觉得很愚蠢,怕只有慕草微那只笨蛋才会这么做,薄少恒笑了笑,没说话。

    林霖算是彻底有些死心了,不过心底里还有些不甘,她没敢再表露出来。

    林放看着失落的女儿,心里叹息了一声,对她说道:“走吧!”

    林霖点头。

    “林世伯慢走!”

    薄少恒出于礼貌还是跟他道别了,林放淡漠的点了点头,对他已经无话可说。

    柳善容虽然气薄少恒,但是对客人还是不会置之不理的,也跟着起身送了几步。

    林放跟林霖一走,柳善容跟薄安两人顿时沉了脸坐在沙发上,薄安看着薄少恒道:“唉,今天这事闹得真的笑话大了!”

    听他的语音已经没多少怒气了。

    柳善容坐在那儿不吭声,神情看上去还在气。

    薄少恒在两人的对面沙发坐下,沉沉开口道:“爸,妈,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怎么想的,但是我一早就说过我的婚事我自己会作主,我想要娶的女人必然是我自己看中的,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我好,但是你们也该明白若真为了我好那么就应该成全我,从小到大我没求过你们一次,但是这次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你们能真心看待我和鸦鸦的婚姻。”

    他言辞诚恳,一字一句看着柳善容说,眼底里散发出来的目光令柳善容有些心惊,那是一种近乎于卑微的请求,请求她这个做母亲的能够体会他。

    她心颤动了下,有些说不出来的莫名情绪,她的儿子一向孤傲,从小在她面前从来没流露过一份弱势姿态,但是这一刻,他为了让席闻鸦能够得到她这个婆婆的认可,在她面前放低了姿态。

    这一刻,柳善容的神色很复杂。

    “恒儿,你……”

    薄安也觉得不可思议,席闻鸦他是见过的,长相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中等姿色,也不知她到底有如何大的魅力竟然让自己的儿子,堂堂一家之主放下威仪来恳求父母的祝福。

    “爸,妈,这份婚姻是我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回来的,其实鸦鸦并不想跟我结婚,是我逼她的,您们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放不开她,想要一辈子把她……占有在身边!”

    薄少恒知道柳善容对席闻鸦的意见很大,怕她在心里责怪席闻鸦,顿时先开了口。

    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执着而认真,说到占有在身边几个字他眸光更是爆发出炙热的光泽。

    他这一生想要的东西的很少,一旦想要了,绝不会轻易放手。

    薄少恒脸上的神色让柳善容动容了,这样的薄少恒她从未见识过,从小这孩子看上去就薄情寡欲对身边的事物,东西都不热衷,害的她一直以为他就是这副性子,原来他只是没有碰到能够让他有占有**的事物罢了。

    柳善容沉默了半响,突然道:“恒儿,那若让你在她和妈之间做一个选择你会选择谁?”

    她这一刻有些想知道她这个做母亲的在他心底到底占据了何等的位子。

    薄安皱眉道:“这能比吗,你糊涂了!”

    他觉得柳善容的问题有些无理取闹,这不是让儿子为难吗?

    果然只见薄少恒微微拧眉,看样子似乎不太好回答这个问题,“妈,你这话什么意思?”

    “妈就想知道,在你心中是她重要还是我重要,若是哪一天妈和她都有危险,你会先救谁?”

    柳善容承认这个问题有些无聊了,不过她就是想要知道,她辛辛苦苦怀胎生下,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究竟有没把自己放在心里过。

    薄少恒没想到柳善容竟然也会在意这么无聊的问题,不过别人或许对这个问题会避之不谈,要么打哈哈敷衍过去,但是他却会肯肯定定,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柳善容的话,“妈,您确定您想知道。”

    他跟柳善容之间的母子关系很微妙,从小他就不爱粘着母亲,什么事情都很独立,别人在三四岁的时候或许会想要窝在母亲怀里撒娇,但是他从来不会,反到是柳善容经常抱着他跟他撒娇几句,两人的母子关系有些颠倒的感觉,怕就因如此以致于柳善容觉得她自身不像是母亲,所以一直找着机会想要证明下她这个母亲的存在。

    “当然,你说,我听着呢!”

    柳善容正襟危坐,打掉薄安扯她的手,他这个做父亲其实也很失败,儿子比他强势了多少倍都不知,每次都会在儿子的花言巧语下败阵。

    薄安其实也没办法,他气势不如儿子,处事方面也没儿子精明,只要薄少恒说的他想想有道理他也就不争辩了。

    “那好,我就说了,不过有条件在先,听完后您对我跟鸦鸦的婚姻不能再有一丝不满,更不能找她的麻烦!”

    薄少恒跟她讲条件。

    “可以!”

    柳善容有些皱眉,不过她还是点头答应了,儿子婚都结了,态度又这么坚决,她还能怎么着。

    薄少恒目光看着柳善容,狭眸微眯,语气懒散却带着令人无法质疑的绝然,“我会救您,有两个原因,第一我相信鸦鸦有自救的能力,第二,若是她不幸死了,那么……我陪着她死!”

    “砰”

    柳善容手里的茶盏掉落在地,碎裂了。

    薄安瞠目,然后微微叹息了一声,他算是明白了,儿子这是彻底陷进去了,能够让他说出如此一番话,足以证明,那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

    儿子确实把她当母亲,会先救她,但是他更可以为了那个女人……去死!

    柳善容艰难道:“她对你就如此重要,重要到自己的性命也可以不要!儿子,你的命可是妈给你的。”

    薄少恒默然,上次的火灾已经让他经历了一次生不如死的滋味,他绝不会再让她有意外发生,这话他并没当着柳善容的面说,因为他相信自己可以保护好她,绝不会再让危险接近她,所以他也才敢如此回答柳善容。

    “罢了罢了,有了媳妇忘了妈,我也不管你们了,随你们怎么着吧。”

    柳善容站起身,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继而转身朝楼梯走去。

    今日薄少恒的话对她打击有些大,但也让她看明白一件事,席闻鸦在他心里已经超过他自己,他把他自己的命交到了席闻鸦的手中。

    那个女人已经不是她能够轻易说驱除就能将她在儿子心间驱除的了,她已经牢牢生了根,怎么拔也拔不去了。

    看样子,她这个做母亲的依旧很失败,连儿子的心思都查不出来,还妄想摆布他的婚姻。

    薄安起身其实想追过去的,不过想了想还是跟薄少恒说道:“恒儿,爸不得不说你一句,你有时候太过你妈较真了,明知道她心里最在意你对她的态度,还这么打击她,这不是让她心酸吗?”

    “爸,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妈也应该早点接受我已经成人的事实,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她为我操心,我自己能够处理好我自己的事情。”

    薄少恒觉得有时候残忍的给人一刀反而更能让人看清本质,而不会在迷惘的深渊里越陷越深。

    虽然这对他妈有些打击,但是会让她比较清楚理智的站在他的角度看待问题,而不是一味的站在父母的角度以为子女好的理由来蓄意破坏他的婚姻。

    他希望得到父母的祝福和理解,更希望柳善容能够像自己一样喜欢鸦鸦。

    薄安这下没说话,只是沉沉叹息了一声,拍了怕他的肩说道:“这事你有没跟你爷爷说?打算什么时候办婚宴?”

    “我还没跟爷爷说,等爷爷回来我就会跟他说的,至于婚宴我跟鸦鸦都准备先不办,目前对外我们不打算公开。”

    薄少恒将自己的想法跟薄安说了下。

    薄安惊异道:“不办婚宴,那怎么行?”

    “爸,我不是说过,是我逼着鸦鸦跟我结婚的,所以我会等到她心里完全接受我才给她一个婚礼。”

    薄少恒眼眸里呈现出一种期待的神色。

    薄安看着他无耐道:“女孩既然不想跟你结婚,你干嘛还逼人家!”

    “爸,我若是不逼她,这辈子我都别想娶到她。”

    薄少恒难得跟人解释这么多。

    薄叹了一声道:“唉,我们老了,搞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想法,算了,你有空带她回来见见吧,你妈那边估计着要几天才能缓过来,我再跟她沟通沟通,估摸着她怕是不会再反对你们了。”

    “好,谢谢,爸!”

    薄少恒淡淡勾唇而笑,今天的谈判看样子有了成效!

    ------题外话------

    去墙角画圈圈去~明天没八千,我一夜不睡也要写出来~(☆_☆)(☆_☆)(☆_☆)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