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席闻鸦脑子轰然炸开,一片空白,完全被吓住了,唇角僵硬的扯出一个弧度:“你在开玩笑?”

    “我像是在开玩笑!”

    男人的车子开的飞快,斜眼睨她,一双漆黑的狭眸里很黑很沉,明明看上去很平静,却给人一种灼华自妖娆的魔魅,花开百花杀的残艳,邪魅逼人。

    席闻鸦眼神颤了下,咬唇有些恨声道:“我没答应要嫁给你。”

    “我决定娶你就够了,你不需要答应!”

    这话霸道的仿佛一道命令,不给人拒绝,蛮横的可以。

    席闻鸦有些气怒道:“我凭什么要跟你结婚。”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席闻鸦真想不出来他今日吃错了什么药,竟然跑来要拉着自己去结婚。

    惊的她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犹自解开安全带,语气冷然道:“停车,我要下车。”

    薄少恒狭眸眯起扫她一眼,看她气怒的模样,唇线微抿,心里有无奈叹息,车子缓缓在一处路边停下,然而他却锁了车门,不让她出去,任由她恶狠狠瞪着自己,“开门!”

    他拉住她手腕一扯,将她身子带回,一手勾上她柔软腰肢,迫使她与自己面对面近距离接触,眼尾上扬,带了几丝蛊惑道:“跟我结婚不好吗?”

    他目光直勾勾的锁着她,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他眼里带着期待,却也隐含着细碎的伤,他毫无保留的将它们暴露在她的眼中,刺入她的心脏。

    虽然卑劣,但是他希望她能明白,他真心实意的想要娶她,这个念头如此强烈,强烈到他自己都无法控制他的心。

    不可否认,席闻鸦被他的眼神刺到了,心脏部位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她觉得呼吸困难,一股股难掩的情绪将她吞没,她眼神一寸寸软下来,叹了叹道:“我无意于婚姻,无意于感情,你明白吗?”

    第一次她不再逃避,而是坦然的对他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她宁可凉薄一生,也不要再次经历被挚爱之人抛弃,背叛的滋味。

    她要彻彻底底的断了他对自己的念想。

    她一双眸子淡薄如水,黑白分明,很黑,很亮,透着……无情的凉意!

    薄少恒惊了,痛了,也怒了,这一刻,他清楚的感受到她心底里的伤,她排斥他不是因为他不够好,而是因为她怕她自己要不起,也怕他不过是一时兴致,给不起她最终想要的。

    “鸦鸦,可是我很不甘心,很不甘心就这么放开!”他叹息,眼眸里有恣意的癫狂,带着不甘的毒,“试着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嫁给我三个月,生活在我的身边,三个月内,如若你还是无法让你自己放开,爱上我,信任我,接纳我,那么我便……彻底,彻彻底底的放手如何?三个月内,我答应你绝不会碰你的,鸦鸦……”

    说到彻底放手几字,他音调咬的极为沉重,让席闻鸦的心也跟着沉了沉。

    他将自己逼入绝境,不给自己退路,去换回她的一次尝试。

    他的声线压的极低,几乎低到尘埃里,这个高贵的男人,在她面前一次又一次的妥协,但是他的执着却也如此的可怕,可怕到令人根本连不知该如何拒绝。

    席闻鸦眼睫颤动了下,垂下,强忍着心里翻涌的陌生情绪,平淡道:“何必如此,我……”

    三个月生存在他的鼻息下,她能够确保自己的心不会受他影响吗?这个赌,她赌得起吗?

    “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你都不愿意给我吗?”

    他苦笑,指尖堵住了她的红唇,也堵住了她要脱口拒绝的话,目光柔柔的看着她,“鸦鸦,你不能这么残忍,先别急着拒绝好吗?我会给你考虑的时间,你若不同意这个提议,我也不会为难你,只是日后若想让我放弃,除非……我死了!”

    他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格外的平静,语气也低柔的不可思议,仿佛说的不过是今天吃“饭还是面”那般简单。

    他用他独特的温柔和残忍一步步引诱着她进入他的生命里,不给她一丝退缩的机会。

    席闻鸦惊骇抬眼望他,没想到他将话说的如此决然,竟然至死才肯放手吗?

    心中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她只觉得浓浓的疲惫,身心都有着无力之感。

    她咬唇,低眉敛目道:“那是不是到我死了,你才肯放手。”

    “你死了,那么,我就算下地狱也会将你追回来。”

    他的面目突然森然而阴鸷起来,仿佛一尊妖魔,一双眼眸黑沉的可怕,像是最耀眼的黑曜石,绚丽夺目,邪魅惑人。

    他的话一字一句的敲打她的耳膜,击打她的心脏,令她想要不动容都难。

    席闻鸦直勾勾的望着他,望着他的眉,他的眼,她清清楚楚的在他眼底里,神色间看到了他的认真,他的执着以及他的决然。

    她眼神颤动了一下又一下,终于,她笑了,笑容仿佛雪花凋零,浅淡,纯净,柔雅,凉薄……仿佛终于抵抗不过天命,认命的融化了,开了口道:“好,三个月!三个月后,若是我还坚守着自己的心,那么希望你履行诺言,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他成功的将他自己逼入绝境,也将她逼上了悬崖,她别无选择。

    “好,我答应你!”

    薄少恒一震,仿佛有些难以相信她竟然如此轻易答应下来,他眼眸软了下来,红艳的嘴角勾起动人的弧度,他在笑,纯粹因为笑而笑,笑意单纯,不含一丝杂质,他抚摸她如绸缎的乌黑发丝,动作轻柔,仿佛稀世珍宝!

    “不过,我有条件,第一,不要公开我们的关系,第二,我需要绝对的自由空间,第三,我们同居不同床。”

    席闻鸦缓缓沉声道,一双眸子淡薄的出奇,她给他机会,也算是还了他的恩情和债,但是她不会给自己机会。

    “好,你说什么都可以!”

    薄少恒心情愉悦,能够娶到她三个月,他不信自己没有拿下她的本事。

    这场战役里,她认为自己一定能够坚守本心,可是他也笃定自己会赢!

    那么他就看看,他们到底谁才会成为最终的赢家!

    车子在民政局前门口停下,席闻鸦虽然表面上淡定,但是心里紧张的厉害,她突然就有些迟疑了,这场战役她若不能全身而退才怎么办?她答应的是不是太草率了?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她站在那儿不动,薄少恒转身看她,眼眸危险而邪气道:“不许后悔!”

    他一眼看穿她逃跑的意图,伸手拽着她便往里拖去。

    “我没带户口本!”

    席闻鸦找到了推脱的理由,她对于婚姻还是有些本能的恐惧。

    “我让人送来了,已经放好在里面了!”

    薄少恒眯了眯眼笑,他就知道她的心其实还在举足不定当中,还在迟疑,所以方才暗中已让秦斫准备好了一切。

    席闻鸦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不可能,我家的户口本你怎么会有?”

    “一个户口本而已,你认为我连这个小事都办不好还如何娶你!”

    他今天心情格外好,眼里,脸上的笑容不曾断过。

    席闻鸦被他打败了,垂头丧气的跟在他后面进了民政局。

    拍照,填资料,复印,签名,一气呵成,拿到红本本的时候,席闻鸦有些恍惚,她这算不算二婚?

    薄少恒看着红本上的名字跟照片兴致特别好,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红本本放好之后还将席闻鸦的一起放好了,九块钱的东西在他眼里此刻比什么都珍贵。

    席闻鸦眼神复杂难明,幽幽叹了叹,她怎么觉得自己的世界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从此没有回头路了呢!

    薄少恒勾住她的腰肢,吻了吻她的额,“老婆,我们走吧。”

    老婆?!

    席闻鸦还没从他的吻里反映过来,已经被他的这一声惊吓住了。

    他被她傻傻的表情逗笑了,勾唇越发肆无忌惮起来,“老婆,我发现这个称呼真的很好听。”

    席闻鸦瞪他,说道:“别这么叫了,还是叫我名字吧!”

    她宁可他叫自己鸦鸦也不要这么叫,叫的她莫名的觉得脸色发烫,前世薄练臣性子冷,未曾这般叫她,顶多叫她名字而已。

    她发现这称呼在男人嘴里吐出来竟然有种说不出的缱倦缠绵,绕齿难忘的感觉。

    “不,我喜欢这么叫,你不喜欢吗?老婆,老婆,你是我的了!”

    他突如其来,毫无预兆的便吻住了她,深深的吻,情难自禁。

    他的舌肆意舔舐,滑入她的口腔,极尽缠绵,不给她一丝反抗的机会。

    席闻鸦推他,敲打他的胸膛,男人的身姿巍然不动,霸道的将她容纳在怀里。

    一吻结束,席闻鸦眼里有难掩的气愤,他不是说他不会碰自己吗?那么这个吻又算什么,她眼神无声的指控他,薄少恒摸了摸他的墨发勾唇笑道:“女人,我说过不碰你是实话,但是我并没答应不吻你!”

    “你这个骗子!”

    他腹黑的可以,席闻鸦气极了,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她高跟鞋狠狠踩了他一脚,然后扬长而去。

    席闻鸦的一脚踩的结结实实,薄少恒有躲避的身手但是他没避开,能够让她消气而得来一个吻也算值得。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