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民政局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席父坐在沙发上,咽喉发干,全身肌肉紧绷,有些颤颤的望着对面慵懒而坐的男人,紧张而忐忑。

    这个男人,俊美,威仪,高雅……宛若古时的帝王,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看着自己,没有任何言语,但是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强大威慑力却令自己心惊胆战。

    他这辈子可以说混迹官场多年,还从未碰到过给人压迫感如此之强的人,明明什么都没说,没做,光淡淡的一眼便震住了自己。

    男人那双眼眸仿佛住着妖魔,有着吞噬人心的力量,令人不敢直视!

    难怪薄练臣让自己来求他。

    他暗中掐了把自己的大腿,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薄少意下如何?”

    薄少恒眉眼平静的审视着的眼前的男人,嘴角漫不经心的勾起一个弧度,风轻云淡道:“令千金犯下的是杀人案,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案子而已……”

    席父心头重重一跳,说道:“正因如此,所以才想要恳求薄少帮帮忙。”

    “但是你给予的理由不足以说服我。”

    薄少恒神情很淡,眼风都不曾挑一下。

    光凭薄练臣,薄家有愧于她女儿这条理由就想让他们帮忙抹去一宗杀人案,这买卖怎么算都有点亏。

    席闻誉名誉被毁,但是并未**,流言蜚语一旦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而然便不攻自破,薄家也完全有能力为她匹配一门门当户对的望族人家。

    席父有些紧张,额头冒出了冷汗,“那不知薄少想要如何才能答应?”

    对于这个男人,席父完全看不透他,更猜不出来他的意思。

    他跟薄练臣完全不同,若说薄练臣是一只狡诈阴险的狼,那么这个男人便是一只全身充满妖气,令人无法琢磨的狐!

    他完全不知他下一步棋走向何处?

    “既然谈判,你就应当准备了充足的砝码来,你的砝码不够。”

    男人双手交缠相扣,懒洋洋出声。

    席父额头汗珠更甚,眸子低垂,极力思考着能够说服他的理由。

    可是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身上并没有他所想要的东西。

    钱?他恐怕从来不缺这玩意。权?人家完全只手可遮天。命?为他卖命的人怕是多如牛毛。

    女人?……

    他瞠目,蓦然想起他离去之时,薄练臣给予他的提示:听说他最近对你家女儿有些感兴趣,你大可利用这点。

    他看向薄少恒,目光里还有未来得及收回的震骇之色,他以为,以为薄练臣不过是玩笑一说而已,难道,他真的是想要他的女儿不成?

    他试探性一问道:“不知薄少想要什么?莫非是女人?”

    薄少恒眼角一暸,静静的看着他,目光说不出来的平淡,却透着莫名的危险,“你认为我是想要女人?”

    他一声反问,将席父一下子问住了,有些惊诧,难道不是?

    薄少恒笑了,笑得妖娆惑人,邪佞尽显,“那不知你想要送我什么样的女人?”

    席父愣了愣,见他如此说,终于有些释然一笑,有些难掩的激动道:“你想要谁都可以?”

    他倒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还能跟薄家这位掌权人攀上关系,无法嫁给薄练臣没关系,嫁给这个男人更好!

    他几乎下意识的以为那人是席闻誉,却没想过,若是他中意席闻誉,哪里还容到他去求他,早就自发将人救下。

    “席闻鸦也可以吗?”

    薄少恒狭眸半掩半眯,目光看似慵懒至极,却深藏着锐利的锋芒,蓄意待发。

    席父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有些难以置信的重复了一声:“你说谁?”

    他倒真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薄少恒淡笑不语,静静的看着他,那目光黑的极致,耀眼的极致,仿佛容纳了宇宙在其中,璀璨夺目。

    “席闻鸦,你想要她!?”

    席父震骇了下,倒真没想到他竟然想要席闻鸦。

    “怎么,不可以?”

    薄少恒依旧维持着不变的姿态,但是上半身朝前倾了倾。

    席父心绪翻涌,各种滋味交杂,眸色晦涩难明,“不是,当然不是,既然你想要自然可以,我今日就可以将她给你送来。”

    “你竟如此舍得将你女儿送与我当……情人?”

    薄少恒咬唇,勾着笑,完美的脸庞上笑意越发浓厚了些。

    情人!?

    这两字让席父眉微微皱了下,眼神有些闪烁,然而话语却是决然,“若她能够换回她妹妹的一命,做你情人又何妨?”

    薄少恒的眼底犹若冰凝结霜了一般,冷寒的彻骨,然而面上却不动声色,依旧带着儒雅的微笑,有些迫不及待道:“哦,倒真没想到你女儿在你心中如此不值钱,竟然可以如此当作买卖交易低贱送与人。”

    席父的太阳穴突突挑了下,有些不太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不是他提出来的条件,他想要的吗?怎么这意思他听着不对味。

    “最后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下席先生,如若今日问你要人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任何人,你还会将你女儿送与他吗?”

    他一双狭眸淡淡的睨着他,不逼人,却令人有种无所遁形的错觉,席父完全躲不开他的目光,全身宛若毫无秘密一般袒露在他眼前。

    他嘴唇颤动了下,心惊的无以复加,有些无措道:“女儿终归是要嫁人的,若真要那地步,能够以她的幸福换回她妹妹的一生,又有何……”

    不可两个字还未来得及吐出,席父惊骇的发现身子陡然离地而起,他的咽喉被人死死掐住,男人邪佞的眉眼带着隐秘的残忍和阴鸷,瞳仁沉黑,有着无尽的黑气在涌动着,他的笑容却是妖冶到极致的华美,令人移不开目,心颤,心惊,心窒……

    这哪里还是个人,简直就是幻化于人世间的妖魔,带着华美的面具蛊惑人心。

    “你……”

    席父声带被掐的完全发不出声音来,他毫不怀疑男人的手轻轻一折,他便能当场脖颈断裂而亡,他双手抓着他的手腕死死挣扎,脸色通红,眼眸里有惊恐。

    “从今天起,给我记住,她是我的人,不准你碰她,欺她,辱她,骂她,命令她,肆意践踏她的尊严,随意摆布她的人生,既然你不将她当成女儿看待,不宠她,不疼她,那么我来宠,我来疼,若让我下次再从你口中听到如此无情冷漠之话,休怪我不顾情面!”

    他话语说完,毫不客气的将席父狠狠扔在脚下,“滚!”

    薄少恒极力压抑着眼眸里的风暴,杀机四溢,整个空间都迷漫着令人胆寒的冰冻之气,若不是看在他是席闻鸦生父的份上,今日这番话,他定会丝毫不留情的拧断他的脖子。

    席父看着眸若九幽寒霜的男人,心中已然不足矣用恐惧来形容了,他刚才差一点就踏入了地狱,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慌慌张张的爬起身来往门外冲去,仿佛怕身后有猛兽追来一般,步伐无比迅速。

    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如此震怒,因为一个女人而疼,心痛的仿佛有人在上面一刀一刀凌迟他的心脏,折磨他的灵魂,他觉得自己疯了,竟然如此不淡定,可就是如此不受控制。

    他视若珍宝般的女人竟然被亲生父亲看的如此之低,低到尘埃里,不惜为了另一个女儿而将她当成交易品来做交易,他有些怒不可遏,极力需要发泄的东西!

    一拳狠狠砸向一旁精美的玻璃鱼缸,嘭的一声巨响之后,鱼缸脆裂一地,水无边的漫了出来,色彩斑斓鲜艳的华美鱼儿全部在地毯的玻璃碎片上不甘的跳跃起舞,宛若站在刀尖上起舞的人,伤的遍体鳞伤却依旧不想放弃,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舞尽人生最后一刻。

    薄少恒一双眼眸隐隐猩红,全身上下散发着强烈的戾气和杀气,眼眸扫都不扫一眼地上美丽的鱼儿,淡淡转身离去。

    席闻鸦正在上课,男人突兀的闯了进来,连声招呼都没招,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来到了席闻鸦的桌前拽起她便走。

    席闻鸦惊愕的无以复加,“你有……什么事吗?”

    “跟我走!”

    男人不说话,死死的拉着她走。

    课堂上的众多学生跟教授傻眼的看着长相完美的男人进来,然后拉着席闻鸦出去,前后不过三十秒,让他们连反映的机会都没有,满脑子的雾水。

    “薄少恒,你怎么了?”

    席闻鸦察觉男人脸色很差,有些心惊,不明白他来找自己的意图。

    薄少恒不说话,拉着她直奔学校外的停车场,他脚步快,看上去很急切似的,席闻鸦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上车!”

    到达车子前,他直接将她推入副驾座,然后转身自己坐上驾驶座,直接发动车子。

    “你要带我去哪?”

    席闻鸦有些心惊于他今日异样的气场,像是完全变了个人,全身透着浓郁的不安。

    “民政局!”

    车子如利箭般射出,他言简意赅,薄唇微抿透着不容置疑的认真。

    席闻鸦眼皮一跳,瞠目道:“什么?”

    民政局!?疯了……。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