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爱是永不止息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为了让孩子能够与自己熟络,薄练臣现在每天一有空便往主宅跑。

    今天,他也来了,不过他还带了安粱一起来,他本来没打算带她来的,可是她说她也想孩子了,想来看看,安家跟薄家也算得有些交情,苏老爷子看到她倒也没怎么怀疑什么,主要是薄练臣跟安粱在人前不显亲昵,看上倒像是普通朋友。

    下午的太阳很好,佣人带着孩子在花园里散步晒太阳。

    薄练臣跟安粱走过来的时候,孩子在婴儿车里没睡着,正睁着眼望着天,一双漆黑的眸子眨巴眨巴的,一个人吸着手指,吐着泡泡玩。

    孩子的成长快的令人惊叹,简直就是一天一个样,安粱有些感叹上次见到这孩子还是小小的巴掌大一点,没想到现在不但小胳膊小腿都有些长大,连那张小脸都长起来有些成形了,眉眼间跟他母亲有着惊人的相似度。

    她下意识的朝薄练臣望去。

    只见他蹲下身,嘴角含笑,面目温柔的看着孩子,全身散发着父亲的慈爱,这样的他是她从来不曾见过的。

    就算他们在床上极致欢愉,他也不曾对她有过如此温软的神情,那笑容仿佛能够融化寒冰。

    他的笑容看在安粱眼里分外不是滋味,看在孩子眼中却其实也不是她想的那么一回事,最起码,孩子似乎没感受到他的慈爱,看到他伸手过来要抱自己,孩子的嘴巴一下子嘟起来,泪眼汪汪就要开始哭功。

    薄练臣没想到孩子认生到如此地步,他都还没抱起他,他就这么不愿了。

    他无奈收回手,孩子一下子眨了眨眼咿咿呀呀的叫了声,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反正就是不嘟嘴,望着天一个人又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人玩手指,要么踢腿,反正就是不爱搭理人。

    薄练臣看着郁闷极了,开始试着跟儿子沟通:“宝宝,爸爸来看你,你怎么不理爸爸……”

    他的耐心在这一刻极好,跟孩子说了很多很多的话,虽然孩子最初没怎么搭理他,但是后来也不知道被他的声音吸引了还是被他的神情吸引住了,反正会看几眼他。

    薄练臣见他注意力在自己身上,顿时便又想着抱他了,可他一伸手,孩子照样哭。

    带着孩子的佣人见了,笑了笑对薄练臣道:“孩子这段时间好像特别不喜欢让人抱,他喜欢躺着。”

    安粱在一边说道:“让我试试看。”

    薄练臣对她的话没有异议,推开了身让出了位置,安粱脸上挂着温柔的笑,俯身却是轻而易举的将孩子抱起来了,孩子并未对她哭,只是好奇的眨眼看着她,准确的说是看着她披了一肩的乌黑头发。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些什么,反正眼睛一眨不眨的。

    这是安粱新做的发型,一直以来,她其实更喜欢挽起头发,那样看上去气质更显高贵大气一些。

    孩子在安粱怀里没哭,让薄练臣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惊奇,难道这小子这么小就懂得喜欢女人了不成?排斥他的抱排斥的那么明显,他天天来可还比不上安粱,竟然对安粱的抱不反感。

    他惊异的望着孩子和安粱,有些困惑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安粱抱着孩子对着他调皮的眨了眨眼道:“想知道?可我不告诉你。”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不能在佣人面前失了颜面,她灵机一动便如此说了。

    薄练臣看着她调皮的表情有些失笑。

    佣人在一边笑眯眯的感概道:“安小姐是个精致的人,估计孩子很喜欢她呢。”

    佣人的话让安粱很受用,脸上的笑容越发开怀了些,看着孩子的目光也不如以前那般厌恶了。

    薄练臣也高兴,孩子不排斥安粱是件好事,日后,他们相处起来应该也没那么难,对于安粱,他还是想要娶她的,至于席父那边,他说什么也不会妥协的。

    这边,他正这么想着,那边,孩子突然抓着安粱的发丝使命的扯,嘴里还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似乎觉得很好玩,扯的非常带劲,安粱的头发当即便尖叫起来了,孩子的小手看上去小小的,但是没想到力气大的惊人,虽然没扯下她一把头发下来,但是也扯的她头皮生疼。

    佣人跟薄练臣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都上前帮忙,可孩子扯的兴奋压根不松手,边扯还边笑。

    那笑容纯洁无瑕,但此刻看在安粱眼中像极了恶魔的笑容,让她憎恨无比。

    “宝宝,乖,不许扯了,快放手,你弄疼阿姨了。”

    薄练臣试图将他的手拽下,可他一碰孩子,孩子就哭,哭的稀里哗啦,好不委屈,但就算如此,他也没忘记手上扯人的动作,还扯的更凶了。

    安粱的气的简直想打他了,头皮几乎都被他扯下来了一层。

    孩子的哭声,安粱的尖叫,一切都乱了套,薄练臣太阳穴突突的跳动,他扳孩子的手虽然没用多少力,但是孩子的皮肤嫩,一下子便有了红印子,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疼,哭的更凶了,眼泪都掉出来了,一张脸因为哭啼而憋的通红。

    花园的动静闹的大,在二楼无心看到的薄老爷子顿时便下楼过来。

    “怎么了,孩子怎么哭的这么厉害?”

    他过来之时,安粱已经成功在薄练臣的解救下了她的头发,不过由于孩子扯的很厉害,她的头发掉了不少,整个发型更是跟鸡窝一般惨不忍睹。

    “没事,孩子一时闹情绪了。”薄练臣淡淡对沉着脸的薄老爷子说道。

    薄老爷子看着安粱的一头乱发,有些明白了,关心道:“安粱,你的头怎么了,被孩子扯的吗?真是对不住了。”

    “没事,孩子也不过是一时调皮。”

    安粱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气的不轻,可她非但不能拿孩子怎么着,还要陪着笑脸说没事,别提多憋屈了。

    她现在完全不敢抱这孩子了,看他的眼神都带了浓厚的厌恶。

    她没事了,可孩子还在哭,哭的呼吸一喘一喘的,跟接不上来气似的,薄练臣想哄他,可孩子根本不领情,他一碰哭的更厉害,还一个劲的躲他,薄老爷子看着心疼,去抱他,他却没拒绝,被薄老爷子轻轻拍打后背安抚着哭声还真渐渐小下来。

    薄练臣看着气闷,就觉得纳闷了,怎么就自己抱一个劲的躲,别人抱都可以呢?

    薄老爷子抱着孩子哄了一会,孩子哭泪了便睡着了,佣人抱着他回房,安粱想要去整理下发型,因而也跟着回了宅子,花园里顿时只剩下薄老爷子跟薄练臣两个人。

    薄老爷子率先慢慢的沿着花园里的小溪流朝先走去,薄练臣默默的跟在他身边。

    自小时候跟薄老爷子较为亲近些,长大的薄练臣倒真没像此时此刻这样跟薄老爷子静静走在一起散散步,每次来不是公事谈完就走便是吃顿饭的时间而已,这些年他几乎根本没在老宅住过。

    “唉,人老了就不行了,连走几步路都感觉没年轻的时候有力。”

    薄老爷子的声音从前方悠悠传来。

    薄练臣眯了眯眼笑道:“爷爷身子骨健硕,何来老之说。”

    薄老爷子呵呵的笑,回头看他道:“我们爷两很久没这么好好的说话了,来,坐下,我们今天就好好说说。”

    他指了指草地上摆放的长椅,薄练臣尾随他坐下,看着眼前的十几年都未曾改变过的风景,不知为何看了有种淡淡的忧伤和感慨,“是啊,十几年了,这里依旧没变,但是我们都长大了。”

    薄老爷子也随着他的目光扫视了一遍花园的景色,淡淡道:“还记得当年你出生那会,我每晚吃完饭都抱着你来这里走走,转眼间你孩子都出生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薄练臣这会没说话,只是静默的看着薄老爷子略显沧桑的身子侧影,夕阳晚霞照在他的身上给老人渡了一层的金光,他眸色有些柔和下来。

    如此祥和而宁静的气氛里,他心头的恨意有淡淡消弭的迹象,然而,薄老爷子突然说了一句话,刹那将他的心再次打落低谷,摔的粉碎,他的眼眸沉的不可见底,有丝丝致命的恨意再次涌了上来。

    薄老爷子说:“娶了席家那丫头吧,姑娘家一辈子就这么毁了,你总要负起责任来,虽然……”

    他顿了顿道:“虽然这件事情因汪家那小子而起,但是姑娘家的责任却在于你。”

    薄老爷子并未看着薄练臣,而是望着远处的风景,一双眸子里含着半辈子的沧桑。

    薄练臣的唇线紧抿,搁置在膝盖上紧扣的双手死紧。

    他脑海里冒出个念头,像是毒藤一般滋长起来,这事若放在薄少恒身上,他不信薄老爷子会如此说服他?

    为什么偏偏妥协是永远是他?他有什么错?

    为什么要如此对他,他也是薄家嫡亲,还是长孙,却一丝也不顾虑他的感受?

    他到底在这个家算什么?

    他豁然站起身来,薄老爷子眸子朝他看来,很是平静,也很平淡。

    薄练臣望着他,语气有些冷,有些寒,更带着不易察觉的恨,“爷爷,我只问你一声,若是今日之事发生在少恒身上,你也会让他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吗?”

    薄老爷子双手负后站起身来,看着他,语气沉然道:“少恒他不会犯如此错误。”

    简简单单一句话将薄练臣最后一丝弥留的亲情彻底击的荡然无存。

    他笑,笑的讽刺,“他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爷爷就如此相信他,相信他的为人。”

    薄老爷子皱眉,看着他的笑容,一双沧桑的眸子里有不可察觉的失望,他今日也不过一番试探而已,没想到薄练臣竟然如此沉不住气,他有心帮他,他自己却不思悔改,如此沉不住气的他该如何在政界这条污浊的道路上走下去,实在会被抹黑掉。

    他心里有些叹息,对薄练臣道:“孩子,你的心性不如恒儿,我能够如此相信恒儿的为人便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迄今为止没有让爷爷一次失望过。”

    “对我却很失望是吗?”

    薄练臣笑得越发讽刺了些。

    原来他怎么及都不及不上薄少恒在他心中的地位。

    他是这么相信他,连一丝怀疑都没有,而自己他不是试探,便是自作主张的安排,完全不给他说不的权利。

    对于他的话,薄老爷子微微皱眉,失望吗?确实有些失望,但是他还不至于到令自己觉得无可救药的地步。

    薄练臣看他沉默,眼神冷了下来,脸色却在这一刻平静的犹如深不见底的寒潭,让人看不透,“爷爷,我是不会娶那个女人的,且不说我现在丧妻,况且,我已有喜欢的女人,我不会再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

    他话说完,也不去看薄老爷子的脸色反映如何,倏然转身就走。

    这是他第一次公然反抗他爷爷,也是第一次大胆的说出他心中的想法。

    路上碰到从屋子里回来的安粱,他拉了她便走,完全不顾安粱的反抗和回头,“怎么了?我还没跟你爷爷道别呢?”

    “不用了,走吧。”

    薄练臣现在完全没了遮掩的了心思,明目张胆的搂着安粱离去。

    安粱看他沉沉的脸,戾气十足的眼,内心有些恐慌,这样的薄练臣令人害怕,她觉得怕极了,从何开始这个男人让她如此看不透,变得阴沉而阴冷,全身带着死气一般。

    她禁不住打了个颤。

    薄练臣眼睛睨了她一眼:“冷吗?怎么身体都发抖了?”

    他的语气明明是温柔的,却令人不安极了,安粱摇摇头,咬着唇说不冷。

    薄练臣看了她几秒便没有怀疑的转头。

    薄老爷子一直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走,看着他带着安粱离去,一双苍老的眸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有淡淡的无奈和惋惜。

    翌日,在家闹腾了好几天,哭了好几天的席闻誉突然消失在了席家,席母怎么找都找不到她,找她手机却是留在房间里,席母简直急疯了,一个电话便把在建设厅的席父召了回来,两人打遍了席闻誉所有的朋友和同学连亲戚都不放过,就是找不到人。

    两人想到席闻誉可能去苏家了,又跑去苏家找,却还是没人,苏家完全空荡荡的,这下,他们彻底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才好,只能报了警,然而失踪不过才一两个小时,按照规定是警方是无法立案调查的,然席父仗着权势硬是让警方出动找人。

    席闻誉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而今天其实也是苏锦凉的案子开审的日期。

    杀害苏锦凉的两名凶手在当天便移交法院关押着,正准备半个小时后的开庭受审。

    席父的担心其实没有错,席闻誉现在其实很想死,但是在死之前,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一件事才行,那就是要为苏锦凉报仇,苏锦凉的死状她在报纸上看到了,太过惨不忍睹,令人看了第一眼便不敢再看第二眼,他死的如此惨烈,而凶手获罪只是简简单单的坐个牢而已,还因为自首认罪态度良好可能减刑。

    她觉得内心有一把火在燃烧,燃烧尽她所有的理智,只剩下疯狂。

    人一旦被逼入了绝望,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而席闻誉便是被逼入绝境的人。

    名誉被毁,她的人生已经黑暗一片了,苏锦凉是她唯一的光芒和希望,笼罩着她在黑暗中摸索前行,可这希望也被人打碎了,而席父又逼着她嫁给薄练臣,无疑不是在逼着她自杀,而此时经受了苏锦凉的死讯,她到达极限的神经终于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

    她太小,还不曾经历风雨磨难,受不了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绝望。

    杀人而已!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上次没能杀死席闻鸦,让她谨慎了许多,这次,她准备充足了才来的。

    两名凶手暂时被分开关押在法院的关押室里。

    她以冒充的司法人员的身份进入登记,一切都非常顺利,她“友善”的给他们倒了水喝,将放了毒的两杯水分别给了两名凶手,亲眼看着他们喝下去才走出了这间屋子。

    她并没离去,而是直接去了法院最高的天台,她望着澄清天蓝的天空,明明太阳是那么的大那么令人感觉暖意融融,可是她全身冰冷的却毫无温度。

    这个世间能够给予她最温暖的人已经走了,她毫无可恋,她觉得她的世界已经随着苏锦凉的死而坍塌,再也没有人可以让她如此深爱,爱到不顾一切,爱到愿为他杀人,她觉得自己比席闻鸦还要爱苏锦凉,席闻鸦根本比不上自己,一点也不比不上……

    她爬上了天台的高台,朝下望去,底下的人和车辆渺小的犹如蚂蚁,在她脚下俯首称臣。

    她眼泪满是忧伤,流着泪望着天际的尽头,仿佛看到了苏锦凉朝她明媚而笑的身影,她说了声:“锦凉哥哥,我来陪你,誉儿为你报了仇,你看到了吗?他们都死了,马上我也去找你,你在那边等等我好吗?”

    此刻,只要她轻轻纵身一跳,她便能去和苏锦凉相遇了。

    然而,就在她闭眼跳跃的时刻,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冲出来一个男人将她抱住在地上滚了三滚,生生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她哭喊着挣扎踢打着男人,男人轻松的制服了她双手双脚,将她压制在地上,一条臂膀横压在她脖颈上,冲着她吼了声:“你想死滚远点,别在老子眼皮底下进行。”

    他的声音是沙哑的,犹如五十多岁的老者,但是他的轮廓却是那么的年轻,清俊如霜,一双眼冰冷无比,没有丝毫温度,犹如死人的眼眸一般令人生寒。

    说完这一句话,男人便起身,朝楼梯口走去,再也不看席闻誉一眼,席闻誉发现他的脚一只是跛的,走起路来非常不方便,似乎截过肢现在安装的是假肢。

    席闻誉愣愣的看着他,也不知是不是被他的一吼给吓着了还是被他的话给惊住了,只是傻傻的看着男人背影好一会,等她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天台上已经冲上来好多人,有警察有司法人员,她第二次自杀的机会便这么没了。

    在人生的道路上,这次的事件若不是她人生的终点,那么便会成为她人生的另一个起点。

    席闻誉被以谋杀罪逮捕了,席母接到消息的时候眼前一黑,直接昏过去了,而席父虽然镇定一张也苍白的紧,他怎么想也没想到这个女儿竟然有胆子杀人!

    杀的还是罪犯!

    她居然为了个苏锦凉而跑去杀人!他到此刻才赫然明白,她对苏锦凉的感情早已超越了一般的那种情感,而是陷入了疯狂的境地,难怪她会为了苏锦凉而想要杀害席闻鸦,他本来还不太相信,这下他算是彻底明白了,然而明白的也太晚了,终究是他们的宠爱让女儿遭逢了如此大祸。

    席闻誉杀人的消息传开后,众人唏嘘不已,都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竟然如此偏激疯狂,为了个苏锦凉而走到如此地步。

    一而再再三涌起的风波,苏老爷子那边董老太已然完全瞒不住,苏老爷子已经渐渐的意识到了什么,他开始咄咄逼人的问董老太,虽然他已经是风烛残年,但是多年的官场生涯让他气势还能遗留一些,董老太几乎没招架住多久便全说了。

    她一说完,苏老爷子便直挺挺的坐在那儿不动了,一双眼还睁着但是不会转动了,看上去诡异的吓人。

    董老太按了铃,医生一**的涌进来,苏老爷子再次躺下了,这次他躺下却是心如死灰了,苍老的眼里有热泪涌出,他的孙儿,他都没走,他怎么能先走一步呢?

    老天要拿走他的性命尽管拿去了便是,为何,为何要带走他的孙儿,苏家难道命中注定家门薄弱,居然一而再的让他这个老头子经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而另一边,知道席闻誉以杀人收押的消息,席闻鸦颇为震惊了一番。

    相较于她的吃惊,薄少恒却有些神思凝重了,这两名凶手是关键人物,唐笑好不容易查到点眉目,没想到线索就这么断了,两人的身后明显有人,藏的很深,可是他怎么查也查不出来,很显然有人提前做了手脚,没留下痕迹,让他无从查起。

    他正想着派人提取两名犯人暗中审问一番,没想到被席闻誉这么一搅和全部毁于一旦。

    现在要重新查起却无疑很难很难,连蛛丝马迹都断了,还如何查。

    除非……只能寄希望于苏锦年的案子上,既然苏锦凉是为这件事而死的,那么背后的人不是同一伙人也是同一个人。

    他拿出手机快速拨打了一个号码:“唐笑,你马上亲自飞一趟h国将钱平带回来。”

    “我亲自去吗?用得着这么劳师动众吗,不就是个钱平,我马上让人把他带到你面前。”

    唐笑的声音在那边不以为然道。

    薄少恒语气危险而邪佞起来,“叫你去就去,哪里来这么多废话,想去北极呆着的话直接说一声,今天就送你走。”

    “得,我不说了,你是老大,我听你的还不成。”

    唐笑说完便挂断了。

    薄少恒挂完电话便看着席闻鸦目光直直的望着自己。

    席闻鸦其实也猜出了点,但是她毕竟没薄少恒想的深远,不如他这般心思慎密,有些她还是不太明白,“你怀疑钱平也会遭到毒手?”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既然有人不希望苏锦凉查下去,都对他这个检察官都敢动手了,那么没道理不会对一个小小的钱平动手。”

    薄少恒长身而立,双手插兜,姿态悠闲散漫却无形中又带着凌然的霸气,邪肆逼人。

    席闻鸦想了下他的话觉得很很有道理,有些认同,不过还是有些困惑,“那这次的两个人凶手不是席闻誉杀的吗?”

    “不,法院那边消息确实是席闻誉混做司法人员将人杀死的,他们确实是她杀的,她是一枚突然跳进来的棋子,令人措手不及却也正合了某些人的意。”

    薄少恒眯起眼,语气沉缓,波澜不惊。

    席闻鸦拧眉,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看样子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想,牵扯了很多不该牵扯进来的人,正朝着未知的道路上行进,也不知道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如此深藏不露。

    不过,不管藏的多么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相信,总会真相大白。

    然而上天总是喜欢捉弄人,明明已经濒临真相的门口,却再次关闭了大门,唐笑没能从国外将钱平带回来,带回来的只是一具死尸,而他本人也受了很重的伤。

    按照他的说话,他们买通了国外的黑帮,联合起来,唐笑人单力薄,强龙也压不过地头蛇,在国外的势力完全没人家大,对方处处针对他,压制着严严实实的,他被打压的犹如过街老鼠般,能够捡回来一条命已经走运了。

    最后的一丝痕迹也被无情的抹杀了,席闻鸦觉得心寒之极,彻骨的冷,那日,她在窗前整整坐了一天,怎么也放不下,她不可能让苏锦凉如此白白死去,就算倾尽所有她也会找出幕后黑手。

    苏锦凉的葬期已经在苏家旁系的安排定下来了,碍于苏老爷子跟苏锦年的伤病所以延缓了一段时期,直到苏锦年能够下地行走,苏老爷子从悲痛的情绪中缓冲过来,打起精神强撑着身体坐在轮椅上举办了葬礼。

    苏锦凉被葬的地方是在b市的香檀山公墓区,那里位于西郊的一座高山墓园区,风景优美,环境清幽,那里一直以来都是名门望族的首选墓地。

    葬礼的步骤,席闻鸦一步都没落下,最后还跟随着送丧人群一路护送着苏锦凉进山,上山,然后埋葬,她亲眼看着这个繁华正茂的男人一步步被黄土掩埋,掩埋了不止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笑容,他的爱情,他的青春,他的理想,他的人生……他的一切的一切,他的生命就像是最璀璨绚丽的烟花一般在她的生命里只绽放了一时,却让她铭记了一辈子。

    她觉得心空空的,茫茫然的,眼角有泪划出,只有一滴……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她放下手里的鲜花,行了葬礼,将这段话献祭给他,苏锦凉,虽然我相识很短,我也无法让自己爱你,但是我对你情感超越了时间,比爱情还要亲厚,那便是亲情,你就像是我的家人一般,你永远在我的心底最深处,我爱你,我的家人!

    ------题外话------

    终于搞定了~呼呼~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