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温柔到残忍(一更)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夜半的时候,昏迷中的席闻鸦发起了高烧,那温度炙烫薄少恒的脸颊,让浅眠中的他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了。

    他摸了摸女子潮红如血般的脸颊,眸色一下子紧张而无错起来,几乎慌里慌张的按向了床头的警铃。

    没一会便呼啦啦冲进来一群人,以陆沉为首,一进来便给席闻鸦做检查,并利用各类降温仪器给予降温处理。

    薄少恒站在那儿想要让位,可席闻鸦竟然潜意识里死死地抓着他的手不放,全身颤抖的厉害,一双秀丽的眉目紧锁着,神情说不出的恐惧和脆弱,眼角竟还有泪珠溢出,全身更是散发着一种莫名悲伤到极致的气息。

    薄少恒觉得不对劲,好看的眉心蹙的越发紧致了,声线低沉道:“她怎么会这样?”

    “她好像陷在梦魇里醒不来。”陆沉看着席闻鸦语气沉缓道:“你安抚下她吧,她潜意识里觉得你能给她安全感所以才会抓着你不放。”

    她不想他放手,薄少恒也不想再放开,最后只好坐在她床头,右手绑了绷带挂在脖颈上实在无法动,便用两人交握的那只手的手背轻柔的替她擦去眼泪,再一遍又一遍抚摸她柔软的发丝给予她安定的力量,仿佛母亲安抚她的孩子一般。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安抚起了作用还是她的梦境里已然不再发生可怕的事情了,她身子渐渐平静下来,眉目也舒展开,陆沉松了口气道:“她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现在就等着她高烧褪去这危险期便过了,我留两个护士在这照顾,你累了闭下眼休息吧。”

    “恩,好!”

    薄少恒应承下来,陆沉跟两名护士嘱咐了几声便带着其余的人走了。

    两名护士一看便是处理高烧病人的能手,手法熟练,动作敏捷,不断的操作各类降温仪器,随着席闻鸦的体温上升或者降低而改变降温温度。

    席闻鸦的高烧整整烧了一晚,临近晨曦才得以降下来,薄少恒一眼未曾闭眼,双目虽不显困意然也充满了血丝。

    知道席闻鸦温度稳定下来后,他才得以让自己闭眼假寐了会。

    守候她一夜,比之他在部队不眠不休连续三天三夜作战还累,累的不是身,而是心,他的一颗心几乎因为她起起落落的病情也忽上忽下的动荡了一整晚,其中的煎熬完全无人能够体会得到。

    ……。

    而另一边,同样陪了苏老爷子一个晚上的苏锦凉在清晨时分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他看了眼还安详而睡的苏老爷子,拿出手机去洗手间接听,光滑如洗的镜子里清晰的倒映着他眼下略显青黛疲惫不堪的脸,他语气温和道:“你好,我是苏锦凉。”

    “苏先生是吗?我是陈警官,我们已经得到确切消息你大哥昨晚被人送入了军区医院,我们这边还查到你大哥在盗窃了家里的保险柜之后还和人绑架了一名女士,那名女士好像也受了不轻的伤目前也在军区医院接受治疗,我们想要了解下你认不认识一名叫席闻鸦的女士?”

    “你说谁?席闻鸦!”

    苏锦凉瞠目结舌,怔怔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脑子里几乎有一瞬的空白。

    “是的,席闻鸦,你认识她?她和你大哥是什么关系?你是否知道你大哥为何要绑架她?”

    “对不起,等等,你说我大哥绑架了她?可是那位席小姐跟我大哥小时候认识的,长大后完全没联系过,见面也不过见过一次而已,他为什么要绑架她?”

    苏锦凉心里可谓掀起了惊涛骇浪,怎么也无法相信他大哥竟然会绑架席闻鸦,更令他难以置信的是席闻鸦和苏锦年怎么会受伤了?

    警方本来问他的,现在却突然被他反问,顿时愣了愣,说道:“苏先生你也不清楚?那看来只有等他们两人苏醒过来才能知道了。”

    “你说他们还没醒来,伤的很严重吗?”

    苏锦凉拿手机的手有些抖起来。

    “你大哥的伤势比较严重,在重症病房,而那位席小姐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早上才刚刚脱离危险期,你要去探望吗?”

    “我马上过去,麻烦你了,谢谢!”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件事情怎么还牵扯进了席闻鸦?

    苏锦年挂断电话,刚将手机放在梳洗台上,蓦然看到了手机里竟然有一条未读短信,他划开看了下,脑子轰然便炸开了,脸色惨白的无一丝血色。

    “快来救席闻鸦!”

    这条信息几乎将他整个人击垮,他竟然错过了如此重要的求救短信,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错过了?鸦儿,鸦儿……

    他打开冷水飞速的一遍又一遍的冲洗自己的脸颊,仿佛失了魂的木偶僵硬的重复着一个动作,直到过了许久,他喘息着拿纸巾擦了擦脸上不知是水还是泪的液体,他茫茫然的站了会,突然像是想起自己还有事情要去做,他拍了怕自己的脸颊,喃喃低语道:“冷静,我要冷静下来。”

    说着他对镜整理了下歪掉的领带,大步出去拿了沙发上的西装利落的穿上,最后看了眼苏老爷子便开门出去了,和外面的护士说了下让她帮忙照顾下苏老爷子,他出了医院便火速赶往军区医院。

    在重症无菌室,他透过玻璃窗一眼便看到了里面躺在病床上浑身被纱布裹着,戴着氧气罩的大哥,眼里止不住的沉痛,他闭了闭眼,再次睁开已然恢复一贯的冷静,他朝站在身边的警方人员问道:“谁把他送过来的?在哪发现的?他到底……。到底被谁伤的?”

    他的声音里压抑着极为沉重的愤怒和痛色。

    “苏先生,别激动,这件事情我们目前还在调查当中,一有消息便会通知你的,不过将他送来军区医院的人我们透过医院的登记已经调查清楚了,是位姓连的先生,而席小姐那边我们也查到了是位姓薄的先生将她送至医院。”

    “她在哪里?我能去看看她吗?”

    苏锦凉听到席闻鸦三个字一下子又六神无主起来,脸上满是忧色。

    “可以,我让人带你去吧。”

    苏锦凉颔首道谢道:“谢谢。”

    去往席闻鸦病房的路上,他一路眉头紧锁脚步飞快,脑海里几乎不敢想象席闻鸦受伤的凄惨摸样。

    薄少恒被警方带着去医院会议室录取口供的时候,刚巧与他擦肩而过,他却未曾注意到薄少恒,然薄少恒却是一眼便看到了他,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朝席闻鸦的病房走去,他眯了眯眼,狭长幽深的眸底看不出一丝异样情绪。

    终于,当站在席闻鸦的病房前,苏锦凉却陡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推开门的勇气,深呼吸了数次,他才得下定决心缓缓推开了那扇门。

    ……。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谈话声,席闻鸦缓慢睁开第一眼的时候还不太适应光线的强度因而眯了眯眼才得以慢慢适应下来。

    谈话声从外间传来的,她抬眼看向微微敞开一线的门缝,有一名身着白大褂的护士正与背对着这边穿着银色西装的男人在说话,那侧影让她看着莫名有些熟悉,声音也是如此的熟悉。

    刚清醒,她的脑子还有些处于混沌状态,眨了眨眼想了下才想起来那人是谁?

    问过护士席闻鸦的情况后,虽然护士一再表示席闻鸦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已经安然,可没看到她睁开眼看自己,听着她亲口跟自己说话,苏锦凉的心怎么也无法平复静下来,悔恨,怜惜,自责,担忧……诸多情绪一一在他眼底呈现,渐渐汇聚成一张大网将他牢牢裹住,逼着他连呼吸都困难。

    他怎么也无法忘记第一眼看到席闻鸦的情景,脸色病态,伤痕累累,残破的犹如破娃娃般闭眼躺在那儿。

    他的心凉了又凉,冰冷的仿佛被人生生冷藏进了冰冻的湖水里。

    护士开门走出去了,他缓缓转身步子沉重的朝里间的病房走来,刚推开门抬眼便直勾勾的撞入了一双清若寒潭的眸子里,他微微愣了下,继而是狂喜,几乎是扑倒席闻鸦床头,“鸦儿,鸦儿,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他的眼睛里竟有晶莹的液体在闪耀,连日来的诸多变故已经将他沉沉压垮了下来,一向坚挺的脊梁骨微微弯折带着说不出的沧凉感,他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自信飞扬,早已不再是那个年少轻狂的少年,轮廓间依稀变得成熟起来,历经世事的磨难在他眉目间也染上了岁月风霜。

    他差点伏在她床头痛哭,席闻鸦微微扯唇,牵扯到脸颊上的伤有些撕裂的疼,她笑意薄弱却充满温和,“我没事了,谢谢你陪着我,能帮我倒杯水吗?”

    席闻鸦下意识的以为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便是他,眼眸里说不尽的感激。

    苏锦凉闪了闪眼,刚想解释什么,却听闻她的话只好先去倒水,“好,你等等。”

    席闻鸦有些艰难的想要坐起身,全身却是没力气,支撑身体的手心也传来一阵痛楚,她狼狈跌回了床上,苏锦凉倒着水冲她喊:“我帮你,你等下。”

    她叹了叹点了点头,苏锦凉端着水放在床头柜前,伸手将她扶起,在她身后靠了两个枕头,再端起水细细吹冷然后喂入她口中。

    席闻鸦想要亲自动手的,可惜手提不起力气来,只能借着他的手喝水,她有些歉然,对着他扬眉浅笑了下,“谢谢!”

    苏锦凉看见她笑,心里暖暖的,觉得这般的她才是自己认识的鲜活的席闻鸦,眼里的阴霾散去不少,也回了一个笑,“不用谢,跟我何必这么客气。”

    席闻鸦一时默然,默默的喝水。

    喝完一杯,她苍白干燥的唇色鲜润不少,娇艳欲滴,但咽喉还是有些干的冒火,她对苏锦凉道:“能帮我再倒一杯吗?”

    “好。”

    苏锦凉为她再倒了一杯,再次亲手喂入她口中,喝完水,她的嘴角残留着一滴水珠,苏锦凉看着拿来了纸巾帮她擦拭,席闻鸦没躲开,任由他温柔的帮自己擦去水渍。

    她清眸微微闪了下,有些迟疑道:“你有没受伤?”

    苏锦凉擦拭的动作未滞,叹息了下,盯着席闻鸦语气失落道:“鸦儿,救你的人不是我!”

    席闻鸦神色一怔,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唇线微咬,“不是你?”

    苏锦凉点了下头,苦笑了下低头道:“警方说那个人姓薄。”

    薄!

    席闻鸦心重重跳了下,不可制止的手脚有些发冷,脑海里几乎一下子浮现男人冷然俊美的侧脸,她听见自己的声音犹如风中的小草颤抖着,“他……救了我?”

    是他,怎么是他,他……。

    她眼睫颤动的厉害,眼底隐隐有脆弱而茫然的神色浮现。

    苏锦凉心沉了沉,看着反常的席闻鸦,淡淡道:“警方是这么说的。”

    “他在哪里?你能带我去见他吗?”

    他将自己从地狱般的火场救回,那么他人呢?他人在哪里?

    席闻鸦突然萌起一股冲动,慌乱而急切的紧紧抓着苏锦凉的手臂,双目里满是惊惧。

    苏锦凉一看便看出了她的所思所想,顿时沉然道:“鸦儿,你别乱想,他没事,他没事的。”

    他不断拍着席闻鸦的肩膀安抚着,席闻鸦头脑清醒下来,看着他的眼,反反复复的确认:“他没事,真的没事?”

    苏锦凉点头再点头向她保证,虽然他也不太清楚那位薄先生的情况,但既然还能将席闻鸦送到医院,那么应该是没大碍。

    席闻鸦看着他肯定的神色,终于神色不再那么慌张起来,但是低垂的眸底依旧难掩的复杂情绪。

    他没事,他没事,可为何她还是觉得心痛的想哭,这股情绪不像是感动也不像是激动,而是莫名觉得心酸!

    他为什么要救她?为什么甘愿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救自己?

    她不敢往下去想,然而脑子里这个问题像是滋生的藤蔓紧紧盘踞在她心头缠着她呼吸困难,紧紧压迫着她的神经。

    “鸦儿,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苏锦凉看着神色呆呆的席闻鸦有些心惊,扶着她双肩不断喊她。

    席闻鸦双眼茫茫然,直到——

    薄少恒豁然推开了门出现在两人面前,她的眼眸看着他眨了下,便不再动了,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精致的脸庞,纱布吊起的手臂。

    看着她的反应,苏锦凉的心一下子掉入了谷底,无尽的悲凉将他淹没,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恍然大悟,这场爱情的博弈里,他早已输了,输的惨烈,鸦儿再也不是鸦儿了,她变了……。她早已不是以前爱粘着他,爱对他脸红、害羞的那个女子了。

    她的心神,她的目光,她的心已经被另外一人占去,早已无他的栖息之地。

    他站起身走过薄少恒身边,双拳紧握,纵使再不甘,他也明白,眼前的人为了席闻鸦不惜罔顾性命,他比自己占尽了先机,他以他独有的霸道强行走入了席闻鸦的心里,席闻鸦即使不爱他,可,这辈子也不可能忘怀他。

    他在她心中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特的存在,抹不去,杀不掉。

    他步子沉重的来,亦沉重的走了。

    薄少恒狭眸微眯,看着床上怔怔望着自己的女人,心情愉悦,他喜欢她旁若无人静静看着自己的目光,那目光仿佛全世界都消失了,只有自己才能在她眼里留下印记。

    他朝她走近,坐在她身边,左手温柔的环住她的肩,将她搂入怀中,紧紧拥抱,深深嗅闻她的发丝,这一刻,他是如此清楚的感受到她还好好活着,活在他的身边,跟他呼吸的同一片空气。

    “你活着真好,真好……。”

    他低低的在她耳边轻轻叹息。

    席闻鸦眼睛眨了又眨,眼里有光泽的东西涌动,她唇瓣开开合合数次,才得以艰难开口:“为什么要救我?”

    她并不觉得自己有能让他不顾生命也要救自己的原因,她想不明白。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温柔,如此温柔的令人难以抗拒……

    上世的经历使得她对火有天生的恐惧,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么一个男人竟然为了自己罔顾性命的去救自己,为了自己奔赴地狱!

    她觉得心酸,心痛,心仿佛不是自己的,一丝一毫的情绪都随着他的温柔在起伏。

    她发觉,他真的是温柔到残忍,竟然以这么卑鄙却又光明正大的方式如此轻易的掌控了她的心。

    ------题外话------

    等下还有二更,不过估计要到半夜了,亲们别等,明天看吧~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