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醉酒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与章珂一起逛了一下午,席闻鸦也被连带着买了一堆的衣服回来,等到回到家的时候,脚酸疼的厉害,整个人甩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

    逛街果然是个体力活,章珂看上去体力比她好的人也累的气喘,跟她嬉笑道:“鸦鸦,下次逛街把你家锦凉哥哥带上,这样我们就有免费苦力了。”

    席闻鸦不知道该说什么应答,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起身去倒了杯水给她,“先喝口水吧!”

    “好,谢谢!”章珂猛灌了几口水。

    席闻鸦将沙发上的购物袋拿去卧室,卧室里薄少恒早已不在,她将衣物整理好再出来,章珂开了电视盘腿坐在沙发上,她坐到章珂身边,问道:“晚上想吃什么?”

    “让我想想!”章珂眼睛一亮,眨着眼一副苦思冥想的摸样,刚开始状态蛮好的,过了三秒,她却突然眉头紧蹙,感觉闷闷不乐起来,席闻鸦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了?”

    章珂转头看她,神色很是纠结道:“鸦鸦,我是不是很惹人讨厌,连做饭都不会,干什么事情都干不好!”

    “呃,这话怎么说?”

    席闻鸦不知道她怎么就来了这么一句,顿时满脸狐疑的看着她。

    章珂有些愤愤道:“就是有一个该死的男人说我是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居然连做饭都不会!”

    “女人又不是天生会做饭的,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席闻鸦淡淡轻笑。

    “就是啊,女人就一定要会做饭吗,真是气死我了。”

    章珂怀抱着抱枕几乎揉成了一团,眉毛也是紧揪在一处。

    “好了,别为了这种人不开心!”

    章珂的性子一向大大咧咧,嘻嘻哈哈,倒很少见她如此生气的摸样。

    “但是鸦鸦,我在意,我他妈的就是在意他的话,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还病的不轻吧!”

    章珂垂头丧气起来,苦恼不已,手无意识的掐着抱枕,仿佛在掐某个男人。

    席闻鸦一愣,看她这副摸样,顿时有些小心翼翼道:“你……喜欢上他了!”

    在意男人的话女人除了喜欢那人,好像也没有其他原因!

    “才没有,我才不会喜欢那种自大狂妄没有教养的男人!”

    章珂一脸骂了一通,骂完之后却觉得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果然看到席闻鸦一脸浅笑的看着她,章珂顿时挫败下来,一手伏在心口,低喃道:“鸦鸦,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每次看到他就觉得心跳个不停,我很想跟他好好相处的,可是你不知道他每次开口的话能气死人,我简直讨厌死了他了,可却该死的在意他的话,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

    “小珂,你是生病了,得了相思病!”席闻鸦淡淡笑。

    章珂沉默了一会,才喃喃开口道:“鸦鸦,你喜欢苏锦凉是个什么感觉?”

    “他?”席闻鸦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眼神闪了下,才道:“小珂,喜欢一个人是感觉上突然来的,每个人的感觉不同说不好,不过我想你应该是喜欢上那人了!”

    “鸦鸦,可是他好像很不喜欢我,甚至很讨厌我,我们每次见面没一句好话!”

    章珂叹了口气,摸样沮丧极了。

    席闻鸦搂着她肩膀拍了拍,她一向不太安慰人,倒真不知道怎么安抚她的情绪好,只能说道:“小珂,感情的事情只能顺其自然,强求不来,他恶语相向不一定真的讨厌,你若真喜欢他,可以试着跟他表白一下,若是他拒绝了,那么我觉得你应该趁早收手,在还没付出全部真心之前,那样最起码你还有挽回自己的余地!若是成功了,那么你就跟他交往吧!”

    章珂不敢置信的看着席闻鸦,拼命摇头道:“跟他表白好丢脸,鸦鸦,我不干!”

    席闻鸦叹了叹,“那你只能陷在你自己一个人的单相思里痛苦,你难道想暗恋人家一辈子去!”

    章珂眼神黯淡下来,语气低落道:“可是表白我没勇气,有没更好的法子!”

    席闻鸦看着她摇头,做了个这样的话无能为力的表情。

    章珂烦躁的双手抓了两把头发,席闻鸦笑道:“好了,别纠结了,其实你也可以慢慢试着靠近他的心,要不你就先从赢得他的好感开始!”

    “这个要怎么做?”

    席闻鸦沉吟了下,含笑道:“他不是说你不会做饭,你就先从做饭开始,不是有句话说赢得男人的心先征服他的胃!”

    “好吧,你教我!”

    章珂觉得她这个办法行,兴奋极了,精神力十足。

    “那走吧!”

    席闻鸦拉着她去厨房。

    晚上的晚饭几乎在席闻鸦胆战心惊的过程中渡过的,她本以为自己刚开始学习厨艺的那会已经够令张舞头疼了,没想到章珂比她更胜一筹,切菜差点没把手指给切了,烧饭差点把整个厨房烧掉了。

    战战兢兢的做好一桌菜,没想到一桌子的菜色有够难看的,味道差的不行,章珂郁闷的不行,席闻鸦夸她第一次下厨算不错了,别伤心,熟能生巧,章珂这才展颜。

    章珂晚上不准备回去了,说是要跟她一起睡,席闻鸦没意见,两人吃过饭后看了会电视一直到九点半,章珂拉着她要去睡觉,说是躺在床上说会悄悄话然后睡觉。

    章珂先去洗的澡,等她洗完,席闻鸦才进去,不过等她出来的时候,被章珂手上的一件衣服给吓着了。

    她倒真忘记了,薄少恒遗留在这的西装,她都塞床底下了,居然也章珂怎么发现了,顿时紧张了半死。

    “鸦鸦,这男士西装谁的?你怎么给塞床底下了,我还以为是你刚买的衣服掉床底了!”

    章珂还拿着西装在打量,一脸好奇。

    “这个……。”

    席闻鸦不知道该说谁的好,说她爸的,好像不太可能。

    她正想着怎么说好,章珂已经替她说了,“是不是你那位锦凉哥哥的,哦,我知道,原来你们是想过两人世界!”

    她一脸暧昧神色,倒真让席闻鸦不知道该怎么接口好,说不是那这件衣服是谁的,说是倒真是附和了她的话。

    席闻鸦只好选择沉默。

    知道是谁的后,章珂也不在深究,拿了衣服给它放柜里放好,然后爬上床,招呼席闻鸦:“鸦鸦,睡觉!”

    席闻鸦吹干头发,爬上床,关了灯,才躺下,章珂便像个八爪鱼一样粘上来,双手抱着她胳膊。

    “鸦鸦,有你真好!我真庆幸我遇到了你!”

    她说的真诚,笑的也满足。

    席闻鸦扯唇笑了笑,“你也很好!”

    “鸦鸦,我妈过世的早,我在薄家一直都是被孤立的那个存在,我这么多年来活的很累,虽然有哥哥常常来看我,关心我,但是他毕竟是男人不能给我想要的那种母亲般的温暖,不过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真的很温暖,谢谢!”

    章珂说的煽情,让席闻鸦有些感触,她温暖吗?她天性淡薄,骨子里透着悲冷的味道,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可以温暖其他人的人。

    她摸了摸章珂的头,像是抚摸她自己的孩子,“你只是没有找到你真正能给你温暖的那个人,我相信会有那个人给你想要的温暖!”

    章珂扯唇笑了下,抬眼看她,黑暗中的眼神很亮,“也许吧,不过现在鸦鸦是我能感到最温暖的人!”

    席闻鸦浅笑了下没再说什么。

    后来两人又说了些其他的话题,直到不知不觉中睡去。

    席闻鸦是被一阵门铃给惊醒的,她睁开眼的时候,章珂迷迷糊糊的在揉眼睛。

    席闻鸦起身披了件薄外套去开门,她的困意还没散去,眼前便出现一大捧鲜红的玫瑰花,顿时把她吓得一下子清醒了。

    “席小姐是吗?有您的花,请签收下!”

    席闻鸦错愕的不行,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你送错了吧,我没订花!”

    送花人员笑道:“席小姐,是送给您的,请您签收下!”

    席闻鸦头皮发麻,只能先签下,捧了花进门,花里有一张卡片,她拿出来看了下,上面有些祝福短语,却没写明署名,她顿时困惑,这花真不是送错的吗?既然不是送错的,怎么没署名,还有,到底谁给她送的花?

    “鸦鸦,谁啊?”

    她正纠结着,章珂也从卧室里出来了,看到她手捧一大束玫瑰,顿时便愣在当场了,“鸦鸦,你被追求了,谁送的?”

    席闻鸦苦笑道:“不知道,也许是送错地方了!”

    她将花随手放在桌子上,去倒了两杯热水,一杯给章珂。

    章珂已经兴致勃勃的去看卡片,却任是没找到署名,“鸦鸦,不会是你那锦凉哥哥送的吧,今天又不是情人节也不是七夕也不是你生日,是什么节日居然送花给你,不会跟你吵架了所以拿花来哄的你吧!”

    席闻鸦可真佩服她的想象力,不过倒真被她说了一样,她跟苏锦凉昨天虽然不算吵架也算是摊牌了,不过真是他送的吗?

    席闻鸦想了下他离开时的表情,还真有些不确信起来。

    由于她新家这边里学校比较近,席闻鸦索性把学校的宿舍退了。

    一个人住自由是自由了,但是几乎她每天清晨都能收到一大束的玫瑰,若是第一次收到花是惊吓,那么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简直令人有种头皮发麻,感到恐怖的地步了,花跟第一天一样都是没署名的。

    席闻鸦放在家里嫌挤,干脆每天收到花都扔外面的垃圾桶里了。

    她简直快被逼疯了,到底是哪个家伙那么有闲心。

    她可不认为自己桃花运旺盛!

    她其实一下想问问苏锦凉是不是他送的,可一直不敢,上次的事情也不知道苏锦凉现在是怎么想的。

    一连收了七天的花,她总算在第七天的晚上见到正主本人了。

    薄少恒站在她门外,狭眸睨着她,“你没睡好,怎么看上去这么没精神!”

    席闻鸦眼下明显有黑眼圈,完全是被这几天清晨便扰人清梦给吵的没睡好,且这些天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收花的缘故,她每晚做噩梦,能睡得好才怪。

    “有什么事情吗?”席闻鸦连应对他的精神都没了,她现在只想早点睡觉。

    “衣服洗好了没?”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其实想说花漂亮吗?可觉得太幼稚了,因此没说。

    送了七天的花,七天不在她面前出现都是慕草微的主意,按照他来说那是一种柔情策略,慕草微本来让他在鲜花上署名的,表明是自己的心意,可薄少恒其实不太看好他这一策略,因此留了一手,没再花上署名。

    席闻鸦有气无力道:“你等着,我去拿给你!”

    她转身去卧室取,薄少恒在她客厅转了一圈,没发现花的痕迹,有些纳闷,难道没送到,他想了想又走到了她卧室门口,小心瞄了眼里面还是没有。

    席闻鸦取了衣服拿给他,“诺,给你!”

    薄少恒接过衣服,状似无意的说了句:“你屋子里喷香水了吗?怎么有花香?”

    席闻鸦闻了闻没闻到什么,摇摇头道:“没花香,你闻错了!”

    薄少恒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席闻鸦巴不得他快点走,可明显的不如她意,他对她露出颠倒众生的笑来,“晚上请你吃饭!”

    席闻鸦摇头拒绝道:“不需要了,谢谢!”

    薄少恒拧眉,有掐死她的冲动,觉得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慢一拍还是反应迟钝,自己表现的够明显了。

    他眯了眯眼,诱惑道:“去吧!”

    席闻鸦被他的目光看得发麻,却还是坚定不移的摇头,“不去!”

    “你不去,那好,我晚上便住你这儿了!”

    薄少恒发现每次对这个女人好像威胁更有用,他说着还真往她卧室走去。

    席闻鸦觉得他就是个故意来搅乱自己生活的混蛋。

    最终的结果,席闻鸦还是满心不愿的陪他去吃饭。

    薄少恒选的一家很有情调的西餐厅,席闻鸦跟他一起吃饭其实真没什么胃口,不过餐厅的食物真不错倒让她多吃了些。

    吃饭时,薄少恒问她有什么地方想去的没,她直接说想回家,薄少爷第一次约会,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好像晚上除了夜店便没什么地方是好玩的!

    慕草微给他的地方也不好,他一点也希望带着她去那种乱七八糟的地方。

    最终吃好饭,薄少恒只能开着车慢悠悠的送她回家。

    薄少爷晚上温柔的诡异,收敛了不少不正经的邪魅之气,让席闻鸦有种毛骨悚然的惊恐感,完全不敢跟他多呆,觉得多呆一秒都是危险。

    她脑子里其实有模模糊糊的一个答案,可她自己不敢往那个层面想,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将自己缩进了龟壳里。

    路过一处路段之时,道路旁边有群人在打架,打的很凶,席闻鸦无意透过车窗看了眼,昏暗的路灯下愣是让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她忙惊呼道:“停车!停车!”

    薄少恒看她急切摸样,忙停了车,席闻鸦还没等车停稳便冲下去了。

    “住手!住手!你们干什么!”

    席闻鸦飞奔上去,身手利落的踢飞一个正打着苏锦凉打的最凶的男人。

    这群人大概有七八个,穿的怪模怪样的,一身的流气,看到她,不少男人吹了声口哨:“呦,这哪里来的妞,长的不错!”

    席闻鸦神色凉薄,看也没看他们一眼,伸手去扶被打在地上的苏锦凉。

    才蹲下便闻到一股浓郁的酒味,她皱了皱眉,喊了声:“苏锦凉!”

    苏锦凉的眼睛是半眯着明显处于迷糊状态,听见有人喊他,下意识的“嗯”了一声,然后便不吭声了。

    席闻鸦叹了口气,要将他扶起,旁边却有两个男人伸手来抓她,“妞,来跟哥哥们去喝酒怎么样?”

    席闻鸦躲开了他们的纠缠,眼神冷冷的。

    “呦,还有些脾气!”一个黄色头发的男人阴毒的眼睛眯了下,伸手要抓她的下巴。

    席闻鸦反手抓住他的手利落的断了他的手腕,再一脚踹飞了他。

    “妈的,还是个小辣椒!”其余的男人一看顿时都围了上来,眼看打一架是不可避免的了。

    薄少恒却突然出现了席闻鸦的身后,一双狭长的眉眼淡淡扫视一圈,嘴角含笑,“给你们三秒时间消失!”

    “妈的,你谁啊你!”

    “一!”

    薄少恒淡淡扬唇,输了一个数,眼神倏然一眯,有一股惊人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他的气势连身居高位的人都感觉胆战心惊,更不论这些没见过大场面的混混,顿时被他身上的气势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有人硬着底气道:“有种单挑!”

    “二!”

    第二声,薄少恒淡淡一瞥,身上的气势更是浓郁,眼底已然有了一股狠戾的杀机。

    混混们只觉得脖颈都是冷飕飕的,个个对望一眼,当下觉得眼前的人惹不起,顿时转身要跑,席闻鸦却叫住了,“等等,把钱包拿来!”

    “什么钱包?”

    一个混混抵死不认账,晚上好歹逮住了一只肥羊,哪里肯那么容易吐出。

    “拿出来!”

    席闻鸦冷淡的看着他,一双清眸极黑。

    薄少恒眯眼看向那混混,那混混愣是打了个寒颤,颤巍巍的将钱包拿出来了。

    席闻鸦将钱包放入苏锦凉西装口袋,将他扶起,苏锦凉醉的实在不轻,也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里听到她的声音的缘故,喃喃喊了声:“鸦儿,鸦儿……。”然后牢牢的抓住了她的一只手腕不放。

    席闻鸦动作滞了滞,有些叹息。

    薄少恒眯了眯眼,俯身帮助她将苏锦凉扶起,将他一手架在了自己的肩上,什么也没问,直接带着他上了车。

    席闻鸦没坐在副驾座,而是坐在了车后座,苏锦凉实在抓的她太紧了,都无法脱手。

    车内气氛有些沉闷,薄少恒一直没说话,只是安静地开着车,不过偶尔在席闻鸦不注意之时会透过后视镜扫一眼。

    苏锦凉靠在她的肩上,还在低喃着她的名字,不过手已经从紧紧抓着她改为环住她的腰身了,这般越举的举动清醒之时的苏锦凉是完全不会做的,想来只有醉酒之后,人潜意识里都会干出些平日不敢做的事情。

    “他家在哪里?”

    薄少恒看着那双手臂别提有多碍眼了。

    席闻鸦扬了扬眉,正对上他后视镜里漆黑深邃的眼眸,“我问下!”

    说着她扶着苏锦凉的身子,问了声:“苏锦凉,你家在哪里?苏锦凉,苏锦凉……醒醒,你家在哪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叫声起了作用还是苏锦凉有些酒醒了,眼睛睁开了一条线,看着她傻傻笑了下,伸手摸了摸席闻鸦的脸颊,喊了声:“鸦儿,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的语气很轻,轻的令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席闻鸦看着他的眼睛,淡淡启唇说道。

    苏锦凉却仿似没听见她的问话,自顾的在那儿说着:“如果是梦也没关系,我就当做了一场美梦,鸦儿,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原来我在你心里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我没能保护好你,我确实很没用,对不起,对不起……”

    他额头贴着她的额头一直不断的道歉,语音里难掩脆弱。

    席闻鸦垂眉敛目,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薄少恒眉梢一挑,眼底有妖邪的危险之芒闪过,猛然一个急刹车让一车子的人来了个措手不及,席闻鸦和苏锦凉两个人被甩了下,倒真没靠的那么亲密了,席闻鸦摸了摸被撞的额头,看了眼薄少恒道:“你干嘛急刹车!”

    “前面有块石头挡住了!”

    薄少恒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重新发动车子上路。

    苏锦凉被这么一颠胃里的酒液一阵翻涌,直接吐在了他后坐车上,只吐稀里哗啦,薄少恒的脸当即便黑了,黑的不能再黑了……

    吐完之后,苏锦凉便再次睡过去了。

    席闻鸦头疼,小心翼翼的瞄了眼黑脸的某人,只能说了句,“对不起,那个……洗车的钱算在我的头上好了,看样子只能先送他到我家了!”

    薄少恒冷淡的睨了她一眼,脸色臭的不行!

    ------题外话------

    被老妈催着睡觉了,只能六千了~老妈让我明天去拜外婆,我说不去,决定留在家里爬字,真心不孝顺了~汗滴滴,我看下明天能不能来个万更,后天把时间调整回来~群么个,新年快乐~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