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贝戋人就是矫情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薄少恒左腿压右腿倾斜靠着椅身坐着,坐姿散漫中却又隐隐透着一股强大的威势,他食指一页页翻过手上的资料,最后在影印着自己名字和席闻鸦名字的两张资料上停住,完美的犹如玉石般的温润指尖轻轻扣打着纸面。

    视讯内,秦斫面无表情的脸很冷,仿佛一块寒冰似的,在他身边还有一名男子,长相偏阴柔,眉眼细细长长的,肤质柔嫩,薄唇宛若上等朱砂殷红灼艳,他若是换上一身女儿装绝对艳杀四座!可惜,男人虽然长的好看,吃相实在不咋样,随手抓着蛋糕便往嘴里送,满手的奶油,还不时的伸出舌头舔舔手指,那姿态像极了一个刚学会吃东西的贪嘴奶娃子,他嘴上嘟哝着:“喂,我说你好歹发个话,爷我干坐着屁股都快坐疼了!”

    秦斫的眼角明显有抽搐,屁股很自觉的往旁边挪去,觉得与这人坐一起简直丢尽了脸,恨不得跟那人有多远离多远。

    薄少恒总算开口了,眉眼一瞭,淡淡道:“人呢?”

    “派人去查了,可那小子好像很聪明,躲过去了,没找到,哦,不过拍了一张录像照片,你要看不?”

    男人还在往嘴里塞东西,眼睛是一点也不扫薄少恒,相较于薄少恒的俊美风姿,似乎美食在他面前才是最具魅力的事物。

    薄少恒扬了扬眼角,薄唇微启:“发过来!”

    没一秒,照片便出现了,齐肩的棕色卷发,男士宽大的夹克衫,男士牛仔裤,还有蓝色的背包,照片的面容不太清楚,只有大致的轮廓还有一撇胡子算得上清晰,他眯了眯眼,突然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细看又感觉不出来到底哪里熟悉。

    他眼底暗了暗,有些深的不可见底,鬼魅的光芒在幽幽闪烁着。

    视讯内,半天没听见他说话的,那个男人又再次开口了,“我靠,又玩沉默,要不要把b市翻过来把这人找出来,你到是发句话,爷忙着呢,没空跟你瞎耗着!”

    薄少恒指尖危险的摩挲了下唇线,眸子淡淡的盯着男人,笑的温文尔雅,“不必,我很期待他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风暴!”

    视讯的男人大大的翻了白眼,吃着蛋糕恶狠狠骂了声:“贱人就是矫情!”这话他刚从电视里学来的,现在觉得拿来说薄少恒他妈的真的太合适不过了!

    嘶!秦斫倒吸口冷气,这世上也只有唐笑这只二百五才敢这么有胆骂自己的主子!

    他跳起身漫步走了,留下秦斫坐在那里顿时感觉阴风刺骨,薄少恒的眼神一眯,笑了,笑得邪佞而危险,“唐笑,你找死!”

    秦斫牙齿打冷战了,硬着头皮询问薄少恒还没有吩咐,没吩咐的话他就关视讯了!

    薄少恒盯着他,笑的很温雅,说的话却阴测测的,“给我封了他的甜点来源,他最近很闲,再陪他练三天三夜,我要他起不来身,喘不上气!”

    秦斫苦了脸,心底骂死唐笑了,祸水风骚男,没事去挑战主子权威干嘛,这下害得他也跟着遭罪,妈的三天三夜没得睡要陪那祸害,他想想都觉得自己冤死了!

    关掉视讯后,薄少恒再次拿起那些资料看了下,眼里有狐疑,到底是谁查他和薄练臣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查席闻鸦?难道最近自己跟她走的太近的缘故?聪明如他,头次无法想象到,那个人会是席闻鸦!

    毕竟有谁会无缘无故的跑去查自己!

    ……

    “鸦儿,这里!”

    随时注意门口的苏锦凉第一眼便看到了进来的席闻鸦,顿时起身冲她招手。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席闻鸦看着他笑容满面的样子,有些疑惑。

    “来,先坐下再说!”苏锦凉给她拉开了椅子,有服务员上前给她问她点些什么,席闻鸦并不饿索性就点了一杯咖啡奶茶跟一盘甜点。

    苏锦凉笑眯眯的看着她,眉目间掩不住的喜悦。

    席闻鸦却被他看的有些发毛,淡淡问道:“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有什么不对吗?”

    她顿时紧张起来,难道胡子跟妆没卸下来,她伸手便摸了摸脸,没摸到可疑的东西松了口气。

    苏锦凉突然伸手过来抓住了她未来得及放下的手,语气温柔道:“鸦儿,爷爷他不逼我娶誉儿了,我跟你的事情有希望了。”

    席闻鸦被他的举动惊到了,下意识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苏锦凉手一僵,神色有些失落和受伤,席闻鸦顿时觉得自己表现的太过激动明显了,扯唇薄弱的笑了下道歉道:“对不起,我还不习惯!”

    苏锦凉脸色恢复了自然,也笑了笑,眼底有懊恼之色,笑道:“鸦儿,不是你的错不必道歉,是我太激动莽撞了!”

    席闻鸦低垂了头叹息了下,内心的罪恶感不断攀升,简直有点不敢面对这个真诚,对自己充满爱意的男人!

    苏锦凉却误解了她的动作,还以为对自己的行为生气了,顿时有些心急起来,不知道该找什么话来安抚她才好想,心里也越发悔恨自己的莽撞。

    他在工作上一向冷静自持,可那些冷静在遇上了席闻鸦便成了紧张,莫名不知所措起来,像是青春期的毛头小子一般,变得傻傻起来。

    席闻鸦抬眼看他,有些失笑。

    她一笑,苏锦凉心便松了松,“鸦儿,你没生气吧?”

    席闻鸦摇了摇头,服务员正巧端了甜品和咖啡上来,她端起来喝了口咖啡,问道:“你找我就是想跟我说这事!”

    苏锦凉脸色有些羞窘,但还是点了点头,他心情高兴,一时激动便只想第一个与她分享。

    他的性子不同于席闻鸦以前打过交道的任何男子,或许因为学习法律,从事检察官职业的缘故,他有着说不出的磊落和光明,仿佛光明之士的代表,席闻鸦是死过一回的人,可以说刚醒来的那会,她对人性有着排斥,很明显的不太喜欢与外人深入接触,就怕再次受伤,但是眼前的男人却一次次的让她相信了这个世间还有真情真性真感情存在,他爱“席闻鸦”,信任她,保护她,坚定不移的守护着他们的爱情,不会因为风浪而有所妥协,坚守着他心中的那一亩三分地,让她一次次感受到了真挚的人心温暖!

    “鸦儿,其实还有一件事,我想说……想说,誉儿已经成为不了我们之间的障碍了,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女朋友!我们重新开始,我可以帮你慢慢找回记忆!”

    他指尖摩挲着咖啡杯的边缘,明显看上去很紧张,很忐忑,眼神隐含期待之色!

    “锦凉,我……”席闻鸦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好,眼神有些无错起来,怕自己伤了他,但是不说自己总不可能真的跟他在一起,他们不合适,她现在完全没有谈感情的心思,她其实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快刀斩乱麻才好,可苏锦凉明显不是个轻易会放弃的人!

    她的犹豫和挣扎,苏锦凉看在眼里,苦笑了下,终究还是沉默了会静静而轻声的说道:“鸦儿,你可以考虑下,我不会逼你的,我会等你!”

    “我……”

    席闻鸦叹息了下,想要断然拒绝的话就这么堵在了咽喉里,秀眉拧成了一团,不敢看他热切而温柔的眼神。

    似乎只要一与他的眼神对上,她就感觉自己充满了深深的负罪感!

    她的躲避神色让苏锦凉直觉觉得自己逼得太紧了,有些后悔起来,鸦儿还是适应不了自己,他果然太急了些!

    两人心思各异的又坐了会,苏锦凉问了下她学习境况,鼓励了几句,让她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咨询他,直把席闻鸦说的越发汗颜了。

    两人最后离开咖啡厅,苏锦凉要送她回去,她是浑身不自在,不愿意再让他送了,她实在需要静一静思考下如何处理苏锦凉痴狂的有些狂热的情感!

    对于席闻鸦的明显逃避,苏锦凉无奈的同时苦笑不已,他还真吓着她了!

    或许他该试着慢慢来,循序渐进……。

    ------题外话------

    今天二千七够多了哈,明天进入百日宴~爪机求包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