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有惊无险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是,既然你想要我,那么由我自己来跟你赌我心里才能舒服,否则,他输了,我跟着你心甘情愿不起来!”

    “哈哈哈……。”豹子大笑起来,似乎难以相信眼前的女人居然有如此大的胆识和魄力拿自己去豪赌,“小妞,你真确定要跟我赌?”

    “鸦儿,不许胡来!”

    苏锦凉的眼里惊异一闪而过,紧接着是难得显现出的怒气!

    席闻鸦看了他一眼,眸色很淡,“我不相信你的赌技,我只相信我自己!”

    这话听着有些残忍,但却是实话,苏锦凉的赌技她看在眼里,他不懂得赌桌上的小心思和技巧,所以惨败。

    苏锦凉听闻她的话怔了怔,很明确的感受了她对自己的冷淡,那完全是对待陌生一般的态度,冷的让人寒心。

    他眼眸沉了沉,看着她,头次觉得自己看不透眼前的席闻鸦,“鸦儿,你在拿你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小子,你他妈的婆婆妈妈做什么,人家小妞比你痛快多了!”豹子看席闻鸦越看越满意,简直有点迫不及待能她赌上一睹,因此,冷声道:“你要是再敢啰嗦一句,老子就先做了你!”

    苏锦凉的大男人主义固执席闻鸦很明白,但是她没有退路,只有赌一赌,她没再跟苏锦凉解释,只是对豹子道:“我跟你赌骰子如何,其他的我不会!”

    她说的是实话,赌骰子这门技艺还是她有次为了搞定一个特别爱玩骰子的合约人而特意找高手学的。

    豹子挑了挑下巴笑道:“好!老子今天高兴,让你选。”

    苏锦凉眼见席闻鸦来真的,脸色大变,上前便要拉她回来,两名壮汉顿时上前一边一个将他双臂牢牢挟持住了。

    “鸦儿,听话,我可以马上打电话让家里送钱来,你不是赌注,不要跟他赌!”

    苏锦凉语调又急又快,脸色肌肉几乎因急切而微微扭曲。

    席闻鸦叹了叹,有些无奈,回头对苏锦凉说了最后一句:“我从来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她的目光头次流露出除却淡然之外的坚定来,那仿佛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强大自信,让她的眼眸一瞬间璀璨生辉。

    然而失去了理智的苏锦凉却无心注意她的眼神,而是有些歇斯底里道:“鸦儿,听话,我现在就给我爷爷打电话!”

    “他妈的,你小子存心坏老子的兴,给老子堵了他嘴!”

    豹子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跟席闻鸦赌一赌,对于苏锦凉口中的还债也不看重了,此刻在他眼前,那三百多万远远没有席闻鸦这样极品的女人来的值钱。

    壮汉听命,非常利落的堵了苏锦凉的嘴巴,他眼眸怒瞪,几乎喷火,苏锦年则仿佛被人忽视在一边了,他看着失控的弟弟,眼神这一刻出奇的平静和平淡,完全不同往日的流气和献媚。

    “我们开始吧!”处理完苏锦凉的问题,豹子便笑眯眯的对席闻鸦道:“你想怎么个赌法?”

    “猜点数如何?我们同时摇,你摇三次我全部猜对那么我胜,同样我摇三次你全部猜对那么我输,错一次以输为定!”

    对于她的意见,豹子眯眼道:“小妞口气不小啊!”三次中一次错都是输,这女人的自信心未免也太大了点?他心中冷笑了下,他就不信在赌场混了十几年的人还不如一个毛头小丫头。

    席闻鸦并未回答他的话,直接拿了桌上的骰子开始摇晃起来,她的手法很普通,摇的动作也很朴实,但摇出的声音却让人有种很奇异的感觉,仿佛摇出了一曲美妙的乐谱。

    豹子手摇骰子,眼睛滞了滞,惊讶的看着席闻鸦。

    席闻鸦的神情很专注,只是盯着她自己手中的骰子,似乎完全没在倾听豹子手中的骰子声。

    但是豹子却不同,他听出了席闻鸦手上的怪异,因而特别专注的去听,导致了出现微小的偏差,那就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手中的点数了。

    一分不到的时间,席闻鸦和豹子同时扣在了桌面上,豹子的眼神很凝重。

    席闻鸦的表情很淡,只是微微扯了下唇便报出了点数:“三三六!”

    “一三四!”豹子也报出了点数。

    方才发牌的女人给两人开了盖,苏锦凉跟苏锦年伸长了脖颈观望,大气也不敢喘。

    竟然全中,苏锦凉惊愕的看着席闻鸦皱紧了眉头,眼底黑沉一片。

    “再来!”

    豹子单手扣起,再次有技巧的把玩。

    席闻鸦手法还是跟第一次一样,没什么改变,看不出什么不同,但是音调再次发生了改变,豹子脸色变了变。

    第二次扣下,席闻鸦再次很平静的报出豹子的点数,然而豹子却思虑了良久,摸了数次的光头,最后死心道:“我输了!小妞算你厉害,你的手法很特别,老子输的心服口服!”

    他挥了挥手,壮汉们顿时松开了苏锦年和苏锦凉,苏锦凉站在原地没动,倒是苏锦年跑过来眉开眼笑道:“妹子,你真厉害,这么牛,教教我啊!”

    席闻鸦看了看他,没说话,转身便朝门口走去。

    “喂,妹子,别这么冷漠!教教我吧!”

    豹子双手撑桌沿眯眼望着苏锦年屁颠屁颠跟在席闻鸦身后的背影,接着是苏锦凉的背影。

    他身后的女人站出身道:“豹子哥,你真打算放了他们!”

    “我们今天是来玩的,不是来砸场的,要是闹大了,惹到了这场子的主人,老子几条命都不够活。”豹子眯眼沉声道:“去给我查那妞的底,老子迟到讨回这笔债!”

    出了赌场,直到上车,苏锦凉都没说一句话,似乎还在气席闻鸦方才的冒险举动。

    确实,席闻鸦不知道她方才的决定跟举措让他脊梁骨一片冰冷,冷汗都流了好几遍,他宁可让爷爷知道他帮助了苏锦年送钱来,也不愿意看到她出事。

    虽然有惊无险,但是他还是在心里骂了无数遍的该死,无比自责和后悔竟然带着席闻鸦一起来了!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