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薄氏军门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薄练臣脸上也带着伤,不过比起研晟的伤,他的伤确实要好很多,不过是嘴角眼睛跟鼻梁骨三处有淤青破了点皮而已。

    论身手,研晟稍显稚嫩远不如他来的身经百战,要知道薄氏一门不论男女从小都是在军队里呆过的,研晟自然及不上他。

    他的身后也跟着一群人,薄郾是薄氏军门薄老爷子的二子同时也是薄练臣的父亲,他的身边跟着的是她的妻子,薄练臣的母亲,陈罗钦。

    薄郾为人自私自大不太受薄老爷子的喜爱,因此也连累薄练臣在薄家的嫡系地位也不太好,虽是嫡长孙,薄老爷子却一向最疼爱三子的孙子,而那孙子也极为有出息,从小惊采绝艳到令人惊叹。

    不过,薄老爷子虽然宠爱三子的孙子,但对薄练臣还是抱着几分希望的,也有心栽培过他,但终归发现他心性不如三孙子,且跟他父亲有一拼,因此有心磨练他一番,不曾给予他一分特殊优待。

    这也使得薄练臣只能自个寻求门路一步步走上政界,而研家就是他的踏脚石跟跳板。

    当年选研习,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研家在政商两界有着极为强大的人脉资源,足以帮助他登临一个又一个至高点。

    说实话,薄练臣心里其实是有点恨薄家的,但是他却不得不依附薄家赖以生存。

    陈罗钦手里抱着一个孩子,正是薄练臣跟研习的孩子。

    陈罗钦是个典型的江南女子,性情温软,嫁给薄郾多年一直很本分,用好听点的话说就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难听点就是一个没有主见的儒弱女子,她的个性使得她对研习也算得上好,一点也没有恶婆婆的架势。

    研家甫一见薄家,跟见了仇人了似的,谁也没说话,只是瞪着眼各站一边看着。

    确实,好端端的女儿嫁给了人家,才生下孩子多久就死掉了,虽然是意外,但是若说不怪薄家,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研晟的目光最为凶狠,仿佛一头嗜血的妖兽,狠狠的瞪着薄练臣。

    在他看来,薄练臣没有照顾好姐姐而导致了这场意外的发生,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薄练臣对研晟的目光似乎毫不在意,淡淡扫过,那种藐视人的目光直恨得研晟想要再次上前抽他一顿。

    可今天毕竟是研习的葬礼,他看了眼相片上的人终究握拳忍住了。

    主持仪式的殡仪员眼见两家人到齐,宾客也聚集的差不多了,顿时洋洋开口,致谢来参加的贵宾,代表家属感谢,之后便开始了葬礼的进行仪式。

    席闻鸦的目光自打看到薄练臣那刻便再也移不开了,她的指尖深陷掌心皮肉里,若是目光能够杀人的话,只怕此刻的薄练臣已经死了几千几万次!

    她所经历的痛,所受的磨难,还有她家人所承受的那些不该他们承受的痛苦和绝望,她终有一天会回报给他的!

    苏锦凉在洗手间没找到人,之后便在人群里搜索,总算让他在一处找到了席闻鸦,也放下心来。

    他问她怎么不找自己,席闻鸦随便以人太多没找到为借口敷衍了过去,苏锦凉也就没再追问下去。

    葬礼进行的很顺利,一道道的程序过后,便是宾客上香献花。

    人群轮流上前,苏锦凉拉着她一起跟随在人流的后面,轮到他们之时,两人接过薄研两家人递过来的香拜了拜,再将一朵黄菊花放置在相片前,最后是家属答谢。

    经过研家面前,席闻鸦多想扑入母亲怀里,然而她终究只能硬生生忍下,甚至不敢看家人一眼。

    当站在薄练臣身前之时,她以为自己已经控制好情绪,会很镇定,但其实她的气息还是不知不觉中发出一种恨意和愤怒来。

    薄练臣心思敏锐,虽未看人却一下子察觉到了对自己的敌意,很是诧异,抬头看她,更惊诧,自己貌似根本不认识她,为何会流露这种古怪气息来?

    他眼眸眯了下,想要深究的时候,那股气息蓦然又不见了,让他一下子有些呆愣。

    席闻鸦的心神被陈罗钦怀里突然大哭起来的孩子吸引去了。

    她离开孩子才几天时间,孩子那稚嫩的小脸竟看上去瘦了不少,她越看越心疼竟然只想不顾一切的将他搂入自己的怀里。

    而,其实她也真这么做了,仿佛迷迷糊糊中不自觉的动作,但还没等她碰到孩子,有人拦住了她的动作,做了请的姿势。

    席闻鸦放下僵住的手,手心冒出了冷汗。

    陈罗钦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苏锦凉很惊疑她的举动,拉着她走远后,禁不住问道:“鸦儿,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心神不宁?刚才怎么想着要去抱那孩子?”

    席闻鸦眉心疲惫不堪,不想跟他解释太多,因而随意找了个借口道:“没什么,我只是看着那孩子很可怜,一时想要抱抱他。”

    “真的是这样吗?”

    苏锦凉还是感觉心里不对劲,怪怪的。

    面对他的质疑,席闻鸦淡淡道:“不是这样,你还以为是怎么样?”

    她的反问让苏锦凉无言以答,终于放弃了这个问题。

    此时,人群突然传出一道道喧哗,音调皆惊讶而不可思议,席闻鸦跟苏锦凉随着人群的视线朝门口望去。

    只见一群人从正门大步走进来,领头的是个老者,一身黑色中山服,须发雪白,虽迟暮之年,然而身体健硕,行步稳健,气势如虹。

    领头而来的正是薄氏军门显赫半载的薄老爷子。

    在他的身后紧随着进来的是一席黑色西装,身形修长,肤质白皙,面容绝艳到令人叹为观止的男人,他的脸庞曲线仿似经过精雕细琢般,每一寸每一个弧度都完美无瑕,剑眉斜长,眼似点漆,鼻梁高挺,唇若涂脂,笑起来的时候眉眼细细长长的有一种锋芒半掩的慵懒之态,行步间一个小小的细节更是彰显出了无与伦比的精致优雅贵气。

    这男人天生骨子里便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蛊惑人心气质,说他绝色倾国,艳丽无双亦是不为过!

    一瞬间,众人的目光顿时便移不开了,男人大多看老者,女人大多看那俊美无双的男人。

    两人身后其实还是有人的,皆是薄氏一门子弟,且都在军界赫赫有名,但是有这么两个出色的人物在前,后面人的风采顿时被掩盖的黯然失色。

    站在灵堂前的薄练臣一家跟研家顿时上前相迎。

    “爷爷!”

    “爸,您来了!”

    “爸!”

    薄郾带着薄练臣跟妻子上前与薄老爷子打招呼。

    薄老爷子看了眼儿子,冷冷哼了声,犹自上前站在了研析嵘的面前,从不朝人低头的薄老爷子低了头,神色哀痛而愧疚道:“实在对不起亲家人,让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薄老爷子的语气诚恳而哀痛,神色诚挚,研析嵘虽说心里也有对薄练臣的愤恨,但此刻面对薄老爷子的一席话不禁责怪不起来,只能黯然的叹息了下,哀叹道:“这都是命啊,我儿福薄命苦才是。”

    薄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再次出声安慰起来。

    研母张舞在一旁哭的撕心裂肺,让闻着不禁也落下泪来。

    研晟对于薄家人却是毫无好感,即使薄老爷子亲自低头道歉也换不回姐姐的命,因此他不屑的撇开了头,不想看薄家人的嘴脸。

    这边薄老爷子安抚着研家人,那边,薄家子弟上完香便过来犹自安慰薄练臣。

    ------题外话------

    吼~撒花,打滚求收藏~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