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葬礼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动静闹得实在有点大,咖啡厅的经理亲自出来调解这场斗殴才算停歇。

    这边刚停,苏锦凉便到了,看到有些狼藉,沸沸扬扬的咖啡厅有些惊疑,不过他毕竟不是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只疑惑了下便抛开了,找到席闻鸦还没坐下便开始道歉:“对不起,等了很久吧。”

    席闻鸦淡淡道:“还好。”

    苏锦凉招来了服务员要了一杯咖啡,之后问道:“今天怎么想着约我出来?”

    席闻鸦没打算拐弯抹角,所以准备直接切入主题,然而,还没等她开说,从那场斗殴脱身的男人已经回过神来找席闻鸦算账,“臭女人你他妈算计我。”

    他一边说,一边直接朝席闻鸦抓去。

    苏锦凉大惊,抓住了男人的手从座位上站起身,冷声道:“你想干什么?”

    席闻鸦波澜不惊的坐在位子上,脸色丝毫未变。

    男人刚跟人打完架,此刻脸上淤青鲜血混杂,可谓狼狈无比,听到苏锦凉的喝问,他冷笑一声道:“你他妈算哪根葱,敢管我的事?”

    苏锦凉脸色冷了下来,掷地有声道:“这里是公共场合,请你注意一点形象。”

    男人破口大骂:“你他妈少跟老子说教,老子今天非得把这女人办了,否则心里不舒坦。”

    咖啡厅经理头疼,那边刚停下,怎么这边又闹起来了,他鼓着圆溜溜的肚子来劝解,苏锦凉没打算跟男人闹的意思,所以放开他的手,然而男人却没打算罢休,铁了心要席闻鸦好看,“臭女人,你他妈有种别以为有男人替你撑腰我就不敢动你,也不看看老子姓谁名谁。”

    苏锦凉扫了眼淡定的席闻鸦,虽然不明白她怎么跟这家伙结上了仇,但男人的品性却是能看出来的,他不认为席闻鸦会无故自己去惹上人家,所以不用细想他也猜出了二分来。

    他沉了脸冷声道:“你这算是恐吓威胁人吗?”

    男人昂起下巴,无比嚣张道:“怎么,怕了?”

    苏锦凉无比冷静的从兜里掏出一物,是一只录音笔,播放了一遍里面的内容,正是男人刚才说过的话。

    男人眼睛闪过毒辣,指着他道:“你小子他妈活腻了,怎么,想告我?”

    苏锦凉面色平静道:“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肆意挑衅,恐吓辱骂他人,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对寻衅滋犯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你想进牢房的话,我不拦你,对了,我姓苏,在人民检察院工作。”

    “苏德永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爷爷,怎么,你认识?”

    男人的脸色有些白,苏锦凉的一个苏字且在检察院工作,让他一下子想到了苏家,他不怕苏锦凉,但是不得不顾虑在他身后的苏家,苏老爷子可才从检察院院长的位子上退下来,他爸都不敢惹这样的人物,他哪里还敢,不过他仍咬牙硬气了一番道:“你有种,给我等着。”

    说完话后便灰溜溜的跑了。

    这一小插曲实在有点影响到苏锦凉的心情,脸色有些凝重起来,对席闻鸦道:“以后离这种人远点,他若还敢找你的麻烦,记得打电话给我。”

    席闻鸦淡淡点了点头恩了一声,也不知在回答他前面一句还是后面一句,还是两句都听进去了。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他知道席闻鸦不会无缘无故找自己的,他其实心中已然有了几分猜测,怕是为了前天他的突然求婚吧?

    那天他回去后,他爷爷就将他训了一顿,他忍不住嘴上替席闻鸦说话不想引来苏老爷子的反感,更是严厉将他骂了一通,他灰头土脸的从书房出来,却也挑明了自己的心意,不会娶席闻誉,只愿意娶席闻鸦,直把老爷子气得不轻,这两天他们还闹得僵,今天要不是老爷子身体犯了毛病不能出席葬礼,估计也不会让他出席。

    席闻鸦看着他黑亮的眸子,语气平稳道:“你要娶我?”

    果然是这个话题,苏锦凉心紧了几分,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想娶你。”

    “可是我不想嫁给你。”

    席闻鸦心里叹息了一下,她能看出这个男人眼里的真诚和爱怜,他是真心对“席闻鸦”好的人,可惜,她是研习。

    “我知道,你失忆了,我现在在你面前就比陌生人多了个名字而已,不过我可以等的,我们可以先订婚,慢慢培养感情,你看如何?”

    苏锦凉心里苦笑,却还是满含期待的希望女子给予肯定的答案。

    席闻鸦断然道:“不,我既然不喜欢你就不会跟你订婚,所以我是来劝你放弃的。”

    席闻鸦不喜欢给人希望然后再让人绝望,那样很痛苦,她觉得有时候还不如一刀斩乱麻来的干脆。

    这一点上,她跟薄练臣似乎有点像,前世他便是这般绝情的呢,既然知道跟自己没希望了,所以那般干脆利落的说离婚便离婚,决心杀她便杀了……

    她端着咖啡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一寸,低垂的眸光染上几分痛色和几许恨意......

    苏锦凉没发现席闻鸦的异状,他被席闻鸦的话惊到了,脱口道:“是不是伯父伯母逼你了?”在他想来,席闻鸦就算失忆了,潜内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存在的,再则席闻鸦突然跟自己说这么一番话定然受了谁的指示才是,要不然凭她的性子怎么会约自己出来。

    “他们没逼我,是我自己的意思。”席闻鸦神色很淡然。

    苏锦凉眼眸颤动了下,看着她的目光里三分惊疑,七分不信,“鸦儿,这是你的真心话?”

    席闻鸦点头:“是的。”

    她的语气很肯定,让人听了有种勿以质疑的感觉。

    苏锦凉目光瞬间变了变,复杂起来:“鸦儿,嫁给我不好吗?我可以帮你脱离席家,我会给你足够的自由空间和幸福。”

    “为什么要脱离席家?我现在很好。”席闻鸦出口几乎毫不留情。

    苏锦凉沉默了,盯着她不说话,席闻鸦任由他看着。

    终于,苏锦凉叹了一声道:“鸦儿,我不想逼你,既然你如此坚决,这事我不会再提,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会等你的。”

    苏锦凉的执着,席闻鸦只是拧了下眉没再说什么,再多说也是无意的了,苏锦凉的决心看样子很坚定,已经无法用言语去撼动了。

    两人谈了不过几句话的时间,苏锦凉一看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他急急忙忙的起身道:“对不起,鸦儿,我赶着参加一场葬礼,你等下自己打车回去可以吗?”

    席闻鸦淡淡扫了眼苏锦凉的衣着,这才发现他今日穿了一身比较正式的黑色西装,一眼看去便让人有肃穆之感,她突然想起从席闻誉那里打探到的消息,苏锦凉也是出身政界名家,那么他参加的葬礼定然是不一般,最近b市谁家死了人?难道……。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