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祸水东引

作者:绿夭笺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未来天王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再嫁军门最新章节!

    路过席闻鸦房门外的时候,席母脚步顿了下,眼睛眯了下,敲响了席闻鸦的房门。

    席闻鸦刚洗完澡,一手擦着头发一手开了门,看到门外的席母也不吃惊,只是暗叹了下,本来还想着好好睡个午觉的,不会泡汤了吧?

    席闻鸦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圆形的娃娃领衬托着她脖颈纤长,蝴蝶骨精致隽秀,皮肤白嫩,一眼看去竟让人有惊艳之感。

    席母的目光闪过惊异,很是困惑席闻鸦的美丽蜕变,像是雷达似的将她扫视了一遍,也不进屋,似乎嫌弃她房间里的气息给自己带来晦气似的。

    “锦凉今天说他想要娶你。”

    席母的语调冷冰冰的,跟对席闻誉说话之时的温柔宠溺声调完全不同。

    席闻鸦眼里闪过异光,但也不过一秒,快的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

    席母挑了下眉,观察着她的神色,但很可惜席闻鸦平静的让她什么也看不出来,她再次道:“我过来是想问问你的意见?你想嫁给他吗?”

    席闻鸦拧了下眉心,席母眼里的探究很明显,她淡淡道:“不想,我不喜欢他。”

    这话她刚才跟席闻誉也说过,没想到席母也来问她这些问题。

    她的回答让席母很满意,她脑子转过一个念头,于是对席闻鸦道:“可是锦凉这孩子一门心思只想着娶你,妈妈也不想看到你嫁给不喜欢的人以后不幸福,所以拒绝了他的意思,但看他的样子似乎很不死心,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她的话让席闻鸦蓦然想起方才席闻誉对她说过她要跟锦凉订婚的事情,看样子席闻誉被拒绝了,苏锦凉只想娶“席闻鸦”。

    席闻鸦在心里为真正的席闻鸦默哀了下,没想到这个母亲还真是极品,居然如此厚颜无耻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她是研习,她确实不想嫁给苏锦凉,确实应该让他打消那样的念头。

    她语气平淡无波道:“我知道了,我会跟他说清楚的。”

    席闻鸦的开窍让席母有些欣慰,看样子高烧一场倒把脑子烧清醒了,聪明了不少。

    席母得到满意的结果心满意足的去了席闻誉的房间。

    席闻鸦关上门,一手擦着头发,一手拿起了桌子上一个相框,里面的女孩笑容腼腆,头微微垂着,摸样羞涩,她对着她说了声:“对不起,我毁了你的爱情。”

    ……

    二天后,在席母的指示下,席闻鸦联系到了苏锦凉约他一家咖啡厅内见面。

    苏锦凉意外接到她电话惊喜不已,今天他本来代替他爷爷出席一场葬礼的,但是眼见席闻鸦约他,顿时腾出了些时间赶来。

    席闻鸦最先到达约会之地。

    她今天还是穿了一身白色的裙子,乌黑秀丽的头发高高扎起,脸上虽然没有妆容,然而看上去却有种脱俗的美艳清新之感。

    一进来便吸引了一些男性的目光,她巡视了一圈咖啡厅没找到苏锦凉的身影,便随便在一楼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先要了一杯咖啡坐下慢慢等。

    她坐下等了差不多五六分钟苏锦凉都还没来,一名男人眼见她独自一人坐着,顿时便挪了屁股在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手很不自觉的往她肩膀上搭去,吹了声口哨,痞里痞气的开口道:“嗨,美女一个人啊!哥哥我陪陪你怎么样。”

    席闻鸦头都没转,喝着咖啡,语气无波:“放下你的手。”

    男人手指抚摸着她的肩膀,笑得很欠扁道:“呦,妹妹不但人长得漂亮,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席闻鸦总算转头看了男人一眼,“放下你的手,我不喜欢说第三遍。”

    男人衣着体面,头发抹了油梳的光亮,脸色皙白,像是抹了一层面粉似的,一眼看去就知道富家子弟出生的混世魔王。

    男人笑了下,痞气十足,仿佛没听见她的话似的,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还有越发放肆的行径。

    席闻鸦眼角微微动了下,随手抓住男人的手猛然狠辣一弯一折,男人顿时从她身边的位置上跌了下来反跪在地上呲牙咧嘴,叫声凄惨极了:“啊——手断了,断了,快放手……”

    她以前跟弟弟学过几招防身功夫,对付没功夫在身的人自然不在话下。

    咖啡厅的人齐齐侧目,席闻鸦无意与他纠缠,随手一推放开了对他的桎梏。

    男人狼狈的将对面一张桌子上的甜点咖啡打翻了不说还弄得人家衣服一片狼藉,那桌上的男女顿时怒了,女的尖叫起来直抹着胸口,男的直接拽住了男人的领口大骂起来。

    席闻鸦扫也不扫那边混乱,仿佛与她无关似的,静静的抿了口咖啡。

    方才她是故意将人往那桌子上推去的,为的就是制造混乱,要不然她刚才放了男人,男人不一定会放过她,铁定还要纠缠下去。

    这么一招,麻烦都推给了别人,她乐得清闲,她看得出来对面的男士为了在女士面前表现自己绝不会跳过那男人而对自己下手,那样既让别人说他欺负女人,也特别没面子,所以这个责任只有那个男人自己承担。

    而,那个男人出身富家名门,自然也是好脸面的主,被人这样当众揪着脖子骂,能不怒才怪,所以几乎辩解都没有,两人直接对骂上了,骂的狠了,也不知道谁先挥了拳头直接动上了手,顿时引发了一场斗殴战。

    席闻鸦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分毫不动,喜怒不形于色,淡淡的扫了眼钟表,再等二分钟,二分钟后苏锦凉若还不来,她必须得走,否则那边停战了,那男人绝对会想起她来,铁定不会放过自己,她还不想惹些不必要的麻烦上身。

    咖啡厅二楼的一处位置,一名男人漂亮的眉眼挑了挑,艳丽的薄唇轻吐出几个字来:“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不但知道怎么解救自己,还能将祸水东引扔给别人,更难得的是她脸上的那种神色,很独特,很特殊,像极了一个人,恩,是谁来着?

    他眯眼想了会,突然,笑了。

    像他自己呀......

    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