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逐幽冥,了断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圆慧大师的书信发出后十天左右,七大派等武林同道陆续秘密抵达少室山,又两日,基本所有邀约的人都聚齐了,一如圆慧大师所筹划,来的人除了蓬莱五侠及其所在门派的人外,就是陆上八仙的柳忘蓑、梁济农、风神相、聂十九,以及薛鹊和苏醒三,武当掌门还虚道长、峨眉掌门慈林师太、华山掌门宗无极都全部出面,漕帮乔力因为漕帮地位特殊,不便前来,便由副帮主罗乃毅代为出席,加上蓬莱五侠,如此鼎盛的阵容,恐怕任何敌人都会望风而逃。()唯一出乎圆慧大师意外的,是沈轻云带来了一个人,是燕家镖局的燕子卿,燕家镖局过去与楚天阔同甘共苦,屡克辜道吾,在中原门派中甚有口碑,圆慧大师自然表示欢迎。

    待所有人都安定了下来,圆慧大师便立刻召集了各派当家人和几个武林耆宿共商大事,将游任余的意思说明了一下,然后询问众人意见:“游公胸怀天下,不辞劳苦,我辈自当应该铭记于心,虽说他老人家如果不幸战败,中原门派无须向混元教投诚,但混元教也未必会让我们全身而退,我意是诸位掌门须得把门中诸事交代好,方才好作这趟出征。”言下之意是要几位掌门把后继者选定,以免战死之后门中无主而大乱。

    听得这话,几位当家人都明白过来,但他们此行之前都已经考虑到,早已留了代掌门在门中理事,所以华山掌门宗无极说:“此事早已交代了下去,我作此行,便是准备将这条老命豁出去的了,无妨无妨。”还虚道长和慈林师太也随口附和,表示愿意共赴此难。

    圆慧大师闻言点点头,说:“如此我就放心,游公与我的意思都是能经由此次决战,把战事消弭掉,以免血雨东流,祸及无辜,所以一切要以威慑为主,务必要让混元教明白,中原武林绝非他们可以轻易撼动的,这点要仰仗诸位出力。”

    众人纷纷扬言一切以游任余马首是瞻。

    圆慧大师见众人齐心,对这次决战信心大增,说:“此事宜早不宜迟,早说路上还要耽搁不少时间,所以我提议后天我们就分批出发前往盘龙谷。盘龙谷楚州仙霞山中,仙霞县中我们少林有一位俗家弟子,是当地的名门,叫赵德毅,家中有一处‘归田庄’,十分幽静。我已写信给他,借他的庄子安顿几日,以免在外人多眼杂,他已回信给我慨然允诺,所以我们此趟就先往归田庄去,到日子那天再到盘龙谷去,诸位看如何。”

    如此安排自然甚好,诸人都表示听从圆慧大师做主。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接着商量好路上的细节,一切就都安排妥当了。

    出发的日子到了,一行人加上一些跟班照料的弟子,足有三十四人,分成两批,前后出发了。人员分批主要是依照性情,像苏醒三、柳忘蓑等耆宿,逍遥惯了,不喜人多,倒喜欢自由自在,所以便自成一路先走了,其他身属门派的,就结成一伙。照燕子卿本性,自然是跟着苏醒三等人自在,但她是沈轻云邀请来的,自然不便丢下沈轻云一个人走了,而且苏醒三那伙人都是男子,燕子卿一个女孩子也始终不太方便,便只有跟着几大派的人马一起走了。人多自然拖沓,而且规矩甚多,令燕子卿不胜苦恼,好在有沈轻云伴着,日子多少好过一些。

    除了上述一群人,圆慧大师还有暗地里的一帮援手,是由觉源大师自少林武僧中遴选出来的一百零八位高手,随后而至,安排了这帮援手之后,圆慧大师显然安心不少。

    一行人行程虽不快,但总算赶在十五月圆之前三天感到了“归田庄”,庄子主人赵德毅亲自出来接待,赵德毅已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对圆慧大师执弟子礼,恭敬有加,看到游任余,神色就更加恭敬了。

    “归田庄”很大,赵德毅早就着人收拾停当,因此人马一到,立刻就能安排住下来,可见周到。

    苏醒三、柳忘蓑等人是早就到了,众人聚头,又是一番筹谋,这次是赵德毅拿着地图给他们说明盘龙谷的地形和近日的动静,据赵德毅说这些时日盘龙谷并无异常,没有看到混元教人的踪迹,而最近,也并没有听闻有大批高手扑往这边的风声。()

    听完赵德毅的介绍,圆慧大师说:“原本我还担心混元教和幽冥楼有大批人要来,安排他们设下陷阱,如此看来,似乎并非如此,看来辜沧海是有意要一决高下了。”

    还虚道长说:“我也相信辜沧海作为一派宗师的风度,只是过去一些时日,混元教和幽冥楼在中原的作为实在不齿,所以我看大家还是留心一些好。”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圆慧大师因为暗中有了安排,所以心中更是安定。暂时没有大事相商,便交待了几句,就让众人散了。

    接下来的时光,众人就在这“归田庄”中好生休息,好在主人照顾周到,衣食住行无不体贴入微,令人心旷神怡,颇有乐不思蜀之感,只不过这等好时光,很快就结束了。

    十五日当天,早晨天还未亮透,众人便出发前往盘龙谷,由赵德毅亲自带路,闲杂人等都在“归田庄”等候,赴会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计有游任余和蓬莱五侠,少林、武当、峨眉、华山的掌门和漕帮的副帮主罗乃毅,加上燕子卿、柳忘蓑、薛鹊、梁济农、风神相、聂十九和苏醒三,十九人浩浩荡荡,马不停蹄,直奔盘龙谷。

    未及晌午,众人便到了盘龙谷口,四下并无动静,于是众人便驱马入内,入得谷来,只见四面围着高耸的山壁,谷地极为辽阔,中间是一座鹤立鸡群般的一指峰,看样子就像是天神用一根手指在一片平地中生生戳出了这么一个谷地,然后把手指化为山峰压着似的。

    众人策马走到一指峰脚下,下得马来,便就地休息,一面向谷口方向张望,看混元教众人什么时候到。

    良久,才看到盘龙谷口那边慢悠悠走来一只毛驴,驴背上坐着一个灰衣人,距离太远看不清脸面,但游任余一见之下霍地站起,眼中精光闪烁。

    那毛驴走得甚慢,花了好一会才走如众人的视线范围,首先是圆慧大师和还虚道长讶异地叫出声来:“辜沧海。”

    此言一出,那些不认识辜沧海都一惊,没想到辜沧海这样大名鼎鼎的魔头竟是如此一个老头,倒像个严厉的书塾先生,更惊讶的是他竟然单独前来赴会,这等气魄实在令人不由得敬佩。

    就在辜沧海走入盘龙谷的时候,楚天阔也正走到仙霞山的西北角,正待入山,却山口上站着一人,黑衣,负剑,身子挺拔如劲松,右手腕上系着紫色带,正是幽冥楼教头猿十三,此刻他却没有蒙面。楚天阔见到猿十三,微微有些吃惊,说:“猿十三!?”

    教头有些惊讶,不知道楚天阔如何得知他的姓名,但也并不在意,点点头说:“我听辜沧海说,你必定会从西北面赶来盘龙谷,所以我便在此等候。”

    楚天阔明白过来,说:“所以便让你在这里拦截我?”

    猿十三说:“这是我的意思。”

    楚天阔哦的一声,猿十三是专程要来与自己决战的,幽冥老怪和辜沧海都说过,猿十三深不可测,一旦遇到可堪对敌的人,则一定要打败对手为止,不知自上次见过之后,猿十三的剑法进步到什么境地了,但楚天阔已无暇深思,遂点点头,说:“我明白了,那就请多指教了。”与猿十三这种武痴,闲话已不必多说了。

    猿十三点了点头,缓步上前两步,把剑拿到手里,看着楚天阔,一股苍莽的杀气如乌云般袭来。楚天阔收摄心神,灵台澄净如镜,手按剑柄,迎向猿十三的目光。

    目光交错间如同过招,楚天阔觉得猿十三的目光如同万柄利剑,疾刺而来,而猿十三觉得楚天阔的眼睛如同深潭静湖,将自己的剑光一一吸纳。电光火石闪过,猿十三剑就已经出鞘,那柄乌黑如墨的剑平刺楚天阔咽喉,这一招平平无奇,但疾速无比,如同月射寒江,温柔如水,但这是要命的温柔。

    楚天阔没想到猿十三出手如此之快,心中猜想这大概是他日月剑法的月部吧,情急之下一个铁板桥往后倒去,同时手中剑也出鞘来,剑随意动,直刺教头小腹。猿十三的剑刺到了楚天阔咽喉前两寸距离,因为楚天阔的长剑已出,教头无法再欺身而进,但他丝毫没有停滞,脚下一转,人影已避开楚天阔的剑锋,长剑依然直指楚天阔咽喉。

    楚天阔腰一拧,身体避开猿十三的剑锋,同时手中剑切向猿十三的手臂,提前封住了他的剑势,让他的剑锋无法继续追来。但猿十三的身形实在太快,竟如鬼影一般,一晃眼间又换了个方位攻来,剑尖始终追着楚天阔的咽喉,剑光时而灿烂如日,时而暗如月色,时而艳阳如春,时而冷若雪霜。

    楚天阔连续使了了几个身法,都无法摆脱猿十三,这才知道猿十三也已经今非昔比,他的日月神剑早已是炉火纯青。楚天阔被猿十三占了先机之后,竟一直都没有反击的机会,猿十三似乎知道不能让楚天阔有喘息之机,所以剑招如同滚滚江水,连绵不绝而来,非要置楚天阔于死地不可。

    两人招式身法极快,旁人只见幻影飘飞,很难看到其中招式往来,而且过手十数招,两人兵器竟没有相击过,所以不曾闻得一声金属撞击声,不知道还以为两人在唱戏而不是生死相搏。

    就在楚天阔被迫连连招架之际,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秋朔野最后那如风的一刀,心中念起,在转身之际,右手剑攻敌,左手顺势一划,一道刀气便朝猿十三身上袭去。猿十三没有料到楚天阔左手还能使出刀气,赶紧运剑来封,就这么一凝滞,楚天阔早已脱身出了猿十三的剑光。但猿十三身法剑招极快,倏忽一招又至,楚天阔不待他剑法近身,也一剑刺出,惊天一剑。

    猿十三的剑光如同日月交辉,灿若星辰,而楚天阔那一剑却如同春风入夜,无声无息,转眼间双剑一沾即走,只听当的一声,剑光一闪,两人又退了开来,皆持剑而立,一动不动。

    楚天阔停了一刻后,回剑入鞘,猿十三手一松,那柄乌墨剑掉落插入土中,胸口突然迸出一条血柱,猿十三颓然倒地,倒地前说了两个字——“值了”。

    就在这时,自山岗上跳下一人,走向猿十三,却是幽冥楼主。幽冥楼主走向猿十三,扶起他,说:“你明知不敌,为什么还要出手?”

    猿十三口中有血溢出,慢慢地是说:“你还记得以前我们听西方过来的番人讲过的一个故事吗?有个父亲用蜡沾了两扇翅膀在儿子背上,助他逃出迷宫,并且嘱咐儿子不可飞近太阳,但那儿子一心想目睹那道光明,所以一直朝太阳飞去,终于蜡被阳光融掉,那儿子掉落海中死去,我就是那个用蜡粘翅膀的人,没有看到那道光,我一辈子都不会满足,哪怕那道光会要了我的命,我也绝不迟疑。”

    幽冥楼主神色悲戚,点了点头,热泪盈眶。

    就在这时,山里奔来几个人,很快就到身前,却是柳忘蓑、风神相、聂十九,还有一人楚天阔不认识,但直到必是陆上八仙之一,但此刻来不及说话,只是略微点点致意。

    看到猿十三重伤在地,柳忘蓑等人一愣,但一下就明白过来,只听猿十三说:“我见识过当世最强的剑法了,心满意足了,中原不是我们的地方,你送我回天山吧,我好像看到了师父骑着鹤来接我了。”猿十三说着,向上伸出一只手,仿佛上空有谁要拉他似的。

    幽冥楼主抓着他的臂膀说:“好,我答应你,送你回天山。”一听这话,猿十三顿失力气,手无力落地,却是撒手归西了。

    幽冥楼主双手握紧双拳,站了起来,转身面对楚天阔等人,口中一吹响哨,山岗上突然冒出了数十个幽冥楼的蒙面杀手,竟是要背水一战。

    楚天阔见状,说:“楼主,冤家宜解不宜结,中原再无幽冥楼的立足之地,何不听教头所劝,回天山去。”

    幽冥楼主冷哼一声,说:“杀了你们再去也不迟。”

    楚天阔说:“楼主,你该知道,教头要你送回天山,其实是想救你一命,你又何苦再启事端?我与教头一战,其实生死叵测,我必须全力以赴,所以死伤难免,如果你想报仇,他日我再上白猿山向你讨教。”

    幽冥神色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白猿山?”

    楚天阔说:“我遇到过幽冥客,他老人家已经死去,是我亲手埋的。虽然他知道是你背叛他,但其实对你并没有太多怨恨,只寄望你能改邪归正,不要冤冤相报。”楚天阔这番话有些夸张,幽冥客虽然早已放下恩仇,但也没有寄望幽冥楼主改邪归正云云,不过楚天阔知道幽冥客也希望化解当年那场恩怨,所以才大胆引用,企图消除幽冥客的怨气。

    幽冥楼主闻言,神色和缓了下来,问道:“他老人家还说了什么?”

    楚天阔说:“他说,一代人的恩怨由一代人解决,不要遗祸人间。”

    幽冥楼主闭上眼睛,胸口起伏,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半晌,才睁开眼说:“他说得对,一代人的恩怨总要有人负责,幽冥楼绝非贪生怕死之辈。”说完,抢先出掌朝楚天阔袭来。

    山岗上的幽冥弟子见状,也纷纷跳下来迎战柳忘蓑等人,转眼又是一场乱战。

    楚天阔看着幽冥楼主的纯阴纯阳双掌,却早已了然于胸,楚天阔与幽冥客交过手,还得幽冥客传授阴阳互换之法,对这阴阳双掌并不陌生,此刻为了赶时间,更不再客气,倏地出手,一剑疾刺,剑光过后,幽冥楼主双掌掌心各中一剑,满手鲜血,连连倒退,口中闷哼不已,却已是被楚天阔破了双掌,再也使不出那阴阳双掌来了。

    楚天阔飞身入柳忘蓑那边的乱战之中,唰唰唰几剑,就挑翻了几个幽冥楼杀手,转眼间形势大变,柳忘蓑等人乘势出击,把那群幽冥楼杀手杀得左支右绌。

    顷刻间,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十来个仅次于紫色带教头的青色带高手还在勉力支持。突然,楚天阔大叫一声:“住手!”柳忘蓑等人先停了手,幽冥楼杀手重新聚拢到一起,与楚天阔等人对峙着。

    楚天阔说:“多杀无益,就此止住吧。把你们楼主和教头送回天山去,从此不要再进入中原。”那伙幽冥楼杀手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转头去看幽冥楼主,却见幽冥楼主满手鲜血,跪倒在教头身旁,知道大势已去。

    这时,杀手之中一个人站出来说:“修罗、无常,就由你们护送楼主和教头回去,从此不得进入中原,其他人不得苟活。”此言一出,楚天阔和柳忘蓑等人大惊,知道他们要以死相搏,接着便见杀手之中奔出两个青带高手往幽冥楼主和教头那边而去,一人一个,背负起幽冥楼主和教头往西边跑去。

    那说话的杀手见人已走,突然倒转剑尖,朝胸口处一贯而入,竟自我了断了,其他杀手见首领此举,全部效仿,自尽而死,转眼,四周就躺满了幽冥楼杀手的尸体。

    楚天阔黯然神伤,柳忘蓑等人则吃惊不已,柳忘蓑叹道:“罢了罢了,元凶既除,恩怨就此了断,从此中原也再无陆上八仙,有的只是我们这几个糟老头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