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烹鱼食,解脱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沿着潭水流动的方向往山洞深处走去,小心翼翼,一手抓着轩辕剑,一手扶着石壁,石壁阴冷潮湿。(百度搜索:,看小说最快更新)石子路越走越窄,最后潭水从一道狭窄的山壁间流了过去,楚天阔看不见山壁那边是什么情况,不敢贸然涉水过去,遂飞身而上,双足呈一字抵住两边石壁,朝东西探望。

    可惜轩辕剑的幽光不够光亮,楚天阔只能看到脚下一片水面,但从气流判断,这一面山洞似乎还要更高挑宽大,楚天阔低吼了一声,声音在山洞中回荡不已,显然山洞十分空旷,似乎也没有那么潮湿,楚天阔心想,也许这一面会有可以点火之物也不定,只是无法判断水岸在哪里,不知道如何落脚才是。

    于是楚天阔只能扒住一边石壁,展开壁虎游走功,慢慢往洞里挪去。洞那边的山壁不是顺着水流直走,而是往两边走,但越走越向前弯去,原来是饶了一个半圆,楚天阔知道这是水流打旋淤出来的一个凹洞,没有数千年的时间,无法形成这么大的圆弧。绕弯了半圈,终于看到水流往一个方向流去,岸边又能看到地面,楚天阔到地上,回头估摸着进来的洞口在哪,大概一跃之劲可以到达。

    找到了退路,楚天阔便接着往前走,这边山洞确实略微干燥,石壁没有那么潮湿,只是也不见有什么草木生长,走了一段路之后,就看到前面有个一人高的土坡,土坡冲入潭水之中,迫使水面缩窄一半。楚天阔跳上土坡,发现原来土坡向上和缓升起,不知有多高,土质较软,不像岩洞山石那般坚硬,楚天阔料定这是山土被雨水浸润后滑坡下塌,流泻下来而成,楚天阔心中一动,兴许这条土坡上去,可以通出洞外也不定,转念一想,这条土坡不是新近下塌下来的,如果可以通到外面,想来幽冥老怪早就出去了,也不至于还被困至今。不过楚天阔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往上走去,虽然现在出去不出去对楚天阔没有什么意义,但如果能让幽冥老怪重见天日,也不失为好事一件。

    走不了多久,楚天阔就看到一件奇怪的东西,一块石碑,走近一看,却只是一块稍微呈规矩形状的石头,直直地插在地上,楚天阔把宝剑拿近一点,看到石头上刻着几个粗糙的大字,“大魏拓跋一族遗脉”,底下还有一个落款“幽冥”,看来是幽冥老怪立的这块碑,可见这条路幽冥老怪也走过了。

    楚天阔心想还是走到底看看,因为越往上越干燥,也许上面能长出点什么东西出来,找点来生火也行,石碑的事回去再问老怪不迟。

    于是楚天阔继续顺着土坡往上走,大概摸索着走了一盏茶功夫,楚天阔走到了尽头,却是封得死死的土墙,楚天阔用力一推,丝毫无法撼动,可见土墙很厚重。用手去抓土,土墙却十分瓷实,坚硬如石,很难挖开。土墙之上,就到了山洞的穹顶,穹如倒扣的漏斗往中间升去,难以攀援。

    楚天阔四处逡巡看了一下,叹一口气,看来这是一条绝路,更可悲的是,竟连一点草木都不生,没有草木就无法生火,楚天阔心中也已经开始厌腻这种黑漆漆冰冷冷的感觉。

    楚天阔十分失望,拔腿就往回走,突然脚底下绊了一下,楚天阔一个趔趄,好不容易才站住,回头看去看绊自己的东西,竟是一根枯枝条,自地里伸出来,楚天阔心念一动,伸手拔枯枝,却纹丝不动,于是动手把四旁的土挖开,挖了有一尺,竟还没看到枯枝底下是什么,楚天阔索性拿轩辕剑来把土坑挖开,轩辕剑锋利无比,像切豆腐一般把土块挖开,挖了好一会儿,土坑已容得下一句棺惇了,楚天阔才看到枝条连着是一棵合抱粗的树干,应该是山体滑坡冲倒的大树,被掩埋在土里。()树干已经干枯,不知道掩埋了多久了,楚天阔挥剑切下一段一人高树干下来,抬出来,却发现底下还有其他树干,想来这次土流不知道冲走了多少树木,楚天阔心想果真是天无绝人,生火是不成问题了。

    扛着枯树干往回走,虽然四周还是很黑,不过楚天阔刚才特地留意了一下方位、距离,所以可以大致奔走起来,开始闻道水气的时候才放慢脚步。很快走到那个山壁入口,楚天阔估摸了一下方位后,把树干朝水中一丢,顺手一拍,树干破浪而去,楚天阔纵身追上,站在树干上,逆流而上。树干慢慢冲到山洞口,只有些微偏差,楚天阔凌空拍浪,调校好树干的角度,顺利的穿过山洞等到这块临时木筏无力再走之时,楚天阔一拂袖,劲道划破水面,木筏就接着往前走而来。

    走水路十分快捷,很快楚天阔就隐约听到幽冥老怪偶尔的咳嗽声了,不多时到了幽冥老怪的落脚处,楚天阔把树干拉上岸,然后就用轩辕剑把树干劈成小段,拣几根干燥的,架成一个三角形,然后在底下铺上一些碎屑,然后掏出身上的火折子,吹得发红,然后放到碎屑之上,只见碎屑开始冒烟,楚天阔小心地吹气,避免火星熄灭,突然,一阵火苗窜起,舔舐着架在上面的木头,很快,木柴被点燃了,火焰照亮了四周,温热的气浪开始弥漫开来,木头噼啪作响,一阵阵木香味传了出来,楚天阔开始还感到刺眼,慢慢才习惯下来,身子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他从来没有觉得火光竟是如此迷人,坐在火旁,呆呆的看着火堆。

    许是被木料香味惊醒,幽冥老怪那边传来窸窸窣窣之声,楚天阔转头去看,却见幽冥老怪慢慢爬下他的壁龛,以手代足,往火堆这边挪,楚天阔看着老怪满是泥垢的脸,枯槁如同这些被烧的木头,眼睛里一片混浊,眼珠子早就变成一片灰白色,根本看不出哪里是眼珠哪里是眼白,这是接近失明的眼睛,即便再亮也看不见太多东西。楚天阔看着老怪的眼睛,还有他艰难匍匐的身子,心中不忍,想上前帮他,被老怪喝止了,老怪自己吃力地挪到火堆旁,抬起手在火光周围晃,似乎在烤火,又像是在抚摸着这堆调皮的火光,像对待失散多年的孩子一般,幽冥老怪眼睛流下两行浊泪。

    两人就这么围着火光而坐,无言以对,楚天阔知道老怪实在太久违了这种温暖,所以也不去打扰他。良久,老怪才心满意足地说:“你在哪里找到木材的?”

    “就在另一边山洞那个土坡里,埋在土里。”

    幽冥老怪点点头,说:“那你一定见过那里一块石碑了吧?”

    楚天阔也点点头,说:“看到了,似乎是前辈你立的吧?”

    “没错,那是我刚被关下来的时候立的碑。”说到这里,幽冥老怪像想起什么似的,“你到我石床上,在脚下那里,有个布包你拿过来。”

    楚天阔依言到老怪的壁龛那边,在角落里找到一个布包,提着回来交给幽冥老怪。

    幽冥老怪打开布包,却见里面是一方玉石,在火光照耀下,发出奇异的光芒,一见可知是宝玉。幽冥老怪说:“这是那块石碑下埋的人的东西,是一方玉玺。”老怪把玉石递给楚天阔,楚天阔接过,触手冰凉,翻过来一看,上书几个彖文“大魏拓跋”,楚天阔眼带疑惑望着幽冥老怪。

    老怪说:“我刚来的时候,也像你这样去那边山洞,看到那个滑坡,也知道是哪个年月出的事了,把山里埋的尸骸都冲了下来,那可是乱葬岗啊,尸骸遍地,断刀残剑,那些人太多死于唐门暗器,骸骨里还带有一些金针,我猜想是外敌入侵被唐门所杀,然后一齐埋了,却不料滑落到这山腹之中来。后来我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一个锦盒,锦盒里就是这个布包,不过那锦盒早让我烧掉了,这布上有血书,所以我才没烧。”老怪说完,把油布递给楚天阔。

    楚天阔接过,对着篝火,看起了布上血书来,那字迹十分潦草,不易辨认,楚天阔眯着眼睛看完,大概知道了意思。

    这血书说他们乃是大魏拓跋氏遗脉,退隐于不老峰,秘密练兵,企图光复大魏,不料竟被唐门夺了地盘。后来这伙人前来唐门约战,不料中了唐门的什么厉害暗器,楚天阔怀疑就是唐天引的那个“千堆雪”,这个暗器令拓跋氏来人几乎全军覆没,只剩那首领苟延残喘,写下这封血书。

    血书上拜请如有有缘人得到此书和玉玺,送往贺兰山中交还给拓跋氏后人,继而嘱咐拓跋氏后人,不忘祖先遗愿,一定要以图强图盛,光复大魏,保家卫国为己任,以慰祖先在天之灵云云,楚天阔看完一叹气,这又是一个执迷妄念,可能这一个祖宗遗训,会让拓跋氏无数后人难以自拔,赴汤蹈火于这镜花水月般的伟业中。

    老怪说:“我看这伙人也是忠烈之士,就在那土坡上挖了个洞把他们埋了,立了那个石碑做个记号,不过估计拓跋氏后人是没机会到这里来祭拜了,但路有遗骨,我不能无动于衷。”

    楚天阔默默地把玉玺用布包好,递回给幽冥老怪,老怪摆摆手,说:“你留着吧,我看我是没机会出去了,你还有机会,就暂时保管着吧。我之所以一直留着,是想有时候可以读一读字,就好像有人跟我说话一样,即使这个说话人是一具骸骨,我也想听。这块玉玺,带着就好像有个奔头似的,知道自己还有事干,外面还有人在等着这块玉玺,这么一想,心里就有生机了,这么多年,我就靠着这个布包活着了,如今交给了你,要是你不想去寻访拓跋氏后人,就把这方玉玺埋到那伙人边上吧,我想也无人会有怨言。”

    楚天阔知道老怪不会再留着这块玉玺了,于是也不推托,把布包挂到腰间,说:“我想既然天意让此玉玺重现,那必定会让它流落回拓跋氏。古人云,天地为洪炉,造化为工,阴阳鼓荡其中,万物受形而有灵,石头也有灵,我相信总有一日这块灵石会回到它的主人身边的。”

    幽冥老怪喃喃自语道:“天意,阴阳鼓荡……”接着,抖擞一下说:“你知道阴阳如何互换吗?”

    楚天阔还没反应过来,老怪接着说:“我知道你剑法在我之上,我一身武功并不算惊人,唯独这个阴阳互换之法还有几分可取之处,我想传下去,其他掌法鞭法,不传也罢。”

    楚天阔明白过来,点点头,没有推脱,说:“晚辈愿意受教。”

    幽冥老怪说:“你说的没错,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万物都有阴阳,所谓阴阳相依是也,即便是纯阳掌力,背后也有一丝阴劲在,这一丝阴劲,就像药引,没有这点药引,掌力无法纯阳,世人练纯阳功的,就拼命连阳脉,其实阴劲越纯,阳劲才能越盛,这是阴阳互补之道。说开了其实阴阳互换,只是一转念间,撒火成雪,雪融成炭而已。为什么顷刻间就可以互换?因为他们原本就是一个东西。佛语中有说,一滴水可以见到一个大海,一朵花里就有一个世界,这就是万物的势,在一个势上是万物平等同一的,彼此相互包容的,你只要悟到这个势,你就明白阴阳互换的诀窍了。”

    楚天阔似懂非懂,幽冥老怪当下就把他这一门阴阳互换的心决、吐纳之法、意念所至等,一一向楚天阔开示,楚天阔心中默记下来,还要参悟一番才能理解,他的内功早已阴阳相融,没有这个阴阳互换的东西,但他感兴趣的是幽冥老怪这个法门中势的瞬间变化,如果一滴水中有一个大海,那是否一剑之中是否可以包含天下万剑?楚天阔隐隐感觉这是另一个境界,只是还没有得到。

    心决传完,水里的鱼群又浮了起来了,石洞又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幽光,只有楚天阔和幽冥老怪这一角洋溢着热情的红色光芒,连鱼儿都不由得被火光吸引,纷纷游到岸边。

    幽冥老怪说:“终于可以吃上一口热的了,怎样?传你这套心决,够不够换一口热饭吃?”

    楚天阔一听,微微一笑,说:“前辈言重了,只是热饭就没有了,热鱼倒是大有。”说完,用轩辕剑削出两根尖棍,然后走到潭水边,伸出一只手,原本想隔空把鱼打晕,突然想起刚才老怪所说的阴阳互换,不知道能否把吐出的掌劲换成吸进的力道?楚天阔突发奇想,手指弯曲做爪状,手中用上掌劲,心中却运起老怪的心决,突然,几条鱼破水而出,朝楚天阔手上飞来。楚天阔又惊又喜,没想到竟真的用上了,只是力道控制不好,一下子飞上来几条鱼。楚天阔伸手抓住两条最肥美的鱼儿,其余的有推回水里去了。

    楚天阔把鱼掏了内脏,然后穿在尖棍上,架上火上烤。幽冥老怪把他那条藤鞭卷了起来,丢到火里烧了起来,说:“是时候了。”

    楚天阔是漕帮出身,烹鱼并不陌生,虽然没有调料,但不多时也溢出一股鲜甜的肉香,闻得幽冥老怪直咽口水,眼睛放光。

    不一会儿,鱼就烤好了,楚天阔递了一支木棍给老怪,让他拿在手里吃,老怪接过木棍,把烤鱼凑到鼻子上深深的闻了一口,然后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吃的汁水飞溅,油光满面。楚天阔慢慢地啃了起来,入口温热,香气盈满嘴腔,鲜甜的汁液在鱼肉之前就流过喉咙,楚天阔感到心满意足。

    风卷残云般,幽冥老怪一下就把鱼儿吃完,连鱼骨头都咽了下去,吃完鱼后,老怪舔舔嘴角,挪到山壁边,靠着山壁,盘腿端坐,看着楚天阔吃鱼。楚天阔吃完鱼,洗了手走近幽冥老怪,才发现老怪神色不对,豆大的汗珠自额头流下,浑浊的眼珠子却开始变绿,楚天阔大吃一惊。突然,老怪吐了一口鲜血,却像是绿色的痰,楚天阔心想,难道煮熟的鱼肉有毒?赶忙就要出手替老怪封住穴道。

    老怪抓住楚天阔的手,说:“不是中毒,是老寒胃经不住热食了,是时候了,你的剑气很厉害,我的元气都伤了,毫不了,与其慢慢等死,不如痛快做个了结。”

    楚天阔恍然,老怪早有寻死之意,所以才传口诀,烧藤鞭,连那方玉玺都传给了自己,楚天阔心中有愧,说:“我不该来。”

    老怪微微一笑,说:“你来是让我解脱的,我很高兴,我要去见巴朗和白猿老头了。如果你见到师容,替我告诉她,罪过不要再传下去了。”

    楚天阔说:“我一定把话带到。”

    幽冥老怪听完,油尽灯枯,阖然长逝,一代西域奇人,就这样走完他的一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