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黑琅山,往事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在西域天山以北有一片辽阔的山地,那里气候干燥,寸草难生,荒山绵延不绝,狂风时常肆虐,侵岩蚀山,飞沙走石,只有少数驿站散布在其中,贯连起一条若隐若现的丝绸之路。()

    穿过这片渺无人烟的死地后,在天山山脉尽头却有一片水草丰美的绿洲,沃野千里,风吹草低,这片绿洲是由山脚下一个湖泊滋养出来的,而这个湖泊的水则来自于天山上冰川融水,因此这个湖泊被西域人称为“雅格鲁齐威”,意即“天公的眼泪”。这片沃野也成了西域游牧人逐草而居的首选之地,每到春夏季节就有大量的牧人赶着牛羊到这块绿洲放牧,顺便与前来收集兽皮、山珍的跑单帮商人做生意,于是这片沃野也成了塞外一个远近闻名的市集,自然吸引了驰骋在塞外的各路马贼的注意,遭受几次强梁的劫掠后,那些游牧人就在联合到一起,备上厚礼,到天山山脉之中的一座高山上,寻求一个世代生息于此的武林门派的庇护,那座山叫黑琅山,而那个门派叫归元门,也就是中原武林口中的混元教。

    归元门为保一方安宁,答应了游牧人的请求,派出门下高手兵分几路驱逐马贼,绥靖周边,更勒碑为界,严禁塞外马贼闯入归元门的范围,那些马贼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哪敢不从,往后再也不敢踏足归元门的范围,那片绿洲从此迎来了和平安宁。

    在归元门派出的高手之中,有一个出类拔萃的青年,是归元门少主,名唤巴兰耶托,也就是日后震惊中原的“西域狂魔”巴朗。年轻的巴朗在征伐马贼后归来,路过绿洲,无意间遇见了一个牧民少女,英姿飒爽,端庄美丽,堪称绝色,不禁深深为其吸引,不可自拔。

    巴朗苦苦追求那少女,与她纵马驰骋射猎,一起练武,甚至还邀她到归元门作客参观,传她几手归元门绝技,两人相处倒也惬意。那牧民少女叫雅曼师容,意谓“草原的珍珠”,是草原一支颇负盛名的游牧家族的族长女儿,性子直率调皮,虽然仰慕巴朗的盖世武功,但对巴朗的粗狂似乎并不中意,却喜欢上了归元门内一名青年文人。

    归元门内为何会有文人?原来,归元门秘传绝技“天罡大法”是依密宗心法演化而来,其中奥义与天竺密宗教义似有关联,归元门一直以来都很难参透高层心法,于是突发奇想,延请密宗大师前来一同参悟“天罡大法”。因为天竺密宗一脉已断,所以归元门派人到中原暗访唐密高人,不过,唐密三大道场:大兴善寺、青龙寺和法门寺都是受皇家庇护的佛家圣地,护院僧人众多,高手如云,归元门无法求教问道,更不能延请高僧出关赴塞外。所幸天无绝人之路,那时候民间有一个大画家,叫辜鸿渐,年不过二十出头,但天资聪颖,阅书无数,过目不忘,琴棋书画,天文地理,水利堪舆,无所不通,最重要的是他还是法门寺高僧寒月禅师的俗家弟子,据说辜鸿渐已经得到寒月的密宗真传,并且能以禅理入画,以禅机入诗,开创了一代山水画风,被天下文人雅士捧为宗师,临摹、模仿、追随者无数,是士林一个极有声誉的画家,无数达官贵人斥黄金万两求辜鸿渐挥毫作画而不得。不过听闻辜鸿渐深得禅理,并不以此谋财,而是深隐长安市井,教书度日,潜心修行。

    归元门人打听到这个情况,心想与其到佛门请教高僧大师,还不如把这穷书生掳到塞外去方便,说到做到,一群人就奔往长安,暗访了辜鸿渐所在,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把辜鸿渐掳走,快马疾走塞外,回到黑琅山。()

    辜鸿渐突然来到塞外荒野,四周又是彪悍体健的舞刀弄枪之徒,自然十分惊慌,吵嚷着让归元门放他回去,归元门不去理他,好酒好菜招呼着,等他顺应下来。辜鸿渐道行匪浅,很快就明白这帮人虽然强横,但对自己应该还没有恶意,加上黑琅山虽然地处僻远,但风景宜人,天山山脉更是天工造化,只要心中有佛,何处不是道场?何况是这样的安静而充满灵气的地方,没有俗事侵扰,于是辜鸿渐慢慢就不再抗拒,专心参道修行,读书作画。

    归元门看辜鸿渐已经适应下来了,因为担心绝学外泄,所以还不放心拿“天罡大法”向辜鸿渐,就请他讲解一些密宗教义,也是考验一下辜鸿渐修为的意思。

    辜鸿渐不愧为寒月门人,密宗教义深得真传,秉着弘法之心,辜鸿渐一一向归元门开示其中妙法,令归元门众人,尤其是巴朗这些资质超凡的青年一辈受益匪浅,武功大进。辜鸿渐慢慢适应了塞外的生活,归元门也就没有对辜鸿渐多加约束,任由他在归元门内走动,偶尔也可以到山中冶游,彼此相安无事。

    如此过了几年,归元门开始慢慢地在请教密宗奥义之中,夹杂了“天罡大法”的一些心决请辜鸿渐指点,辜鸿渐虽然不懂武学,但医道也有研究,对脉络之理也不陌生,所以除了一些隐晦的地方需要钻研之外,大多心决辜鸿渐都能点破,让归元门受益匪浅。

    辜鸿渐和巴朗年纪差不多,自然也比较谈得来,除了密宗教义,巴朗也常向辜鸿渐请教琴棋书画等技艺,后来为了追求牧民少女师容,更是加倍学习诗词歌赋,企图用中原文字虏获这异域少女。不料,师容在归元门见到辜鸿渐后,竟被辜鸿渐一派儒雅风采迷倒,要知道塞外蛮荒之地,很少能见到什么文豪,更何况辜鸿渐丰姿绰约,器宇不凡,师容很快就缠着辜鸿渐不放了。

    辜鸿渐虽然文采出众,但也研究佛学多年,对男女之情看得较淡,尽管师容有绝世之姿,但辜鸿渐对师容也没有过多的爱慕之意,只是当她是一个调皮可爱的女子。何况巴朗对师容一往情深,辜鸿渐自然不便夺人所爱,因此处处避开师容。

    师容马背上的儿女,爱恨分明,性烈如火,见辜鸿渐心不在己身,伤心欲绝,竟劫掠了辜鸿渐逃入天山山脉中的冰川之上。这可急坏了归元门和师容的族人,连夜带上入山寻找。

    在塞外有个传说,冰川是洁净之地,如果有男女相爱却无法在一起,只要他们一起从冰川上跳下去,天神感动于其真诚,会把他们接到天上去,永成眷属。师容就是要带着辜鸿渐殉情,任凭辜鸿渐怎么解释,师容都一意孤行,辜鸿渐挣脱不过,也只能任由她去了。

    就在师容拉着辜鸿渐要跳崖的时候,正好看到幽冥客和白猿剑客的决斗,这两个隐居在天山山脉中的高手相见恨晚,正在切磋武艺,幽冥客施展掌法,白猿剑客用剑,两人斗得方酣,没有留意到师容和辜鸿渐在冰川边上,一个不小心,两大高手激起的气浪把这对苦命的鸳鸯震飞往冰川下去。

    师容在那一刻却不忍心拉着辜鸿渐一起死,用尽全身力气把辜鸿渐往上推,但那刻辜鸿渐看到师容决绝而多情的眼神,心中却不由得一震,像着了魔似的抓住师容的手不肯放开,两人就一起往深渊坠去,所幸,幽冥客和白猿剑客及时赶到,幽冥客袖中长鞭飞去,正好卷住辜鸿渐的脚踝,这才把两人救了上来。

    巴朗这才率人赶到,见此情形,大呼侥幸,又得遇幽冥客和白猿剑客两位异人,于是一同延请他们,回归元门盘桓几日,从那时开始这西域三大高手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经过此番风波后,巴朗决定成全师容和辜鸿渐,他本也是坦荡直率之人,凡事拿得起放得下,既然师容芳心不在自己身上,自然也就不再勉强,加上巴朗正醉心与辜鸿渐解读出来的第七层“天罡大法”心决,所以正好做个顺水人情,撮合辜鸿渐与师容二人的好事。而辜鸿渐经冰川一场风波,对师容反而心生怜惜之情,也愿意与此佳人共结连理。

    事情眼看就要圆满完成,可惜,师容的父亲反对这桩婚事,因为根据家族密约,师容这族人与另一支离散的宗国遗脉有婚约,这另一支宗国遗脉就是蜀中唐门,他们这两族人原本都是月氏国的贵族,后来被匈奴击溃流散,唐门一支走入蜀中,是为小月氏遗脉,而师容一族则远走塞外,逐草而居,是为大月氏。多年之后这两支故国遗民才重新联系上,为了联盟,也是为了纪念故国,两支族人定下了婚约,一旦双方族长的子嗣各有男女,则结为姻亲,取永世结好的意思,师容在出生之后,就被许给了当时唐门的少主,所以师容的父亲决计不同意辜鸿渐和师容的婚事。

    师容的倔强个性再次发作,带了辜鸿渐再次躲入天山广袤的山林之中。这不单把大月氏族人急坏了,归元门也深受牵连,虽然归元门是这方绿洲的保护者,但也不能纵容门下人拐带牧民女儿,此事关乎归元门在西域武林的名望,更重要的是,“天罡大法”第八层和第九层的心法,还没有让辜鸿渐破解开来,所以归元门也急着要找到辜鸿渐。

    不过这对亡命鸳鸯这次走得十分隐秘,竟然没有留下丝毫蛛丝马迹,巴朗率人在天山中找了一年,也没有找到,大月氏族因为婚期将近,也广派人手在天山山脉之中寻找,但也一无所获。

    一年之后,巴朗确实在幽冥客口中无意得知,辜鸿渐二人就躲在白猿山中,白猿剑客暗中保护着他们。这可让巴朗气炸了,没想到自己白忙活一年,而两人就躲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万万没有想到白猿剑客会知情不报,暗中与自己作对。盛怒之下的巴朗率人直奔白猿山,幽冥客自知自己走漏风声,急忙跟着巴朗而去,避免两人发生冲突。

    巴朗赶到白猿山和白猿剑客理论,白猿剑客执意要成全那对亡命鸳鸯,不允许巴朗棒打鸳鸯,而巴朗则另有考虑,执意要把二人带走,于是两人就打了起来,幽冥客夹在中间左右不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就在这时,辜鸿渐和师容抱着一个婴孩出来了,双方暂停了对手,原来师容刚刚生下一个男孩。师容哀求巴朗让他们走,他们可以化身为牧民,消失在荒漠之中,巴朗惦记着“天罡大法”,就要求二人先回归元门,只要辜鸿渐把“天罡大法”的最后两层心决解读出来,就放他们二人自由。

    这要求也不过分,于是辜鸿渐和师容同意了,回到了归元门。不料,过不了多久,消息走漏,大月氏族上门来追讨师容,归元门权衡之下决定牺牲师容,保住归元门的声望,于是就默许大月氏族人进门夺人,带走了师容。辜鸿渐勃然大怒,咒骂巴朗不守信用,巴朗有苦说不出,他是不同意交人的,只是门主和门中众人决意要交,巴朗根本挡不住。

    大怒之下,辜鸿渐不再解译“天罡大法”最后两层心法,不过后来经由巴朗劝解,也为了自己儿子,不得不继续替归元门解译“天罡大法”,这最后两层心法玄妙异常,辜鸿渐苦心孤诣穷经皓首,也用了五年时间才解读出最后两层心法,可怜辜鸿渐耗尽心血,加之思念远在天涯的妻子,抑郁成疾。就在交出“天罡大法”最后的心法秘笈之后,辜鸿渐撒手人寰,留下一个五岁的幼子——辜沧海,沧海之名,取意于曾经沧海难为水,饱含着深深的无奈。

    巴朗见辜鸿渐劳怨成疾而终,心中幡悟自己实在有愧与辜鸿渐,遂将辜沧海收为徒弟,倾一身武艺相授,以弥补自己对其父母的伤害,辜沧海不明白大人间的恩怨,高高兴兴地跟巴朗练武。

    不过,巴朗练至“天罡大法”第七层之后,再也无法精进至第八层,无论如何练都无法突破,而辜鸿渐又已不在,自然没有人请教,这成了巴朗一个心结。后来,巴朗继任归元门主之位,他自觉第七层也已经练至炉火纯青了,于是就抱着争雄之心,进入中原挑战七大门派,不幸败在了当时少林方丈智空大师、武当掌门道阳真人和峨眉掌门念庵师太这三大高手联手之下,归途之中还被中原四大高手之一的祝荪所败(详见第八十六章),被迫发誓不再进入中原,惨败而归。

    巴朗败归后,知道自己再无精进的可能,于是尽全力指导辜沧海练“天罡大法”,辜沧海天资聪颖过人,加上有名师指点,在三十岁时候就已经练至大法第七层,可谓神速,也就在这时,辜沧海无意中听到关于自己身世的传言,几番打听,还找到大月氏族人打听,终于拼凑出了自己双亲遭遇的变故,于是愤恨于自己多年来的认贼作父。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了辜鸿渐留给他的铜锁之中,竟然藏有“天罡大法”最后两层心法的秘诀,原来辜鸿渐交给巴朗的心法是假的,其中关键地方被辜鸿渐改动了,所以无论巴朗如何刻苦用功,始终还是无法更上一层境界。

    明白这一点之后,辜沧海筹谋了一番,终于出手把巴朗打败,而当年参与驱逐师容的归元门人,尽皆被辜沧海处死,其余门人莫不对辜沧海俯首称臣,就这样归元门被辜沧海所夺,改名混元教。而巴朗败后,被辜沧海囚禁了起来,亲眼看到归元门被自己的亲传弟子所灭,心神俱碎,求告无门,万念俱灰。

    幽冥客不忍见巴朗一代豪强落得如此下场,原本要联合白猿剑客一同营救巴朗,可惜那时候白猿剑客已不知仙游到哪里去了,白猿一门传完艺之后,师父就杳如黄鹤,从此不再现身于江湖,也不知生死。白猿剑客传衣钵给猿十三之后,就此失踪。

    幽冥客没有找到同盟,于是率门人冒险闯入混元教,试图营救巴朗,不料被辜沧海所察觉,幽冥客吃了亏,于是逃出了混元教,只身进入蜀中,寻访唐门,他想找嫁入唐门的师容出面化解一下辜沧海的仇怨,却不料走入了他一生之中最大的陷阱,万劫不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