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解恩怨,追述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自唐门不老峰山腹之中脱困而出后,说自己已经了解唐门的隐秘,更指出唐门的隐秘就在那山洞之下,众人不解,楚天阔道:“其实,拿到拓跋氏的大魏国玺还有埋葬拓跋氏先祖的,并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唐天引闻言色变,厉声问道:“那人还活着?他在哪?”

    楚天阔淡淡地说:“那人已经死了,是我亲手掩埋的。”

    唐天引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唐婉问道:“你们在说谁?唐门地洞地下囚禁着什么人?”

    唐天引说:“还是让楚少侠告诉你们吧,我要去向老太太禀报此事。”

    楚天阔知道唐天引是故意避开,毕竟楚天阔要讲的是唐门的隐秘,他作为唐门之主,在场自然是不方便,也可见很多事情唐天引是知道的,只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讲,所以还是避开为妙。

    唐婉似乎也明白父亲的用心,点点头,说:“那我稍后再去向老太太问好。”

    唐天引点点头,朝楚天阔和燕子卿、沈轻云拱了拱手,就朝“观澜宫”走去了,路过地面那个被砸开的黑洞,还探头看了看,似乎深怕其中的潜藏多年的冤魂逃逸出来为非作歹。

    看着唐天引走入“观澜宫”而去,唐婉说:“我们回‘望岚阁’去吧,楚大哥你也应该换身衣服了。”

    燕子卿一听,也附和道:“不说不觉得,这么一说倒觉得周围有股酸气。”

    楚天阔低头缩肩,似乎十分不好意思,只是脸上污垢很深,看不出脸红来,沈轻云在一旁笑道:“好了好了,燕姑娘你就不要取笑楚大哥了,我们跟唐姑娘走吧,顺便听听楚大哥的经历。”

    唐婉点点头,招呼众人往下山方向而去,一路上,楚天阔就叙述了他堕入唐门地下山腹之后的经历。

    原来,半年前,唐婉试图用自杀成仁的方法还楚天阔一个交待,化解楚天阔和唐门的恩怨,所幸被楚天阔救下,楚天阔也因此中了唐天引一掌兜罗绵掌,伤势不轻,但更沉重的伤势是内心的震动,因为自己的执着而差点连累唐婉自杀,楚天阔无法原谅自己,所以任由唐门老夫人把自己关入唐门地下牢房之中,楚天阔企图把自己放逐到黑暗之中,寻求顿悟解脱。

    从唐门那石室里的翻转石板落下,是一道和缓的倾斜的暗道,蜿蜒而下,不知有多深,但下落之势越来越快,最后暗道尽头,是山腹中一个巨大的岩洞,暗道口就在岩洞上方,楚天阔自暗道口直直摔了下来,跌落到岩洞底下的深潭之中,深深扎入了潭水之中,被冰冷的潭水一冲,楚天阔浑身一个激灵,只见四周一片漆黑,重如浓墨的黑,仿佛被活埋起来似的。楚天阔挥动手臂,挣扎着往水面上浮去,他不知道自己沉入多深,只想着往上升,浮上去,露出水面。

    扑腾了许久,才挣扎浮出了水面,楚天阔发现水面上也是一团漆黑,根本看不清楚身在何处,宛如在最深最沉的梦里,除了等待醒来之外,别无他法。不过,楚天阔知道这不是梦,所以他安静下来,静听水声,虽然十分轻微,但楚天阔感觉到潭水在朝一个方面缓缓流动,既然有流向,那么两边必然有岸,没有岸堤夹住,水是流不动的。

    于是,楚天阔朝水流的垂直方向游去,果然,不多时便触摸到一个浅滩,楚天阔上得岸来,却看不清楚地势,摸了摸身上的火折子,却早已湿透了,要等火折子干了才能吹燃。()

    楚天阔不知道该往什么方向走去,如盲人摸路般走了几步,索性坐了下来,反正往哪里都都是一片黑暗,不如就地盘腿而坐,闭目凝神,仿佛要把自己融入这片黑暗一样。楚天阔侧耳聆听,想捕捉一丝声响异动,但除了缓缓流动的潭水偶尔撞到岸边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声响,这是一片无人的山腹岩洞。唐门在岩洞上暗设通道,如果不是为了逃命藏身,那就是作为地牢囚禁仇敌,显然后者可能性更大,否则就不会把楚天阔关了进来,只是,这地牢之中,是否还关着其他人?倾听良久,楚天阔也没有听到任何声息,他估计这岩洞之中应该再无其他人了。

    岂料,楚天阔的念头刚转过,就听到潭水那个方向有一声微弱的犹如新叶吐芽的响声,十分轻微,楚天阔估计是地底什么蛇鼠之类的动物爬行吧,哪知刚一转念,就感到一道凌厉的劲风自潭水那端飞来,不是直直而来,而是自侧边席卷而来,像甩鞭子一般,来势十分迅疾,楚天阔不及细想,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双手在地面一撑,身子如拔葱一般倒飞,堪堪避过了鞭子,不料,楚天阔后退的身子很快就狠狠地撞在了山壁上,原来已经到了岩洞的边缘了,而此时,那鞭子已经折返再抽了回来了,来势更加迅猛,楚天阔断定,如果不是地底异兽,那就一定的武林高手。

    退无可退,楚天阔唯有举剑一档,鞭子在剑鞘上绕了几圈,然后楚天阔就感到一股大力在往外扯,楚天阔哪里能让鞭子扯过去,当下运起千斤坠,手上用劲回扯,顿时如同扎根了一般,任由那端拉扯也纹丝不动。

    鞭子那端似乎感觉到了阻力,突然一抖,一道波浪般的劲力袭来,这时,楚天阔就知道鞭子那端一定是武林高手,不敢怠慢,手中轩辕真气吐出,沿着缠绕在宝剑上的鞭子,迎向袭来的劲力,两气相撞,楚天阔感觉如击坚石,顿时胸口发闷,他早先吃了唐天引一记兜罗绵掌,已然伤势不轻,此刻被这样重力一击,胸口隐隐发疼,不过他知道对面那人估计也差不多情况,两人劲力相当,好在没有第二道劲力袭来。

    突然,就听到对面传来一阵苍老沉闷而含糊的声音:“我还以为是什么野味掉了下来,想着可以开开荤了,没想到来的是个高人,好久没有打牙祭了,这洞中的蛇鼠我都吃腻了,换换人肉也不错。”声音回荡在岩洞之间,震得楚天阔耳朵生疼。

    楚天阔听这人竟然连人肉都要吃,不禁汗毛直竖背上生风,不知道对面是什么魔头怪物,不过还是应该及早打消他这个妄想才是,于是楚天阔开头喝道:“何方魔头,人肉都吃,岂不有违天和?”声音雄浑如雷,荡响不已,气势不逊于对方。

    果然,对方咦的一声,说:“好小子,听你声音年纪不大,内功竟然有这等修为,你是什么来头?为何会来到这里?说!”最后一句简直就是在吼,震得山壁上碎石子簌簌往下掉。

    楚天阔说:“我叫楚天阔,怎么会来这里说来话长了,不知道阁下是谁?为何会被唐门囚禁在此?”

    对面的老怪物仿佛没有听到楚天阔的问话,兀自喃喃低语:“楚天阔,楚天阔,没听说过啊……啊,是了,你年纪太轻,我不可能听说过你,你出声的时候恐怕我都已经在这里了,不应该问你的名字,你的师父是谁?”

    楚天阔头皮一紧,没想到此人被关在这漆黑无比的地底居然已有二三十年,实在难以想象这么多年生存在这暗无天日之地会是什么感觉,但总归不是容易熬吧,恐怕连一点热腾腾的东西都没有吃过吧,难怪对人肉都起了馋,恐怕是图一点人血的温热吧,楚天阔不禁对这个老人感到可怜,答道:“我没有师父,但武功得自不少前辈指导,最早是得到了陆惊麟前辈的遗作,才有一些根基的。”

    那边啊的一声,语带惊叹地道:“原来是剑仙陆惊麟的隔代传人,难怪难怪,吃了你有点可惜,不如先跟我切磋切磋,我太久没动过手脚了,很多招式都忘了,正好陪我练练手,要是真有两下子,我可以一天吃你一点肉,让你多活一些时日,对对对,这样肉也更新鲜,没有什么比刚宰割的肉更新鲜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竟然还有抽吸口水的声音,仿佛楚天阔已经成为他的盘中餐似的,而他为这个想象已经开始流出了口水了。

    楚天阔心里一沉,倒不是害怕被吃,而是一天吃一点还不把人杀死,怎么想都是一种可怖的折磨,而这老人说起来竟如同家常小菜似的,岂不让人毛骨悚然。何况这老人既然知道陆惊麟的名号,而且意境在这里关了几十年了,可以揣测此老江湖资历一定匪浅,更可怕的是,他说很多招式都忘了,常人一定会认为此老出手必定生疏,但楚天阔深知,习武之人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一招一式都是刻骨铭心牢记不忘的,但这等高手要进阶,就必然要忘掉原来熟记的招式,才能变有招为无招,化有意为无意,很多武林宗师都是止步于此,楚天阔现在也才刚刚进入这等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偶尔福至心灵才能使出这样的招式,而此老既然说出这等话,楚天阔料定他绝非危言耸听,加上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自己对地形不熟,而对手在这里面已经数十年了,相比对此地了如指掌,所以不由得楚天阔不提起十二分精神戒备着。

    那老人见楚天阔不言语,以为楚天阔吓坏了,如夜枭般笑了起来,声音嘶哑而恐怖,那声音笑道:“怕死的话,给我磕几个响头,我看在陆惊麟的份上,一招击毙你,唉,可惜了一身鲜肉。”老人似乎为不能吃多几天鲜肉而抱憾不已。

    楚天阔听得哭笑不得,说:“我虽然不济,但也决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更不能辱没了陆惊麟前辈的英名,只要你有本事,要杀要剐就来吧,只是,未曾请教你的大名,这样我也知道自己在和什么人交手。”

    那老人似乎愣了一下,嘴里呢喃着道:“我的大名,我的大名,好久没有人问我的大名了,不不不,我从来都没有名字,我不需要名字,我只是一个幽灵,一个不死的幽灵,不过,在这里生不如死,不死反而是一种惩罚了。”说完,竟开始呜咽起来,如幽如泣,真的有如鬼哭一般,令人闻之感伤,但又毛骨悚然,楚天阔真的怀疑对面的老人其实只是一个冤魂,不对,没听说冤魂要吃人肉的,冤魂只吸人元气,所以应该还是老妖怪恰当,楚天阔原本就已经万念俱灰,遇到妖怪也没有多大恐慌,倒为他被囚禁在此感到可怜,于是就默然不语,等着老妖怪哭完。

    突然,老妖怪止住哭声,冷哼一声,怒道:“好你个阴险小人,竟然用攻心之计,好在我修为高,没有让心魔反噬,不然就中了你的计了,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城府竟然如此之深,想来吃了你也不是太大的罪过,看招。”说完,一抖手,软鞭从楚天阔的宝剑上散开,一甩又朝楚天阔抽了过来。从声音判断,老妖怪应该在水潭对面,足有十丈左右距离,这么长的鞭,运用起来如臂使指得心应手,老妖怪的武功之高可想而知。

    楚天阔暗暗叫苦,自己只是问一下对方大名,竟然无端端被冠之以攻心之计,实在是莫大的冤枉,但此刻已经开不及解释了,又不能跳跃避开,说不定就撞石头上去了,于是寒剑出鞘,迎着长鞭就削去,轩辕剑发着幽幽青光,竟让四周有了一点亮度,楚天阔稍稍可以看清楚四周景象,这才暗怪自己乱了方寸,竟然忘了轩辕剑带有幽光。

    看到这本闪出光芒,老妖怪怪叫一声,似乎识得厉害,长鞭不敢迎向楚天阔手中宝剑,打了个转又从另一面抽了过来,楚天阔听风辨影,随之而变招,但宝剑在黑暗中太显然,一动就变对岸老妖怪看到,长鞭随即变招,时而柔韧似鞭,柔中带刚,时而又坚挺如枪,化柔为刚,时而声东击西,似实还虚,时而瞻之在前,忽之在后,鞭风竟然从身后山壁弹回击向楚天阔后背,让楚天阔如同针芒在背,这等鞭法委实是变化多端威力无匹,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老妖怪已然与长鞭合而为一,似有招实无招,行云流水不拘一格,鞭影重重毫不凝滞,攻得楚天阔手忙脚乱应接不暇叫苦不迭。

    可怜楚天阔只能落个挨打的份,连老妖怪在什么地方都看不见,更谈不上近身抢攻了。武学上讲,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长兵器威力强在攻击范围大,一般对付长兵器就要近身抢攻,让长兵器无从发挥优势,但此刻楚天阔被敌人的鞭法打得左支右绌,剑锋连敌人的鞭影都没擦上,更谈何近得了敌人的身旁,楚天阔只能勉力支持,好在楚天阔的剑法造诣也已经登峰造极了,往往能于敌人招式之中看到变化及破绽,每每一招就能切中要害,直取长鞭,让敌人不得不变招,想来长鞭长度有限,被砍的话就无法再攻击到楚天阔了,楚天阔就这样与他周旋,期望敌人气力不济出现漏洞,要知道这样远距离控制软兵器,是非常消耗内力的。

    不知道老妖怪是太久没遇到对手了,兴奋过度,还是内力实在充沛,取之不竭,反正几十招过去,长鞭来势依然又快又狠,反而对楚天阔的剑意有所领悟,出手更妙更绝了,便舞鞭边说:“好剑法,好剑法,不愧是陆惊麟的传人。”

    楚天阔被迫穷尽自己的所学,与之缠斗。突然,长鞭盘旋之际,打在了旁边山壁上,溅起一团碎石,楚天阔腾挪躲闪,剑光绵延,这才避过了碎石攻击,但也被几颗砂砾击中脸颊,虽然只是一般碎末,但也隐隐作痛,只是这么一痛,顿时刺激了楚天阔,唉,自己身在唐门,竟然忘了唐门的看家本事,心中念头转过,趁着躲闪的间隙,脚下一动,将两颗石子朝长鞭尽头踢去,既然近不了身,就只有用暗器相助了。

    这招果然有效,老妖怪被石子这么一阻,长鞭攻势稍微一滞,楚天阔顿时更是生龙活虎,连连封住长鞭的招式,脚下不停,将石子不断往老妖怪那端踢去,偶尔长剑一挑,石子倏忽而去,威力更是惊人。

    老妖怪单手似乎不胜暗器侵扰,偶尔长鞭要缩回防守,那长鞭一抖圈,劲力奇大,把楚天阔的石子打碎了弹回,但楚天阔暂时脱开了敌人的鞭影笼罩,顿时剑光暴涨,把碎石子打落,但那长鞭顷刻间又如同灵蛇般倏忽而至,把楚天阔困住。

    楚天阔还是苦于光亮不足,无法展开身形与敌人游斗,只能朝潭水边慢慢移去,远离山壁,避免敌人鞭风反弹,但敌人的长鞭似乎长这眼睛似的,跟着缩短了,始终把楚天阔控制在鞭尾的攻击范围之处。

    楚天阔心想这并非长久之计,迟早会被拖垮,或者在被拖垮前为老妖怪长鞭抽倒,苦思之下,突然一计上心头,准备放手一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