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羊肠坂,遇故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燕子卿打败青城派少掌门江子幽后,江子幽竟然说出楚天阔入了唐门大半年不出,祸福难料,不禁大惊失色,追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江子幽说:“青城派门人遍布蜀地,这点风吹草动怎么瞒得过我们,我们的人亲眼见到楚天阔跟随唐门的唐婉进入唐门,从此再不见出来,你觉得唐门会善待楚天阔吗?”

    燕子卿知道不会,而江子幽知道唐婉,说的有板有眼,显然不是在胡诌,极有可能就是事实,燕子卿顿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几欲晕眩,大喘口气问道:“你怎么知道楚天阔没有出来?也许从其他路出来也未定。()”

    江子幽冷笑一声,说:“唐门这么多年来,都只在那一个地方出入,所以我可以断定无疑,再说,这大半年江湖上哪里听说过有楚天阔的下落,我还忘了,你们是认识的,他可曾去燕家镖局拜访过?”

    燕子卿知道江子幽极有可能是对的,楚天阔一旦进入唐门就必定凶多吉少,但她不相信楚天阔会死,或者说她不甘心,她必须亲眼看到才死心,心中期盼着唐婉会顾念一点与楚天阔的情义,保楚天阔一命,一想及唐婉,燕子卿就知道事情还有转机,于是盯着江子幽问:“我这就到唐门去问个清楚,那唐门究竟在何方?”

    江子幽倨傲地说:“燕家镖局这么有本事,无须问我这样一个手下败将吧?”

    燕子卿知道江子幽败在自己手下,心中不平,所以故意刁难,于是恶狠狠地看着他说:“我不是问,我是拷问,你识相点的就说,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江子幽还嘴硬不肯说:“江某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但也绝不能受你这等羞辱,没人能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

    燕子卿又急又怒,说:“手下败将也敢说骨气,不嫌丢人。”

    江子幽恨恨地说:“士可杀不可辱,要杀就杀,想从我口中逼问唐家的下落,门都没有。”

    燕子卿用手指刮了刮刀锋,说:“刚才说了不杀你就不会杀你,但斩断你一条腿一只手的,也不算违背诺言吧。”

    江子幽脸色煞白,结结巴巴地说:“你这魔女,要杀变杀,别用这种下三滥手段,青城派不会放过你的。”

    燕子卿只是想吓唬一下江子幽,并不是真的想砍他手脚,见江子幽色厉内荏,又好气又好笑,也不想苦苦相逼,反正自己要去峨眉山拜访沈轻云,峨眉肯定也知道唐门的方位,何况这江子幽不知道打什么主意,说得也不可尽信,于是说:“算你还有点骨气,今天就给青城派一个面子,你走吧。”

    江子幽闻言一愣,说:“你不想知道唐门的下落了?”

    燕子卿怒喝道:“你以为就你知道唐门的方位吗?我自有办法找到,眼下让你走就走,再废话小心我改变主意。”

    江子幽显得十分不踏实,犹疑地转身慢慢走去,还不时回头看看燕子卿是不是耍什么诡计,待走远了,突然回头说:“看你一番诚意,我就告诉你吧,唐门在龙门山脉之中,从这里东去三百里即进入龙门山脉,翻过三重山后就能看到一片云山雾海,唐门就在云雾之中,雾薄的时候还能隐隐看到一座孤峰,南边那座断崖山就是唐门的入口所在,如果你运气好,说不定能遇到唐门的人,言尽于此,看你造化了。”说完,江子幽就纵身飞走了,留下燕家镖局一干人。

    燕子卿转头问刘智星:“刘镖头,你看这姓江的说的话可信吗?”

    刘智星点点头,说:“我看可信,楚兄弟一定是去唐门没错的,唐门恐怕也不会善待他,所以两造起冲突也是合情合理,只是不知道双方会闹到什么地步。()倒是这江少掌门,怎么看都像是故意要把这个消息传出来似的,这不能不让人起疑。”

    燕子卿挥手下令镖队前进,边走边说:“你是说他会暗布埋伏对付我。”

    刘智星说:“我猜想他是故意让我们去找唐门的茬,因为七大派与唐门已经停战了,明面上青城派已经不能再于唐门起冲突,但青城派又不肯干休,所以就鼓捣武林同道去找唐门的麻烦,这是我的猜想,但也不能不防他会在半途埋伏我们。”

    燕子卿说:“他怎么知道我们与楚大哥有交情?按说青城派没有去南宫英雄宴,不会知道我们在南宫大战中与楚大哥联手的啊。”

    刘智星沉吟了一下,说:“这有可能是江湖传闻吧,你们在场之事,七大派有不少人知道,青城派是七大派之一,和少林、武当等人素有联系,也许从少林、武当处听到这个消息也不足为奇。”

    燕子卿点了点头,说:“那看来江子幽是收到消息后,估计来找茬的了,这家伙心机也太深了,早知道应该出手重一些,打他个半身残废。”

    刘智星笑道:“故意也许是故意,但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栽在这里,不然他就不会一个人出马了,他的如意算盘应该是把我们打一顿,然后告诉我们楚天阔在唐门失踪了。”

    燕子卿说:“看来被人小看一点坏处也没有,反而被人郑重其事的对待,会难过许多。”

    刘智星点点头,说:“这就叫示弱,这是兵法了,历史上那些雄才大略之人,在羽翼未丰之时,都会示弱,让敌人放松警惕,最后才一鸣惊人,大小姐,今日你就是一鸣惊人,连江子幽都在你手下吃亏,以后没有人再敢小瞧燕家镖局了。”

    燕子卿笑道:“那以后有人要对付我们,岂不是都是机关算尽?”

    刘智星说:“这是当然,创业容易守业难啊,对了,大小姐,楚兄弟之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燕子卿反问道:“刘镖头你觉得呢?”

    刘智星摇摇鹅毛扇,沉重地说:“江湖险恶,我不放心你一人前去,何况对手还是唐门,如果连楚兄弟都敌不过,大小姐去,恐怕也是枉然啊。”

    燕子卿说:“我知道,但楚大哥有难,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就算是死,也要有个人去收尸,这点情义,燕家镖局要给。”燕子卿说到最后,喉咙开始哽咽。

    刘智星叹了一口气,说:“我明白,我的意思是,最好是先回镖局里,向当家的禀报,再从长计议。”

    燕子卿摇摇头,说:“眼下镖局里事务繁忙,也需要人手坐镇、走镖,抽不出人手去龙门山脉寻找唐门,何况,对手是唐门,多几个人少几个人,成败关系不大。”

    刘智星心里清楚,就算倾整个燕家镖局的人手,也绝对斗不过唐门,于是说:“如果你坚持独自前去,我也不拦你,但你要记住,你这趟的目的是摸清楚唐门的所在,打探楚兄弟的情况,眼下唐门与中原武林还没有决裂,只要你不动手,想来唐门也不会为难你,凡事都要以大局为重,绝不能逞一时之气,不要万不得已,不能和唐门为敌,否则,激起唐门和七大派重启争端,就大事不妙了,你可明白?”

    燕子卿点点说:“这我明白,刘镖头你放心好了,等解完这趟镖,我就出发去龙门山脉,这趟人马就劳烦你带回家去,顺便和我爹讲清楚,我想他老人家不会反对的。”

    刘智星颔首应了几声好。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走出了密林,蜀都在盆地之中,已经远远在望了,路上也渐渐有了行人,两旁也可见民居和茶寮,越走人流越多,预示着一个繁庶的都城不远了。

    果然,行不多久,就看到蜀都南大门,高大雄伟的城楼,三个大门洞开,人流往来不绝,奇装异服之辈川流不息,原来,西域异族人氏也多有到这西边重镇做买卖的,带来了很多新奇的东西和很艳丽的民俗,令人目接不暇。

    不过燕家镖局的人顾不上看这些异族风情,在城门口验了关引,就把镖车拉入城中,直奔东家的票号,一番寒暄后,交割清楚,燕子卿就率队出了东家商号,挑了一个干净的客栈安顿了下来。镖队往回走一般都不空手,采买点新鲜货物回去贩卖也是一项生意,刘智星还需要花些时间在蜀都采买一些特产,所以一行人就住了下来。

    燕子卿收拾了一下行装、干粮,把各项事宜和刘智星交待清楚,就只身出了客栈,策马直奔东城门,出了东城门,向人打听了方向,就往龙门山脉方向飞奔而去。

    一路餐风饮露,燕子卿在第三天下午抵达了龙门山脉西侧山脚,只见群山连绵,高耸入云,如果没有人指点,要想在这片广袤的山脉之中寻找一个武林门派,实在如同海底捞针。

    山路险峻,燕子卿只得放慢速度,驱马慢慢爬坡涉险,这荒山野岭之中充分展现了蜀道那种难于上青天的难,燕子卿虽然武功高强,但面对这样的穷山恶水,还是举步维艰。蜀山多险坂,坂就是斜坡,蜀山的坂险就险在这斜坡都长在悬崖峭壁上,又陡又窄,就是好马也走得脚软。平川百里,一马飞奔,也不过片刻可达,可在这蜀山之中,百里之遥,往往都得走个三五天,而且一个不小心往往连命都搭上,所以除了当地山民时而在山中出没采药、猎兽之外,甚少人烟。

    燕子卿在山中跋涉了两天才翻过两重山,深入到山腹之中,空音缭绕,了无人烟,山地贫瘠,连马吃的草都没有,燕子卿只得分一些自己的干粮给马吃,但哪里喂得饱,勉强有份力气支持就够了。

    第三日,燕子卿走入第三重山中,知道翻过这重山就到了唐门的入口处了,这第三重山中有一道险中之险的羊肠坂,这羊肠坂左靠崖,右凌空,中间是如同羊肠般盘绕的小道,是为天险。燕子卿策着马慢慢走着,前蹄踏实了后蹄才跟上,一人一马都走得气喘吁吁,马是累的,人是紧张得呼吸急促。盘旋良久,走得一身大汗,终于就要到顶了,岂料,马蹄才踏上坂顶,突然迎脸风一转,撞到山崖又一转,又急又猛,把燕子卿连人带马一阵急吹。那马儿几天吃不饱原本就乏力,此刻一个把持不住,竟被吹落下悬崖,燕子卿心中一惊,却来不及反应,如果只是她一人,倒可以用轻功身法避过,无奈她驾在马上,一时脱不开身,竟随同马一起往深渊中掉去,燕子卿一声惊呼。

    突然,山崖上如灵蛇般落下一条白练,顷刻就赶上燕子卿,缠住了燕子卿的手腕,燕子卿得力一扯,立刻脚从马镫中抽出,顺势在马身上一借力,手上白练也往上一提,身子被拔空而起,那马却长嘶着往深渊中掉落了下去。

    燕子卿飞身上了山崖小道上,浑身惊出了一身冷汗,再看手中的白练,却是一条白色的布匹,布匹的另一头,握在山道不远一个白衣女子手中,竟是沈轻云。

    燕子卿喜出望外,抱拳道:“沈姑娘,怎么是你?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沈轻云抱拳还礼,说:“燕姑娘,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我刚转过山头,就看到你掉了下去,恰好我也有这一手布匹,所以试着放下搭救,没想到正好赶上,这实在是天意。”

    燕子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想这里面要差一点自己这条命就不保了,要是沈轻云来晚一步,或者来的是其他使刀剑的,就绝不能救得了燕子卿,燕子卿还有些后怕,说:“好险好险,这风也太怪了,又急又猛,吹得我一口气都喘不过来。”

    沈轻云微微一笑,说:“这是落坂风,也是蜀山之中的一大天险,你少在山中走动,自然不知,这风大的时候,连老虎狮子都吹走了,更别说马了。”

    燕子卿吐吐舌头,说:“难怪人家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原来不只是山险,还有天险。哦,对了沈姑娘,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轻云看着燕子卿说:“我猜想可能是与你一样的原因。”

    燕子卿瞪大眼睛说:“你也要去唐门?”沈轻云点点头,燕子卿追问道:“你也是为了楚天阔而来?”

    沈轻云再次点点头,说:“我听到传言,说楚大侠半年前进入唐门后就此绝迹,想来这半年确实不再听闻过他的消息,所以就过来拜访一下。”

    燕子卿问:“莫不是听了青城派的传言?”

    沈轻云眉毛一挑,说:“确实是,这次多亏了青城派告知,我才知道楚大侠身在唐门,生死未卜,难道你也是?”

    燕子卿一声冷笑,说:“自然是,除了青城派,那还有人对唐门这么关注,你别以为青城派是好心,他是不想让唐门过好日子,所以就四处放着消息,想招引楚天阔认识的人过来找唐门晦气,我们可不能中了他们的计,跟唐门起争执,否则就坏了唐门与七大派的协议,后果不堪设想。”

    沈轻云脸色一沉,陷入了沉思,不知道在琢磨什么,燕子卿说:“沈姑娘,这里太险,不如我们翻过这处斜坡再说吧。”沈轻云回过神来,点点头,朝身后的马儿吹了个口哨,那马儿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两人一马小心谨慎的爬过羊肠坂,翻过坂顶,就见眼前一片云雾缭绕,如同仙境,燕子卿知道,如果江子幽没有说谎的话,云雾之后就是唐门所在,转头问沈轻云:“峨眉曾经有人来过唐门,唐门可是在这云雾之后?”

    沈轻云点点头,说:“据慈业师叔给我的指点,他们当年就在那座山峰的入口处遭遇了唐天劲的,据说唐门的入口就在那座山峰上,但据上去的人回来说,那是一座断崖,无路可走,除非有密道下到山谷,但搜寻多时也未有所得,所以唐门到底在哪里,江湖上几乎无人知道。”

    燕子卿顺着沈轻云所指,就是右侧连着的山峰,从脚下的山路走过去并不远,山路也不是十分崎岖,当下两人就顺着山路往那断崖山走去。

    不多时,就来到那断崖山入口处,因为山体相连,所以入口处并不是山脚,而是山腰,有一处平地,想来就是当年青城峨眉会战唐门的地方。入得山来,随山势往上走,攀崖渡险,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到了山顶,果然是一处断崖,底下隐隐可见一条奔腾急流,而远处,云雾依旧缭绕,燕子卿绕了一圈都没发现有什么入口处,问道:“七大派如果有人来兴师问罪,唐门怎么知道外面有客人来了?他们一定是知道了有敌人来犯,这才派唐天劲出来应战的,他们难道有天眼通?”

    沈轻云笑着点点头,说:“他们确实有天眼通,一会你就看到了。”

    沈轻云话音刚落地,就听到云雾中传来一声厉啸,紧接着就见云雾之中扑出一道巨大的影子,从燕子卿二人头上飞过,然后在上空不断盘旋,不断地发出厉啸,燕子卿惊呼道:“山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