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独行道,入蜀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是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醒来的。()一醒来,楚天阔就感觉自己骨骼僵硬但浑身有劲,仿佛冬眠了一长段时间被雷声惊蛰而起的动物,随时准备挺一个长长的懒腰,他知道自己已经恢复。

    楚天阔一转头,看到燕子卿正趴在自己的床铺边睡觉,望着燕子卿憔悴清瘦的脸庞,知道她这段时间对自己的照顾无微不至,楚天阔心中又怜又喜,为了不惊醒燕子卿,楚天阔轻手轻脚地把她抱上床去睡,自己则起身收拾行装。楚天阔知道自己已经耽误了行程,如果照此水路走下去,自己绝对赶不上唐婉,不管唐婉是不是走水路。他想走陆路,沿途寻访过去,看是否能赶上唐婉。

    楚天阔打算留书告别,此举虽然过于孟浪,但楚天阔此时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众人,尤其是燕子卿的感情,如果让燕子卿知道她昨天一番话都被楚天阔听在耳里,又不知道会羞赧成什么样,所以他决定离开一段时间。楚天阔心想,扬子江水路还是颇为顺畅,以南宫骥和燕家的实力,安全到达乐山是不成问题了,所以自己可以放心的出走。

    拿笔墨纸匆匆写下几句话之后,楚天阔把纸放在燕子卿身边,看着燕子卿沉睡的脸庞,楚天阔有一些不忍,但还是咬咬牙,轻声走出了舱房。

    船停泊在距离鹦鹉洲岸边不远的地方,舱顶上有人在守夜放哨,但楚天阔的身法十分敏捷,一晃而过,风不动声不闻,倏忽飞身上岸,守夜的南宫弟子根本不曾发觉,楚天阔回头看了一下燕家的这艘船,然后朝岸上走去。

    这里是莫北望捡到楚天阔的地方,但楚天阔已经来不及去缅怀往事了,步履重重走入了市集之中,此时早有赶早的脚夫背着麻袋在掌柜的催促下搬货往岸边的船上送去,卖煎饼的小摊贩早就生好了炉火开始一天的生意,面团被炙熟的焦香味四处飘散,让早起干活的人垂涎不已。

    楚天阔这些日子都是和米粥度日,早就虚火上升,闻着煎饼香味不禁食指大动。人皆道食荤腥会导致虚火上升,所以僧道往往提倡素食,其实越是不食荤腥,虚火越盛。于是楚天阔掏出几文铜板买了两个煎饼和一碗豆浆,在小摊边上就吃了起来。

    很快两个煎饼都一扫而光,楚天阔还意犹未尽,但他知道节制,擦擦嘴就开始赶路,他不知道唐婉在哪里,但他猜想唐婉一定会回唐门,因为唐婉知道楚天阔的下一站就是唐门,她一定会回去等着。唐婉在南宫府被天竺僧所伤,最好的赶路方法自然就是坐船,既省力还可以疗伤,所以楚天阔打算从陆路沿着扬子江往上游寻去。因为现在是雨季,水流较快,所以船行驶都不会很快,只要唐婉走的是水路,楚天阔寻思着就可以赶上,至于赶上之后要和唐婉说什么,他倒没想那么多。

    于是,楚天阔就在扬子江北岸往上游走去,一路风餐露宿,沿途打听消息,夜宿的时候就看看《楞严经》,这是他从燕子卿那带出来的,读读佛经,倒也不失为修生养性的好办法。

    楚天阔一路走来,都没有打听到唐婉的消息,甚至连混元教的消息都没有打听到,虽然江湖还在风传上个月南宫世家的英雄宴大战,但此役之后,辜道吾等人如同遁地似的再无消息,混元教似乎也没什么动静,江湖似乎又恢复了风平浪静,但这种平静反而让楚天阔感到担忧,越是平静,说明混元教在后面筹谋越深,再次出击可能愈加猛烈,楚天阔感到混元教全力一击的时候很快就要到了。

    除了南宫大战之外,江湖上最大的消息就是青城派与唐门的恩怨了。()就在南宫大战后不久,华山掌门宗无极受少林方丈圆慧大师之请出面做调和人,邀请青城派掌门江振庭和唐门当家唐天引到华山一聚,少林武当峨眉三大掌门也到场,一起调解青城派和唐门的恩怨,当然还有如年漕帮亦即莫北望在蜀中被袭之事的调查。不过乔力以帮中事务繁重为由,没有前去参加。

    这场会面结果为何,江湖上众说纷纭,只知道多年不出蜀中的唐天引确实到华山去了。江湖传言有的说唐天引当场要求青城派退出蜀地,让出青城山,江振庭怎能咽下这口气,自然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结果江振庭不敌受伤。也有的说几大派掌门联手,终于把唐天引制服了,唐天引被迫答应向江振庭当面认错,以及退出与混元教的结盟,总之各种传言林林总总,楚天阔都分辨不出真假,但有一条消息是一致的,就是华山之会,似乎没有死伤,唐天引也回唐门去了,后来唐门与青城派的冲突似乎也有所收敛。

    楚天阔揣测,会上大打出手是不太可能,毕竟都是名门正派,而且都是当家人,即便再大梁子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份,况且此次会面是宗无极出面的,宗无极江湖辈分也高,就算是唐天引和江振庭也不能不买账。楚天阔推测中原几大门派是和唐门达成了协议,只要唐门不介入中原和混元教的纷争,眼前的争端是可以暂且束之高阁,待日后再了断的,中原几大派掌门估计也可以从南宫大战猜测出,混元教很快就要全力侵入中原了,这时候绝对不可与唐门起冲突,把唐门往辜沧海那边赶去。无疑唐天引也绝对不想和七大派作对,所以唐天引应该会接受这样的协议。这么一想,楚天阔就对自己此次唐门之行感到为难了,如果自己去唐门起冲突,可能会破坏唐门的中立,但再不查清去年受袭之事,楚天阔怕再无机会,因为他隐隐感觉自己与辜沧海会有一战,是胜是负还不好说,连游任余都对辜沧海忌惮不已,楚天阔也没有什么把握。

    最后,让楚天阔下定决心依然要闯唐门的,则是唐婉,既然自己要去唐门见唐婉,何不把事情都和唐门谈清楚,而且自己只是代表自己和义父,不代表整个中原武林,这点楚天阔想着要和唐天引说清楚。

    这一日,楚天阔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渝州,这是蜀地的门户,过了渝州就入蜀了。

    渝州,汉朝时称江州,为益州刺史管辖,地处扬子江和嘉陵江两江环抱,又扼据天府之国的咽喉,战略位置之重要可想而知。早在蜀汉时期,李严就在江州筑大城,因为江州地处河谷地区,坡地较多,故又有“山城”之称。

    楚天阔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渝州的朝天门码头。朝天门码头在渝州最东端,面朝帝都,故称“朝天门”。此地襟带两江,三面壁垒,气势雄壮,不仅是渝州重要的水上门户,也是俯瞰两江汇流,纵览沿江风光的绝佳去处,因此吸引了不少文人骚客在此流连。

    站在码头上东望,左侧是碧绿的嘉陵江水滚滚而来,右侧是褐黄的扬子江水滔滔不绝,两股水流在朝天门码头前面会合,漩涡滚滚,清浊分明,形成“夹马水”风景,其势如“野马分鬃”,蔚为壮观。两股江水合流之后,声势益发浩荡,一泻千里而去,所谓滚滚东逝水也不外如是。

    楚天阔无意去观赏眼前的风景,眼睛在码头上纵横交织的往来船只上游移,试图寻找唐婉的踪迹,他知道唐婉化装术十分高明,所以不仅辨别人的面容,还要看人的行动步法,看是否有轻功底子,唐婉的轻功是四天四夜绕圈而走练成的,那股轻灵劲恐怕很难掩盖得了。

    楚天阔已经忘了自己寻找过多少个码头了,都一无所得,他都怀疑唐婉是否选择水路回家了,不过渝州是入蜀的咽喉之地,即便是走陆路,自金陵而来,也要经过此地,所以楚天阔搜寻得更加用心,但是往来人流船只实在太多,楚天阔还是漏过许多船许多人没有看到,找了一个上午,楚天阔心灰意冷,索性在码头边找了个茶寮坐下喝茶吃饭,顺便看着来往人群。

    虽然码头上人头攒动,但还是没有楚天阔要找的人,又过一个时辰,楚天阔知道这不是办法,寻思是不是直接奔赴唐门还更妥当些。

    就在这时,人流中有一串轻盈的脚步向码头靠近,本来码头这种鱼龙混杂之地,也多有江湖人士往来,有轻功功底的人也不少,但吸引楚天阔注意的,是这一串脚步声的轻盈劲,竟与记忆中唐婉的步法有几分相似,而且脚步声靠近,楚天阔听出有五人,但五人足音节奏极其整齐,在密集的人流中见缝插针穿引自如,丝毫不乱,显然像是同门弟子,而且轻功卓绝。

    楚天阔心中一动,抬头望去,只见四个褐衣人在一个蓝衣中年人的带领下,抬着一方轿子从市集那边朝码头赶来,褐衣人年纪不一,像是夫役,而蓝衣人面容整肃,显得精明强干,太阳穴高高隆起,显然内功颇为精纯。

    五人从楚天阔所在的茶寮前面匆匆走过走过,往码头走去,看样子似乎要去接什么人,楚天阔赶忙结了账跟了上去。唐门在蜀中虽然自给自足,但也要与外界通消息,所以如果唐门在这个蜀地门户的渝州设有接头点,楚天阔绝对不奇怪,如果这真是唐门的人,那他们要去接的人,会不会就是唐婉?

    只见那五人径直走到岸边,手脚麻利地登上一艘不大的商船,轿子放在甲板上,褐衣人站定候命,而蓝衣男子则进船舱里去,楚天阔隔着人群远远看着。

    过了一会,就看到蓝衣男子搀扶着一个人自船舱中走了出来,由于蓝衣男子挡着,楚天阔看不见他搀扶的是什么人,但看遮挡的情况,被搀扶之人一定比较娇小,楚天阔心中闪过一丝希望。可惜,那人一直在蓝衣男子的遮掩下,只有入轿的一个空隙,可惜身法很快,楚天阔樵不清楚,但从身法、个人来看,很有可能是唐婉。

    人一入轿,轿夫就抬起较往岸上走,蓝衣男子丢给了船老大模样的人一枚银锭,然后不理船老大千恩万谢的作揖,赶上轿子在旁边护卫着。五人一轿在人流如织的码头上竟如履平地般走得飞快,瞬时就从楚天阔面前晃了过去。

    楚天阔本想去向船老大打听一下,但看五人走人飞快,怕耽误了跟丢了,于是打定注意,远远跟着那轿子,希望自己没有赌错,如果错了,那就直接往唐门去,楚天阔心想。

    那轿子出了码头,穿过了闹市,又在巷道中饶了一下,然后才往城外飞奔而去,很快出了城门,人迹开始稀少,楚天阔不敢跟的太近,远远盯着,在旁边树林中藏身而走。

    突然,楚天阔看到蓝衣男子把头偏向轿子的窗边,似乎在说着什么,然后蓝衣男子就停了下来,而轿子继续急速往前飞奔。楚天阔一看不妙,自己虽然小心翼翼,自问没有一丝声响,但恐怕还是被发现了。

    果然,只听见蓝衣男子转过头来,站在路中间说:“后面的高人,请现身吧。”

    楚天阔无奈,只能自暗处出来,向蓝衣男子抱拳说:“惭愧,在下并无恶意,只是刚才见那轿中人好像我一个朋友,所以跟上来看看。”

    “不管是不是你的朋友,你都不能继续跟来了。”

    楚天阔没想到蓝衣男子这么不客气,连问都不问清楚就不许人跟着,只能客气地问:“请问阁下是唐门中人吗?”

    蓝衣人闻言脸色一变,说:“我劝你不要再问,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这是我的一点劝告。”

    楚天阔素知唐门人做事乖张古怪,但这么不近情理,连话都不多说,还是第一次遇到,遂反问道:“如果我非跟下去不可呢?”

    蓝衣人淡淡地说:“我劝你不要尝试。”

    楚天阔说:“轿中人可是唐大小姐?”

    蓝衣人脸色再一变,怒喝道:“不知死活。”话音刚落,蓝衣人身体不动,突然衣袖翻飞,数道劲风就朝楚天阔迎面射来。

    楚天阔见状,更确认无疑他是唐门中人,衣袖一卷,把袭来的暗器金属卷起,抖落在地,一看,是几枚凤尾针。

    蓝衣人见楚天阔如此轻而易举就挡了自己的暗器,心中大骇,但脸上不动声色,说话却多了几分客气:“兄台武功高强,我很佩服,但还请不要跟着我们,否则即便是拼上我的老命,也要挡上一挡。”

    楚天阔遇见这么固执的人,心中很无奈,说道:“我只问一句,轿中是不是唐婉唐大小姐。”

    蓝衣人说:“这不关兄台的事,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想硬来,你会遇到前所未有的反击。”

    楚天阔见无处说理,于是说:“我知道唐大小姐受了伤,我只想知道小姐伤势如何。”楚天阔越来越确认那轿中就是唐婉。

    蓝衣人不知道是不是被楚天阔的话打动了,沉吟一下问:“请问阁下如何称呼?”

    楚天阔抱拳说:“在下楚天阔。”

    蓝衣人脸色顿时灰白,喝道:“果然寻上门来了,看打。”说完,唰唰唰几声,撒出数把暗器,密密麻麻朝楚天阔身上招呼,楚天阔不知道为何听到自己的名字,蓝衣人反应这么大,但辩解已经来不及了,只得挥舞双袖,把暗器尽数卷落,但蓝衣人似乎知道楚天阔的厉害,一副拼命的样子,直直扑了上来,凤尾针连绵不绝射出,随着他身形靠近,暗器越来越难防。

    楚天阔不想刚入蜀地就伤唐门的人,于是双手合十鼓起浑身真气,运气使出一招分流式,如同金刚护罩般,竖起一道气墙如同中流砥柱般把暗器往两边分开。

    蓝衣人没想到楚天阔功力如此精纯,暗器竟然攻不破气罩,但此刻他人已经欺身到楚天阔身前,于是使出双掌击来。楚天阔不愿意与他硬碰硬,当下骈指直穿蓝衣人双掌,手臂带起的劲风把蓝衣人的双掌都挤开了,手指直点蓝衣人咽喉,楚天阔这招使得极快,有看准了对手的破绽,应该万无一失的,不料蓝衣人反应也很快,知道避无可避,情急之下低头张口就咬。

    楚天阔哪遇过这样的奇招,但也不得不叹服对手这招化解的十分巧妙,看来唐门果然不同凡响。于是楚天阔收手回来,顺势把蓝衣人的右手一牵一引一抖,把蓝衣人的来势消去,然后再甩出去,蓝衣人如飞鸟一般在空中翻了个跟斗,落地后退了两步,但身子架势还在,双眼瞪着楚天阔,一丝都不敢放松。

    楚天阔叹了一口气,这般纠缠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唐婉啊,唐门难道已经将自己列为头号敌人了吗?这么不惜以命相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