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断树枝,退敌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正午刚过,金陵城东城门口还是十分喧闹,明ri郊外栖霞山南宫家的英雄宴就召开了,武林群豪三五成群,络绎不绝地出城去,还有一些游手好闲的无聊汉跟着凑热闹起哄,加上贩卖各种货品的货郎、贩夫走卒,整个东门口显得十分拥挤,人流如织东流而去,想要掏干了整个金陵城的人似的。

    城门口早有机灵的生意人赶着马车在大声招徕生意,只要花十几个铜板就可以坐马车前往栖霞山脚,没有马匹的江湖客大多呼朋唤友一同坐车前往,一路谈天说地倒也痛快,江湖逍遥也不外如此。

    楚天阔躲在路边一棵树下安静地等待着薛鹊和沈轻云,只见他坐在地上,背靠树干,斗笠下拉,一副落魄武人的模样,这在如今三教九流汇集的金陵城中并不罕见,楚天阔周围就坐了好几个这样的人,所以楚天阔的现身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周围的落魄江湖客有的在讨论这场英雄宴,是近几十年未有的盛会,几乎所有叫得出名号的门派都有人参加,堪称是江湖盛举,似乎为自己平生能遇上这场盛宴而沾沾自喜,楚天阔心想,表面风光的东西,可能暗藏杀机啊,但这番话无法对他们讲,也许这些落魄的英雄也不乏高人,但如今楚天阔已经没有时间去劝服一批江湖客了,他借用端木玉弓传贴之事,似乎也慢慢被英雄宴即将召开的兴奋感所掩盖,楚天阔这才明白,江湖人物是多么善忘。

    正在冥想之中,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此刻多有江湖客自己骑马出城的,并不稀罕,但楚天阔听到马蹄声中有一阵轻轻的嗤气声,是那种舌抵上腭从齿缝吐气的声响,很轻,夹杂在马蹄声中几不可闻,但楚天阔凭借着浑厚的内力,却分辨得十分清楚,他知道熟人来了。睁眼开来,果然见薛鹊和沈轻云两骑绝尘而至,从楚天阔眼前道路飞驰而过。

    楚天阔赶紧在路边飞奔赶上,到看不见城门口的喧嚣人群,薛鹊和沈轻云方才停马,楚天阔很快赶上。

    薛鹊见楚天阔就说:“你所料不差,可能真的有人要用软筋散,我今天走遍了城中大小药店,发现药店的牛黄都被人收购一空,这牛黄乃是解毒药引,我看是有人故意把药引收刮走,让人配不出解药,敌人计划之周密,让人惊叹啊。”

    楚天阔着急地说:“那如何是好?”

    沈轻云笑笑说:“如果少了一味药引就可以难倒‘一剂还魂’,那神医这个称号就白叫了。”

    楚天阔一听就知道薛鹊找到办法了,果然,薛鹊说:“我找了其他两种药物替代,药包已经制好,只要点燃就可以生效,这几个给你。”说着,从背上木箱中拿出十来个拳头大的小药包,用布包裹着,递给楚天阔,楚天阔接过,背在肩上。

    薛鹊说:“如此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楚天阔拱手道:“后会有期,请告诉薄掌门我在等着他。”

    薛鹊拱手道别:“我一定把话传到,我们后会有期。”

    沈轻云说:“后会有期。”说完,就策马跟随者薛鹊飞奔而去,转眼就跑远了,不见了。

    楚天阔跑回东城门,给了马车夫一点碎银子,上了一辆拉客的马车,马车挤满了各路江湖客,平常制作八人的车厢此刻坐了十二人。显然这些人不是收到请帖而是来赶个人场的,个个风尘仆仆,汗臭熏天,但眼放jing光,生气勃勃,仿佛眼前有个大好的扬名立万的机会似的。

    楚天阔没有马匹,用轻功赶路又过于消耗体力,所以乘坐马车是最佳之选。他挤坐在角落,旁边是一个壮硕的东北汉子,一直在把楚天阔往车板壁上挤,楚天阔被挤得难受,又十分无奈,不敢运气相抗,只得听之任之,可树yu静而风不止,大汉在车走半路时陷入沉睡,竟整个身体往楚天阔身上靠,楚天阔顿时感觉一座肉山压了下来,偏偏另一边又是坚硬的板壁,楚天阔被挤压得骨头疼痛,十分不堪,叫苦不迭。

    无奈之下,楚天阔只得运气把大汉往另一边推去,楚天阔身体纹丝不动,因此无声无息,大汉就往另一边倒去,苦了另一边的江湖客,只听那边一阵窸窣声,好像有人抬起手臂来抵住这尊肉山,楚天阔暗暗偷笑。

    不料,这座肉山又突然朝楚天阔倒了过来,楚天阔大惊,忙运气抵住,但肉山还是要往这边压,楚天阔这就知道是另一侧的人在搞鬼,对方也跟楚天阔一样在运气把人往外推,楚天阔感觉对方力道不弱,赶忙加大力道挡住,肉山被竖立在当中,直挺挺的,但肉山依旧鼾声如雷。

    楚天阔不敢强力压过去,那不仅会把肉山推往那边,还会把肉山震得内伤,所以就这么僵持着,对方也没有用力的意思,所以肉山就这么直直地睡了一路。

    车到栖霞山脚下,车把式勒停马后喊了句:“到地了各位客官,慢走呐您那。”

    一句话把车中众人惊醒,肉山抖擞一下醒了过来,楚天阔顿时消去力道,肉山毫无知觉,只是感觉今ri这阵瞌睡似乎不够舒展,只见他身子一倾,弯腰厥屁股地走出了车厢,隔壁那人还没有动,肉山一走开,楚天阔就看到了一个老乞丐,鸠发红脸,一件破旧衣服打了很多补丁,背着一个大葫芦,手执竹棍,正冲着楚天阔挤眉弄眼,显得十分滑稽。

    车子里只剩下楚天阔和老乞丐两人,楚天阔笑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老乞丐先下车,老乞丐也不含糊,施施然就走下了车,楚天阔随着走出。

    楚天阔下得车来,老乞丐正看着他,伸出脏兮兮的手说:“大侠,给老乞儿我几个铜板吧!”

    楚天阔从怀中掏了几个铜板放到老乞丐手中,说:“不成敬意,请笑纳。”

    老乞丐心满意足的把铜板纳入怀中,说:“大侠好心有好报,吉人自有天相,扬名立万名垂千古万世不朽。”

    楚天阔听老乞丐胡言乱语恭维一番,知道奇人怪侠行事出人意表,也不见怪,但他没有心思与老乞丐纠缠,拱手道别,转身就走,岂料老乞丐跟了上来,边走边说:“大侠是要上南宫府吗?”

    楚天阔闻言起了疑心,别又是一个柳扶风,于是说:“不不不,我没有收到请帖,我只是过来凑个热闹而已。”

    老乞丐说:“我也是,你晚上住哪里,要不我们一起搭个伙吧,我有今天讨来的半只鸡,可以烤热了一起吃。”

    楚天阔心中叫苦,这老乞丐不知道为什么缠上了自己,楚天阔急道:“不用不用,我约了朋友一起,就此告辞。”说完,加快了脚程往前赶,不料,老乞丐也齐步跟了上来,楚天阔暗暗心惊,这老丐轻功了得,这可如何摆脱掉,眼下正是部署明ri对付南宫骐的步骤的要紧时刻,楚天阔实在不想和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纠缠,于是,提起真气,飞入树林,在林间跳纵飞奔,不料老乞丐轻功甚为了解,居然也跟了上来,边跑边喊:“别走啊大侠,我们再聊聊。”

    楚天阔眼见是摆脱不了了,而对方又不知是敌是友,看来只有出手了,于是站定身形,回头问:“前辈好武功?可为何跟着我不放,晚辈实在有急事,不能奉陪?”

    老乞丐站在一棵树枝上叉着腰说:“你内力也不弱,我看你劲道内藏,一身风骨却无华光,一定是武学高人,我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良材了,所以想结交一下。”

    楚天阔说:“眼下实在多有不便,待ri后再向前辈请教。”

    “你知道我是谁吗?ri后如何找我请教?”

    楚天阔闻言一怔,他这话也就是客气一下,没想到老乞丐倒较起真来了,一时倒不知道如何答复老乞丐,老乞丐见楚天阔语塞,问道:“你到南宫府来所为何事?”

    楚天阔心想,终于问到点上了,遂答道:“这是晚辈的私事,晚辈不想提,前辈似乎管得宽了点。”

    老乞丐嘿嘿几声,说:“江湖事自有江湖人管,我听闻魔道猖獗,可能会前来英雄宴闹事,所以对可疑之人不得不谨慎视之。”

    “你是南宫府的人?”

    “我说过,江湖人管江湖事,我不能容忍魔教暗中破坏英雄宴。”

    “你觉得我是混元教的?”

    “刚开始我怀疑你是中原七大派弟子,后来猜测你可能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蓬莱五侠之一,但一路跟着走下来,我发现你武功不像游任余的路数,而中原武林我很少听到还有如你这般年轻的高手,所以我不得不怀疑。”

    “那你打算将我怎么处理?”

    “领你上山,暂时囚禁起来,等英雄宴会结束后再处理,如果是我判断错误,我愿意负荆请罪,绝不含糊。”

    “我以为你没有收到请帖?”

    老乞丐哈哈一笑:“老乞儿我不需要请帖,只要我露面,南宫璟都得给我几分薄面。”

    楚天阔一惊,知道此老绝非等闲之辈,一定是江湖上赫赫有名之人,楚天阔想起一人,“江南侠丐”苏醒三,纵横江湖数十载的独行侠,平素做乞丐打扮,混迹于乞儿之中,借酒醉眠于市井之下,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他原名不是苏醒三,但因为他常饮酒为醉,每天只有不多与三个时辰时间清醒着,于是就给人叫成苏醒三,久而久之人也忘了其本名,以苏醒三称呼之。江湖已多年少听说其事迹了,皆道其已经归隐或烂醉于市井,却不料还为了中原武林抗击混元教之事,赶来援手。

    楚天阔分辨不出老乞丐只是古道热肠才为难自己,还是已经已经归顺了混元教,他不敢冒险跟老乞丐合盘托出事实,于是他站直了说:“那我要是不肯跟你走可如何是好?”

    “那我就只有勉为其难动手了。”

    楚天阔不想与老乞丐动手,万一真是侠丐,而且只是好心办坏事,那就可能会误伤好人,于是楚天阔说:“动手动脚实在太伤雅兴,不如我们换种方式比划一下。”

    老乞丐似乎玩兴挺重,一听有新鲜东西,不亦乐乎,说:“什么方式?怎么比划?”

    楚天阔说:“我做一个动作,然后看你能不能一样做到,如果可以,我认输,如果不行,你要任我离开。”

    老乞丐琢磨了一下,似乎在思考其中有没有耍诈的可能,半响才说:“好,我奉陪了,看你耍什么花样,你开始吧。”

    楚天阔伸手拔剑,唰得一道光闪过,宝剑已经回鞘,楚天阔头顶一支断枝掉了下来,楚天阔接住落下来的断枝,朝老乞丐甩去,说:“你能切出异样的切口,我就跟你走。”

    楚天阔这一着是仿照乌蒙在“云外楼”向他展示的由秋朔野斩断的那支枯枝上的切口,用高深的剑法斩下枯枝,让老乞丐看切口上的剑意,如果老乞丐有眼力,他应该可以看出其中的无上剑法。楚天阔这一剑,比在“云外楼”和乌蒙切磋之时,不知道高明了多少,期间经过聂十九的棋盘上的隐含内功心法的催发,还有祝荪的指点,这一剑已经倾注了楚天阔的所有造诣。

    果然,老乞丐接过枯枝一看切口,瞬间脸如死灰,手微微发颤,良久才抬头望着楚天阔说:“我输了,你走吧。”

    楚天阔见老乞丐如此磊落,倒也十分欣赏,只是无暇多做交谈,拱手道:“承让承让,多谢前辈赐教,晚辈告辞。”

    老乞丐说:“你不是混元教的吧?”

    “晚辈绝非混元教中人,也不会与中原武林为敌,前辈放心。”

    老乞丐显得十分黯然,抬手一挥说:“去吧,我拦不住你。”

    楚天阔再作一揖,转身飞走,边走边听,果然,老乞丐没有跟上来了,楚天阔相信他就是侠丐苏醒三,而且应该还不至于投靠了混元教,但是时势如此,楚天阔不敢冒险而置中原武林人士的危险于不顾。

    楚天阔还是小心行事,特地饶了一个圈,才回到南宫弟子之前告诉他的南宫骥一伙落脚的地方,那是在栖霞山东南角的一处隐蔽山谷中,人烟罕至,但此处绕行至南宫渡口,或者从山岩上攀援至南宫府山门也还十分便捷。楚天阔身形一飞入南宫弟子的放哨圈,就主动咳嗽了一声,然后停下身形慢慢往前走,不一会儿,南宫骥众人就迎了上来,所有人都在。

    楚天阔和众人寒暄了几句,知道燕过涛和采瑛散人已经把城里的消息告诉给南宫骥等人,因此楚天阔就把刚才来的过程遇到疑似江南侠丐的老乞丐之事说了一下,燕过涛说:“眼下是非常时期,小心点不为过,待明ri纷争过去,一切水落石出,再论情谊不迟。”

    楚天阔点点头,把薛鹊给自己的药包分给众人,并嘱咐在敌人施展迷药之时在英雄宴会点燃,以解众人之毒,交代完后楚天阔问:“南宫兄还有什么消息?”

    南宫骥说:“这两天这栖霞山可真热闹,后山船只如过江之鲫,前头人chao络绎不绝,进进出出,还有不少来路不明之人四处暗中活动,也不知道是打探消息还是心怀叵测,按照燕姑娘的说法就是群魔乱舞,但也掩护了我们很多行动,南宫骐根本防不过来。上次我潜入南宫家的货船拿到火药之事你已经知道,我和你的推测一样,南宫骐肯定是想在英雄宴之地埋下火药,因此我今ri又混上山,侦察了一下南宫府门前那块空地,只是前门守卫森严,我无法靠近,远远看,南宫府的人正在搭设竹棚木架,布置桌椅,很难看出地下有没有地道埋伏。但我看了一下地形,你知道,南宫府前的空地,一面是南宫府墙,一面是上山入口的密林,还有一面是高耸的山崖,另一面就是悬崖边了,只要敌人守住三面,用暗器勒迫,天下英雄就如同瓮中之鳖,不愿投降就只能跳崖自尽了。”

    楚天阔点点头说:“我们可以从山下进攻,从背后袭击密林中埋伏的敌人,至少打开了一条退路,至于另外两边的埋伏,我们恐怕没有足够兵力去偷袭。”

    南宫骥知道楚天阔说的是实话,眼下自己这伙人也不过二十人,南宫弟子十二人,最多只能攻破密林中的敌人,但如果敌人占据了另外两边高点,恐怕等楚天阔率人攻破敌人防线,中原高手早就被屠戮殆尽了。

    楚天阔沉思了一下,说:“眼下就要看括苍派愿不愿意把门下弟子交给我们调配了。”楚天阔把希望放在了晚上与薄西山的会面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