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惊天谋,毒手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楚天阔在“秦淮畔”和唐婉吃完饭就独自回他在“中天客栈”的客房,采瑛散人和燕过涛都已经回来,正在焦急地等着楚天阔。南宫骥自栖霞山那边传来消息,已经探明,这两天南宫渡口确实有几艘货船往来,南宫骥他们潜入船上查探,终于探明船载之物,是大批的钨金暗器和一大批的火药,看来辜道吾并不打算给中原武林一个归降的机会,准备一举而破之。

    南宫骥用瓷瓶装了一点火药就撤了出来,嘱咐门下弟子把瓷瓶带入金陵城给楚天阔,南宫弟子把瓷瓶送到采瑛散人手中,采瑛散人一生修道炼丹,对金石药物十分熟稔,一闻便知这是极其爆裂的火药,一旦引爆,灿若烟花,但威力惊人。采瑛散人一旦得知辜道吾准备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对付武林同道,就十分焦急,偏偏楚天阔还没有回来,与燕过涛两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客房中走来走去。

    一见楚天阔回来,燕过涛立刻就把装火药的瓷瓶拿给楚天阔,楚天阔一闻,大骇:“火药?”

    燕过涛点点头,说:“看来辜道吾不只是想下毒,他也许连归降的机会都不留。”

    采瑛散人打断他说:“那也未必,蒙汗药、**药之类的药散,根本不需要用船来装,就算是几百号人,也只要大概一大桶就够了,但不管怎样,辜道吾的杀手锏一定是这种火药,我看这是从西域进来的黑火药,是当地用来炸山石的,威力极大,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抵挡。”

    楚天阔说:“今ri我在城内遇到神医薛鹊,我在蓬莱岛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他相信我,并且替我去说服蓬莱五子,加上蓬莱五子所在的门派弟子,和括苍派薄西山的人,我本觉实力上已经足以压过辜道吾一边,不料他们竟使出这等残酷手段,鹿死谁手,恐怕还言之尚早。”

    燕过涛说:“只要弄清楚敌人在什么地方使用,然后加以破坏、防范,我们未必没有机会。”

    楚天阔说:“不如我今晚摸进去,把火药引爆了,这样敌人就少了这个杀手锏了。”

    采瑛散人沉吟一下说:“我看不可,一来我们不知道火药存在哪里,就算知道,正如你所说,这是他们的杀手锏,必然要严加看守,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引爆,恐怕不是易事;二来现在我们还没有联络到足够的武林同道,而且有不少名门大派已经住进了南宫府,一旦辜道吾发现事情败露,肯定是先下手为强,全力诛杀在南宫府的武林同道,那些武林同道恐怕还被炸响震得惊魂未定,怎能抵得住辜道吾一伙的突袭,要知道住进南宫府的都是当今武林的上乘人物,这伙人如果被歼灭,中原武林的实力就已经大挫,我们现在的优势就正是辜道吾的野心,他太想一举拿下中原武林,一劳永逸,这才给了我们时间。”

    燕过涛点点头说:“散人说的有道理,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我们先推测一下辜道吾他们会如何布置,首先自然是施放软筋散之类的药物,这个我们没有找到线索,但这是最轻易放倒大批武林豪杰的方法,我猜测敌人很可能会使用,这一点我们只能靠薛神医来给我们一些帮助。第二着,火药的震慑,火药自然是埋在英雄宴举行的地方,也就是群雄的脚下,但不管他们埋在哪里,总有一个引信用来点火,只要我们能找到这个引信,掐断掉,就能保住火药不爆炸。过了这两关,还有外围一关,那就是钨金暗器,在外围布置一圈黑衣人发she暗器,把场中的武林同道当成活靶,三着下来,天下群雄就算不被尽歼,恐怕也死的七七八八了,但这最后一着又最难对付,我们目前只有南宫暗脉弟子可以在外围救援,恐怕不够,只能靠场中的人杀将出去了,但势必损失惨重。”

    楚天阔说:“薄西山留了一批括苍山弟子在卫城,如果他肯能给我们调配,可能更有胜算。”

    燕过涛说:“薄西山对你可有相信到此地步?再说,我听坊间传言,薄掌门也已经进入南宫府了,要见恐怕也不容易。”

    楚天阔说:“明ri我请薛神医代为传言,约明晚薄掌门出来一聚,或许可以说服他。”

    采瑛散人说:“那问题就在于火药藏在什么地方,南宫家的英雄宴在什么地方举行?”

    楚天阔这些人还没打听过这事,因为大家都知道英雄宴在南宫家举行,至于什么地方,是没有什么人关心的。好在燕过涛老道,已经打听好了:“传位大典在南宫府门前的空地上,只要掘几个洞,甚至挖一条地道,就可以轻易把火药囤积在地下,只待人到齐,一把火就可以炸得灰飞烟灭。”

    楚天阔说:“那南宫家的人也会受伤吧,南宫骐在英雄会上,也是场中,如此一炸,岂不一同陪死?”

    燕过涛说:“没错,所以南宫骐离开场中,应该就是敌人进攻的信号。”

    楚天阔点点头说:“我明白了,到时我们紧盯着南宫骐的动静就是。”

    三人接下来还商讨了一些行动细节和安排,什么时候赶往栖霞山与南宫骥会合之类的,商量定,夜也深了,便各自回房去休息。

    翌ri,楚天阔三人早早就出门,赶到“秦淮畔”酒楼,虽然时候还早,但酒楼也客人不少,大概英雄宴在即,各路英雄也难抑内心兴奋,早早就出门聚会闲聊。

    楚天阔三人上楼占据了一张靠近窗口的桌子,可以看到秦淮河以及其中的船舫,有些文人雅士雇了一艘小船,带着茶酒就泛舟河上,聊作风雅。

    一盏茶时间过去,就看到薛鹊从楼梯口上来,同来的只有沈轻云,果然,沈轻云也来参加英雄大会了。沈轻云身着男装,显得俊秀雅致,光彩夺人,旁观者见之无不微微侧目,身着男装的沈轻云已经如此,如果身着女装,必然艳惊四座,想必这就是她女扮男装的原因吧,楚天阔心想。

    薛鹊和沈轻云来到楚天阔的桌旁,楚天阔站起说:“先生来了,请坐。”楚天阔想起这已经是他第二此对着一个姑娘叫公子了。

    薛鹊和沈轻云也不客套,坐了下来,楚天阔对沈轻云说:“沈公子,蓬莱岛一别,已经月余,公子别来无恙。”楚天阔此言一出,采瑛散人和燕过涛就知道这年轻公子就是沈轻云装扮。

    沈轻云微微颔首,向众人致意,说:“一切都还好,多谢楚兄关心。”

    楚天阔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薛鹊薛神医,”顿了顿,转向采瑛散人和燕过涛,“神医,这是隐居齐云山的采瑛散人和乐山的燕老镖头。”双方均抱拳作礼。

    介绍甫罢,薛鹊就说:“今早一出栖霞山就被跟踪,不知道是什么人,刚才在城中绕了一会才甩开,看来南宫骐对我们也起了疑心。”

    楚天阔说:“我想与蓬莱岛有关的人,都会是他们暗中监视的目标,尤其是蓬莱五侠,南宫骐势必要处之而后快。”

    薛鹊说:“好在明ri就见分晓了,不然这种偷偷摸摸的ri子,我可过不下去了。”

    楚天阔转头问沈轻云:“沈姑……公子,你是什么时候到的?蓬莱五侠都到齐了吗?”

    沈轻云低声说:“我是昨ri傍晚时分到的南宫府,这次本门是由师叔慈业师太率领,已经入住到南宫府了;宗师兄和他父亲也在我们之后不久也到了。其他三位师兄早已到达,你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楚天阔知道,宗伯驹的父亲,就是当今华山掌门的儿子宗泽良,由他代表华山派前来祝贺,合情合理。

    既然人已经到齐,那薛鹊联络了他们没有呢?楚天阔转向薛鹊,薛鹊说:“昨夜我请他们五人前来相聚,已经向他们说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凌云鹤还有所保留,他们自信不管敌人用什么圈套,以他们的武功没有人可以拦住他们,所以他们就不需要与你合作,里应外合了。”

    楚天阔知道凌云鹤对自己始终有芥蒂,就算相信自己不是与混元教勾结之人,也不愿意与自己为伍,但他们肯站在自己这一边就足够了,凭借蓬莱五侠的实力,可以抗衡辜道吾,何况还有他们身后的门派弟子。

    沈轻云却知道,凌云鹤不仅仅是对楚天阔心存芥蒂,毋宁说是有敌意,正是这种敌意让凌云鹤和乔晚不愿意和楚天阔合作,甚至于还怀疑楚天阔正如江湖传言所说的,与混元教勾结,所以才不愿意与楚天阔相见,沈轻云正是为了表示对楚天阔的支持,今ri才前来相见,这样凌云鹤等人也不能对楚天阔过于敌视,只听沈轻云轻启朱唇说:“凌师兄他们虽然决定各自为战,但本意都是一心为着中原武林,我们都已经把这个消息传回给本门的前辈,前辈们也决定按兵不动,引蛇出洞。现在至少四大门派和漕帮已经做好了对付辜道吾的准备,楚兄不用担心。”

    楚天阔点点头说:“如此甚好,只是敌人的计谋比我所料的要歹毒,神医请看这是什么?”楚天阔说完,把装火药的瓷瓶拿出来,递给薛鹊。

    薛鹊闻了一下瓶口,脸se大变,递给沈轻云,沈轻云依样闻了一下。薛鹊说:“硫磺味,是火药。”

    楚天阔点点头,说:“这时是我们从南宫家后山渡口上的船里盗来的,我怀疑这是辜道吾用来对付武林同道的手段。”

    薛鹊说:“没想到辜道吾要赶尽杀绝,南宫骐也真不是东西,帮着外人来打中原武林。”

    燕过涛说:“如果他们用火药,恐怕我们武功再高,也抵御不了,所以我们必须找到敌人的引信,在火药引爆之前掐断它,否则在场众人无不将被炸得血肉模糊。”

    楚天阔说:“怕就怕敌人是挖了地道通往英雄宴场地,那么引信可能就在地底下,所以我需要你们有人去查探一下是否有地道,以及地下是否埋有炸药。”

    沈轻云说:“这个我晚上可以去查,明早上英雄宴之前我把地点告诉你。”

    楚天阔点点头说:“明早我们还要碰一次头,最后商量一下对策。”楚天阔琢磨了一下,把上次柳扶风带他上栖霞山之前系马的地方用水画了出来,说:“这地方甚为隐蔽,明天天刚亮时分,如果可以我们就在此会合。”

    交代好明ri接头之事,楚天阔转头向薛鹊说:“神医,还有两件事需要麻烦你,第一是,我们没有找到软筋散或者蒙汗药的线索,但我担心敌人还是会使这一招,所以我们必须有备无患,我想请神医调配一些药物,可以随风吹散,随气吸入体内,以便解毒。”

    薛鹊点点头说:“我今ri就要城中药店寻找一些药材仙草之类,制成药包,要用的时候只要点燃了就行,可以解一些常见的**药毒,但如果他们使用的药物过于厉害,那恐怕效果就不大。”

    楚天阔说:“也只能如此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薛鹊说:“第二件事呢?”

    楚天阔说:“晚上我想见一下括苍派掌门薄西山,想请前辈代为通传一声,约薄掌门在我们约定这个地点会合。”

    薛鹊惊诧的问:“薄西山,你们有交情?可信得过?”

    楚天阔说:“在来金陵的路上遇到,我给他投贴说起这事,他行事变得谨慎起来,我面见过他,我觉得他可以相信,所以晚上我想找他借兵,以备明ri从外围攻克南宫府的埋伏,因为我们调查到,另有一大批钨金暗器送进了南宫府,英雄宴上恐怕会有四面埋伏,以暗器杀人。”

    薛鹊惊叹道:“他们可真是算无遗漏,如此天罗地网,稍有应对不慎,就满盘皆输啊。”

    楚天阔说:“所以我们的计划一定要谨慎和万无一失,我们在山脚下准备,而南宫府内,就靠前辈你们几位了。”

    薛鹊说:“下午我回去会把话传给薄西山,让他酉时到这地方找你,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城?”

    楚天阔说:“我们分批出城,午后我接应你们之后再出城,我先联系那边驻扎的人,有什么变化晚上我会请薄掌门带给你,没有什么变化的话,我们明天早晨最后一次会合再商量。”

    薛鹊点点头说:“好,那午时我们在东门口会合,我把一些药包交给你,你们带着防身,必要时候点燃解毒,然后跟在我们后面出城。”

    楚天阔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下燕过涛和采瑛散人,燕过涛和采瑛散人也点了点头,事情就此定了下来。

    薛鹊见没有其他事,就说:“事不宜迟,我立刻前去采买药材,我们一会见。”说着就告辞了,沈轻云跟着薛鹊一道起身告辞,楚天阔原本还想与沈轻云多说两句,但显然时机不对,于是就抱拳向他们道别,薛鹊和沈轻云很快就走下酒楼,出门去了。

    楚天阔环首四顾,想看看有没有唐婉的踪迹,他想告诉她关于火药的事情,但唐婉向来神出鬼没,从来都是她主动出现,而不是被人找到,楚天阔没有看到,只得悻悻然地和燕过涛和采瑛散人出了“秦淮畔”。

    回到“中天客栈”,留守的两个南宫暗脉弟子禀报没有收到城外新的消息,楚天阔于是请采瑛散人和燕过涛带领南宫弟子先出城去和南宫骥会合,告诉他们自己午后便到,自己留下来等薛鹊。

    采瑛散人和燕过涛点头同意,把南宫弟子先行走了。

    楚天阔感到一种大风暴来临之前的平静,眼下除了等待之外无事可做,但狂暴的风雷随后将至令他心神难安,楚天阔躺在床铺上陷入沉思,想自己这一大半年跌宕起伏的经历,因缘际会的奇遇,盘根错节的恩怨,令人伤怀的逝世,当然,还有一路所遇之女子。楚天阔突然想起,自己所认识的几位女子,如今都聚集在这风声鹤唳的金陵城,燕子卿和孙慕莲一直是与自己同行,唐婉则暗中跟随,现在沈轻云也来参加英雄大会了。

    楚天阔想着这四位女子,燕子卿豪爽率直,孙慕莲温婉宜人,唐婉刁钻jing怪,沈轻云则是端庄尔雅,倒也各擅其场,孙慕莲与南宫骥越走越近,已经有结成眷属之象,楚天阔心中甚为安慰,他待孙慕莲如妹妹一般,见她芳心有主,自然也高兴。虽则他之前对孙慕莲的关怀,似乎有男女之情,但其实是对丧父之孤的同情与关爱,如今孙慕莲武艺进展神速,与南宫骥也如同天造地设般,两个经受亲人被杀之人在一起,也许可以得到一种互补互助,楚天阔感觉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安排了。但燕子卿、唐婉和沈轻云,楚天阔则头疼得多了,他对燕子卿是一种共过患难的情义,对唐婉却是冤家聚头的忧喜,对沈轻云则更多的是高山仰止的敬重,几般情绪在楚天阔心头缠绕,楚天阔担心心神散了,于是起身整理了一下,出了客栈往东城门口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