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深山林,休养

作者:睡客厅的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州侠隐最新章节!

    祝荪向采瑛散人讲解了灰衣僧的来历和唐密流入西域的隐情,终于才使天竺僧介入中原武林与混元教的纷争之谜水落石出,楚天阔向祝荪求教如何破解天竺僧的“达摩棍法”,祝荪则提纲挈领地讲解了武道的克制之法,最后,楚天阔提到了灰衣僧曾经用过的“元婴啼血”**。

    祝荪闻言脸se一变,说:“你见过他们用这套魔法?”得到楚天阔点头回应后,祝荪有点颓然,“没想到宝象对我还藏了一手,没有提到过这‘元婴啼血’之事,如果刚才笑狮用上这**,胜败还难说呢!”

    楚天阔说:“前些ri子在齐云山,我掩护散人他们撤退,他曾经使过一次,可能一时无法再使第二次,笑狮知道即便是用上‘元婴啼血’**,也未必可以赢得了你,自己反而元气大伤,就算侥幸赢了,端木明秀一伙又都被你制服了,他也逃不过我们众人之手,我想这是他没有用上‘元婴啼血’**的原因吧。”

    祝荪点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但如果他们都会用着‘元婴啼血’**,那可能两个人我都抵挡不住了,你ri后遇上他们务必小心。”

    楚天阔郑重地点了点头。

    祝荪问:“下来这些ri子你们就在我这寒舍住下修养一阵,修养之后,你们打算如何应对当前天下大势呢?”

    采瑛散人说:“听楚少侠带来的消息,南宫家发出了英雄帖,下个月十五召开英雄大会,邀集天下英雄见证南宫家主传位之盛事,但南宫少主已经投靠了混元教,楚少侠说英雄大会上,辜沧海之子辜道吾极可能对中原豪杰痛下杀手,那中原武林的实力必然将受到极大削弱,因此我们打算阻止此次yin谋。我原本是世外之人,不应该介入这等江湖恩怨,只是我与南宫暗脉之主素有交情,暗脉无端遭此灭门浩劫,我不能坐视不管,所以也当前往为南宫先生讨个公道。”

    祝荪点点头,说:“如果宝象三大弟子联手,单凭你们几人,恐怕很难成事。”

    楚天阔说:“晚辈也考虑过此事,所以打算出山后先向江湖传出消息,说南宫少主与混元教勾结,让武林豪强有个戒心,然后再联络一些相熟的武林同道,一起对抗南宫少主和混元教,我知道游任余前辈的五大弟子差不多应该回中原了,我与他们也算认识,我估计他们会代表各大门派前来参加英雄会,如果有他们相助,我们的胜算就多了几份。”其实楚天阔对蓬莱五子是否前来参加还说不准,但如果乔晚回到淮yin漕帮的话,则可以通过乔晚去联络五子前来帮忙,但想起乔晚对自己的态度,楚天阔心中也不是有十足把握。

    祝荪也没有再说什么,这时候南宫骥敛葬完死去的弟兄,带着南宫弟子回来了,而孙慕莲也出来通知饭菜已经做好了,于是众人就把屋子中的桌子都搬到院子中,二十人分坐两桌,燕子卿孙慕莲和归三清十分麻利地送上了好几个菜,众人也就痛痛快快地用起餐来,南宫骥似乎胃口也好了一些。

    楚天阔接着祝荪关于密宗的话题,也讲了游任余也在钻研密宗,并且创出了一套“五轮剑阵”,由五大弟子布阵使出,威力无穷。

    楚天阔说:“游前辈希望用这套剑阵能联合五子的功力,最终足以抵御辜沧海,他原本是想从中原的五行要诀上来创设,但又觉得五行过于普遍,于是就选择了密宗上的五轮。”

    祝荪说:“我想游任余一定也是从典籍中突然参悟到辜沧海的‘天罡**’脱胎自密宗心法,才兴起钻研之念,希望用密宗秘诀打败密宗秘诀,这事一个好想法,能不能成功还要看双方在密法上的领悟。蓬莱岛接近东瀛,他借法东密也就不足为奇了,他那剑阵使起来如何?”

    楚天阔说:“异常凌厉,犹如波涛汹涌,此起彼伏,层出不穷,而且就我当时看,隐隐让有一道剑灵浮现在波涛之上,游前辈说他那剑阵中藏着一位剑灵,如果能呼唤出来,那必将威力无穷。”

    祝荪一声惊叹:“游任余果然聪明绝顶,他用“五轮剑阵”,实际上还有第六轮,就是灵,他想用剑阵创造出来的剑灵来击败辜沧海,这个想法很绝妙,也很冒险,他是奇才,但我担心这套剑阵太过于繁复,反而掩盖了剑灵。”

    采瑛散人问:“此话何解?”

    祝荪说:“东密继承了唐密,一丝不苟,把所有细微图案繁复动作都搬了过去,甚至变本加厉,使之仪式更繁,因此常人反而不容易看到密宗本意。换到武功上来说,招式过于繁复,则容易出现破绽,所以越是高手,出招越是简练,这样越不容易露出破绽,有时候甚至越多破绽,反而没有了破绽,我毫不怀疑辜沧海是这样的对手。如果游任余的‘五轮阵’过于繁复,那么遇上一样深谙密宗心法的辜沧海,恐怕剑灵还没有发挥出来,就已经被辜沧海所败了,只希望随着阵法越来越成熟,招式也可以越来越简单,乃至于一出手,心灵相会,剑灵就出来,那才有可能打败辜沧海。”

    祝荪一番解释另众人极为佩服,楚天阔却不禁担心起蓬莱五子的剑阵来,上次自己在蓬莱岛见到的剑阵还没有达到如祝荪说的这般返璞归真,而后不久,游任余就要派蓬莱五子入中原历练,想来还没有太多机会磨砺这个剑阵,如果到时贸然上阵对付辜沧海,恐怕不妙,楚天阔暗暗希望蓬莱五子这次能来参加英雄大会,那自己或许可以借助他们五子剑阵的威力,克制三个天竺僧,尔后再把祝荪的这番话传给沈轻云,或许可触使他们进一步参悟也不定,但,这都是楚天阔的一番幻想。

    饭后,各人各自去搭设自己的栖身帐篷,木料充足,可以在密林中砍伐,用木材搭起框架,然后扑上茅草树枝,勉强能栖身,南宫弟子自幼熟习军营法度,对此自然不会不习惯,其他众人也是江湖上奔波过来之人,暂时的不便也都没有怨言,因为相比接下来的大战,这点困难自然不算什么。

    接下来几ri,众人就在这深山密林中休养练功度ri,楚天阔因为功力浑厚,天人相通,虽然伤势不轻,倒也恢复很快。南宫骥只有几处外伤,但jing神十分消沉,在孙慕莲的开导帮助之下,也渐渐恢复常态,与南宫弟子加紧练功。南宫骥把暗脉传承的一些秘法都倾囊相授于这剩下的十二子弟,不几ri,南宫弟子的枪法武艺突飞猛进,实力大增。孙慕莲扎扎实实地练着采瑛散人传授的内功心法,进步神速,而散人也着意提点了一些心法诀窍,另孙慕莲受益匪浅。燕子卿自从吃了楚天阔给的“麒麟血珠”,通过自身功力慢慢克化吸收,功力也是一ri千里,刀法ri益jing练纯熟,隐隐然跻身于一流高手之列。

    除了练功疗伤,楚天阔最有兴趣的,莫过于与祝荪和采瑛散人等人谈论佛理、武道,武功到他们这个境界,招式已经变得不太重要了,所以心法上的领悟尤为重要。祝荪虽然内功没有楚天阔浑厚,但是近百年的修为积累,显然更加jing纯,劲道尺寸的把握更是得心应手,其中的微妙处只有这等经验的人方才知道,所以祝荪就给楚天阔将运气方寸之道,如何控制细微的力道,如何猛然转变等等要诀,偶尔抄起他的拨草棍一番随心所yu的比划,简简单单的一挥杆,竟然意境无穷,气象万千,楚天阔看着眼里,心中欢喜,获益匪浅,如此每ri求教受益,不觉时ri已过,而武功造诣ri深。

    一天下午,楚天阔自觉伤势已经恢复七七八八,于是和祝荪各持一根木棍开始切磋,祝荪说:“棍是百器之祖,所有的兵器都是自木棍演化而来,你来远古人最早用来打猎的一定就是木棍,所以一旦你会使棍法,其他所有兵器也就自然通了,‘达摩棍法’厉害之处,不在于它的jing妙,而在与他的质朴归一。”说完,祝荪就引棍一扫,朝楚天阔袭来,楚天阔自然一挡,却不料祝荪的棍竟如影子一般穿过了自己的木棍,直朝自己扫来,楚天阔大惊失se,不知道祝荪的木棍如何就穿了过来,连忙侧身一避,但祝荪的棍岂是容易避过的,楚天阔身子刚一偏,肩膀上酒中了一棍,祝荪只是轻轻一点而已,不然楚天阔的肩膀早就废了。

    祝荪的木棍在点在楚天阔的肩膀上,说:“你没有挡住我的木棍,是因为我的招意比招式更快,你看到了我的招式,但等你去挡我的招式,我的招意已经打到了,所以你才来不及避开,这就是招未出,意先至。”

    楚天阔从未见识过有人真的能达到这样的境界,惊讶地说不出话,但经过祝荪的点破,自己隐隐然好像触摸到了这层境界,楚天阔冲祝荪点点头,祝荪收回木棍,两人又回到对峙的状态。

    倏然间,祝荪棍影又动,这回楚天阔没有去看棍影,而是凭感觉判断木棍的来势,意念一动,手中木棍随之而出,咚咚咚几声敲木鱼似的声音,原来两声木棍撞到了一起,楚天阔终于突破了招式和招意的界限,掌握到了招意的神髓,与祝荪棍棒往来,打得不亦乐乎。

    打得兴起,两人手中木棍舞得呼呼作响,显然灌注了真气,这是木棍相击发出的声音有点金石之声。楚天阔最早还是用剑法来使木棍,但在祝荪的棍法的感染下,渐渐忘了剑法,只是很质朴地用木棍击打,仿佛忘了所有招式,回到先民持棍打野兽的蛮荒状态,招式笨拙,却充满力量与杀机,直击对手。

    楚天阔和祝荪在林间过招,两人发出的劲风把四周的落叶都卷起在半空飞舞,两条人影也在飞舞,落叶围着他们漫飞,木棍相击发出清越之声,但击打在旁边的树木上又是沉闷的噗得一声,时而响亮时而低沉,仿佛奏响了一曲古曲,曲子奏起密集的鼓点,仿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嘈嘈切切,带动人心跳加速。

    突然,鼓点变成一串仿佛没有停顿的连绵的响声,围在两道人影周围的树叶纷纷碎裂开来,紧接着一声巨响,碎裂的树叶像炮仗引爆之后的碎纸屑一般往外迸she飞扬出去,两道人影倏忽分开。

    楚天阔与祝荪执棍相对,祝荪木棍低垂点地,楚天阔反握木棍,屈肘,棍尖对着祝荪。

    忽然,身边几棵大树传来噼啪之声,竟是树干开始断裂,继而纷纷轰然倒地,扬起一阵灰尘。原来刚才两人木棍击中树干,已经将树干中间纹理震得断裂,但表皮依然毫发无损,直至两人战罢,风停叶落,树干才断裂倾倒,这等柔中带刚的功力,当世恐怕数不出几人。

    就在大树倒地之时,楚天阔和祝荪的木棍同时断了一截掉下地,原来两人劲力相当,木棍交击处终因禁不住如此大力而断裂,只不过楚天阔的木棍的断面更光整一些,而祝荪的除了断裂,还有一道裂痕深入木棍,可见祝荪的内力更jing纯,而楚天阔的内力更雄浑。

    祝荪收棍而立,哈哈大笑说:“用了这么久的木棍,终于可以换了,今ri一战,实在痛快。”

    楚天阔连忙抱拳作揖道:“晚辈该死,弄坏前辈木棍,实在鲁莽,前辈恕罪。”

    祝荪笑着摆摆手说:“是我老了,不中用了,不怪你,江湖后浪推前浪,我很欣慰。”

    楚天阔还很担心:“可这时前辈使用多年的木棍……”

    祝荪说:“都是身外之物而已,万物皆为我用,切不可执于物yu,东西用久了产生感情,就是中心有了我执,放不下,如果不是今ri被你震断,恐怕我还真放不下这根木棍,你了断了我一桩执念,我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大不了重新打造一根而已,也许刚开始不习惯,但慢慢总会顺手的,你不用在意。”

    楚天阔听祝荪这么说,方才放下心来。

    祝荪接着说:“你已经领悟到招意了,我没有更多东西能教给你了。”

    楚天阔拱手说:“多谢前辈成全。”

    祝荪转身走回湖边茅庐,楚天阔随后跟上,站在祝荪左侧半步远,这是晚辈陪长辈出行的规矩。人天生右腿比左腿有力,人老后,左腿易乏力打滑,老人摔倒,十之仈jiu是向左前方跌,所以与长辈并行,居于长辈左侧,道理是方便扶住老人。

    祝荪说:“你年纪轻轻却因缘际会,习得一身如此高深的武功,想来是天意厚爱中原,所以让你横空出世来帮扶中原对抗混元教,然而,负大任者必将承受寻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我知道你受苦良多,但为了天下苍生,你要坚持下去。”

    楚天阔眼眶一热,这么久风风雨雨,其中苦痛实在难以为人所说,恐怕只有祝荪这种阅遍世事的人才能洞察到,楚天阔哽咽着说:“晚辈谨遵前辈教诲,除非身死,否则不敢有一刻懈怠。”

    祝荪说:“眼下中原武林正是多事之秋,尽管七大派做足了准备,但是武林那么大,不可能面面俱到,总有很多漏洞留给混元教钻,像南北两大世家。这两天听你们所说,我看混元教在中原的布局已经快完成了,群起而战的时机快到了,而七大派还在和唐门发生纠葛,恐怕响应不力,你孤身作战,责任很重,应该趁早与七大派结成联盟才行。”

    楚天阔点头称:“晚辈原想这趟接了燕过涛前辈几人,就一同入蜀,我要去打探唐门在这次混元教入侵中到底是什么角se,如果其中有什么误会,那也可以趁机解决,这样七大派才可能回头专门对付混元教,只是突然出现南宫家的英雄宴之事,所以我入蜀之事要拖延一阵。不过,我之前已经和漕帮帮主乔力说起过混元教在中原的yin谋,希望可以引起七大派的重视。”

    祝荪戏谑一笑,说:“见了唐天引,中原四大老家伙你可算都见过了。”说完哈哈一笑。

    楚天阔一愣,转念一想也是,中原四大高手,到如今自己已经见了三位了,除了唐天引没有见到之外,但楚天阔感觉自己迟早要面对唐天引的,没想到自己区区一介草莽,竟然半年内得以登堂入室,与这名多江湖高人谋面结交,说起来福分实在不薄。

    祝荪收了笑声说:“你心思缜密,计划也很周全,比我强多了。我对江湖纷争已经无心力插手,所以不愿意再入武林,但你有你在我就放心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楚天阔说:“最迟后天,我们就要赶去金陵参加英雄会。”

    祝荪站住,转身拍了拍楚天阔的肩膀,没说什么,接着继续往茅庐走去,茅庐上炊烟袅袅,比往ri更胜,显然一顿丰盛的晚餐正在准备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